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8章 一战封神

第1198章 一战封神

  “我不配赢”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出自东域四神子之口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众界之面。

  所有人为之瞠目,但随之,他们忽然发现,自己竟没有那本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不解,反而,在心中泛起了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共鸣。

  “宗主,少主他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一个覆天界长老急声道。

  覆天界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抬手,不让他再说下去,目光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几分赞许。

  祛秽尊者皱了皱眉头,再次问道:“陆冷川,本尊最后问你一次……”

  “我认输!”不等祛秽尊者说完,陆冷川已直接出口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斩钉截铁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祛秽尊者不再多言,直接宣布:“陆冷川认输,止步封神之战!”

  “云澈胜,入明日败者组第六轮战!”

  短暂静寂,随之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有一道雷霆在观战席炸开,一瞬间掌声雷动,呼喊震天。

  陆冷川胜利在前,却主动认输。封神台上出现这种事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嘘声一片,但,观战席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掌声如潮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站起,甚至飞起,高声欢呼不止,场面之热烈,还要远远胜过洛长生与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。

  云澈抬起头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环视着四周……原来,这么多人,竟都在期待着我胜。

  这一场云澈与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,回看之下,几乎全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演,他一次次震撼着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球,一次次冲击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一次次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上演着奇迹。

  陆冷川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,却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被云澈所牵动。他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就如他所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一般耀眼,而身为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,却始终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陪衬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这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之战。

  他该赢……远比陆冷川该赢!从云澈召唤出幻神,一人一影齐攻三层煌龙圣界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之时,几乎所有人,包括绝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天界弟子,都在渴望着云澈战胜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。

  所以,当金乌炎熄灭,陆冷川重新站起时,观战席没有欢呼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每个人脸上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憾然和不甘,而祛秽尊者宣布云澈获胜之时,呼声简直就如九霄雷动。

  这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差,其实已经告诉了世人谁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。

  “云澈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好小子!!”

  吟雪众长老、弟子在一瞬间眼泪盈眶,再也难抑激动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忘记了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威,全部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封神台,合围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重伤在身,他们定会将他高举向高空。

  “云师弟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!”一个年长弟子盈泪颤声道。

  “云澈,干得好!冰凰神宗……吟雪界以你为荣!干得好!”沐涣之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胡子乱颤,想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女居然有幸成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修炉鼎,他又开怀大笑起来。

  “云澈,你战胜了东域四神子啊!这下,你将名满东神域!”

  “哈哈哈哈,这下,看还敢会质疑宗主收云澈为亲传弟子这个决定……云澈,你将来说不定……不!你将来,一定可以超过宗主,不仅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也一定会因你而盛,因你而荣!”

  “退开。”沐冰云向前,隔开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来到云澈身边:“云澈现在玄力耗尽,重伤在身,你们小心伤到他。”

  玉手按在云澈胸口,一股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顿时涌入云澈体内。

  云澈微笑道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  “五脏尽裂,还说没事!”沐冰云皱眉轻责。

  云澈依然微笑:“对我来说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事。”

  虽然比赛结束,但一众人硬闯封神台,实为放肆之举,祛秽尊者动了动眉头,却没有驱赶,目光在云澈身上定了好一会儿,复杂无比。

  炎神界众人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激动,尤其金乌宗弟子,个个脸色通红,体内热血翻腾不已。

  因为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用金乌炎战胜了陆冷川!

  今日之后,云澈必将彻底名震天下,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,也将重新为所有玄者所牢记。

  他们已经可以预见,以后无论到了何处,报出自己金乌宗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必将迎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对待。

  另一边,覆天界王站起,迎向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。虽然陆冷川就此败离封神之战,成为唯一一个连六强都未能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东域四神子”,覆天界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怪责,重重拍了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大笑道:“你做出了最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如此气度胸怀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哈哈哈哈。”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无数片雪域,无数个角落,在那一刻同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。而相邻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几乎引得两大星界都为之震荡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胜!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胜了!六强……六强啊!!”

  “这……这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吟雪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梦?”

