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27章 凤血燃烧

第1227章 凤血燃烧

  “呵,说得好!那就让我看看,你能在悯龙刀下……支撑多久!”

  焚心雷会损他寿命,悯龙刀会噬他元气,洛长生又岂会再无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浪费,一声淡笑,身后风暴席卷,向云澈快速逼近。

  悯龙刀奇重无比,力量层次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,洛长生必须双手才可勉强驾驭,刀身挥下之时,带起一声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霎时,一股天崩地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直压而下。

  这一刀之威势,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因为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凝聚全力,毫无余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!

  焚心雷加悯龙刀,却一上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,对玄力大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一旦被轰中,必定遭极大重创,甚至可能直接殒命。

  洛长生在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给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,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长相柔弱,性情温和淡然,又彬彬有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人交手从不恶意伤人,先前和君惜泪一战,哪怕被君惜泪竭力所伤,战后也会去主动问候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

  但这一刀,所有人都看到了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阴狠和怒恨。

  “快闪开!”火如烈失声大吼,头发急得全部竖了起来,火光乱溅。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之炎已格外薄弱,几乎到了完全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面对洛长生这不留余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前移一步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流转过经脉,传至全身,全身骨骼一阵爆响,抓握着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每一根青筋都鼓胀到几欲爆开。

  一声闷响,云澈全身玄气完全爆发,劫天剑释放出强横剑威,一剑迎上。

  “什……么?”所有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瞪大了眼睛。

  云澈竟要正面硬抗悯龙刀?他不要命了吗!

  不要说此时玄力大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盛状态,也几乎不可能硬撼住悯龙刀之威。

  但,他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胜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保命,逃遁,永远都不可能胜。

  只差最后一步……谁都别想阻挡我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之中,骤现出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影。一阵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,在他体内爆开。

  十滴凤凰神血,在这一刻全部猛烈燃起,云澈身上本奄奄欲熄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爆燃而起,炎光遮天,一股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威从苍穹罩下,威凌世间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刀剑相撞,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穿云裂石,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年轻玄者都痛苦了捂上了耳朵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封神台轰然崩塌,化作四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齑粉。一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如海啸一般横卷而去,在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下直冲天际。

  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光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都映照成了血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与目光同时僵硬,观战席所有人也呆在了那里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置信。

  因为云澈,竟然正面抵下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悯龙刀!

  “他……燃烧了凤凰神血!”炎绝海惊声道。

  神血一旦燃烧,神力释放后便会陷入沉寂,要至少一个月才能恢复。云澈这分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破釜沉舟。

  马上察觉云澈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自何处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和下来:“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……可惜……你没机会了!”

  “喝!”

  洛长生一声低吼,双臂青筋暴起,悯龙刀上竟再次爆发巨力,直轰在云澈身上。

  一股排山倒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从劫天剑上传来,云澈全身剧震,

  带着爆燃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倒飞出去,在空中倒翻十几里,如从天外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陨石。

  焚心雷加悯龙刀,这股力量实在太过可怕,云澈纵然强行燃烧凤凰神血依旧无法抵御。看着被击溃坠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洛长生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恨却没有得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泄,他高举悯龙刀,刀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六个龙骨骷髅眼中陡现惨白灵光。

  “吼——————”

  六道龙吟同时嘶吼,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和怨恨。龙吟声中,悯龙刀疾挥而下,六道苍白龙影携着汹涌风暴直坠而下。

  轰隆!!!!

  云澈身体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六道苍白龙影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轰落,一声巨响,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之下,周围百丈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全部炸裂塌陷。

  这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!

  整个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,封神台都从未遭受过如此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崩坏。

  毫无疑问,这一击之威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,超越了封神之战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。

  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云澈……还活着吗?”

