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08章 金乌圣剑

第1208章 金乌圣剑

  云澈早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稚嫩少年,而这些年他也已见过数个神灵,因而面对这个存在于火狱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灵,他没有了畏惧,同时有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。

  而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让他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有些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你要把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神血和神魂,都赐给我?”

  他之所以再入葬神火狱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寻求可以短时间内让他强大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就算没有,也可依靠时轮珠在火狱之底修炼。现在,他如愿发现了又一个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他还没有提过什么要求,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言中之意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主动赐予他神力。

  “毫无疑问,继承邪神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能把凤凰神力施展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本尊虽早就知晓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从未奢望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三年前,感知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本尊欣喜若狂,至少,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赋予你,不会辜负这凤凰遗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意志与力量。”

  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威严庄重,却又带着真诚和得偿所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然。

  得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对任何人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。不但需要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运,还要通过重重考验。而此刻,云澈未有所求,凤凰神灵主动将他指引此处,又主动欲将力量全部赐予他……如此待遇,云澈怕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亘古第一人。

  也唯有他,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“若你可早至几年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,也定然会选择你,而非火破云。”

  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带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惋惜。

  云澈当然没有任何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心中泛动着惊喜和激动。他轻舒一口气,问道:“凤凰神灵,‘绯红裂痕’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以我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有可能抗衡吗?”

  凤凰神灵沉默,许久,它才缓缓道:“你继承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前世上唯一继承创世神力,最为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。但,你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在那场必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面前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如沧海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般微小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个人所能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。唯有整个神界,摒弃种族之隔,星界之蒂,个人之怨,不遗余力,不存私心,倾尽一切共同抗衡,方有那么一线生机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这场灾厄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考验。我们都最终选择将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赐予人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留下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虽然,你可以将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最大化,但,个人之力,在那场浩劫面前,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尘埃。”

  云澈怔了好一会儿。

  短短几语,凤凰神灵给云澈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几乎可能覆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弥天大难。

  如果,凤凰神灵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灾厄”与冰凰少女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件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为什么凤凰神灵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灾厄面前如沙尘般渺小,而冰凰少女却说只有他才能化解这场劫难……

  冰凰少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真相”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“那……这场灾厄,大概会在什么时候爆发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不知,也无人可预知。或许几年,或许几十年,或者几百几千年,也或许明天。”

  “本尊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你很渴望力量。而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力赐予你,对本尊而言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但本尊希望,你承载这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负起同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责任。至少在那场灾厄到来之时,可以燃起一抹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光。”

  云澈没有再问,重重点头: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需要力量。你放心,如果那场灾厄真如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可怕,我到时候也根本不可能逃避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凤凰之瞳绽放异芒:“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已极为薄弱,否则也不至于要依存于这葬神火狱。”

  “本尊会赐予你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七滴凤凰神血,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以及……”

  “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《凤凰颂世典》!”

  云澈内心剧烈一动。

  无法离开葬神火狱,这个凤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必定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微弱,只剩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七滴神血,他丝毫不觉得意外。而让他无法不意动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!

  他目前所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只有六重,远远不能和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焚世录相比。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了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再加上更加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血与更加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魂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将再不会弱于金乌炎!

  凤凰之瞳释放出炽烈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,随之火海分开,一枚如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点在双瞳间燃烧闪耀,释放着强大而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息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遗留于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神力,承载邪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本尊现在将它赐予你,连同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!”

  在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音下,光点如流星般飞至,点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处,随之没有任何阻止的【逆天邪神】没入其中。

  七滴最原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血,一缕凤凰神魂,云澈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缕凤凰神魂顿时有所感应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发出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凤鸣,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滴凤凰神血也同时沸腾,凤凰炎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燃起,久久不灭。

  云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这缕凤凰神魂不但附着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刻印着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。

  与此同时,那双凤凰眼瞳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淡了下去,原本炽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息也衰弱了近乎十倍。

  “本尊赐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之上,不但有着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颂世典,还有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力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过于孱弱,最多只可提升你半个小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至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份助力。”

  “至于神魂和神血,对你而言,要将它们完美炼化,应该轻而易举。”

  魂音依旧威严,但明显变得虚弱。

  云澈平息体内泛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共鸣,向凤凰魂灵深深一拜:“凤凰神灵,感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我定不会辜负。”

  他很清楚凤凰神灵将这些给予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将很快消失。

  “无需致谢。”凤凰神灵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尊依从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做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了却了本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它忽然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却注定辜负金乌魂灵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。”

  云澈一愣,忽然想到了什么,脱口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金乌圣剑?”

