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4章 绝望结界

第1194章 绝望结界

  【听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五千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章?(^?^*)】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黄沙连天,不见边际。

  云澈灵觉释放,却只有一片空无,感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亦感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。

  他马上明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并无攻击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领域!

  而陆冷川施展这种纯封锁领域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张开煌龙圣界!

  云澈灵觉全力释放,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依旧只有滚滚黄沙,再无他物。当下,他不敢再有任何犹豫,金乌之炎与重剑之力同时全力爆发,轰向前方。

  轰隆!!

  空间震荡,黄沙漫天,一道裂痕在天际浮现,然后又以很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无声愈合。

  “一沙葬世界”有其域枢,找到便可一击而破。但云澈从未和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交过手,连接触都未曾有过,又岂会知晓。而他想要摆脱,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击溃。

  劫天剑连续轰击,流沙世界接连剧震,转眼间裂痕漫天,云澈持续十数剑之下,整个世界颤荡不休,却依旧倔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持着完整。

  云澈动作暂休,身上火焰凝聚,流沙世界,犹如有一个太阳忽然闪耀。

  “黄……泉……灰……烬!”

  轰…………轰!!

  封神台之上,悬浮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域轰然炸裂,火海燎空,沙域炸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碎片尚未来得及飞散,便已被烈焰吞噬,化为虚无。

  云澈从天而落,第一时间锁定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两人同时瞳孔一缩。

  陆冷川震惊于云澈竟用如此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却破开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一沙葬世界”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破开。

  而云澈……在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周围,他看到了一层若隐若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屏障。

  煌龙圣界!

  “唉。完了。”火如烈和炎绝海同时一声叹息。

  而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响起了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云澈靠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实力胜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抗衡,虽然逐渐开始占有上风,但终究差距很小,而在这微小差距之下忽然多了一层煌龙圣界……

  任谁,都已能预见到了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覆天界王看到陆冷川成功张开煌龙圣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知他已不可能败了。但他没有露出微笑,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波涛翻滚……他本以为,云澈被卷入“一沙葬世界”后,除非知道破解之法,否则想要强行破开,时间上,绝对足够陆冷川张开两层煌龙圣界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强破,还将“一沙葬世界”毁的【逆天邪神】渣都不剩,但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才堪堪张开一层!

  想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和修为,覆天界王心中既赞叹,又叹息,他很清楚,陆冷川就算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胜……但今生,或许也就只能胜这一次了。

  而且,这一场云澈纵然败了,也绝对有资格取代陆冷川“四神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

  最不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发生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粗重了几分,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炽热。

  陆冷川亦同样如此,一层煌龙圣界在身,他没有任何安然和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全身力量依旧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于裂穹枪。

  两人目光刹那碰触,又同时爆发。

  轰轰轰……

  电光火石间,两人同时低吼,如两道雷霆互射,剑枪相撞,刚平静了不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再次火光漫天。

  云澈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每一次力量碰撞,都会直震人心。这种每一次出手都毫无花俏,毫不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力量对撞,在这场封神之战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首次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通过星神之碑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者,都被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热血沸腾。

  轰轰轰……轰隆!!

  云澈连轰十几剑,陆冷川终于被震退一步,但,这一次,任凭火光覆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却一片平静,身上没有半点被火焰灼噬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那层煌龙圣界若隐若现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余波都被完全隔绝在外,影响不到陆冷川分毫。

  云澈眉头紧拧,攻势稍缓,身体忽如火山爆发,劫天剑带着无匹威势,直面砸向陆冷川胸口。

  陆冷川枪盘龙影,直迎而上……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攻出,反而忽然一缓。

  云澈瞬间明白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用意,却非但没有收力,反而冲势更盛……纵然受伤,他也必须强破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!他拖不起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甚至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送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好机会。

  轰!!

