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5章 玄罡幻神

第1195章 玄罡幻神

  “他在做什么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投降?”

  “好像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很重,呼吸粗重无比,但在闭上眼睛之时,内心却很快一片空明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之上,一旦蓝光忽然闪现,然后释放而出。

  离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当空闪耀,然后忽然释放出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,并在炎光之中快速化形,转眼之间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足鸟影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之影!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金乌神影?”

  “云澈现在凝化个金乌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干嘛?”

  观战席所有人面露疑色,不知所谓。

  “哦?他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意?”星神帝道:“莫非自知已败,所以在最后时刻向东神域展现金乌威仪?”

  “或许吧,毕竟,他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弟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金乌炎力。”宙天神帝微微颔首。

  云澈上方,金乌炎影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,逐渐转为半虚半实,又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化为完全看不出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实体?

  啾——

  金乌炎影双翼招展,一声长鸣在这时响彻天际。

  这一刻,龙皇、五大神帝,还有在场所有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忽然同时僵住,目光怔然,然后脸色陡然一变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星神帝和月神帝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站了起来,满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置信,口中发出失声惊喊:

  “幻……神……术!???”

  两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让观战席所有人瞠目结舌……这世上会有什么事,能让这两大神帝都为之失态?

  “幻神术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一个诡异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在观战席上蔓延,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强神主都怔在那里,目光死死盯着云澈上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影,那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如在目睹世上最荒诞,最不可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金乌炎影傲立云澈上空,一股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无声释放,覆压着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灵魂。

  神灵幻象,当相应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力施展到某种程度,或者施展特定玄技时,便可自由显现,以展神威。自身也可随意凝化,随意抹除。如金乌炎释放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影,凤凰炎释放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影,天狼之影、苍龙之影……

  幻象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幻象,除了释放慑人威凌,并无他用。

  但,云澈上方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压和火焰气息,甚至,可以无比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与灵魂!

  “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影……”火如烈抬头望天,如梦呢喃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幻神啊!”

  “幻神”,对于年轻玄者,以及普通强者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只有那些立于混沌巅峰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才真正知晓“幻神术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存在。

  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继承着足够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始神血,且玄力成就神主境,才能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境之力。

  而云澈……分明才只有神劫境!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术,神主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再怎么也不可能动用。”宙天神帝徐徐道,双目同样直视着云澈,瞳孔深处,同样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然。

  他极力感知那只金乌炎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想要找出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和异样,但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然却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浓烈。

  神劫境施展“幻神术”……这俯视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大神帝,认知都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颠覆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。

  陆冷川停下脚步,满面愕然。

  “幻神术”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云澈当然不可能施展。他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影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幻神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特有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玄罡幻神!

  那日他回到吟雪,沉入冥寒天池,向冰凰少女寻求力量被拒后,冰凰少女给予了他一个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:让他试着将玄罡与玄脉契合,与神魂融合。

  云澈起初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那时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无心去想其他。

  在时轮结界,完全炼化乾坤五琼丹后,时轮结界并未消失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紧接着开始融合冰凰少女所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,当神魂完成融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在升华中焕然,最为清明之时,冰凰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忽闪心间。

  一丝明悟,也忽如刹那流光,印入心魂。

  玄罡之力,幻妖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之力,云家当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凭借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而成为幻妖界十二守护家族之首。

  但到了云澈这里,由于他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性,巅峰状态需要“邪神诀”支撑,而“邪神诀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并不会作用于玄罡之上,再加上玄罡不可用器,导致释放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很小,但消耗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,得不偿失。

  因而云澈在天玄大陆时便很少在恶战中使用,释放之时,大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混乱敌人感知。

  到了神界,玄罡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变得毫无用处。

  但,他在那一个刹那,才忽然真正明悟,依于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,完全独立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,当某个契关打开,气息融合,他忽然发现了一种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一种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从未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力量。

  他此刻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之力,而且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、玄脉、神魂完全相融相连,拥有依附于云澈,但亦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有着来自云澈,亦可完全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以及……来自神魂,完全属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意识!

  性质上,层面上,完完全全不弱于神界玄者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幻神术”。

  但,幻神术必须修为达到神主境,且必须有着足够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始神血才可。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幻神,他领悟贯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可自由使用……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独自悟出,只属于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力。

  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唯一!

  玄罡幻神之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这次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之一,他在悟成之后,本欲在最终之战时动用,但他错估了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此刻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不祭出。

  玄罡幻神既成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垂下,重新握在劫天剑上,右臂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感已减轻许多,他没有去分散玄力压制伤势,全身玄气反而猛烈提起。

  轰!!