  “云澈战胜了东域四神子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着……云澈将取代陆冷川,成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神子’?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!!”

  “哇啊啊啊!吊打圣宇界王之子,碾压神武界王之子……什么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天才,全部都踩在脚下!现在又打败了一个‘神子’……呜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啊…生在吟雪界实在太好了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云澈先前完胜洛长安和武归克,虽然也引起了很大轰动,但加起来,也不及这一战之万一。

  虽然,最终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主动认输,但在所有人心中,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就算陆冷川没有如此做,胜了比赛,但所有人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,也同样只有云澈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呼和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也都只会给予云澈。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场比赛,以一场华丽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结束。

  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场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败者组的【逆天邪神】第六轮战,对战榜也在这时显示在光幕之上。

  第一场:飞星界【梦断昔】——对战——瑶心剑阁【君惜泪】

  第二场:琉光界【水媚音】——对战——吟雪界【云澈】

  今日之战结束,众人离开封神台前,那些神帝、星神、月神、守护者、大界王、长老、年轻玄者……几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会扫过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他在不知不觉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这场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主角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直待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足够平稳,沐冰云才带着他离开。

  “今日这一战,你师尊看了之后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会高兴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气。”沐冰云轻语道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到现在也依然不敢相信,云澈居然战胜了陆冷川。

  正面抗衡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惊倒一众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幻神……炎阳落世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九阳天怒……

  这个当初她为了报救命之恩而顺便带回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短短三年,竟在封神台上,荡动了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风云。

  “师尊她……应该不舍得生我气吧。”云澈轻声道。

  沐冰云:“……”

  久久无言,提及沐玄音,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
  这时,另一行人从身边飞过,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首,目光和陆冷川碰触在了一起。

  云澈身形停住,陆冷川也几乎在同时停下身来。

  沐冰云眸光侧过,道:“这场胜利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让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去谢谢他吧。”

  云澈点头,飞向陆冷川,陆冷川也遣开他人,来到了云澈身前。

  “云兄弟,看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似乎没事了?”看着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陆冷川眼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异色。他虽然换了衣服,但一身灼伤着实不轻。纵然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想要完全恢复也要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“已经无恙。”云澈回答,然后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冷川兄,这场胜利对我很重要,感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全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陆冷川摇头:“论年龄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时间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倍,论修为,你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,论血脉,论元素之力,论悟性,论潜力……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你都远远凌驾于我,我何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胜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这个结果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应得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你远远比我更配留在封神台上。”陆冷川微笑起来:“我相信,所有人都无比期待着接下来能继续看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包括我自己在内。”

  “所以,我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服口服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胜了,反而会于心不安,也不会有任何人为我喝彩。”

  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把胜利主动让给我,却反过来劝我心安。冷川兄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哈哈哈,我这种‘难得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遍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,而像云兄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几十万年都难有一个啊。”陆冷川大笑一声,随之忽然双目一眯,有些严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,我不知道你所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父王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幻神术’,但,如果你一开始就使用‘幻神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早已落败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一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保留这张底牌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这么说来,这场封神之战,你其实有着更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……比如,洛长生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没有否认,缓缓点头。

  “果然如此。”陆冷川动了动眉头,欲言又止。

  “冷川兄,你比之君惜泪,如何?”云澈问道。

  陆冷川没有任何犹豫,缓慢而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远远不及。”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不及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远远不及”。

  云澈胸口起伏,轻轻叹息:“看来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根本毫无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更不要说洛长生。”

  “君惜泪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传人,绝非寻常。而洛长生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。或许再晚些年,你可以与他们一战,甚至超越他们……”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,但随之语调一转:“但现在,你断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陆冷川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才和云澈恶战一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最为清楚云澈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所以,他说出了“断然”二字。

  云澈顿时沉默。

  “明日一战,君惜泪必定能战胜梦断昔,而你明天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赢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下一个对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。”

  “但……”陆冷川脸色一肃:“在那之前,你千万不要小视了水媚音。梦断昔闯入六强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证明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但他在水媚音手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败涂地……就某些方面而言,她要比君惜泪还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