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14章 无名剑威

第1214章 无名剑威

  “无……名……剑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之剑!”

  观战席上,还有东神域各个角落,响起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在收缩,无名剑出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先前那股不安感直接化作死亡气息,而且强烈无比。这种感觉在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着云澈,这把剑,能轻易夺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。

  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共同抓握着古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柄,纵然如此,剑柄依然在剧烈颤抖,似欲挣脱。而剑柄之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剑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唯有一片空无,似乎这“无名剑”,只空有剑柄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但,那让他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紧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却在告诉着他这把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。

  观战席上,无数强者站起身来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色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大皱。无名剑,也唯有这些立于神界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才真正清楚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他们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,这把剑绝非君惜泪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可以驾驭,强行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将会无比惨烈。

  “泪儿……住手!住手!!”

  君无名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惊失色,理智让他没有强闯封神台,但他全身气息都出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紊乱……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动用无名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

  无名剑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之剑,也只会传给君惜泪。他之所以让君惜泪将无名剑负于身上,日夜不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君惜泪能与之早日契合,从而能尽早驾驭。

  但,那至少要在君惜泪成就神君境之后!

  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强行动用……轻则天赋巨损,重则身废,甚至有殒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君惜泪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耳不闻,目光幽暗决绝,唇瓣紧咬,随之忽然一口血雾喷出,喷洒在无名剑上。

  顿时,无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挣扎开始缓下,直至停止,血雾沾染之下,一截半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体微微闪动,若隐若现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深深沉下,双手也死死握紧劫天剑。他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君惜泪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精血!

  “泪儿!!”君无名彻底骇然……他只有君惜泪一个传人,他所剩无几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,也注定他不可能在找到另外一个适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君惜泪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弟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传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夭折在此,便意味着剑君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断绝!

  “她……她疯了吗?”水映痕惊然道。身为琉光界王之子,自然不会不知晓无名剑为何等存在。强行出鞘,还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祭出精血,这要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疯狂才能做得出!

  “……看来,对她而言,尊严要胜过生命,甚至胜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道天赋。”水映月微吸一口气,眼神莫名复杂。她和君惜泪有过几次照面,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为孤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从未想到,她竟决绝至此。

  或许,她如此年纪,剑道修为便已达如今之境,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般性情也有着很大关系。

  就在这时,异变忽生。

  君无名忽如苍鹰俯空,直扑封神台。

  祛秽尊者一直牢牢注意着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但潜意识里,他却并不认为君无名会出手,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辈分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阅历如浩空般广博,心性如巍山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沉稳……何况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历过最多届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最为清楚干涉封神之战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但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手了。

  祛秽尊者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出手,横拦在君无名之前,面对君无名这等人物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自然不可能过于强硬,缓声道:“剑君前辈,无论封神台上发生什么,只要非恶意违规,任何人都不得出手干涉。”

  “这一战,我代劣徒认输,让我带她离开!”君无名沉着气道。

  “能认输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他们自己!”祛秽尊者肃然道。

  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在无名剑上蔓延,剑威在膨胀,但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快速下坠,他眉头一沉,猛然出手,一股气浪横扫前方。

  剑君出手,岂同小可。封神台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犹如忽然降下了末日风暴,瞬间空震云移,余波之下,大量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如被万岳轰身,在惨叫中远远横飞而去。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结界亦大幅度下陷,险险碎裂。

  祛秽尊者虽强,但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瞬间被远远震开。君无名刚要冲向君惜泪,耳边,传来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

  “唉。”

  霎时,风暴消弭,一切归于平静,方才那灾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仿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。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出现了一个灰衣老者,黑须飘飘,目若净水,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立于君无名身前,却仿佛在他面前横亘了一座擎天山岳,让他再难寸进。

  宙天神帝!

  “剑君,老朽完全理解你心中所急,但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你该明白,从未有人能亵渎封神之战。”宙天神帝缓声道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万分理解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之举,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无名,或许会作出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但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

  “不要阻我!”君无名脸色阴沉,全身剑气躁动:“我只有这一个弟子,剑君只有这一个传人!待我将她带离……来日,自会给宙天界一个交代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宙天神帝叹声道:“后果,也该自行承受!老朽许你出言劝阻……但,绝不可出手干涉!否则,或许会重损你们剑君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誉啊,唉。”

  “师……尊……”

  君无名刚要说话,下方,忽然传来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格外痛苦,似乎每一个字,都要倾尽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:“弟……子……不……肖……”

  “但……若师尊……强阻……”

  “弟子……必……恨你一世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那决绝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所有人怔然,君无名定在了那里,目光颤动……

  “泪儿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这一刻,他忽然发现,自己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他付诸所有心血和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眉头大皱,精神紧绷,全身所有玄气都被他全力调动起来……这特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女人啊!

