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7章 胜败
  【五千多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掌,直接打完!省得你们又说我吊胃口!!!】

  九阳天怒,金乌焚实录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道之炎,甚至堪称整个神界最强毁灭之炎。

  而要将其领悟,通晓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法则和完美驾驭金乌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基础,还需要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和机缘。

  强如火如烈,这个金乌宗第一人,都至今未能领悟。

  而云澈……

  神劫败神灵……身兼冰凰金乌神血……玄罡幻神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冰火双幻神……相称之下,他可以释放这极道之炎,居然都不那么让人觉得不可接受。

  所有人都在仰望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耀目,仰望着这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神炎。就连陆冷川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高高抬头,久久失神。

  不过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却在快速修复,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向于完整状态。

  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并无夸大,九阳天怒作为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炎力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释放。心神需要完全凝紧,炎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很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凝聚……当初火破云在吟雪界施展九阳天怒时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足足用了十五息之久。

  他当时之所以可以成功释放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互攻三招的【逆天邪神】赌约,自然无论怎么凝心聚力,都不会被打断。

  但面对强敌,瞬间破绽都不可能被对手放过……又何况整整十五息!

  因而,九阳天怒虽然威力极其强大,但在这封神台上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成功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云澈此举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走投无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智之举。

  云澈身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威越来越强烈,整个身影都已完全被包裹在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之中。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烈日看似并无变化,但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每一个瞬间都在疯狂暴涨,仿佛永无尽头。

  “冷川,快打断他!”

  覆天界王一声大吼。

  祛秽尊者头部猛转,以警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狠狠横了覆天界王一眼。

  而根本无需覆天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警示,陆冷川已在这时飞身而起,直取云澈。

  他距离云澈最近,又无结界相隔,他最能感受到那股炎威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恐怖。

  在他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一直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炎影一声尖鸣,向陆冷川飞坠而下,一道冰芒随之覆下,华丽如北极霞光。

  咔咔咔咔咔……

  十几道厚重冰墙拔地而起,封堵在陆冷川面前,与此同时,大片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弥漫,封死了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视觉,随之连灵觉也直接封堵,让他在某一个瞬间,灵觉中直接失去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直侵心魂,那股灼热依然存在,而且在持续加剧……一冰一灼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互相抵消,却在这时诡异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施加在陆冷川身上,让他身体仿佛一般置于岩浆,一直置于冰狱。

  不仅诡异,而且难受无比。

  陆冷川心中暗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裂穹枪横扫,破碎声中,数道冰墙崩散,但与此同时,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障已继续结起,层层叠叠,形成一个越来越庞大,越来越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山壁垒,冰雾亦在这个过程中快速弥漫,死死封锁着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路和灵觉。

  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借冰凰之力阻住陆冷川。”沐冰云道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冰凰封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沐涣之喃喃道:“金乌幻影可用金乌焚世录,冰凰幻影可用冰凰封神典……我苟活万年,居然完全无法理解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”

  “我再说一次,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影,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!”火如烈第三次强调道。

  继承最精纯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血脉,火如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成就神主,绝对可以修成金乌幻神术“金乌降临”。而这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梦寐以求之力……岂能容忍一次次被人说成“幻影”。

  沐冰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云澈释放冰凰幻神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阻住陆冷川。

  十息就可以!

  论毁灭之力,冰凰之力自然比不上金乌之力。但,若论防御和控制,冰凰之力绝对远胜!

  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自身六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不可能持续阻住,但如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息……绝对有可能!

  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完成,他直接破釜沉舟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闭六识,完全聚心凝神,此时,哪怕陆冷川到了他身前三步之内,他都绝无察觉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自己玄罡幻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玄罡幻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。根本无需云澈分心操控,同时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意识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云澈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魂!

  云澈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神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。刻印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意识,不但不会弱于云澈,只会远远胜过!

  连锁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屏障,数息之间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形成了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障之阵,冰雾弥漫间,陆冷川一连串攻击后,眼前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层叠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屏障。

  但除此之外,却并无寒冰之力袭来……显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集中于防御。

  陆冷川眉头一动,短暂凝力,枪化龙影,一声暴吼。

  “崩龙枪!!”

  一声龙吟震空,黄芒刹那遮天,猛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力之下,近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和寒冰屏障全部炸散,冰障之阵终于崩溃,陆冷川冲出冰雾,视线前方,却并无云澈身影。

  他猛然回身,却发现云澈竟在自己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百里之外!

  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冰障之中,他在几次攻击后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了方向!

  气息重新将云澈牢牢锁定,陆冷川却没有再逼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枪身一横,一股气息顿时将三百里封神台完全笼罩。

  “不好!”火如烈等人心中一紧。

  “龙岩阵!”

