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6章 孤注一掷

第1196章 孤注一掷

  轰隆!轰隆!

  不知不觉间,封神台已被金乌炎完全覆没,化作三百里金色火狱,云澈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都被埋在爆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中,唯有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金乌炎影神威凌然,不断洒下金乌烈焰,将封神台化作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狱。

  云澈明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又多了一个金乌幻神,攻势却依旧狂暴无比。

  之前,陆冷川可以完全正面御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,云澈想要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必须以露出极大破绽为代价。而即使被他全力轰中煌龙圣界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层,也根本不可能直接破开,下一瞬间,陆冷川便可以趁着破绽重创云澈,而受创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他之后便可以趁隙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。

  但现在,他虽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挡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,却根本不可能再有余力去抵御金乌神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又如狂风骤雨,而且由于不再像之前那样强破煌龙圣界,不露破绽加断月拂影,让陆冷川连分力恢复煌龙圣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都再也无法找到。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陆冷川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一直在被持续烧灼,只有损耗,没有恢复!

  而且,金乌炎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存在,煌龙圣界持续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滋滋”声和岩龙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,让陆冷川无法不胆颤心惊。他想要找机会恢复煌龙圣界,但云澈却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之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恢复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直轰煌龙圣界,只会更为加剧其崩溃。

  陆冷川被完全压制,煌龙圣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持续减弱。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所有人都看得清楚,如此持续下去,若陆冷川没有什么其他可以翻盘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招,被持续焚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用不了多久便会崩溃。

  三层全崩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落败之时。

  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能坚持到那一刻……他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还有明显已经玄力大耗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众人同样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吟雪界众人早已全部站起,全身紧绷。而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长老、弟子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他们全身都在泛动着有些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气息,竟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还要激动。

  “云澈,加油啊!”

  他们在心中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着,双目瞪大,许久不敢眨一下眼睛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全身青筋蠕动,毛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根竖起,火光连闪。

  虽然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弟子。

  但他此时身上所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!

  火破云落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们本以为金乌炎再不可能在封神台上燃起,但它通过云澈,重燃于封神之战,而且……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耀眼灼目!

  东域四神子,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败神话。

  他们无比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看到,神话被金乌炎焚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!

  至于云澈身为吟雪界弟子为什么可以燃烧金乌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在这一刻已根本不再重要。

  “黄……泉……灰……烬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与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在这一刻重叠,双重黄泉灰烬同时爆发,一道金色炎芒直窜数十里之高,隔着结界,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清楚感觉到一股几欲灭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威。

  浓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之中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被远远轰飞出去,但随之,封神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息却反而开始平静了下去。

  金乌炎光缓缓降下,露出了云澈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两人已相距很远。陆冷川直立在那,脸色不断动荡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炎痕遍布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重黄泉灰烬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其上多了数道两尺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细微裂痕。

  裂痕虽然微小,但其出现,意味着煌龙圣界将被更加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崩溃。但让人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却没有再趁机猛攻,反而静止在了那里,就连金乌炎影亦浮在上空,不再攻击。

  而陆冷川则趁这个喘息之机快速修复煌龙圣界,毫不容易才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以肉眼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愈合着。

  “这……云澈他……”吟雪炎神两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心脏揪紧。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手,按在了嘴唇上,身体忽然剧烈一晃,指间顿时血流如注,许久不止。

  之前已受了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创,他非但没有压制,反而再度调动全部力量,还释放了金乌幻神,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造成了伤势加剧。

  比伤势更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负荷与玄力消耗。

  陆冷川维持煌龙圣界需要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不过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十级,云澈虽然通过邪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达到可与他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但就玄力雄厚程度而言,两人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
  如果再给他三百息……不,哪怕两百息,云澈都会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破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层全破。

  但,他全盛状态下,“轰天”状态最多可维持百息,而重伤,加之玄罡幻神,这个时间又被极大缩短,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负荷告诉他,他再撑十息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

  而如此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破开煌龙圣界。

  “云澈!”吟雪界齐齐惊喊出声。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也一下子沉寂了许多。他们最初绝不会相信云澈有战胜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但当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一幕幕上演,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态也在根本变化,尤其随着金乌神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陆冷川被全面压制,他们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平几乎全部倒向了云澈那边。

  甚至就连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弟子,都在期待着云澈能够战胜陆冷川那一刻。

  毕竟,谁都渴望亲眼目睹神话被打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画面。

  但神话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话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被颠覆。

  “唉,”炎绝海长长一叹:“能到此刻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从一开始就使用幻神……或许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结果。”

  说完,他忽然一怔。

  云澈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使用幻神?