  “糟了!”陆冷川双手紧攥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死死绷起。刚才那一刀之威,让他灵魂剧颤,恐惧陡生,他很确信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自己身上,哪怕煌龙圣界在身,也要掉半条命。

  而云澈不但已经受创多处,刚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被轰飞失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毫无抵御之力……这一击,洛长生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下死手来发泄心中怨恨。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沐冰云呆在那里,瞳孔失色。

  “嗯?”洛长生目视下方,忽然眉头一拧。

  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区域,玄光快速散去,然后映现出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光。云澈半跪在封神台被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中,手撑劫天剑,全身染血,但目光却依旧透着让人不敢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凶狠。

  这一幕,让不少星界界王都一时惊呆。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扛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刹那愕然,洛长生目光一阴,骤然坠下,悯龙刀发出悲戚龙吟,直轰云澈。

  云澈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强行迎上。

  砰!!

  悯龙刀与劫天剑再次狠狠相撞,云澈猛吐一口鲜血,双腿和半个腰腹直接被巨力轰至封神台之下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如擎天之岳般狠狠镇压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将劫天剑寸寸压回。

  看着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他心中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涌起了发泄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意,却又不肯失了自己长生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仪态风度,用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悯龙刀中,封印着六道上古恶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……你拿什么来抵挡!”

  燃烧凤凰神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着,凤凰炎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他将彻底落入深渊。但,洛长生却没有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看到绝望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。

  云澈直视着洛长生微泛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六道恶龙之魂……很了不起吗!!”

  低吼声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陡然一凝,瞳孔之中,绽起一抹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光。

  “龙……魂……领……域!!”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一道苍蓝龙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闪现。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忽然张开了一双如天空般深邃,如星辰般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之目。一声比天雷还要震耳,比天威还要霸道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之咆哮从天际传至,直震寰宇。

  吼!!!!!!!!!!

  龙吼震天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顿时如遭轰天之锤,变得苍白一片,模糊之中,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条弥天巨龙正俯空而下,带着一股庞大到无比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龙威。在这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之下,他们感觉自己就如天地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粒沙尘般渺小,身体、灵魂在恐惧,在战栗,让他们恨不能马上跪地,俯首臣服。

  “龙魂!?”这一声惊吼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释天神帝之口。

  “云澈怎么会有龙魂?”梵天神帝眉头大皱,脸上久浮惊容。

  “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龙魂,还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层面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。”千叶影儿低语道,她微微侧目,赫然看到,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……犹胜其他神帝。

  千叶影儿眉头微蹙……奇怪,以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云澈身上有着龙魂,绝不可能瞒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他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,为什么现在却会这么惊讶?

  那剧烈到完全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容……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到了什么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吓一样。

  龙魂领域之下,悯龙刀忽然发出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吟,原本压在云澈身上,强横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龙之力如受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蝗疯狂四散,转眼便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,就连悯龙刀一直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龙灵压也直接消失无踪,不知去向。

  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铮铮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之音。

  而洛长生双目外凸,面露恐惧,身上玄气亦如潮水一般快速溃散。

  砰!!

  劫天剑上推,将悯龙刀和洛长生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向空中,云澈从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坑洞中飞身而起,一声低吼,凤血燃烧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全部凝于劫天剑,向洛长生狠狠轰下。

  轰!!

  火光炸裂,这一剑无比之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了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洛长生肋骨碎断,腰身飙血,一声惨叫,如一个被抽飞的【逆天邪神】陀螺,旋转着飞了出去。

  而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急追而上,劫天剑燃烧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炎,如狂风暴雨般轰向落入恐惧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。

  轰!轰!轰!轰!轰!轰!轰!轰……

  每一剑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,每一剑都如雷鸣震天,每一剑都伴随着血泉和骨头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足足十几剑之下,洛长生已变成一个全身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人。

  “喝!!!”

  最后一剑,毫不留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击在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。

  一道血箭直喷数丈之高,洛长生如残星坠落,重砸在地,在封神台上拖起一道百丈血痕。

  也在这一刻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终于熄灭。

  十滴凤凰神血也完全陷入沉寂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随之骤降,而且,至少一个月内,再无法燃烧凤凰炎。

  “结束了……吧。”

  云澈大口喘息,全身酸软,身体从空中快速坠下……因为他几乎已无法持动劫天剑。

  “嗄……嘶……咕……”

  痛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声从前方传来,在云澈骤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遍体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竟在这时……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他身上雷纹依旧在闪动,释放着比方才混乱衰弱了大半,但依旧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息。

  抬起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映现在云澈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如绝望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凶光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