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1章 尊严一剑

第1191章 尊严一剑

  剑光与雷龙当空相撞,天光破碎,一道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痕在残光中炸裂,又瞬间消失。

  “空间……裂痕!?”

  “两个神灵境,两个年龄才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居然打出了空间裂痕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传来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气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震荡。在天玄大陆,他可以随意震碎,甚至塌陷空间。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层次之高,远非下界可比,云澈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别说空间裂痕,连一丝空间涟漪都不可能打出。

 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轰轰轰……

  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之中,两道剑芒隔着遥远距离猛烈交击,转眼之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数百次碰撞,每一次都会带起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,声响时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几欲撕裂耳膜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,时而如九霄雷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。

  “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状态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让人难以置信,而君惜泪……居然能与之抗衡!”沐涣之面带深深惊容。

  “不……只能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勉强。”沐冰云道:“用不了太久,君惜泪就会被全面压制。”

  沐冰云声音落下没有太久,一道雷光突兀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,雷光漫天,吞没了所有剑影,君惜泪一声轻哼,从紫光中狠狠坠下。

  “这……看来,胜负已分。”沐涣之道。

  君惜泪飞坠如流星,身影在触地之时,忽然轻轻一转,身体掠起一道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,光芒骤黯,声音渐消,“无心剑域”重新张开,直覆洛长生。

  “在这种情形下居然还能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心归一,此女当真不同凡响。”洛孤邪目绽奇光,轻叹道。

  剑域之中,繁星乍现,剑气凛然。但这一次,无心剑域却未能将洛长生覆于其中,洛长生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一个湛紫雷域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生成,如紫星忽绽,一瞬间便张开百里,将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心剑域生生斥开。

  雷域之中,隐约有一只巨狼之影在仰天长啸。

  君惜泪月眉大皱,瞳孔眸光再凝,剑域之中繁星闪动,无数剑芒如流星暴雨,撕空坠落。

  两个强大领域短暂僵持后,力量同时爆发,一瞬间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出现了两个巨大旋涡,剑绞天雷,雷湮剑芒,天地仿佛被忽然分割,一方剑芒耀空,一方紫霞漫天。

  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太久,随着一声震魂狼啸,紫色雷域忽然暴涨,将剑域狠狠压下,而这种压制一旦形成,便势不可遏,雷域步步紧逼,剑域步步收紧。

  原本两大领域分庭抗衡,但不过十数息,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域便已被压制至不足五十里,而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域已覆没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空间。

  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亦在后退,她螓首缓缓抬起,失却瞳仁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再次陡绽异芒。

  哗!

  一道剑影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浮现,快速增长,而剑影每膨胀一分,所释剑威亦随之疯狂增长。

  洛长生脸色一沉,如遭万岳压身,雷域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下极速收缩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双重剑域!”那些剑道高手无不失声惊呼。

  不过顷刻之间,剑影便已达到百里之巨,如天道圣剑,傲立天地之间,将洛长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占据着绝对优势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无比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。

  洛长生步步后退,而这时,雷域忽然被狠狠撕开一个巨大缺口,大量剑芒直袭而入,穿过层层雷电,直刺洛长生。

  洛长生毫无惊乱,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顿时,一层弧状屏障现于身前,那些剑芒碰撞到屏障之时全部崩散,无一可以碰触到洛长生分毫。

  洛长安嘴唇轻动,一道深邃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在他瞳眸深处闪动,然后忽然一声爆喝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道天劫雷光忽然炸开,紫芒漫天。

  已被压制到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域忽然间紫光大盛,将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重剑域狠狠震开,而下一瞬间,领域忽然扭曲化形,一只百里雷狼如神灵降世,傲凌当空,一声长啸,直扑君惜泪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口张开之时,竟将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域完全吞没。

  嚓!!

  剑影如狼影同时崩碎,坚韧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上,陡然裂开一道百丈之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……裂开之音,犹胜天雷炸空。

  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光之中,君惜泪远远飞落,重重坠地,连退几十步。她脸色苍白,身体连晃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硬生生站定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洛长生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虽然胸口起伏颇为剧烈,但身上却没有新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。

  君惜泪眉头紧凝,雪手重新举起雾光剑,但,她刚聚玄力,脸色忽然一白,一道血箭狂喷而出,身影也跪落而下,全身剧颤,许久无法站起。

  胜负,已见分晓。

  这个年龄尚不足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撼着东神域所有剑道玄者。经过这一战,尊她为东神域年轻一辈剑道第一人,再不会有任何人质疑。哪怕现在便说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剑道第一人,也定不会有人反驳。

