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9章 心魔
  【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千多字,没想到吧!!】

  “多谢冷川兄提醒,我会小心,”云澈点头,但心中并无太大波澜。

  他亲眼目睹了水媚音和梦断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惊人绝伦,强如梦断昔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抵抗之力,估计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收手,他直到落败之时都不会察觉自己早已在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攻击下陷落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自然绝对不能小视。但,他身负四种神魂,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再怎么也不至于在精神力上输给这个小丫头。

  至于玄力……水媚音全场最弱毫无悬念。只要压制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攻击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和打三岁小朋友没多大差别了。

  瞥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陆冷川道:“看来,明日之战,你颇有信心。那最好不过……虽然,我不认为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能打败君惜泪,但我无比期待能目睹你与她一战。”

  话音落下,陆冷川伸手一抓,三个荧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飞向了云澈。

  云澈伸手接过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三枚时轮珠。

  “这个对我已无用,但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或许可以创造什么奇迹。”陆冷川微笑道。

  云澈没有推辞,握紧收起,感激道:“谢谢冷川兄,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需要这个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陆冷川转过身去,忽然低声道:“云兄弟,谢谢你。”

  “谢……我?”云澈目露疑惑。

  “两个原因。”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透着感慨:“其一,你释放九阳天怒时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……你刻意将炎阳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分散了吧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怔,没有说话,亦没有摇头否认。

  在释放九阳天怒,双阳坠世之时,他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念之下,将重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阳分开,也从而减弱了核心之力……因为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耗尽玄力,双阳坠世之后再无力控制,很有可能,会杀了陆冷川。

  昨日陆冷川为他扇了陆沉渊一耳光,还有之后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他在那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做了一个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而言,绝不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。

  “果然。”陆冷川微笑:“你明明对胜利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却又不愿为之心狠手辣,不择手段。而你始终未提及此事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尊……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天赋,却有着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东神域出了一个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俊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之幸。”

  云澈摇头:“冷川兄太抬举我了。就算我不那么做,冷川兄也一定挡得下。而且,我自认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不配你如此夸赞,我做过很多不择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至于九阳天怒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来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再做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陆冷川笑笑,不置可否:“我第二件要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再有几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便会满一甲子,也将脱离年轻一辈。能在最后与你一战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人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美,再无遗憾。”

  说话间,陆冷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逐渐远去:“以后若有闲暇,欢迎来覆天界为客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对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赞不绝口,你若能来,他定会万分高兴。”

  被覆天界王“赞不绝口”,整个东神域,能有几人得此殊荣?

  云澈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停留在原地,默然了许久。

  “远远不及……”想着陆冷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一声暗叹。

  让陆冷川自称“远远不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再怎么也不可能将其击败。

  若要说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手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枚时轮珠,能给予他最多六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。

  “看来,必须在这两天之中,想尽一切办法提升实力了。”云澈自语一声,看了眼左手:“还有红儿……红儿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已经跟不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了。貌似上次从纪如颜那里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还有一小半没吃……但毕竟下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全吃了也不会有质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只能试着寻找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了。”

  他抬起头,看着天空,一声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:“茉莉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你看到了吗?”

  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一如既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。云澈刚回到庭院,一眼看到火如烈、火破云师徒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等他。

  “云兄弟!”火破云快步迎上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:“现在全东神域都知道你打败了陆冷川,而我……居然没能亲眼目睹,简直都要悔死了。呃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没事吧?”

  “哈哈,没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伤。”云澈浑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看到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太多,他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松。

  “云小子,”火如烈走过来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接下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会越来越强大,他们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年轻一辈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虽然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绩已足以傲世,但……相信每个人,都期望看到你到达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所以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你定要加油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等玄神大会落幕后再说。”

  云澈点头:“火宗主放心,晚辈定会全力以赴……连带破云兄的【逆天邪神】份一起。”

  “云兄弟……”火破云看着云澈,目光颤动:“你这次战胜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还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扬了我们金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威,这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责任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不争气。”

  “哈哈,云儿,现在你明白了吧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非但不弱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极其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绝对无愧‘最强神炎’之名。尤其云小子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九阳天怒,把那一众上位星界都给吓的【逆天邪神】呆半天,哈哈哈哈。”

