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89章 最强之战

第1189章 最强之战

  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榜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着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。

  封神组第一场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神子之战,但和昨日不同,洛长生和君惜泪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神子之战。

  虽然,无人认为君惜泪能战胜洛长生,但这一战必将精彩绝伦。至少,君惜泪会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世人展示这一代剑君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姿。

  封神组第二场就比较纠结,水媚音和水映月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姐妹之战。

  这种情形,在封神之战历史上,貌似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首次。

  败者组第一场,梦断昔对战晁风,两者势均力敌,必有一场苦战,谁胜谁败,都不会让人意外。

  而最后一场对战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吟雪界上下齐齐惊然。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收回目光,幽幽叹息,偏偏,出现了最差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况。

  云澈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。

  东域四神子之一!

  而东域四神子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绝对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。虽同为年轻一辈,但他们相比他人,却仿佛处在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。而这场封神之战,也无不在诠释证明着这一点。

  沐冰云看了云澈一眼,见他面色凝重无比,目光稍倾……她注意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紧紧握起,隐隐颤动。

  很显然,面对陆冷川,云澈毫无信心。

  沐冰云唇瓣轻动,数次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说什么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他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极限,唯有他自己知道。明日一战,他能依仗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唯有他自己。

  “看来,这小子也到头了。”星神帝道。

  “不,已经足够了。”梵天神帝徐徐道:“虽然明日他注定落败,但,至少在本王看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在这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收获。神劫境败神灵境,而且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之女那般借助灵魂压制,单单这等资质,若能保持天赋,宙天神境三千年后,这些封神之子,还有谁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?”

  梵天神帝之语,让众神帝都为之动容。

  “这话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错。”释天神帝斜嘴道:“至少这小子让本王觉得没白来一趟。可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嫩了点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同龄,那陆冷川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给这小子提鞋都不配。”

  比赛结束,人群散去。

  云澈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很慢,一言不发,沐冰云寸步不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陪在身侧,也没有说话。临近庭院时,云澈忽然停住:“冰云宫主,我想去散散心。”

  “……去吧。”沐冰云轻轻颔首。

  看着云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沐冰云一声幽叹。

  从默默无闻,玄力垫底,到闯入八强者,名动整个东神域,这短短几日,云澈已如梦幻般,站在了东神域一个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换做任何其他人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上位界王之子能立于封神八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毕生荣耀。

  与“神子”交战,任何人都会有必败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,而败给“神子”,绝对半点都不丢人,反而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荣耀。

  但云澈……他给自己设下了一个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也给予自己大到任何人都不可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。面对陆冷川,他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胜!

  天色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下,时间已近黄昏。在浩大宙天界,每一缕气息都带着直渗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,因而纵然聚集了东神域各界,依旧无比安静,无人敢肆意喧哗。

  云澈心事重重,不辨方向,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,其中之一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停了下来。

  身材高大,双目凝威,气息浑厚如山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进入神界之后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

  陆冷川!

  陆冷川也看到了他,脚步也停了下来。

  “哦?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名鼎鼎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云澈么?”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来一个极其不善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云澈斜了他一眼,很快认出,这人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在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对手,与陆冷川同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陆沉渊。

  他未和云澈有过任何照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语中带刺,目光还逐渐带上了阴厉。这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原因。

  作为出身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骄子,陆沉渊纵然在一众上位星界面前,都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优越感,至于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,和很大一部分出身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子一样,在他眼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贱之地。

  但,他第一场比赛,就被来自中位星界,之前还大肆鄙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一顿血虐落入败者组,然后直接一轮游。而火破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路直上,大放异彩,闯入了十二强……而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沦为了很快被人遗忘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。

  而同样来自中位星界,还和火破云明显有着很深交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闯入了八强!明日竟有资格对战他一直深为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,所以陆沉渊一见云澈,便心中憋屈妒火齐燃,阴声道:“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贱民,明天遇上冷川哥,你等死吧!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云澈还没发作,陆冷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皱,右臂忽动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甩在陆沉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

  陆沉渊一声惨叫,身体横翻出去,直撞在一颗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木之上。

  这一记耳光极其之重,陆沉渊右脸血红一片,额骨变形。他捂着脸颤颤起身,惶然无措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一脸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:“冷川……哥……”

  “沉渊,”陆冷川看都不看他一眼,脸色微沉:“云澈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做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在弱者面前,你可以尽情骄纵,但云澈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配侮辱的【逆天邪神】,滚回去反省!”