  “……炎神界一直有着关于金乌圣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你会知晓,也并不奇怪。”凤凰魂灵徐徐道:“金乌魂灵消散之前,托付给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圣剑。它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金乌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宝,当年神魔覆灭之时,它因存在于火狱之底而免于湮灭,也因一直存于火狱之底,他存在到了今天。但由于鸿蒙之气日益稀薄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早已不复曾经,但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却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却也绝非常人所能驾驭。”

  “为阻止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过快消散,金乌魂灵只能将它一直留于此地,待出现具足够资格者,便可将其赐予。”

  “普天之下,能具资格者,唯有那个名为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少年。但本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等不到他完全长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了。唯有期望将来,他没有忘记金乌圣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能到来这火狱之底寻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金乌和凤凰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互相排斥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面对金乌魂灵彻底消散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,凤凰魂灵依旧视为使命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间,透着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与黯然。

  云澈没有马上开始炼化神血神魂,他动了动眉,若有所思,然后忽然道:“凤凰神灵,得到金乌圣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以及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造诣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。”

  “……金乌炎造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要到什么境界?”云澈目光一闪。

  “九阳天怒!”

  云澈微微一愕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要达到……领悟九阳天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?”

  “朱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千羽灭冥曲’,凤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灿世红莲’,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九阳天怒’,分别代表着三大神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炎威。以人类之躯想要修成可谓千难万难,绝非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悟性便可做到。”

  “继承金乌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若可修成九阳天怒,便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有得到金乌圣剑认可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凤凰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目光一凝,道:“能否让我试一试金乌圣剑?”

  凤凰魂灵短暂沉闷,神息出现了些微动荡,却也没有多问:“也好。”

  火海翻腾,又一道炎浪分开,就在云澈前方不到千丈之距,闪耀着一抹赤金之芒,纵然在这茫茫火狱之底,这道金色光芒依旧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难以直视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金色大剑,剑身一半燃烧着灼灼金色,另一半插入赤岩之下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被其牢牢吸引,无法移开。

  “试着将它拔出吧。”

  云澈踏步,穿过层层火焰,来到了金色大剑之前。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一股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混合着同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威扑面而至。

  这把剑中,仿佛蕴藏着一个随时可以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。其只露出一半,但其剑威之恐怖,要胜过劫天剑不知多少倍。

  云澈踏前一步,深吸一口气,双手握在燃烧着金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宽大剑柄上,逐渐收紧,全身玄力涌动,猛然一拔。

  砰!!

  云澈全身玄气炸开,金炎狂燃,但,金乌圣剑却没有应声而起,亦没有哪怕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纹丝不动。

  云澈眉头大皱,却没有放弃,“轰天”开启,又一股玄气炸开,玄力直接提升到巅峰状态,金乌焚世录亦运转到极致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直窜数百丈。

  双手重新握紧,深吸一口气,随之一声大吼:

  “喝!!!!”

  轰——

  一股狂暴巨力猛然炸裂,将周围火焰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开,形成了一个短暂而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空地带……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,金乌圣剑依旧一动不动。

  呼……

  全力状态依旧纹丝不动,再试下去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徒劳。云澈双手从剑柄上松开,轻呼一口气:“果然不行。”

  他很确信这绝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造诣不够资格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太低,根本不足以驾驭金乌圣剑,也就不可能得到其认可……哪怕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咦?咦咦咦咦?什么味道?好香……好香!!”

  云澈放弃之时,一个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之音忽然在耳边响起,与此同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臂红光一闪,红儿已自行现身,一双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处张望。

  “红……红儿?”红儿经常绕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强行出现,他见怪不怪。但……这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葬神火狱之底!

  但,在这茫茫火狱之中,红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异状,更没有理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不断嗅动:“好香好香!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在哪里在哪里……咦?”

  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在了金乌圣剑上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随之瞠直……

  等……等等?她难道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要……

  不……不会吧?

  “哇啊!”红儿发出一声欢喜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呼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直扑向了金乌圣剑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