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90章 混沌唯一

第1190章 混沌唯一

  “哧!”

  “雾光”剑身轻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起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切刺声,一道无形剑气横切数百里空间,三百里封神台上,赫然印上了一道笔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长剑痕。

  要在封神台上留下一道浅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其难度,还要远胜一剑断裂万重山岳。

  观战席上,众人身体全都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悚然心惊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真正释放剑意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刹那,明明相距很远,还有结界相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背脊发寒,仿佛那道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光,此时就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脊梁之上。

  洛长生身体未动,衣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剧荡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然,也终于化为凝重……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第一次在这封神台上露出如此神色。

  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静止,然后,君惜泪忽然消失,身影和剑影就如没入了空间夹缝,同时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。

  而在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个刹那,一股磅礴如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意无声覆下,直斥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雾光剑芒如一道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暗夜流星,直刺洛长生。

  观战席上,无数年轻玄者,包括那些成为天选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天之骄子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骇然失色。因为他们完全无法看清这道剑芒从何

  而出,而当剑芒在瞳孔中闪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们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惊恐和……绝望。

  洛长生目若寒星,随着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,他剑钺齐出,风雷齐鸣,飓风与轰雷翻卷相融,直迎剑芒。

  嚓!!!!

  剑气与风雷隔空相撞,未真正碰触,剑意和风雷便已同时爆发,一时间剑气呼啸,风雷炸鸣,剑气撕裂着风雷,风雷摧裂着剑芒,封神台如遭天灾降世,风云变色。

  君惜泪和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穿过剑气风雷遥遥相撞,一如利剑般冷冽,一如寒晶般凛然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人第一个照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人瞠目结舌,各大界王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动容。

  平整如玉,在很多人认知中不可能被年轻一辈破坏分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快速蔓延起无数如蛛网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细痕。

  砰!!

  一声轰响,灾难风暴炸裂,两人远远飞开。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倩影在空中轻盈一旋,手中雾光便再次失去踪影。

  “无……心……剑……域……”

  光线忽然暗了下来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忽然消逝。

  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莫名一花,呈现出一个如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浩瀚星空。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变得一片灰暗,光芒似被无情吞噬,而这昏暗之中,却点缀着无数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。君惜泪全身如覆月芒,立于星辰之中,如万星捧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阙月神,神圣威凌。

  而洛长生被万星所向,全身灰暗,在这个忽然张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显得格外卑微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无心剑域!”琉光界王沉声道。

  “传说当年君无名在神王境后期方才领悟这‘无心剑域’,”圣宇界王洛上尘惊叹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竟在神灵境便已悟成。”

  “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悟成这么简单。”洛孤邪轻语道:“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已可完整驾驭。”

  “历代剑君从无女子,难怪君无名苦寻多年,竟择一女子为传人。”洛孤邪看向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变:“看来,我居然小视了她,长生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不出全力了。”

  无心剑域之下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凝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雷光浮动,刺耳嘶鸣,而一双瞳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逐渐染上了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翠绿色。

  越来越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气息,浮动在被剑域笼罩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屏息注目中,一丝气息被轻轻牵动。

  霎时,所有星辰化作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,如天谴之光,向洛长生爆射而下,君惜泪亦身化流影,直逼洛长生。

  “喝!!”

  洛长生大吼一声,身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息在这一刻亦浓烈到极致,一声长鸣啸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和身后,同时浮现出两道神影。

  前为巨鹰,后为巨熊。

  巨鹰长鸣,席卷起遮天风暴,重摧剑芒,亦将君惜泪远远逼开,穿刺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被重重黄光牢牢阻拦,尚未临近,便已崩灭。

  在无心领域,万物皆为剑,每一缕空气皆为剑气。剑芒纵被搅碎崩灭,下一瞬却会有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穿空而出,仿佛无穷无尽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超越神灵境层面,甚至撕裂无数年轻玄者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那如繁星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,却被洛长生层层封阻,未有一瞬近身。

  不仅仅年轻玄者全部看呆,年长者亦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浮现着久久不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。

  前日君惜泪一瞬败火破云,洛长生风雷撕裂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煌龙圣界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艳全场。

  但这一幕之震颤,胜过这届封神之战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”一个下位界王被惊得几乎魂不附体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何止年轻一辈……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都只堪半个甲子而已。”另一人吸着冷气道。

  “怪不得,他们会被称为‘神子’……”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传人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长生公子!”