  她会败,只因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。整个东神域天子骄子无数,却也唯有洛长生可以败她。

  “泪儿,便到这里吧。”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遥遥传来,平和如风。这个结果,他早已预见。

  君惜泪对君无名极为敬重,也从不会违抗师命。但,在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下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站起,手中雾光剑再绽剑芒。

  “我……不……”

  君惜泪忽然飞空,明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顷刻间剑意弥天,一道雾光剑影如流星飞坠,但在飞坠之时却忽然分裂,一化十,十化百,百化千,千化万……

  “阎星剑阵!?”洛孤邪眉头猛地一蹙,语气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置信。

  洛长生圣雷剑雷光闪动,脸色一片平和,但当万剑临身时,他心魂忽然一跳,骤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感让他身形爆退,全身玄力毫无保留涌上,圣雷剑风吼雷鸣,飞射而出,转眼之间,已绽开千丈风刃雷芒,远远看去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了一把千丈巨剑。

  一声巨响,弥天剑阵和风雷巨剑当空相撞,封神台再次玄光漫天,如降天灾。

  君惜泪重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阵依旧威力奇大,但,洛长生全力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雷巨剑威力何其恐怖,漫天残光之中,万千剑影被片片轰碎,层层刺穿,短短数息,剑阵已被湮灭七成,而风雷之力,只衰减不足五成。

  君惜泪握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微颤,脸上浮现痛楚,全力支撑剑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她逐渐感觉到剑阵已濒临崩溃边缘。

  而这时,她竟忽然将力量从剑阵抽离,亦没有去全力抵御和避开逼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雷巨剑,一道流光忽然划破空间,飞射洛长生。

  这道流光灼目异常,如在所有人心魂中闪过,时间,都仿佛因为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而缓慢了下来……而这道剑芒,人们并非第一次见到。

  火破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这道剑芒一瞬落败。

  洛长生显然没有想到君惜泪会忽然做出这种举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全部凝聚在风雷巨剑上,而这道剑芒又迅疾到极致,他根本来不及完全撤力,手臂一挥,一道弧状屏障仓促形成。

  叮!

  一声轻响,流光崩碎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父亲洛上尘一声低吼:“长生小心!”

  他抬起头来,七道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已先后而至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

  君惜泪被风雷巨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轰中,当空横飞,白衣染血。

  砰!

  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被两道剑芒击溃,他身形急转,三道剑芒擦身而过,却再也无法避开最后两道剑芒……

  哧啦!!

  腥血飞洒,两道流光剑芒一前一后刺入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肋,贯体而出,在他右肋留下了两个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窟窿。

  洛长生踉跄后退,猛一咬牙,第一时间运转玄力,将冲入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全部封锁、湮灭,然后飞扑而出,一道狂风卷起,袭向刚刚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。

  君惜泪为了强行剑伤洛长生,根本没留护身之力,被风雷巨剑重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无法站起,又怎么可能还有余力抵御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风,她直接被带起,一瞬甩落到封神台之外。

  观战席外,一个人影瞬空而至,将君惜泪当空接下,落在了封神台之外,玄气外吐,快速封住她全身伤势。

  “君惜泪脱离封神台区域,败落败者组,入明日败者组第五轮战!”

  “洛长生胜!入胜者组最终战!”

  祛秽尊者在第一时间宣读了结果。

  洛长生胜了,这个结果丝毫不让人意外。但,任谁都没有想到,这场对决竟会激烈到如此程度。

  对于最强两大神子之战,所有人都抱有了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。但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他们所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实力,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,让他们一次次大吃一惊。

  短暂喧然,封神台忽然掌声雷动,高呼不止。

  洛长生缓步来到封神台边缘,他左手捂着右肋,指间血流如注,脸上并没有显露痛苦之色,向君无名道:“君前辈,君姑娘……没事吧?”

  君无名抬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:“没有大碍……还要多亏你手下留情。”

  此言让洛长生面露惶恐,连忙不顾伤势行礼道:“君前辈言重,实在折煞长生了。”

  一只手在这时推开君无名,君惜泪内伤外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重,玄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度亏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倔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立起来,双目带着完全不输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冷视着洛长生:“你……不要得意……终于一天……我……会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君惜泪唇间血沫流溢,脸色愈加惨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倔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让君无名搀扶,一步一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行离去。洛长生看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,目中浮现起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光彩,口中一声有些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奇女子。”

  “拼着重伤,也要在洛长生身上捅两个窟窿,这娘们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想起君惜泪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云澈暗暗吸了好几口凉气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