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29章 死亡边缘

第1229章 死亡边缘

  邪神第五境“阎皇”,茉莉当年告诉过他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不灭之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中,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境界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境界。

  至于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六境和第七境,则绝非人类所能触及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所能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境界——神主境,也无法承受驾驭。

  云澈在神劫境界,便强开“阎皇”,完完全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以命相搏……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启一瞬间。

  他无法预知强开“阎皇”后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也许会当场暴毙,也许会瞬间重残。但,被洛长生逼到此境,他已别无选择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阎皇”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猛然爆开一团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光,一股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随之爆发,这股气浪之下,洛长生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和刚刚凝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被一瞬间轰灭,整个人如遭重锤轰击,惨叫一声,横飞出去。

  突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让所有人全部骇然失色,就连一众星界界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惊然……因为伴随着那团血光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恐怖绝伦到让他们根本无法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气息。

  云澈双臂血肉外翻,全身炸开无数道猩红裂痕,“阎皇”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、灵魂深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轰然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、内脏甚至灵魂都一下子被疯狂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冲击至完全炸裂,意识世界亦化作一片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红,感觉不到疼痛,亦感知不到了洛长生……还有任何事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唯有最后一丝意志,催动着如魔神觉醒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之力,一剑轰向了前方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道血色剑芒从劫天剑上轰出,一瞬间贯穿空间,碰撞在封神台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之上,在封神台空间,印下了一道长达近两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印痕。

  血色剑芒所到之处,空间呈现着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然后层层崩塌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却在这一剑之下,如薄纸般接连崩塌……这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到来神界之后,第一次真正摧毁空间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却无法亲眼目睹这曾经梦寐以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但,云澈在“阎皇”开启之时,意识也瞬间崩塌,他用性命拼死搏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剑,却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离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  唯有一抹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拂在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声带着无尽痛苦,如来自绝望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响彻在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那抹血色余波碰触到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整个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忽然爆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袋,炸开了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浆,被轰飞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……

  当!

  劫天剑从云澈手中跌落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坠地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在空中短暂定格,身上爆发了短短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光也带着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完全消失,唯有一双眼瞳依旧泛动着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神采,毫无焦距。

  随之,他如一个变成空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偶,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坠落而下,砸落在地。

  不……不能……失去意识……

  否则……会判落败……

  我还……活着……我还能……感觉到痛……不能昏迷……醒过来……

  观战席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所有在目睹这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此刻都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灵觉。

  “刚才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?”

  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云澈居然……忽然又……嘶……刚才……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洛长生不会……死了吧?”

  “你看云澈……刚才那一下好可怕,但代价也明显极其惨烈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!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?宗主,连你……都不知道?”

  “云澈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怪物啊!”

  吟雪界、炎神界、圣宇界……俱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煞白,心脏揪紧,他们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无法言语,无法喘息。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连续抽搐,但他绝不会忘却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职责,气息始终牢牢锁定在云澈和洛长生身上。云澈坠下之时,他刚要确认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昏迷,却发现,摊在血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体在微微颤抖,手指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曲起、挣扎,随之,两只手腕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挠着地面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拼命感知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苦撑着不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沉寂。

  祛秽尊者:“……”

  空中,一阵呼啸传来,被轰至数十里高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终于落下,伴着一大片浓稠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雨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落在封神台上。

  当!!

  悯龙刀也从天而落,最终无比之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边。

  “长……生……”

  洛孤邪身体摇晃,脸色呈现着病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白。短短两个字,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无法听清。

  洛长生本就创伤很重,此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凄惨到了无法形容,全身上下彻底残破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千刀万剐之后又丢入血池后捞上来暴尸。

  这幅样子,放在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身上,早就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死。但,祛秽尊者却一眼看到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竟在微微抽搐,还隐约传出着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。

  他没有死,甚至还留有着意识。

  血腥气在封神台上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观战席变得越来越安静,所有眼睛死死盯着两个瘫倒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人影,不敢有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眨动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都在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着,谁都不肯沉寂下去,因为他们残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告诉他们,谁先昏迷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落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抓起……他感受到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洛长生……不应该……他为什么还活着……为什么……生命气息还浓郁到连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都能感知到……

  难道……刚才那一剑……没有打中他……

  云澈强开“阎皇”之下,所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远远超出他和洛长生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洛长生本就重伤,若被击中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水淬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躯,也必定被砸得粉碎。

  他和洛长生恶战至此,绝境之下出搏命奇招将他轰杀,并不应该会被判定为“恶意”,至少有九成不会被判违规……而洛长生死,也就无需再加赛一场,他便可直夺首位。

  至于击杀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……相比他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约定”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里根本就微不足道。

  但命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残酷,他用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却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崩溃而打偏。

  “呃……咕……呃……”

  痛苦而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野兽死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哀吼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又在某一刻忽然停止。

  就在祛秽尊者以为他终于失去意识时,却发现他手臂一动,然后……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,被血糊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也一点点睁开。

  随之,他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在缓缓抬起,伸向了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悯龙刀,一阵摸索后,颤抖着抓握在了刀柄之上。

  “啊!!”火破云一声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叫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过去,任凭洛长生如何竭力,悯龙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纹丝不动。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堪堪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又怎么可能再驾驭悯龙刀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终于从悯龙刀上离开,一双眼瞳在渗血,视线一片模糊,但依旧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然后,他手臂撑起,一点一点……无比缓慢,无比艰难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”吟雪炎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心脏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钢丝死死缚住,喉咙间溢出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声。

  洛长生脚步踏前,一步一晃,步步洒血,向云澈靠近而去,明明虚弱到临近死亡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之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祛秽尊者都深感心惊。

  而就在这时,倒在血潭中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也手臂撑地,摇摇晃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当他感知到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,感知到他站起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便催动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就这么站了起来……他没想到自己还能站起来,但,他又必须站起来。

  他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髓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强硬到极致,否则必已被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阎皇”之力全部摧断,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力纵然再强盛百倍,也绝无可能站起。

  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光返照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迸发,也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持续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,他站了起来……而且,居然感觉到有那么丝丝缕缕微弱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两人都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躯体残破不堪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只从血池中爬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还有那隐约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煞气,让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。

  两人短暂相对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然后在同一个瞬间,一起向对方扑去。

  砰!

  砰!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同时击在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连一个初入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元境玄者……不,根本连一个凡道玄者都不如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平时纵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续遭受千万次,也不会被伤到一丁点汗毛。

  但这一刻,他们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七窍崩血,踉跄欲坠。

  然后又马上怪叫一声,再次扑向对方,将从身体、意志中拼死榨取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轰打在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砰……砰……砰……

  拳头击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力量,在神道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孱弱可笑如幼儿打架。但整个东神域,没有一个玄者笑得出来,唯有瞳孔在瑟缩,灵魂在战栗。

  两人全身上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身材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相近,若只用目视,根本都分辨不出那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哪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。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伤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让这些玄道强者看一眼都心生惊惧,随着他们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撕打,封神台上铺开了大片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印,让人无法不怀疑两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会不会都已流干。

  但,云澈和洛长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顾。

  这两个明明已踏在死亡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似完全漠视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只求用自己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将对方先推入死亡深渊。

  云澈对胜利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渴望;

  洛长生对不败的【逆天邪神】病态执着;

  摧生了两只纵然濒死,纵然意识模糊,也要将对方撕咬殆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凶兽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