  呼!轰……轰!!

  君惜泪双目已看不到瞳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在无心剑域之中,她亦进入了“无心”之境,意念中除了剑意,再无其他。那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剑影,每一个瞬间都在惊颤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

  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死了几百次。”一个年轻玄者双目失神,喃喃低语。而他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同入封神八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断昔,在东神域年轻一辈,堪称仅次于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剑如天光,飓风亦越来越狂暴,这时,一声惊天撼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声中,随着洛长生瞳孔中异光骤闪,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鹰之影与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巨熊之影忽然炸裂。

  轰隆————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被狠狠震散,然后变得混乱起来,无心剑域之中,一道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忽然从中裂开,随之……完全崩散。

  君惜泪双目恢复焦距,全身剧震,炸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风暴中,两人同时横飞出去,停住之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相隔百里之距。

  君惜泪浮于空中,身体微晃,脸色出现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白,显然受了内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行压下。

  洛长生同样浮于空中,微微气喘。

  一阵清风吹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袖忽然化作漫天碎片,一缕缕血迹从他手臂划下,聚于指尖,滴滴淋落。

  脸上,亦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沟。

  观战席鸦雀无声。

  洛长生伸出右手,轻轻抚过脸上那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,一抹血珠,被他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捏于指尖。

  看着指尖的【逆天邪神】殷红,他一声幽幽叹息:“已经很久……没有见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了。”

  神风钺被他收起,手中,只余一把圣雷剑。这时,他忽然微笑起来,缓缓抬剑,指向君惜泪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传人,那长生……便以剑相会。”

  嗡!!

  一声沉闷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声不知在何处响起,宛若来自万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雷鸣。洛长生身上原本就惊人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这一刻忽然暴涨,一股无形气浪席卷整个封神台,君惜泪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凌然剑息,如被覆没于沧海,骤减数倍。

  “啊……这这这……”

  “刚才……居然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!?”

  “神灵境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……不!比起老朽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极致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!这股灵压……根本已堪比神王境!”

  “……以前一直感觉关于长生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过于夸大,没想到……竟还要远胜传闻!东神域这一代,简直不可估量!”

  被君惜泪剑创,洛长生终于释放全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气场,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如被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磁石吸引,牢牢集中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从这一刻开始,他仿佛成为了整个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。

  君惜泪长发飞舞,白衣飘荡,如立于风暴之中。一双明眸如嵌万剑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慑心。

  手中虽只执一把圣雷剑,但洛长生气势之恐怖,要远胜方才。他缓缓举剑,剑尖指空之时,一道雷光从苍穹劈下,附于剑身,并伴随着一道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啸。

  “风鹰、岩熊、雷狼……不但风雷土三修,居然还身兼三种神血传承。”释天神帝目绽异光:“这小子,也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胎。”

  “三修为人之极限,同兼三种神力传承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之极限。无论前者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,都罕见之极,而两种极限同聚一身,”龙皇目光稍凝:“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东神域,纵观整个神界历史,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人。”

  “而且随着鸿蒙气息越来越稀薄,这等天赐异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只会越来越少。目前整个神界,乃至整个混沌,应该就只有洛长生一人。”

  “你们东神域这一代,必将异常瞩目。”龙皇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代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异才辈出,但,却也总给我一种应劫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”宙天神帝道。

  龙皇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,”宙天神帝微笑摇头:“但愿一切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杞人忧天。”

  洛长生气势陡增,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动荡,雾光剑起,虚画满月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随剑而动,一个无形剑域无声而成。霎时剑气乱空,来自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和澎湃气息被快速撕裂。她长发浮空掠起,目绽剑芒,无尽剑威竟硬生生斥开洛长生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重临封神台。

  这一次,洛长生先动,圣雷剑一剑荡空,一道紫雷剑芒骤射而出,竟化作一条千丈雷龙,神威惊世。

  君惜泪身影一闪,百里空间瞬息拉近,一道明光在剑身凝聚,直耀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目若针扎。

  “碎……星……诀!”

  明光骤闪,一瞬刺空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被刺裂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