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10章 月神神后

第1210章 月神神后

  大殿之中,立着一面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明镜。镜中映着一个如仙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,她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于镜前,一张容颜不施粉黛,却似倾注了上天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精琢而成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诠释着何为冰肌玉骨,雪颜朱唇,五官无一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精致无暇,秀美绝伦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张仙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透着清冷,更有着一种让人根本不敢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圣洁,宛若正踏于九天之上,不沾一丝人间烟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子一般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一个穿着月白长裙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正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为她梳妆。看着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绝美到近乎不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痴了,怔怔低语道:“神后娘娘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美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一样……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龙后,也不过如此吧……”

  “难怪神帝对娘娘如此痴情。也只有神后娘娘这般仙女,才真正配得上神帝。”

  女子无言,眸若清潭。

  少女手儿拂动,为她挽上了一枚轻巧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簪,然后轻轻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铺于香肩。

  “神后娘娘,”少女理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为什么总不愿蓄发呢?以神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女之姿,若留长发,定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看。”

  神后微微垂眸,轻然低语:“发为情而断,人已故,情无继,青丝又缘何而蓄?”

  “啊?”少女眨了眨眼睛,一脸懵懂。

  梳妆完成,少女看着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和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一样,眸中华彩流溢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艳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痴迷。

  “神后娘娘,瑾月刚刚听说,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已经决出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四神子了。”少女向神后说起着最近东神域最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因为她知道,神后性子极为淡漠,从不关心任何人,任何事,无论月神界内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外。

  “……看来,玄神大会也快结束了。”神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语气如静水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和平淡。

  “嗯!神帝现在一定巴不得玄神大会赶紧结束,回来和神后娘娘完婚呢。”少女抿唇浅笑:“神帝那么宠爱娘娘,几个月没见,他一定对娘娘日思月想,嘻嘻。”

  神后:“……”

  “对啦!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四子和以前有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,其中有一个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中位星界。他在封神之战战胜了很多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子,最后还战胜了陆冷川,取代他名列四神子之位。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,现在整个东神域都在谈论这件事呢。”

  神后仙音如絮:“中位星界入封神四子,东神域历史上尚属首次吧,会引起轰动也理所应当。”

  “嗯!”少女点头:“而且,那个人所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娘娘经常念起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吟雪界’呢。”

  “吟雪……界。”一声轻念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终于出现了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荡动:“我深受吟雪之恩,至今,却未能踏足,未能相报。瑾月,他叫什么名字?既为封神四子,应会受邀参加一月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婚典,到时赐予他一些机缘吧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对吟雪的【逆天邪神】滴水报答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瑾月会牢记神后娘娘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。”少女盈盈一礼:“那个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名字叫云澈,据说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下……啊!?”

  她感觉到神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颤。

  少女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一直如天空皎月般安静淡雅,刚才那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反应,让她几乎受到了惊吓,她连忙急声道:“娘娘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”神后气息微乱,但转瞬,却又平静如常,她微微摇首:“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一个离去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人。”

  “故人?”少女微怔:“娘娘认识一个……也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人吗?能被娘娘记得,他虽已故去,但也很幸福呢。”

  神后缓缓起身,凤眸明澈,幽望远方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夫,已故去八年。”

  八年了……

  “啊?”少女一愣,随之脸儿一下子变得惨白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全身战栗:“娘……娘娘,瑾月……什么……什么都没有听到……娘娘饶命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害怕,”神后幽幽一叹:“我有先夫一事,神帝早就知晓。”

  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何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禁忌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居然就那么直接说出口。

  声音在逐渐远去,少女抬头,看到神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已远在殿外,她惶然道:“娘娘你去哪里?是【逆天邪神】去看……夫人吗?”

  “不必跟来。”

  声音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已消失在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。

  少女跪在地上,久久失神。她陪伴神后多年,但刚才,她感觉到神后忽然变得和平时完全不一样……

  在她说出“云澈”这个名字之后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神界。

  封神之战在继续。自决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四神子后,封神之战也正式进入了尾声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子之战,也无疑将格外激烈。

  今日,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组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之战,洛长生对战水映月,封神之战以来,唯二未曾一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。

  而这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也如所有人所预想,最终,洛长生战胜水映月,得封神组冠军,水映月则落入败者组,将和君惜泪与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,进行败者组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战。

  而在所有人看来,水映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个对手,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。

  封神台外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随着洛长生与水映月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幕,千叶影儿收回目光:“云澈今日未至,看来,与君惜泪一战,他并没有准备认命。”

  “小姐认为,他或有战胜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?”干枯老者徐徐道。他很清楚,千叶影儿这段时间一直留在宙天界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观察云澈,今日两大神子之战,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漠然冷观,毫无兴致。

  “古伯认为呢?”神女反问道。

  “绝无可能。”古伯淡然道:“除非,他能在这短短三日之内,有所质变。”

  “拭目以待吧。”千叶影儿一声低语,金发随风轻舞。纵然遮蔽着容颜,世间所有风华依旧为她悄然暗淡。

  “小姐,”老者出声: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究竟有何异状?”