  两息蓄力,龙影闪现,龙岩之力轰然爆发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笼罩整个封神台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爆发,云澈根本避无可避。而以他如今完全凝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一旦被触及,九阳天怒必被瞬间打断。

  高空之上,冰影闪动,随着一双梦幻冰翼的【逆天邪神】盘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瞬间叠起十几层冰晶结界。

  力量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大范围爆发,必定造成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散而大减,冲天黄芒靠近云澈之时,被冰晶结界死死阻住,脆响声后,冰晶结界层层破碎,但在破碎到第十一层时,龙岩之力便已被完全抵消,冰晶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毫发无伤,连衣角都未有荡起。

  而下一瞬间,冰凰身影却并未在云澈身上再结冰晶结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方向一转,一阵暴风雪趁着陆冷川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亏空而席卷而下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瞬间白芒一片。

  暴风雪中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光环以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为中心无声浮现,随之骤然聚拢,光环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瞬间化作冰寒地狱。

  “冰夷封天阵!!”吟雪弟子齐齐吼叫。

  陆冷川刚刚释放范围巨大,也消耗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岩龙阵”,正值玄力短暂亏空之时。被“冰夷封天阵”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罩入正中心,冰环之内卷起一阵末日来临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冰风暴,将陆冷川瞬间埋葬其中。

  咔咔咔咔咔咔……

  冰风暴中,寒冰疯狂凝结,风暴停歇之时,一座千丈之宽,千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山屹立于封神台上,反射着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光,却在灼气之下寒气凛然,丝毫不融。

  “封……封进去了!!”无论观战席上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星辰之碑前,所有吟雪弟子都失声狂吼,激动不已。

  “这么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封神阵,冰凰幻影居然能瞬间发动……”沐涣之怔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!幻神!!”火如烈暴吼出声,恨不能将沐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给狠狠按到他屁股底下去。

  “被封入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封天阵,陆冷川短时间内难以脱出。趁着陆冷川破绽大露,第一时间将他封锁……这幻神不但有着独立意识,而且明显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智慧。”炎绝海叹道。

  “不过,九阳天怒虽强,但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阳形态,其威力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溃败三层煌龙圣界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吗?”炎绝海有些忧心道。

  “不,你仔细看。”火如烈目视苍穹。

  炎绝海再次抬头,随之瞳孔忽然一缩。

  苍穹金黄一片,直蔓天际。那轮黄金烈日,几乎成为了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释放着无法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烈炎光。

  而在炎光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炎绝海看到了一个在微微浮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双阳!!”

  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轮烈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两轮烈阳重叠在一起!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界,另一个角落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同样蒙着赤金色。一棵粗木之下,火破云抬起头来,看着远方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轮烈日,感受着纵然传到这里都依旧浓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气息,怔了许久许久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息……两息……三息……四息……五息……

  咔!!

  冰山之上,一道长痕裂开,然后长痕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猛然炸裂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中飞出,全身覆满寒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冻伤多处。

  足足五息,他才脱离冰夷封天阵,一出现,一股让他心脏骤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气息当头覆下。

  糟了……陆冷川心中大骇,一瞬间锁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根本不去管冰凰神影身在何方,以最快速度将全身能调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力量都凝聚于裂穹枪之上,枪身黄光骤闪,龙吟铮铮。

  “猎龙刹!!”

  哧啦!!

  空间仿佛被撕裂,随着一声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鸣,裂穹枪骤射而出,直取云澈,快若流星划空,伴着一声震空龙吟。

  啾!!

  凤鸣撕空,将龙吟完全覆下。冰凰神影飞舞间,冰障层叠,冰风暴席卷,直迎裂穹枪。

  砰砰砰砰砰……

  冰障被层层刺穿,威力亦被层层削弱,冰风暴席卷间,飞行方向也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。但,只有云澈六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影,终究不可能完全挡住陆冷川凝于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裂穹枪在刺过层层冰障之后,依旧直逼云澈。

  啾————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凤鸣,冰凰神影忽然一晃,刹那瞬身,闪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“断……断月拂影!?”沐涣之惊得下巴差点砸在地上。

  砰!!!!

  冰凰神影被一瞬贯穿,在一声嘶鸣声后当空溃散。

  裂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亦被重阻,力量和飞行速度大减,飞行方向亦大幅度偏移,从云澈右方足足半里之距飞过。

  而在这时,云澈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天空金耀,双阳当空。

  陆冷川定在了那里,没有再攻击。因为他知道,九阳天怒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成……云澈只需一个意念,便可轰下,已无从阻断。

  整整十息,在冰凰神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阻滞之下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都没有碰到。

  封神台鸦雀无声,人人仰望苍穹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金乌宗弟子,双目颤动,如仰神明。

  远古传说中,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太阳之火。九阳天怒,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阳之炎。

  “成功了……居然成功了,双阳……只用了……十息!?”火如烈喃喃道,如身在梦境。

  在这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台上,面对东域四神子之一,云澈居然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成了九阳天怒!

