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37章 残光绝灭

第1237章 残光绝灭

  “啊!!”

  一声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洛长生被狠狠轰飞出去,瞬间横飞数里,重砸在地。

  云澈猛一咬牙,直追而上,劫天剑再次轰落……但,洛长生却在这时忽然抬头,眼瞳中依然荡动着涣散和恐惧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起了几分玄气,迎向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。

  砰!

  一声重响,洛长生再次被扫飞出去,洛长生在恐惧之下仓惶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或许连一成都不到,但那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力,云澈亦被震得远远后翻,好一会儿才死死停住。

  他抬起头,视线之中,洛长生右手捂着额头,缓缓站了起来,身上,缠绕着一股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。

  右手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缝之间,缓缓溢出一道殷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如遭雷击,定在那里,许久一动不动。

  洛长生手掌放下,看着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一阵颤抖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盯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涌上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凶戾:“云澈……你居然让我流血……你居然伤害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躯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毫无反应,心魂如被深渊吞没。

  龙魂领域溃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和玄气防御,刚才那一剑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直轰在头颅之上。

  居然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留下一道无关紧要伤口!?

  但这道伤口对洛长生而言,却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而一剑爆头,又岂会只有外伤,他站起身来时,眼前一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踉跄,险些再次扑倒在地。

  成就神王,他肆意挥洒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怒,本以为可以将云澈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蹂躏碾压,什么红色火焰也好,什么幻神龙魂也好,绝无可能再对他有半点威胁。

  但,自己居然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之下精神瞬溃,还被他击伤,还露出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狈。

  自己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啊!!

  “云澈,干得好!”洛长生目光阴沉如恶鬼:“简直太好了,你说,我该怎么奖赏你呢!!”

  一个本就在发泄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再次恼羞成怒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端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洛长生身上风暴涌动,一声低吼,终于第一次直扑云澈,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不复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。

  “小心!”沐冰云等人心下骤紧。

  云澈未动,眼瞳之中,却陡然闪过一抹苍蓝之芒。

  龙影再现,又一声震世龙吟响彻在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吼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龙魂领域第二次释放。

  龙吟之下,满场皆骇,就连那些不被明显影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、神主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然。

  “他居然还能催动第二次……”龙皇一声低念,盯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再次微变。

  短时间内连开两次龙魂领域,无疑会造成精神重损,但云澈已浑然不顾,因为……他已别无选择。

  而第二次龙魂既开,他也没有了任何退路。

  第二次龙魂领域自然没有第一次强横,但依旧让洛长生全身剧震,心神堕入恐惧深渊,刚刚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玄气如潮水般溃散。而云澈一跃而起,身上猛然炸开直冲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。

  十滴凤凰血……

  九滴金乌血……

  自上一战强行引燃后才在时轮珠里堪堪恢复没多久,又在此刻被他一瞬间全部引燃。

  凤凰与金乌两大神

  灵之威交叠覆下,爆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直耀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睁不开眼睛。但这并非全部,而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始。

  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在云澈瞳孔中震荡,然后化作两点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。

  邪神第五境……阎皇!!

  轰!!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下子爆开了比血还要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玄光,全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直接被撑爆了一般崩开十几道激射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,伴随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暴增了不知多少倍,强横到让人瞬间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气息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次那个……”观战席惊声一片。

  云澈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血红一片,太过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或许下一个瞬间便会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彻底绞碎,连续两次龙魂领域,亦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临近完全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强开龙魂,强燃神血,强开阎皇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际黄泉,再无哪怕半步的【逆天邪神】退路。

  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能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……

  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已根本找不到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但一丝不肯溃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却牢牢锁定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劫天剑举起,在一声发狂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声中轰落。

  上一战强开阎皇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差,所以瞬间身魂皆溃,赌命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也完全失控,未能直中洛长生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余波扫到。

  这一次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比上一次好上太多,至少身体溃裂之下却并未完全失控,倾注他所有力量与意志,以及最后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砸向洛长生,劫天剑砸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血肉外翻,经脉全部断裂。