  劫天剑带着燃烧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烈焰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穹枪在这一刻才猛然刺出,带着汹涌龙力,直中云澈左肋。

  一声炸响,两股巨力同时爆发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猛地凹陷,而云澈左肋血花炸开,狠狠倒翻出去。

  陆冷川连退三步,身上毫发无伤,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惊。

  煌龙圣界深深凹下,一道赤金火痕深印其上,“滋滋”作响,久久不散。而更让他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刚刚刺中云澈那一枪……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威,这一枪纵然不能洞穿躯体,也该摧筋断骨。

  但那一枪在贯穿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防御,直中其躯后,他却分明感觉到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刺在坚硬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钢之上,连其肋骨都未能摧断。

  云澈向后踉跄十几步,血染白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也不看伤口,忽如离弦之箭,再扑陆冷川,气势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。

  陆冷川心惊之时,他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骇然……陆冷川身上只有一层煌龙圣界,而从陆冷川和洛长生那一战他已知晓,第一层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。

  但他全力一剑正面轰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完全御下!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打得凹陷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一丝缺口都没有撕开。

  陆冷川目中光芒大盛,裂穹枪横身,赫然呈完全防御姿态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

  云澈剑燃火焰,脚踩断月拂影,每轰一剑便瞬身一个位置,但连续七剑,全部被陆冷川完全挡下,而也在第七剑之后,被云澈打至凹陷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已无声恢复至完整状态。

  第八剑,云澈冰影一晃,现身至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剑斩后心。而这时,陆冷川却身姿一变,转守为攻,任由云澈一剑轰身,裂穹枪玄光化龙,龙吟荡空,带着骇人气势,回身一枪横扫。

  轰!!

  嚓!!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攻击,几乎同时落在对方身上。

  火光与黄光同时爆裂,陆冷川被震退十几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伤,唯有煌龙圣界再次凹陷。

  云澈被这强横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枪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扫在右臂上,空气中传来一声清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裂声,云澈闷哼一声,一瞬横飞数十里,远远砸落在地。

  “云澈!”沐冰云惊喊一声,雪颜失色。

  “这一下,必定手臂全断了。”那一声脆响,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煌龙圣界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这场对战其实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已经惊艳世人,堪称奇迹了,只可惜,唉。”

  在众人惋惜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云澈从地上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起身来。

  他唇角挂着血丝,脸色痛苦,但双目却依旧阴狠如初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以一个极其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弯折,云澈深吸一口气,左臂抓上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掰。

  “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手臂归位。云澈没有发出半丝痛吟,唯有脸色明显白了一分,汗珠涔涔而下。

  “居然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脱臼?”这一幕,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枪何等恐怖,云澈被一枪扫飞几十里,单单余威,都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惊。

  而云澈被正面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脱臼!?

  “……嗯?”各大神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色。

  “与玄力无关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他欲全力破掉煌龙圣界,根本不留力防御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……非同寻常。”

  “……”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微不可察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了动。

  右臂剧痛无比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再次紧握劫天剑,但在他看向陆冷川之时,瞳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一缩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层比之先前更加醒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正在泛动着淡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芒。

  第二层煌龙圣界结成!

  “……”云澈重重咬牙。

  云澈显然已毫无胜算,但陆冷川却丝毫没有留力,近乎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结起了第二层煌龙圣界,然后忽如疾风狂雷,直冲云澈,枪身横扫,十几道枪影横穿空间,向云澈刺来。

  右臂刚刚严重脱臼,不但剧痛无比,而且无法活动自如,这些枪影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硬接,身形疾退,瞬身闪过,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天而落,一道龙影当空罩下。

  “妖龙印!”

  云澈身形止住,目视龙影,“黄金断灭”一剑扫下,将岩龙之影直接断裂,而陆冷川也已攻至身前,枪威如龙。

  云澈右臂迟缓,回剑稍慢,被一枪震退,但一瞬间,他忽然腾空而起,全身气息突破极限,疯狂暴涨。

  一股强横到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忽然罩下,让陆冷川身形一顿。

  “滅……天……绝……地!!”

  云澈全然不顾右臂剧痛,全身上下,每一丝力量都被完全调动,金乌炎光在某一个刹那竟闪动起纯金之色。

  陆冷川抬头,脸色凝重,裂穹枪横在身前,全身黄光浮荡。这一剑尚未落下,其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已让他如被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钉在原地,几乎动弹不得。

  “喝!!!!”

