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3章 玄功压制

第1193章 玄功压制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提升至顶峰,裂穹枪一声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枪影如龙,直扫迎面攻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

  陆冷川说过,面对云澈,他会倾尽全力,他如此说,也如此做。

  两人没有言语,没有试探,祛秽尊者“开战”二字一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冲天,全力释放,两人明明没有过任何交集,更无恩怨,却一上来便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见到了生死仇敌。

  轰隆!

  两股力量狠狠相撞,一声爆鸣,炎光和黄光冲天而起,两人被远远震开,却又同时反扑,燃烧着烈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和缠绕着龙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穹枪疯狂轰击,声若雷鸣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霸道绝伦,陆冷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刚猛无匹,两人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对撞,皆如飓风海啸,地裂天崩。

  云澈身影所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都会留下狂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。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照耀着无数张瞠目结舌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“云澈……竟然……在和陆冷川正面抗衡?”

  先前,云澈正面抵住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之后将他七剑横扫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所有人大吃一惊,几乎赞为奇迹。

  但武归克虽强,但陆冷川何许存在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可比。云澈那一剑虽然震动东神域,但绝不会有人认为,他有资格和陆冷川抗衡。

  但眼前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剑和陆冷川正面相接,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居然丝毫不落下风!

  陆冷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十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名震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!

  “看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分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全力啊。”

  “难道……云澈之前那个样子,其实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隐藏实力?”

  “他才……神劫境八级啊!”

  “这……这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明……云澈有神子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?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……”

  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持续印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封神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愈加浓烈,从一众年轻玄者到各大界王,心中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波浪翻腾。

  “这小子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每次都给人惊喜啊。”释天神帝双目紧眯,直盯云澈,随之一声极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:“神劫境八级……啧啧……”

  “论力量强度、玄气雄厚,他都明显弱于陆冷川。”宙天神帝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其威势也要逊于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穹枪。”

  其他神帝纷纷颔首。

  “玄功压制。”梵天神帝开口:“一切皆弱于陆冷川,却凭着金乌炎分庭抗礼,无愧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三大最强神炎之一!”

  “炎神界从未出现过神主,一直居于中位星界,倒让人有些遗忘了,朱雀、凤凰、金乌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时代,诸神无不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火焰至尊!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远胜同级,已见一斑,在这云澈身上,更见神威,这一战之后,整个神界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要重新忆起三大火焰至尊之名了。”

  “这种局面,不会维持太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龙皇忽然开口:“而且占优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已经开始显现。”

  封神台之上火光燎天,云澈每一次挥剑,都会爆开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烈焰,而这些火焰在爆开后并不会马上消散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疯狂燃烧,不知不觉间,大半个封神台都已被火焰笼罩,而陆冷川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黄芒,却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黯淡。

  就如各大神帝所言,力量上、气场上、枪威上,他都胜过云澈。

  但,他全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气息在碰触到金乌炎力时,转瞬便被焚至溃散,就连玄气,都会被焚散很大一部分,而压制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感却每一息都在变得剧烈,让他开始痛苦不堪。

  轰!

  剑枪相撞,炎光炸裂,而这一瞬间,一直笼罩陆冷川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岩龙黄芒终于被压制焚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消失。

  陆冷川眉头大皱,重新提气,而云澈却在这时飞跃而起,劫天剑炎光更盛,当空轰落。

  轰!轰!轰!轰!

  瞬息四剑,观战席上陡然响起一片惊呼……因为这四剑之下,陆冷川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退四步。

  云澈目光凶狠,身体在空中一个翻转,劫天剑爆起数丈炎光,带着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直轰而下。

  “陨……月……沉……星!!”

  轰隆!!!!

  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地狂跳了一下。

  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之中,陆冷川以裂穹枪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架住了劫天剑,但下一瞬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膝猛地跪了下去,全身如被万岳镇压,动弹不得。

  陆冷川牙齿紧咬欲碎,眼瞳中尽是【逆天邪神】骇色。

  他从未小看过云澈,否则,也不会一上来就用全力。

  而这种不轻视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对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,而他心底从不认为,云澈能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与他抗衡……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垫底,但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!年轻一辈,根本不可能有对手!

  烈焰临身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被快速灼穿,眉头和前衣忽然燃烧起来,空气间快速弥漫起皮肉被灼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糊味。

  陆冷川牙齿紧咬,面色痛苦,双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光。

  “喝!!”

  吼~~~~~~

  一声大喝,陆冷川身上黄芒炸开,龙吟震空,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将云澈强行震开,陆冷川翻身而起,枪盘黄龙,一枪横刺。

  哧啦!!