  洛长生全身在恐惧中战栗,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勉强残存着两分清明,双臂在最后时刻横在了身前,闪动起一抹黄色玄光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洛长生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和玄力被一瞬震开,一道血色剑芒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霎时如天星爆裂,数百丈封神台猛然破碎,一股染着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在整个封神台疯狂卷动,久久不休。

  “哇啊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声凄厉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混杂在了玄力轰鸣声中,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根本无法相信那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。阎皇之力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洛长生如被飓风席卷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叶,被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飞了出去,横飞了数十里之遥,十数里之高……并在高空洒下连片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血雨。

  “长生!!”洛孤邪失声惊喊,脸色骤变。

  “长生……”洛长尘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站起,剧烈动容。

  观战席一片哗然,眼珠子下巴掉了一地……无数人同时用了揉了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在眼前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碾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……

  明明洛长生一只手就可以挡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轰击……

  明明洛长生已成为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……

  云澈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面对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要对他造成轻微创伤都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但……

  云澈先前龙魂镇压,再一剑创伤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瞠目惊然。而现在……他们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拥有神王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之下洒血横飞……

  “这不可能……”身为至尊神主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熟悉洛长生如今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洛孤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。

  邪神之力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真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之力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凡人所能理解。

  但,云澈本身,却终究只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凡人。

  倾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信念,甚至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完全混沌一片。

  当!

  劫天剑从他手中跌落,重砸在地。

  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,倒在了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之上。

  无数道血流从他身体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中快速流溢,转眼间,已在他身下积成一片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潭。

  “那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居然……能重伤一个神王。”炎绝海怔怔道。

  “云澈……”沐冰云站起身来,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。这一剑虽然恐怖绝伦,但其代价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上一战早已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展露。

  她看着云澈倒下,看着云澈所有气息快速溃散,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下铺开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潭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付诸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只求那一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渺茫希望……

  砰!!

  封神台毕竟太大,这一剑终究无法将洛长生轰出,洛长生在空中横飞很远,狠狠砸落,又连摔十几个跟头,终于瘫落不动。

  “……”祛秽尊者紧了紧眉头,没有言语。

  昏过去吧……一定要昏过去!沐冰云一双冰眉死死拧紧,用尽一切心念呼喊着。

  但,才过去了短短数息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便猛地沉下……

  因为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忽然撑地,然后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……身上,盘踞起暴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与杀气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横着一道极长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沟,森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胸骨、肋骨清晰可见,整个前胸都被血色染满,触目惊心。

  洛长生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在痛苦之下剧烈抽搐,但比痛苦更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几欲将所有理智都完全吞噬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与暴怒,无论脸色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都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骇人,如一头欲噬尽人所有骨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狂凶兽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虽然看着吓人,但其气息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强横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玄气,并没有太过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衰弱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屈辱暴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失控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更加悸人心魂。

  “唉,”沐冰云幽幽闭上了眼睛:“结束了……”

  “结束了……”

  封神台外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端之上,一抹掩在云彩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小红影一声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喃。

  随着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云澈最后那一丝渺茫希冀也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断绝。

  封神首位于他而言……再没有了一丝可能性。

  但不知为何,她却没有任何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感,充斥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。

  我要他夺封神首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逼他绝望离开……为什么却会发展到这个结果。

  他败了,我可以名正言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与他相见。但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还回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吗?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虽被很多人注意,但若他离开,亦会很快被人完全遗忘。

  但现在,他已太过耀眼,他为了获胜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惜暴露了很多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,后果毫无疑问……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烈引发了一众东神域顶层人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。

  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……茉莉闭上眼睛,心魂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着。

  云澈全身上下皆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几乎找不到任何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气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微弱不堪,或许连站起都已难以做到。洛长生虽然也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轻,但比之云澈则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太多,气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旧恐怖绝伦。

  一切,都已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定局,再无丁点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