  对战陆冷川时还刻意保留这一底牌,被逼入绝境时才用出……难道说,与陆冷川之战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目标?

  云澈捂着嘴唇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缓缓放下,劫天剑在他手中消失,随之,就连金乌神影也忽然虚化,然后消散无踪。

  陆冷川:“……”

  “终于……云澈终于放弃了,唉。”

  “他能坚持到现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了不起了。现在,他虽然不如陆冷川,但顶多再过五年,甚至更短,他绝对会远在陆冷川之上!”

  “封神之战居然出现了幻神……看来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了。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已经提前来临。”

  观战席一片叹息,虽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最初预料和坚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但心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然不同。不过,这一战云澈虽败,但,他将毫无疑问,成为这场封神之战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,哪怕洛长生、君惜泪也不可能压下。

  就在所有人,包括陆冷川在内都以为这场对决已经结束时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重新举起左手,蓝色玄罡飞射而出。

  啾————

  长鸣荡空,一道冰蓝之影在空中凝化,遍燃着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忽然寒气骤降,一股完全不输于先前金乌神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威压也笼罩而下。

  看着云澈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之影,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惊声站起:“冰……冰凰!”

  凤凰之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冰羽,伴随着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与光星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三大水系至尊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!

  和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影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,一样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,一样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气息!

  “冰……又一个幻神?这这这……”

  “两个幻神?这……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既能召唤金乌幻神,又能召唤冰凰幻神。唔……幻神术还能这么玩?”释天神帝半眯着眼盯着云澈,双目赫然呈现发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“见…所…未…见,闻…所…未…闻。”梵天神帝用极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低语道。

  “‘幻神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,且必须以神主之力催动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。”龙皇徐徐道:“云澈所用,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术。”

  “以我们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无法理解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做到。也就意味着,这很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领悟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种力量……而这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神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。

  “一个年龄不足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自创出堪比幻神术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你们可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?”

  众神帝齐齐沉默,许久无人言语。

  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做什么?”沐涣之不解道。论毁灭能力,冰凰之力定然比不上金乌之力,云澈明显伤势加剧,消耗极大,连剑都已经收起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准备放弃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为何又召唤出冰凰神影?

  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而在最后时刻刻意向世人展示吗?

  冰凰神影出现后,却并未向陆冷川发动攻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缓缓放到了胸口,双目闭合,五指曲起,掌心相对,一团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苗,在双掌间燃烧。

  这团微小火苗出现之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忽然烈焰狂燃,一道金乌炎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刹那显现,傲首长鸣。

  一瞬间,封神台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忽然完全停止,一股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向周围辐射而去。与此同时,光线,竟出现了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世界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染成了赤红色,这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人们才刚刚反应过来,世界已转为更加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,然后又转为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色。

  封神台上,直面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脸上剧烈动容。他感觉到空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在以一个极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增幅着,而且还在继续增幅。

  “看……看天上!!”

  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这时全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看天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,他们找到了世界变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

  原本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赤红一片。

  而赤色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印着一轮不知何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耀日!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九阳天怒!!”沐涣之、火如烈、炎绝海同时大吼出声。

  “竟然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竟然可以使用九阳天怒!”沐涣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无法正常言语。

  “……”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更如沧海怒涛般震荡。

  九阳天怒,金乌焚世录第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炎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个金乌宗主都未能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道之炎!火破云领悟九阳天怒,是【逆天邪神】打破金乌宗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事。

  而现在,他竟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在凝聚九阳天怒之炎!

  但,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又让他猛一咬牙:“不行!九阳天怒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焚世录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道神炎,需要完全凝聚心神运转法则,并需要很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力凝聚,期间不能受任何干扰,陆冷川轻易便可打断,他这样强行发动……根本不可能成功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