  陆沉渊身体一晃,战战兢兢道:“冷川哥,我……我错了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滚!”陆冷川声音陡然加重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陆沉渊脸色一白,再不敢多说什么,也不敢去看云澈一眼,灰溜溜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陆冷川向前几步,叹息一声,歉意道:“云兄弟,我这族弟平日里疏于管教,嚣张跋扈惯了,让你看笑话了。不过相信你也不屑与之一般见识。”

  云澈近距离打量了陆冷川一番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虽带威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真诚。

  “陆兄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奇人。”云澈微笑道。

  “哈哈哈,”陆冷川笑了一笑:“在你面前,我可担不起这两个字。”

  “坦白说,最初之时,我曾对你甚为鄙夷,更从未想过有一日,你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封神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“我也一样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虽然,我不认为你能胜我,但,我也绝不会轻视你。”陆冷川目光似剑,灼灼生威:“这世上,或许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轻视你。”

  “所以明日,我会全力以赴,不会有半点留手,你要小心了。”

  “我亦如此。”云澈无比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陆冷川淡淡一笑,缓步离开。纵然立于浩大宙天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依然透着不可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巍然。

  云澈立于原地,许久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终于紧凝。

  “看来,必须动用金乌炎了。”云澈抬起手掌,掌心燃起一团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:“目前‘轰天’状态最多只能持续百息,一旦失去了极限状态,便会立刻落败,再无希望。”

  “所以,务必百息之内击溃陆冷川,否则……”

  以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想要在短短百息之内击败这样一个“神子”,这个难度,或者说可能性有多大可想而知……而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陆冷川最强之处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防御。

  也因此,云澈必须要完全舍弃防御,全力爆攻,才有一线生机……而拥有强大防御和控制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封神典在这种情形下发挥将极大受限,而必须动用焚灭之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!

  云澈没有马上回去自己所居庭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了炎神界所居之地,找到了火如烈。

  “火宗主,晚辈有件事求你帮忙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席,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坐满了人。遍布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之碑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聚满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。

  因为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场对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单单想想都血脉偾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之战。

  在东域四神子中,洛长生实力最强,陆冷川实力最弱,君惜泪和水映月因从未交过手,难辨上下。所以,这场洛长生与君惜泪之战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算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年轻一辈最强两人之战,基本等同于提前进行了最终之战。

  云澈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早到来,目光牢牢凝视着封神台。

  “封神组第三轮战第一场,圣宇界洛长安对战剑君传人君惜泪!”

  君无名立于观战席外围,白须飘飘,道骨仙风。

  “泪儿,去吧。”君无名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与他同出一辈,他或许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对手,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战,倾尽你毕生所学,至于成败,无须在意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师尊。弟子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面对洛长生,君惜泪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惧色,月眉似凝剑,双眸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透着剑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凌然。

  另一边,圣宇界王洛上尘拍了拍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长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台远不止于一个封神之战。击败君惜泪,你便已提前登顶封神之战。”

  “长生,记得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哪怕有十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,也不可小视任何一个对手。”圣宇界王身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一身青衣。长发披肩,风华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女子,她声音轻柔,目光亦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宠溺:“君无名是【逆天邪神】剑道之君,为师要胜他也绝不容易,他择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必为天选奇才,”

  女子看上去不过二三十岁,气质似水如风,清雅中带着几分柔弱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却足以惊颤神界任何一方天地。

  洛孤邪!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王洛上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妹妹,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姑姑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。

  同时……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!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让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最强星界”之名无可撼动。

  洛长生起身,深深一拜:“爹,师尊,孩儿谨遵教诲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洛孤邪微微一笑,青袖微拂,一股轻风将洛长生带起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封神台上,与君惜泪遥遥相对。

  洛长生无论何时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平和,波澜不惊。明明才半个甲子之龄,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看破了百世沧桑。

  而君惜泪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若寒霜,尤其一双明眸,锋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敢直视。

  “开战!”

  祛秽尊者一声令下,满场肃然。

  “君姑娘,尊师之剑应该颇为沉重,会成为负累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取下为好。”洛长生没有马上进入交战状态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。

  无论何时见到君惜泪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永远负着不会出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无名剑”。此刻面对洛长生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没有取下。

  “关你何事!”君惜泪冷冷而对,忽然一声轻鸣,“雾光”出鞘,刹那闪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剑影让天地都为之一暗。

  “好!”洛长生微笑颔首:“请赐教!”

  洛长生双手张开,圣雷剑与神风钺同时现于手中,明明不见风雷,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响过一瞬震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啸雷鸣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晁——跟我读,这个字,念!chao!二声!晃风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鬼!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