  陆冷川一枪刺空,冰影溃散,他不惊不乱,一道龙影现于身后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如鬼魅般出现在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剑舞烈焰,一剑轰落。

  轰隆!!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龙影炸裂,踉跄着从空中砸落,云澈亦被远远震开。

  陆冷川快速湮灭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,还未来得及转身,一股海啸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已猛烈压来。

  云澈没有给陆冷川任何喘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也同样不给自己丝毫喘息之机,简直如跗骨之蛆,如影随形。

  “来吧!!”

  陆冷川非但不惧,反而全身热血战意更加沸腾,再次大吼一声,裂穹枪玄光大盛。

  轰!!

  两股力量再次相撞,但这一次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却并未释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防御。在云澈这一剑下,他保持着防御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被远远轰飞,借力直飞至千丈高空,横在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穹枪高高擎起,黄芒耀空。

  “妖龙印!!”

  龙吟震世,苍穹之上,一只巨大龙影忽然飞坠而下,临近云澈时,龙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丈之巨,龙口大开,释放出蔽日黄芒,将云澈吞噬其中。

  云澈直觉不妙,身体暴退,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一变,周围一片枯黄,宛若荒漠。漫天黄光如龙影飞舞,混乱坠下,欲将云澈无情葬灭其中。

  云澈目闪炎光,对漫天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影看也不看,一朵巨大火莲以身体为中心绽开,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炎光顿时成为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所有龙影一碰触火莲,便会瞬间溃散,不要说伤害到云澈,连靠近都不能。

  云澈劫天剑举起,炎光爆射,直达百丈,短暂火焰凝聚,拥有最强毁灭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黄金断灭”猛然斩下。

  哧!!

  枯黄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顿时撕开了一道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随之,整个世界剧烈颤荡,然后完全崩溃。

  空中,正趁机凝聚结界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全身一震,他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被封入“妖龙印”,本以为至少能趁机结起一层“煌龙圣界”,但,这才不过短短两息,妖龙印竟已被直接撕裂。

  简直如破朽木!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最强神炎!”

  陆冷川一声低念。

  局面和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同,他已经隐隐感觉到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不能张开煌龙圣界,用不了多久,很可能会被云澈全面压制……最终溃败。

  陆冷川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雄厚程度终究远胜云澈,虽被云澈强行破开妖龙印,小受反噬,但转瞬便玄气再涌,龙吟再现,又一道“妖龙印”释放,龙影坠空,直覆云澈。

  这一次,云澈又岂会再被吞噬,非但不退,反而腾空而起,“黄金断灭”当空纵切,一道黄金炎光直贯龙影。

  嚓!!

  妖龙印尚未覆下,龙影便已被当空切裂,黄光溃散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这一幕,让覆天界众人无不惊骇欲绝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玄器优势,所有人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但,两人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均力敌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转为云澈立于上风……

  他们覆天界之所以能成为最强三大上位星界之一,原因之一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岩之力。

  但他们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岩之力,在金乌神炎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败涂地!

  玄力和玄器压制下尚且如此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相当……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被吊着打!

  “不必惊慌。”覆天界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静:“龙岩之力最强之处在于防御,单论毁灭之能,当然比不上金乌炎。”

  “两人实力相差很近,冷川只要结起一层结界,便会立于不败之地……他没理由找不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撕裂妖龙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气息牢牢锁定陆冷川,直攻而上,速度极速拉近,而陆冷川却在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后撤,裂穹枪挥舞之间,黄光漫天,一片十里沙域生成,倾覆而下。

  云澈眉头稍动,去势不减,全身燃炎,如爆炎流星,刺穿虚空,直冲沙域。

  “破!”

  劫天剑炎光所指,十里沙域瞬间撕裂成两半,耳边传来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,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皱了下眉头。

  这片沙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极大,分明蕴含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土系法则,但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却已撕裂……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异常。

  “糟了……”沐冰云忽然雪颜一变。

  被撕裂成两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域却没有就此能量溃散,反而忽然合拢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完全吞没其中。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十里沙域悬浮其上,表面流沙翻滚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完全消失。

  陆冷川从空中坠下,眉头紧拧,身上黄光爆闪,显然已在凝聚第一层煌龙圣界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一沙葬世界’!?”沐涣之道。

  “云澈根本不知道怎么破解‘一沙葬世界’,很难短时间内脱出。而一旦被陆冷川结起‘煌龙圣界’,哪怕只有一层,云澈也不可能再有胜算!”火如烈沉声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