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85章 幻梦黑蝶

第1185章 幻梦黑蝶

  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久久沉默。

  “云澈,”沐冰云忽然道:“昨夜,我与你师尊传音,她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已经改变,你重回宙天界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冲顶封神之战。莫非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强夺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位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你有几分信心?”沐冰云心中一叹。

  “昨日,至少还有几分自信,不过今天……”云澈闭上眼睛,无奈道:“坦白说,已经完全没有了。我没有小看这些封神之子,但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估了‘东域四神子’。”

  沐冰云:“……”

  “洛长生……即使刚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,我也断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就连刚才在他手下惨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,我也几乎看不到能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”

  云澈声音很平静,事实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他所说,君惜泪瞬败火破云那一剑,让他心中惊然,而方才洛长生与陆冷川一战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湮灭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与期望。

  “冰云宫主,君惜泪和水映月,他们比起陆冷川如何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远胜。”沐冰云简短而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再次无言,眉头沉下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呵呵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长生公子’,虽未见他用出土之玄力,单就能如此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驾驭风雷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叹。”龙皇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状态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足以超出‘神灵境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”

  “天赋异禀,能同修多种玄力者虽少,但并不稀奇,但能同时驾者却少如凤毛麟角。而如洛长生这般兼修三种玄力,却可同时驾驭……我东神域从十万年前至今,仅他一人。”宙天神帝颔首微笑:“这可不仅需要天生异体,对资质、悟性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到极致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,也不敢估量。”

  “男有洛长生,女有水媚音,单就这两人而言,你们东神域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迎来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代。”龙皇笑着道。

  “不不不,龙皇殿下,你漏了一个人。”释天神帝忽然发声,和所有人都在注视、惊叹着洛长生不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大部分都在扫描着云澈,他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混沌如此之大,亿亿万生灵,出什么怪胎都不稀奇。但……一个能以神劫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正面碾压神灵境中后期,啧啧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,别说十万年,你们东神域好像一百万年也只出来这么一个吧。哦……不对不对!我记得这小子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下界,好像也算不得你们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啊。”

  宙天神帝神色一滞,龙皇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神秘莫测。

  “封神组第三轮第三场,琉光界水媚音对战飞星界梦断昔!”

  云澈从沉思中抬头,注意力重新转回封神台上。

  这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极为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……他想亲眼看看只有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,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一场未败,依旧留在封神组。

  水媚音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一身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夜长裙,一条过分可爱的【逆天邪神】蝴蝶衣带系着不堪盈盈一握的【逆天邪神】纤纤腰儿。她立于封神台上,却和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格格不入。尤其她螓首稍歪,梨涡微现,巧笑倩兮,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甜美可爱,还无意中透着一种不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媚,根本没有哪怕一丁点战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……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不少年轻人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怔痴。

  反观在玄力上绝对碾压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断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凝重,刚一上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光一闪,横于身前,玄气涌动之下,剑身如水流一般缓缓波动,气势惊人。

  “开战!”祛秽尊者眉头一动。

  “大哥哥,请指教哦。”水媚音手儿翻转,一道蓝色流光向两边蔓延,在她手中现出一把纤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水蓝长影。

  “枪……?”云澈一声低念。

  枪身如水晶般剔透,又释放着海洋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幻蓝华。枪身极细,一眼看去,大概只有半寸之粗,以水媚音那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都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握起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奇,近乎一丈——还要胜过陆冷川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穹枪!

  身长不足半丈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将它持于手中,颇具视觉冲击。

  “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来自远古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兽‘琉光蝶’,这把枪,据说来自琉光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缕蝶翼,有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叫‘幻心蝶语’。因其中有着琉光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缕真魂,所有从未有人能将其真正驾驭。但……水媚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其主动认主。”

  “……请赐教。”梦断昔点头,面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虽在极力平稳心态,都依旧有些不自然。

  “喝!!”

  有着整整八个小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优势,梦断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先出手。在这个战场,或者说在任何战场,轻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忌。梦断昔一出手,封神台顿时狂风呼啸,风携剑气,如骤雨堕世,瞬间封死了水媚音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亲眼目睹过水媚音前两场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战胜对手,因而他一上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狂风骤雨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,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以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优势将水媚音压制……甚至将其直接击溃。

  而这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策略,因为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弱势。若当真硬碰硬,她一个照面就会被梦断昔打下去。

  水媚音脸儿一紧,神色上似乎微现慌乱,她身上蓝光一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起,“幻心蝶语”随着她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轻盈舞动,在她身前舞起一个闪耀着梦幻蓝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玄阵。

  哗!!