  君惜泪双臂缓缓举起,一股剑威如从苍穹覆下,死死压制、锁定着云澈每一缕气息。君惜泪纵然献祭精血,也发挥不出无名剑哪怕千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。

  但,无名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之剑,即使丁点神威,也绝非云澈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可以承受。

  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与剑气强行契合,剑息之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也被强行压制。而她虽然内伤严重,但却并未有消耗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如今状态,她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足以挥出三剑。

  三剑,足杀云澈三次!

  君无名身上大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缓缓消失,他一双老目变得浑浊,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。

  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君惜泪举起无名剑,君无名也已明显放弃了强阻,沐冰云再也无法平静,起身急喊道:“云澈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之剑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抵御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……”

  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决绝到极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可能罢手。她想要云澈马上离开封神台……但,她了解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,要他落荒而逃,要他自行认败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哪怕明知有性命之危。

  这一点上,他和君惜泪,其实很像。

  毫无意外,面对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警示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劫天剑横在身前,身上金炎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金乌炎影亦从空中飞下,浮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硬撼无名剑之威,没有哪怕丁点退却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。

  “云澈!”沐冰云急喊一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也说不出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

  云澈既要如此,谁也不可能阻止,就如无人可以阻止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。

  “他要……强行抵御无名剑?”水映痕惊声道。

  “云澈出身下界,到来神界不久,应该并不知晓无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他若强行如此,很可能……会死。”水映月低声道,她侧目看了水媚音一眼,却发现她脸色煞白,双腿并拢,两只小手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抓着裙角。

  她从未见过水媚音如此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哼,就算他知道,估计也不会逃,这小子,骨子里也傲得很,连洛长安都敢当众用那么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报复。说起来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君惜泪这小丫头般配得很。”水千珩眉头微皱,瞳孔深处闪过一抹忧色。

  水映月:“……”

  封神台上死寂一片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如被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吸引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无名剑。

  这时,一缕气机微微牵动,在所有人骤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无名剑纵斩而下。

  “云澈!!”

  “云兄弟!!”

  吟雪界和炎神界坐席响起交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,但却无法传至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因为在无名剑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便已被剑威完全覆没……

  君惜泪绝无可能真正驾驭无名剑,她倾尽一切代价,能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。

  但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!

  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无形剑芒,但云澈却感觉到如有一个无底深渊向自己覆下,深渊之下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即将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显得无比渺小不堪。

  他牙齿咬紧,身形暴退,金乌炎影一声怒鸣,舞动漫天金炎,直迎无名剑芒。

  轰隆!!

  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只持续了极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刹那,还未完全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便完全熄灭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从世间直接抹去了一般。无名剑芒也在这时撞击在了金乌炎影之上……

  一瞬间,金乌炎影被贯穿而过,一声嘶鸣,当空溃散,碎炎纷飞。

  而在这时,倒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也已凝聚起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停住身形,然后竟带着燃如耀日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,在无数几乎撕破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中,主动迎向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名剑芒。

  “滅——天——绝——地!!”

  “不要!!!”水媚音花容失色,发出一声泣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……却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被金炎完全覆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撞击在了无名剑芒上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传遍了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封神台疯狂崩裂,一道裂痕几乎在一瞬间撕裂至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直蔓苍穹,却又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消逝。快速残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之中,劫天剑远远飞出,一个人影也横甩而出,如一个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袋,在空中洒下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雨。

  落地之后,又在封神台上拖起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血线。

  “云澈!!”

  吟雪界坐席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瞬间惨白无血,惊骇欲绝。

  君惜泪半跪在地,猛吐一口血沫,双臂衣袖完全被鲜血染红。这一剑之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毫无疑问再度加剧,但她丝毫感觉不到痛苦……却亦感觉不到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意。

  她抬起头来,看向前方……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处,一个完全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了站了起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印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一直延伸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肋,数道血流如喷泉般狂洒着……

  却并未能贯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酥麻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按在了身前血沟之上,蓝光微闪,冰夷凝结,将创伤强行冰封。

  他很清楚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髓救了自己一命。

  否则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刚才已被无名剑芒切成两段,绝无侥幸!

  君惜泪目光幽冷而滞然,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,久久没有回神……他们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名剑芒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竟然接了下来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正面接了下来!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