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23章 绯红之炎(下)

第1223章 绯红之炎(下)

  “他要做什么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举动,让所有人凝目。忽然闭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这时张开双臂,右臂之上燃烧起了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火焰——他最为依仗,也为东神域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。

  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簇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徐徐燃起,这股火焰没有金乌炎那般灼目和暴烈,分外静谧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。

  而这簇赤炎燃烧之时,炎神界坐席所有人一下子全部惊呆,尤其凤凰宗人,一大半“蹭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凰炎!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!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没错!”

  “怎么回事?云澈怎么会燃烧凤凰炎?这这……”

  炎绝海面孔僵硬了好一会儿,目光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火如烈,却发现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目瞪口呆之相,然后忽然转向了他:“炎宗主,云小子身上怎么会有凤凰炎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炎绝海重重摇头,然后低声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……气息精纯至极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负最原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血。而我们凤凰宗,早就没有了原始神血。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到底还有多少秘密!”

  炎绝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,和当初火如烈骤见云澈燃烧金乌炎时基本一模一样。

  “炎宗主,先不要管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从何而来,你先默认来自于你!否则,会给这小子带来不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。”火如烈低声提醒道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炎绝海微微点头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为什么要强行展露凤凰炎?金乌炎奈何不了洛长生,凤凰炎也同样不能……等等!”

  炎绝海忽然脸色一动:“冰凰、金乌、凤凰……如此,云澈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洛长生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种神力传承共存一体?”

  “不止如此啊。”火如烈低声道:“朱雀、凤凰、金乌三种至尊神炎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互相排斥,一人得其中一神血,除非将之抹去,否则绝不可能再得其他两种神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与亲和,这在我们炎神界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妇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。但云澈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与金乌之力共存!这……真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……可……能……啊……”

  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哆嗦。

  “三神力共体。”东席之上,几大神帝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变动。宙天神帝叹道:“洛长生之外,居然还有一人可以身兼三种神力。”

  “不过凤凰、金乌之力同为火,修一种与修十种又有何太大差别?两种神炎同时燃烧,反而会分散心力和玄力。”月神帝道。

  龙皇:“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和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已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剧烈,并从手臂,同时蔓延向全身,很快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遍身燃火,一半金炎,一半赤炎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各据半体,泾渭分明。

  “哦?”洛长生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瞳眸中泛动着讶色:“凤凰炎?原来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同时驾驭三种神力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我还以为东神域这一辈唯有我一人,如此,倒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”

  “不过,”洛长生眼眸微眯:“十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与五成金乌炎混合五成凤凰炎,我反而觉得前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还要稍大上那么一些,你难道不如此认为吗?”

  云澈忽然燃烧凤凰炎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让所有人为之大吃一惊。但他们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和洛长生一样身兼三种神力,而同一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炎,别说多一种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十种,对战局也根本不会有什么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。

  云澈依旧闭着眼睛,不发一言,而他燃烧着两种神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在这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在了一起。

  两种火焰相近,或者排斥,或者混杂。而在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凤凰炎与金乌炎极为相斥,别说碰触,稍稍靠近便会互相噬灭。但,当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与金

  乌炎碰触之时,竟如两股异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流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融到了一起,释放出了一股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。

  非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色,亦非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分外娇艳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绯红色!

  而这种奇异融合在他手中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便快速蔓延,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和凤凰炎快速交融到了一起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覆上了一层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炎光。

  这一幕,让众人齐齐瞠目,而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包括两大宗主在内,直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珠子差点爆开。

  “那……那那……那那那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?”火如烈下巴着地,颤声吼道。

  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与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气息消失不见,一种在场所有玄者都从未感受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封神台激荡。那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又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两者兼有,却发生了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炎绝海双目发直,身体完全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:“怎么……会有……这种事……”

  凤凰炎与金乌炎,混沌三大至尊神火之二,代表着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种火焰之力,意味着这世上再不可能存在比它们更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都无比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着这一点。

  而现在,他们竟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金乌炎与凤凰炎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融成了另外一种炎色、炎息都完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火焰,这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荒谬。若非亲眼所见,他们宁愿相信葬神火狱一泡尿就能浇灭,也绝不会相信这种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。

  而两种神炎诡异融合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……作为专修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玄者,他们从未见过能呈现这种艳丽绯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,更从未感受过这种扭曲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。

  绯红之火在云澈身上时而安静,时而爆窜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杂了两种神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尚不能完全驾驭。

  云澈伸手,劫天诛魔剑飞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轻轻划过剑身,指尖所至,绯色之火在剑体蔓延,直至燃满整个剑身。

  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稍蹙,灵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炎息一片混乱,但炎威却反而不及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。他微笑起来:“有趣,这火焰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威力如何。”

  他话未说完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劫天剑撩起绯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剑芒。

  在葬神火狱之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几个月”,云澈在修完凤凰颂世典后,在某一个瞬间忽然想到了冰炎。属性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与火焰之力都可以通过篡乱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进行逆天融合,那么,凤凰炎与金乌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试着通过邪神玄力进行交融,又会发生什么?