  “云澈这小子……永远不能以常理来判断啊。”炎绝海叹声道。

  一个外界之人居然有着自家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和玄功,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动全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但此时,炎绝海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羡慕着金乌宗。

  如果,此时在封神台上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凤凰宗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灿世红莲”,那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与荣光。

  云澈目光平静,喘息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粗重无比,面孔亦带着不断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这个成功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九阳天怒”,倾尽了他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,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。

  如果,依然不能将陆冷川击溃,他也唯有认命。

  虽然已在失控边缘,但他没有马上将九阳天怒轰下,目光与陆冷川隔空碰触,没有言语,用目光告诉陆冷川,九阳天怒一旦轰下,他将无力掌控。

  “……”陆冷川伸手,裂穹枪飞回。他高高擎起裂穹枪,身上黄光浮荡,撑起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气息:“来吧!”

  云澈重喘一口气,身上炎光炸裂,赤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忽然崩塌,两轮重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烈日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中坠下,又在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中一分为二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  封神台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相隔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断然不会影响到观战席。但当苍穹崩塌,炎阳坠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落呈现在瞳孔中时,一大半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发出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声。

  陆冷川高高抬头,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逐渐逼近,他听到了耳边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吼声,但他却没有选择遁出封神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大吼:“喝!!!!”

  轰~~~~~~~~~~~~~~~~~~~~

  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爆裂声中,炎阳炸裂,炎光遮天蔽日,直耀苍穹,人们仿佛看到两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阳在眼前炸开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被完全吞没,封神台空间,已彻底变成了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其中唯有焚世金炎在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、肆虐。隔着结界,那恐怖到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一众神王境强者都心中震骇。

  “宗主,少主他……他……他不会有事吧?”

  “……”覆天界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双手紧紧攥起,隐隐发颤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……金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啊!”金乌宗上下,从弟子到长老,每一个人都目光怔然中带着虔诚,如睹神迹。

  弥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炎光中,云澈从空跌落,全身再无一丝力气,一时连战都已无法站起。因释放九阳天怒而再次加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让他痛苦无比,但好在,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。

  但……他在这时忽然抬起,直盯着一个方向,目光逐渐变得凝实。

  恐怖金炎燃烧了许久许久,如果这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任何人都不会怀疑,这一片区域必定早已被焚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。

  许久,爆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开始缓了下来,随着金色火焰逐渐变得淡薄,封神台上,两个人被吞没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缓缓显现出来。

  云澈瘫坐在地,脸色惨白,嘴角渗血,全身气息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孱弱。

  他目光所视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前方,陆冷川头部深垂,单膝跪下,双手擎枪,一动不动……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层煌龙圣界已完全不见,所有外衣焦黑一片,裸露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肤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焦色,触目可及,尽是【逆天邪神】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灼伤,有几处深可见骨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变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弱。

  但,这个“微弱”,对于云澈来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火焰在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,而陆冷川在这时终于动了,他放下高擎裂穹枪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虽然一身灼伤,面目全非,但依旧站得笔直。

  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已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一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成都不到,但相比于云澈,却好了太多太多倍。

  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,覆天界那边顿时响起一片欢呼,覆天界王大喘一口气,一屁股坐了下去,全身已被冷汗打湿。

  吟雪界、炎神界全部沉默,脸色变得一片黯然。那些在渴望着亲眼目睹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同样沉默,云澈终究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败了。

  “唉,就差一点,就差那么一点啊。”火如烈闭上眼睛,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长叹息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九阳天怒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重伤加玄力大耗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释放,若非如此,陆冷川绝不可能接下。

  “他本来可以胜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他一开始就使用幻神。”炎绝海仰起头,最初,他绝不认为云澈能赢陆冷川,而现在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云澈手臂撑地,一点一点,无比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孱弱如孩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全力。陆冷川虽然同样气息微弱,但此刻想要败他,不过一瞬之间。

  结果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注定,他已倾尽全部力量,连一丝都未有保留,这个结果,他也唯有接受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无法甘心。

  陆冷川在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却没有马上出手将他击下封神台,目光不断颤动,似乎,在挣扎犹豫着什么。

  这时,陆冷川忽然目光转和,看着云澈,微笑了起来。

  裂穹枪在他手中消失,他转过身,面向祛秽尊者:“我认输。”

  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让所有人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。

  云澈:“……??”

  “你说什么……认输?”祛秽尊者皱眉:“你现在明明占据着绝对优势,为何要认输?”

  陆冷川看了云澈一眼,面色一片肃然:“我陆冷川身为覆天之子,一生傲骨铮铮,从不会妄自菲薄。但这一战……我已不配赢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