  云澈被打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同时爆发,明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却丝毫不弱于先前。陆冷川正惊疑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个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影,云澈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让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惊,刚要开口提醒云澈压制伤口,却见云澈全身燃火,猛攻而至。

  陆冷川眉头一沉,裂穹枪龙影舞动……但就在这时,一道炽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忽然从上空扫来,他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赫然看到,那道金乌炎影双翼展开,一把百丈炎剑如从苍穹斩下,威势之惊人,比之云澈都并不会弱太多。

  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观战席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。

  “黄……黄金断灭!?”这一幕,众炎神长老、弟子惊得眼珠子差点没崩出来。

  刹那分神,陆冷川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举枪挡向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剑,而云澈已瞬身而至,一剑轰在陆冷川身上。

  轰……轰!!

  两道炎光分别在裂穹枪和煌龙圣界上爆开,叠加之下,对陆冷川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炎威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道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痕印在了煌龙圣界上,那道护身龙影亦发出了一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有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他清楚感受到了那股来自金乌炎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,而云澈自身,力量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丝毫减弱。

  那道炎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,很可能,连生命气息和灵魂气息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,更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金乌炎影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出了云澈先前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剑!

  “炎影……居然用出了……黄金断灭?”一个金乌弟子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搓了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我说了,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炎影,那很可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!”火如烈缓缓道,嘴唇一直在剧烈颤抖。

  “幻神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无法理解,连我都无法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你们只需要知道,它可以施展金乌焚世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会增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但不会减弱他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相当于……平白多了一个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!”火如烈压抑着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道。

  “幻神……嘶……怎么会存在这种力量?不过,就算力量不会分散,他这样必定要分心控制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施展炎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不怕心神混乱吗?”

  “不!”炎绝海重重摇头:“若那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神……它根本无需云澈分心操控,它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……或者说灵魂!”

  远不止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宗,当金乌神影释放炎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在场所有神主、神帝,眼皮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针刺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了一下。

  陆冷川虽毫发无伤,但被狠狠震退,他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压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疑和骇然,凝神收心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已再次到来,一道剑影当空轰下。

  砰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被裂穹枪挡下,同一瞬间,一团足有数百丈之巨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球如陨石般从天而降,陆冷川身前正有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压制,只能选择以煌龙圣界硬撑,只听一声爆响,黄金火焰当头爆开,将云澈和陆冷川同时葬入炎海。

  滋滋滋滋滋滋滋……

  煌龙圣界发出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滋鸣,而金乌炎影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又紧随而至,金乌炎影当空斩下,轰击在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陆冷川以煌龙圣界抵御火海,正全力与云澈僵持,这一击之下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平衡顿时被打破,陆冷川被震得猛一个踉跄,向后连退十几步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也顿时如暴雨般袭来。

  轰轰轰轰轰!

  云澈每一剑,都会在煌龙圣界上引下一道炎痕,直到第五剑时,陆冷川才终于回过平衡,目光一凝,丝毫不理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一枪直刺。

  但这一次,云澈却不再以受伤换取强攻煌龙圣界,他剑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收,脚踩断月拂影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避开,而上空,一道火焰猛烈轰下,将陆冷川再次埋入火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也紧随而至。一人一影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下,陆冷川几乎全程都被埋在金乌炎光中,无法脱离。

  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与其颜色有关,蓝色玄罡,可释放云澈六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玄罡幻神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玄罡为主体,因而,蓝色玄罡下,神影之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成。但和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由于完成了和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,神影之力和云澈本身一样,受邪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当前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成,而非没有邪神诀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常态。

  战力上,云澈和陆冷川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很小,交手之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僵持便可看出。

  而如此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之下,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,便可左右战局。就如,陆冷川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层煌龙圣界,便将云澈直接逼入绝境。

  那么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陡然多出了六成力量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结果?

  更何况,有着云澈六成力量,还有独立意识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影,和云澈单纯增加六成力量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!

  封神台上,凤鸣惊天。一人一影,或一攻一守,或一守一攻,或同攻同守,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衣无缝。陆冷川扛得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但,再忽然加上一个金乌神影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势轻易便被破开,想要反攻,攻势往往还未完成,便已崩溃……他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拖入了没有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火海,煌龙圣界始终滋滋作响,龙影嘶叫不止。

  可以说,完全被按在火海中摩擦。

  他挡住云澈,就无力挡住炎影,挡住炎影,就无力抵挡云澈。想要同时抵住……他就算实力全开,也不可能做到。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上撑起了三层煌龙圣界,估计从身到魂都已崩溃。

  观战席上,无数张嘴巴大大张开,无法合拢。

  “那……那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契约玄兽?”

  “你见过能用上古神炎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吗?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和金乌焚世录啊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最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超难写啊,好累o(╥﹏╥)o,真想一拳KO陆冷川完事儿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