  念想闪过,他便第一时间开始了尝试。

  而当第一抹绯红炎光耀起时,那时依旧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魂灵发出了惊骇中带着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。

  而由于金乌炎与凤凰炎同为火焰,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在对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上远小于堪称“逆天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炎,因而要比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快速容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,虽然还未做到完全融会贯通,但集中精神之下,短短数息便可勉强完成。

  而两种神炎在忤逆法则之下融合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之火又有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……无人知晓。

  寻常玄者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云澈这般重伤,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大乱,躯体沉惰,连六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却一如先前,毫无伤弱之态。

  面对燃起诡异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洛长生玄气重新释放,但身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也未动,随着他身上黄色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耀,先前将云澈狠狠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力气场再次覆下。

  但下一瞬间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忽然微变。

  重力力量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没有减弱,威势亦没有被压制,绯红之火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,所到之处,将洛长生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力力场层层灼灭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被他瞬息贯穿,绯红剑芒直轰洛长生心

  口。

  轰!!

  巨力相接,神风钺将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牢牢阻住。玄力之上,云澈大劣于洛长生,他身躯剧震,全身血液猛烈翻腾。但,洛长生本该将云澈轰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力却没有爆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在放大,脸色陡然呈现着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紧绷。

  绯红炎光在他瞳孔中燃烧,剑钺相撞,绯炎临身,他忽如被万千烧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烙铁烙在了脸上和全身,那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痛苦让他险些嘶叫出声。与此同时,他忽然感觉到神风钺出现了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……以及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锐颤鸣声。

  洛长生快速收力,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暴退,那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烧灼痛苦终于消失,他一低头,瞳孔骤然一缩。

  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风钺依然在微微战栗,它有着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却从未如现在这般痛苦恐惧过。洛长生目光所至,方才抵住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……赫然印着一道颇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浅痕,还隐隐带着绯红之芒。

  “什……么!?”虽然相隔极远,但神主何等目力,琉光界王洛上尘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眼看到了神风钺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印痕,目现惊然。

  洛长生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之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如暴风般再至,当瞳孔中那道绯红炎光临近时,洛长生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硬接,身上暴风卷动,远远退离,神风钺与圣雷剑同时轰下,三道半丈之粗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携着恐怖风暴直刺云澈,所到之处,将下方封神台犁出三道触不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沟。

  洛长生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云澈先前根本无法正面接下。但这一次,他未退未防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正面而上,劫天剑迎着三道风暴剑芒狠狠轰下,爆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剑域。

  哧哧哧哧————

  三道风暴剑芒刺入绯红剑域,却没有如洛长生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将剑威撕裂后穿刺而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发出可怕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灭声,三道风暴剑芒在绯红剑域中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消熔,只堪堪穿刺到一半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和威势便被完全熔尽,归于虚无。

  “!!!!”洛长生骤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眉几乎撞到了一起。

  而云澈却在这时速度暴增,快速拉近与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身后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影展开双翼,发出嘹亮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。

  “凤翼天穹!!”

  云澈整个人化作一道绯红流光,如一瞬穿越了空间,释放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与炎威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炎光炸裂,气爆惊天,云澈一口血沫喷出,被远远震飞出去,洛长生身体未退,但,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烈焰将他最为自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屏障直接灼穿,拂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。

  “啊!!!!”

  封神台上,陡然响起一声痛苦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

  虽然,这声惨叫马上被洛长生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抑住,但他无法压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反应——那张俊逸无双,永远淡雅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此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,五官几乎全部挤压到了一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手指所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赫然印着三个连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焦黑血洞。

  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四神子之首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。能让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失声惨叫,简直无法想象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“长生!”洛孤邪惊喊出声,第一次失色。

  凤凰炎与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烧灼本就痛苦无比,而两者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火焰,不但威力扭曲,所附带的【逆天邪神】烧灼之痛同样达到了另一个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。洛长生直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灵魂都在痉挛,耳边却在这时传来云澈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之声:

  “你刚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不会让我在你身上留下第二道伤痕吗?”云澈一声低笑:“下次说大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记得先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否则打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痛得很!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