  想到金炎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幕,火如烈控制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热血沸腾,大笑了起来。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有生以来,金乌炎在东神域最出风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。

  “嗯!”火破云重重点头:“云兄弟以金乌炎败名列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,整个东神域都见证了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。我终于明白,我会惨败给君惜泪,绝非金乌炎不强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修行远远不够……我竟然,会陷入如此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障……师尊,弟子一定让你大失所望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火如烈笑着摆手:“不会不会。云儿,那日云小子说得对,你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娃娃,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再正常不过,你能这么快摆脱魔障,为师只会替你高兴,为你骄傲,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。”

  “这个,嘿嘿……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,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沉寂多久。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,甚至自认为可以支撑起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看来,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稚嫩天真了,以后,唯有更加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……不但要勤修金乌炎,更要锤炼心性。”

  火破云伸出手,拿出一枚时轮珠:“云兄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所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枚时轮珠,虽然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薄之力。”

  云澈接过,看着他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破云兄,你等着看,君惜泪那笔账,我会替你讨回来……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用金乌炎。”

  火破云目光闪动,重重点头。

  加上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三颗,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颗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现在共有七颗时轮珠,可将七个时辰,转化为七个月。

  火如烈师徒离开,无论火如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,都未问及云澈为何会有金乌血脉之事。如火如烈所言,他要云澈心无旁骛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成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之后再说。

  握着火破云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轮珠,云澈立在原地,动了好几次眉头。

  火破云显然摆脱了郁结,恢复了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,但不知为何,他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火破云有些不对劲。

  却又想不出,说不出他哪里不对劲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觉得。

  大概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真正释怀吧,毕竟那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,就算今日之战消却了他对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,但要完全走出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时间。

  夜幕降下,回到住处,火如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到火破云一直低着头,许久沉默不语。

  火如烈动了动眉头:“云儿?”

  火破云微微一个激灵,这才抬头:“啊?”

  “你在想什么,莫非,还在抱憾未能亲眼目睹云小子和陆冷川之战?”火如烈笑着道:“没关系。自会有人将这一战以玄影石刻印下,你若想看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办法。”

  火破云稍稍咬了咬嘴唇,忽然道:“师尊,云兄弟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和金乌神魂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赐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今天早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向他问这个问题,火如烈直接摇头:“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云儿,你可曾记得,当年金乌神灵曾提到过,在神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地方,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金乌传承。”

  火破云一愣,讶然道:“师尊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”

  火如烈颔首:“能释放那么精纯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他身上承载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,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唯有可能和你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源血。”

  火破云:“……”

  “金乌神灵将它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源血和金乌神魂都赐予了你,世上本已再无金乌源血和金乌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那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和金乌神魂,就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那‘另外一个金乌传承’。”

  火如烈抬头,目光透着激动,感慨道:“这,或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吧。虽然,他非我金乌宗弟子,但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让金乌炎第一次在东神域如此耀眼。现在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金乌宗所有弟子都对他极为敬慕,各大长老阁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赞不绝口,至于他为什么会有金乌血脉,反而不重要了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火如烈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开怀,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惨败和他心灵受创,着实让他一顿憋闷,但云澈今日一战,又让他全身毛孔齐开,舒爽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言喻,一天下来都不知道大笑了多少次。

  火如烈没有注意到,他在大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火破云没有笑,反而垂下了目光。

  “师尊,”火破云道:“云兄弟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明明才神劫境八级……却以金乌炎战胜了神灵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……一定还要比我精纯很多很多吧。”

  “不不,”火如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认真道:“金乌神灵说过,它消逝后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灵,这个世上,绝不会存在金乌血脉比你还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云澈他……”

  声音一顿,火如烈继续道:“云儿,你可还记得三年前在吟雪界,云澈正面接下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黄金断灭’,还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九阳天怒下毫发无伤。”

  火破云:“……”

  “那之后,我其实一直都在疑惑,以他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就算寒冰玄力驾驭能力再强,也绝不至于能完完全全,那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。而今日,我才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了然了这件事……他那日能毫发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之力,他对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,同样高到极点……绝对还要远远在你之上。”

  “再加上他其实还有金乌血脉在身,所以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做到完美抵御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。”