  风暴卷着漫天剑气罩下,将空间切裂出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痕,但剑气风暴之中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消失。

  梦断昔后方上空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如灵蝶般浮现,身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玄阵。

  “好身法!”云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赞叹出口。如空间传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转移,却比撕开空间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迅疾……和梦幻。

  而神灵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貌似还远不足以撕开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“幻梦蝶舞!”沐冰云解释道:“如我们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断月拂影一样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难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。”

  声音一顿,她补充道:“至少,水映月并未修成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梦断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瞬间转过,而同一个刹那,水媚音足踏虚空,纤枪轻舞,一道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忽然洒下,然后瞬间化作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幕,覆向梦断昔。

  水幕气势不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带给梦断昔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……毕竟,水系玄攻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性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弱,何况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玄力逊他八个小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孩。

  梦断昔看也不看,随手一剑,水幕顿时被撕成两半,空中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舞在继续,随着“幻心蝶语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蓝光混乱交错,一道又一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幕覆下,交叠之时,颇有一种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。

  水幕虽毫无威胁,就算全部打在身上也别想伤到他,但会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视线和气息。尤其层层水幕重叠,临近之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吞没了梦断昔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。

  梦断昔脸色不变,飞身而起,一剑横斩,随着“嘶啦”一阵裂响,十几道水幕被他同时撕裂,向周围洒下一阵暴雨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目光所及,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层层水幕,而没有看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????”梦断昔眉头一动,腾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陡然加快,一剑刺空,随着一阵炸响,他清晰感觉到自己这一剑至少刺穿了数十道水幕,这几十道水幕也如他所想般轰然炸裂,向周围淋下更加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雨。

  但,所有水幕轰开,上空,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幕层叠,而没有看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甚至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不知在何时消失……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丝毫感觉不到其存在。

  梦断昔心中大惊……怎么回事?这些水幕怎么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穷无尽?能将气息隔绝到如此程度,这种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幕至少要叠到五十层以上,这才转瞬之间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梦断昔心惊之时,目光下移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汪洋!

  看不到水媚音,也看不到封神台,更看不到观战席,脚下,上空,周围,水浪翻滚,层层叠叠。

  他这才惊觉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竟已被困在了一个癸水领域之中。

  惊讶之后,梦断昔却又很快平静下来,嘴角缓缓浮起一抹自信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他自言自语道:“早就听闻琉光界癸水神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能力天下无双……不过,终归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领域虽强,却根本不可能将我真正困住!”

  他一声低喝,玄气再涌,手中之剑顿起三丈剑罡,身影一晃,直冲前方水域,一剑斩落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起九道剑芒。

  轰隆!!

  如雷引怒涛,水域顿时疯狂炸裂,层层浪涛激起,但又在下一个瞬间被完全湮灭。梦断昔唇露微笑,但马上却又僵住……因为水域之后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域,他这一剑,并没有将癸水领域破开。

  而这时,癸水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也终于彻底爆发,一瞬间万浪奔腾,如无数愤怒游龙,齐卷梦断昔。

  梦断昔冷哼一声,剑若飞虹,那些海龙怒涛尚未近身,便已被他成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斩灭。而无形之中,一种叱咤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感在他心中逐渐升腾,他大喊一声,如蛟龙般直迎而上,剑剑斩怒涛,剑剑惊沧海。

  很快,他感觉到癸水领域开始颤动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神一凝,渐渐大开大合,势要将这癸水领域完全撕碎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“癸水领域”显然逐渐濒临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……终于,在某一个时刻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幕、怒涛溃散,然后,在一个瞬间……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。

  梦断昔眼前视线猛地一明,耳边,传来祛秽尊者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

  “梦断昔脱离封神台,落入败者组,入明日败者组第四轮战。”

  “水媚音胜!入后日封神组第三轮战。”

  梦断昔征征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愣住了许久,才缓缓转身。

  他身处高空,脚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茫茫观战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离开三百里封神台区域很远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并没有剑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正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爱剑不远处,水媚音盈盈而立,浅笑嫣然。

  梦断昔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愣住,如依然被困在幻梦,无法醒来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我觉得有必要再次重申下:文中所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尺、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古代标准,一尺约等于0。231米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23厘米。一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米三。身长八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现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米八多,身长九尺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身高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米多!】

  【水媚音身高勉强有一米五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长度则有两米三……嗯,很和谐。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