  滅天绝地,云澈消耗极大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具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劫天剑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周围百里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被一瞬排空。

  观战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但,陆冷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,风暴临身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也不动,就连裂穹枪,都没有擎起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力量爆发,空间剧荡。这一剑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落在第二层煌龙圣界之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也在这时陡然一变。

  劫天剑碰触到煌龙圣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第二层煌龙圣界变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猛烈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没入了水中,被直接消弭大半,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被完全斥开……没有一丝能将其突破。

  而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,也在这时猛然到来。

  “滅天绝地”全力释放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脆弱之时,而陆冷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蓄势待发,枪携龙影,将云澈一枪挑飞,然后浮空直上,九尺枪身,在这时陡然化成了一条真龙,一声咆哮撕空裂地,几乎传至了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心魂激荡。

  “崩……龙……枪!!”

  那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语,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真龙之威吟。一股完全不输于云澈“滅天绝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凝聚裂穹枪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影之上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轰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脊之上。

  噗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数百里空间,一瞬被强烈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岩之力所充斥。

  云澈口中一道血箭喷出,陨石般砸落而下,将封神台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剧震。

  “啊……啊!!”

  “脊背!脊骨……肯定……断了,嘶……”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直吸冷气,众人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这威势毁天灭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枪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轰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脊背之上。背脊被砸断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者,也会完全瘫下,再无战斗力,而且别想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。

  吟雪界、炎神界诸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欲绝。沐冰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雪颜微微泛白:“云……澈……”

  云澈瘫倒在地,许久没有动静。祛秽尊者神识扫过,想确定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已昏迷,却发现他身体一动,竟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坐了起来。

  虽然,他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伴随着痛苦和艰难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  “他还能坐起来?这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脊骨,难道……竟然没断?”

  “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崩龙枪正面砸中啊!这怎么可能!”

  “……唉,那又怎么样,你们看陆冷川。”

  吼!!

  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在这时忽然响起在所有耳边。

  循着龙吟之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,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过……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一道黄龙之影在缓慢飞舞,并释放着如万丈山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巍然气息。

  第三层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一层煌龙圣界,结成!

  嗄……嗄……嗄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只能听到自己粗重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声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崩龙枪威力恐怖绝伦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有龙神之髓,骨若精钢,脊骨必已被砸成粉碎。他虽然脊骨未断,但内伤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重,他撑着劫天剑,摇摇晃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刚一站稳,便体内气息骤乱,连续三口腥红狂喷而出。

  每一口腥血,都混着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块。

  他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自己近四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已被震碎。

  他感觉到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又出现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抬起头来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道环绕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影。

  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……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结界。

  陆冷川未张开煌龙圣界时,他凭借金乌炎,微占上风,而且优势越来越明显。

  而从陆冷川张开第一层煌龙圣界开始,便形势陡转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陆冷川压着打。

  煌龙圣界亦从第一层到第二层,再到第三层。

  当初看洛长生与陆冷川之战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被洛长生轻易撕开,似乎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了不起……而云澈自己面对,才真正发现,这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绝技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恐怖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践行了他必定施展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诺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逆转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他依然毫无保留,将第三层煌龙圣界张开。

  从陆冷川张开第一层煌龙圣界开始,云澈已落败局。而现在,云澈重伤,陆冷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层煌龙圣界在身……

  他彻底败了,再无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和可能。

  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认为。

  但他们也都同样认为,云澈虽败,却半点都不丢人。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凭他最初能压制陆冷川,他虽败犹荣。

  陆冷川手执裂穹枪,缓步走向全身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然可以直接劝云澈直接投降,但他没有,因为云澈那依然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告诉着他,他就算要败,也定会战到最后一刻,劝他认输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侮辱。

  陆冷川走近,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亦步步临近。云澈右臂扶着劫天剑,口中剧喘不休,左臂,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。

  手臂缓缓抬起,掌心朝天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