  “……”火破云久久无言。

  “我也终于明白那日沐玄音为何要我以‘金乌焚世录’为赌注,原来……”火如烈摇了摇头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时知晓,他定会暴跳如雷。但今日之果……想到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自己当年输给沐玄音,他心中甚是【逆天邪神】庆幸得意,完全没有被沐玄音狠阴了一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爽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火破云低语一声,然后徐徐道:“吟雪界王从师尊那里赢去金乌焚世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云兄弟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虽有金乌血脉在身,但应该并没有修炼金乌焚世录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修炼金乌焚世录,顶多只有三年……却可以释放九阳天怒……”

  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火如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他定在那里,目光久久怔然:“这么一说……这小子……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……妖怪啊……”

  他修炼了近万年,还身为金乌宗宗主,都未能修成九阳天怒,云澈……他喵的【逆天邪神】才三年!!三年啊!!

  要不他现在对云澈喜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行,估计都要被活活气死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火破云道:“云兄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了不起了。我今天才真正知晓,原来我无论哪一方面,都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及他,应该说……连相提并论都没有资格,可笑我曾经还自以为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,云儿你不必如此妄自菲薄,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折不扣,连诸位神帝都为之惊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怪物,这场封神之战,他必将名扬天下,得到任何赞誉都不过分。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怪物,十万年八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定能出现一个,你不必和他相比,你只需知道,你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师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”

  火破云深吸一口气:“师尊,你放心,弟子绝不会再让你失望。”

  “好!有你这句话,为师心中甚慰。嗯,还有那云小子,虽非我金乌宗弟子,但身负金乌血脉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而且现在整个东神域都知道。他和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交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为师看他也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顺眼无比,硬要说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金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啦。金乌宗这一代出现你们两人,我火如烈就算现在暴毙,也能笑着去见列祖列宗了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火如烈笑声震天,大步离开,傻子都看得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简直好到不能再好。

  火破云目送火如烈离开,心中忽然涌上一股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烦躁。

  他转身走出庭院,心事重重间,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,又走向了何方,直到险些撞在一颗古木上,才停了脚步。

  “唉。”火破云忽然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晃了晃头,脸上浮现着愧然,仰头自言自语道:“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夸赞,同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敬慕,名扬东神域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应得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代替我,让金乌炎在封神台上继续燃烧……”

  “我该为他高兴,因他感激,与有荣焉。他还视我为朋友,我陷入魔障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一个来安慰开导,他今日以金乌炎败陆冷川,又何尝没有为了让我重拾信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图。”

  “云兄弟这般天之骄子,却从不骄不傲,待我也始终一片赤诚。能与之相交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生之幸……而我方才,居然对他生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妒意。”

  他长呼一口气:“看来我这些年一直专注于玄道,心性修为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太远了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没资格与他兄弟相称了。”

  呼吸了许久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,火破云嘴角露出微笑,心情也轻松顺畅了许多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惊艳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火如烈、炎绝海等人不绝于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夸赞,炎神三宗弟子谈论云澈时那压抑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仰崇慕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了妒意。

  如果这一切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其他力量所成就,他应该只会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为他高兴,为他喝彩。

  但,那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……

  承载着最精纯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和金乌神魂,承载着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和未来,能燃烧最耀眼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他亦一直坚信唯有自己……

  这种直闷心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和妒意,他以往从未有过,亦让他感觉到了害怕、羞愧和罪恶。

  同时也让他察觉到了自己心性修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欠缺。

  就在他郁结稍解,准备回去之时,两个白色人影从远处走来,两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雪衣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,他们一边走来,一边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着。

  “现在到处都在谈论云师兄,云师兄居然打败了陆冷川啊,嘶……到现在都觉得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一样。”

  “刚刚那几个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到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着,连眼神都不一样了。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,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啊。”

  “哈哈,说起来,先前宗主收云师兄为亲传弟子,还将妃雪师妹赐给他当双修伴侣,我还曾为沐寒逸鸣不平,为妃雪师妹觉得可惜。现在想来,啧,我居然会蠢到质疑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宗主何许人物。”

  “……”火破云忽然如遭电击,全身一颤,脚步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……

  许久,他才重新迈步,默然远去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似乎变得有些飘忽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