  不点而朱,粉光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倾起一个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:“古伯,能让你按捺不住问询,这多年来,尚是【逆天邪神】首次吧?”

  “呵呵,”老者沙哑一笑:“神劫境胜神灵境后期,施双幻神,老朽枉活十二万载,亦不能理解。”

  “这,绝非‘天赋’可解。”

  “以古伯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眼界,却说出了‘不能理解’四字,”千叶影儿微笑:“不过,古伯无需因此而自愧,若论见识,整个神界堪与古伯相较者屈指可数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此人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超出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之外。”

  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从未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创世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!

  古伯老目抬起。

  “但,如此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越少人知道越好。古伯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亲口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明明平淡,却比世间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音都要悦耳醉心,如有魔力一般。

  “呵呵,”古伯颔首微笑:“看来,小姐已有打算。”

  “并没有。”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无人知晓面罩之下,那双足以倾倒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泛动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:“我现在只想亲眼看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到底可以到达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”

  “从而决定他值得我在他身上花费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场封神之战牢牢吸引着所有东神域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,但却反而没有了太多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因为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场神子之战虽然层面极高,但却似没有了悬念。

  首位必为洛长生无疑,再无其他可能。第二位将在君惜泪与水映月决出,无论谁胜谁败,都不会让人意外。而云澈,注定会败给君惜泪。但,他却也必将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届玄神大会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,他吸引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赞誉,引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叹与轰动,还要胜过其他三神子之和,甚至已被无数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称作所有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

  三日之后。

  君惜泪与云澈之战,这一天终于到来。

  而这三日之中,云澈却如消失了一般,毫无动静,也未有人在宙天界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踪影。

  炎神界,葬神火狱。

  火如烈站在火狱之畔,等待着整整三天,未有半步离开。这些天,他唯有一刻心神安宁,随着时间逐渐流走,云澈始终没有从火狱中出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越来越躁动不安。

  沉入火狱,到达连他无法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度……却整整三天没有出来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?

  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火如烈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焱万苍,也绝对不可能做到。

  任何人在这种情境下都会想到,云澈必已葬身火狱之中……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种可能。

  但火如烈却始终等在原地,他相信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比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着那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而今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与君惜泪交战之日,距离开战,只余不到三个时辰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再难平稳,双手死死捏起,呼吸也变得格外粗重。

  “难道,这小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在他担忧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声中,前方火狱忽然炸开,一个人影从中飞身而落,然后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火如烈嘴巴大张,愣了好一会儿,才一声大笑,吼叫道:“云小子,你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出来了!这三天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白等。”

  脸上大笑,心中放松之余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泛起剧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涛骇然。

  三天……他在葬神火狱之中,停留了整整三天!

  相比这个金乌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火宗主,劳你久候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,没事就好。我就知道,你小子既然说得出,既然敢做,那就一定没事。哦?”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忽然一变:“神劫境九级……你突破了!?”

  如火狱之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初入神劫境八级,而此时,他身上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。

  虽然突破,但任何人都不会认为他能就此和君惜泪一战。但,看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火如烈却忽然有一种无比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但他整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似乎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至于哪里不一样,他却又说不出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颔首:“晚辈以时轮珠在火狱中修炼了七个月,总算小有所成。今日与君惜泪一战,纵然败了,也无遗憾了。”

  “七……七……七个月!?”火如烈全身剧烈,双目圆瞪,险些一口咬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。

  在火狱中三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内心波澜剧荡。

  七个月……

  “我们回宙天界吧,劳烦火宗主。”云澈目光清澈,瞳孔深处如有火焰在燃烧。在离开火狱之时,他已把状态休整到最佳。相比于“几日前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忐忑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与君惜泪一战。

  “……好。”火如烈瞳眸晃动,嗫喏了许久,才勉强平复心境,缓缓点头,然后一手带起云澈,消失在了火狱之畔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