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83章 神子之战

第1183章 神子之战

  封神台鸦雀无声,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久久定格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

  “云……云儿!!”

  安静之中,一声惊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响起,火如烈哪还顾得了其他,飞扑而出,冲到了火破云身侧,快速而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带了起来。

  火破云胸口后背染血,外伤虽小,内伤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重,但好在并非不可逆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他心神稍松,但忽然看到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刚刚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忽然又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紧起。

  火破云没有失去意识,重伤之下,他没有痛吟,甚至没有引导玄气去压制伤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那里,一双眼睛睁开着,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蒙了一层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雾,毫无色彩,毫无焦距。

  如身处幻梦。

  身为师尊,看着火破云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又怎会不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他待人待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真诚,但却有着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尊严,尤其金乌传承和金乌炎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毕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和逆鳞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完全爆发之下,却被对方一瞬而败,打击之大,可想而知。

  这个结果,连他,都绝未曾想过。

  “云儿,没事,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火如烈用尽可能平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安慰道: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传人,败给她一点都不丢人,你已经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是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”

  火破云依旧一片怔然,毫无反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在这时传来君惜泪冰冷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哼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神炎?原来也不过如此!”

  “你!”火如烈大怒回首,但心中怒意再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发作。

  封神台上依旧安静一片,一眼望去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。火破云所展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艳,让一众界王,让宙天神帝以及龙皇都为之夸赞。

  但,君惜泪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剑……

  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意与骄傲,皆如泡影般被一瞬粉碎。

  炎神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站了起来,一个个瞳孔颤动,根本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云澈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微缩,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剑君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?

  那瞬败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其威之巨,超出了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超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。也代表着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远远超过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估量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显然连祛秽尊者都始料未及,这才反应了过来,深深看了君惜泪一眼,高声宣布道:“火破云脱离封神台区域,落入败者组,入明日败者组第四轮战。君惜泪胜,入后日封神组第三轮战!”

  所有人都确信火破云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他们也同样无比期待着火破云在面对君惜泪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想要亲眼目睹这个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黑马实力全开后可以达到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,却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结局。

  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太弱,他释放炎力之时,着实让所有人大为惊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实在太过强大。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松获胜,根本未曾发挥出真正实力,而刚才瞬败火破云那一剑——那一道似乎定格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光,直到现在都还深印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,挥之不去。

  火破云伤重,火如烈已顾不得其他,带起火破云,快速远去。金乌宗各大长老也都纷纷起身而去。炎绝海站立半晌,没有跟着离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焦躁不安。

  云澈眉头沉下,从火破云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上,他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,犹豫一会儿后,正准备跟上去看看,却被沐冰云伸手拉住:“不要分心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缓缓坐了下去,但心情格外沉重。他想过君惜泪必定会在和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中发泄怒恨,却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方式。

  以绝对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

  而这一剑,也让君惜泪本就极盛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更加耀目。看着背负古剑,如飞仙般缓缓飞离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那些年轻玄者都忽然有了一种在仰望神明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同为年轻一辈,若君惜泪在天,他们便如污泥尘埃。

  从成为剑君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开始,君惜泪之名就响彻东神域,同时却也伴随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——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后来,她名列东域四神子之一,无疑证明了剑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。而今日,整个东神域都重新目睹,重新认知了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传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而且,刚才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剑……显然还远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实力。

  “君惜泪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道造诣,竟已达到如此境界。”沐冰云一声低叹:“或许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比之洛长生也相差不远了。”

  云澈眉头一跳:“或许……相差不远?难道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君惜泪,依旧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“在东神域年轻一辈,除开王界,洛长生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沐冰云道:“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很多都几近于神话。接下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亲眼看看何为东神域年轻一辈第一人吧。”

  “封神组第二轮第二场,圣宇界洛长生对战覆天界陆冷川!”

  洛长生和陆冷川,同为“东域四神子”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场神子之战,随着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在封神台之上。

  一为四神子之首。

  一为四神子之末。

  虽同为“东域四神子”,同为神灵境十级,但两者之间亦有着实力差距——甚至,在很多人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根本不可逾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。

  封神台之上,两个人影同时闪现,相对而立。

  陆冷川极为高大,身长近九尺,粗壮程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堪比少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还未释放玄力,一股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便已铺面而来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座山岳矗立身前。

  反观洛长生,一袭白衣,黑发轻束,身上气息若有若无,面孔颈肌如少女般嫩白无暇,再加上不俗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貌,给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柔柔弱弱,不谙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读书人。

  两大神子都颇为平静,脸色和眼神都带着坦然,毫无恶战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气氛。

  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坦然,一为绝对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坦然,一为自知必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坦然。

  之前听沐冰云之言,云澈心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不已,此时再看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震惊。同为东域四神子,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纵然最弱,比之君惜泪应该也不会相差太远,而他面对洛长生,未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“自知必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。

  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究竟强到什么地步?

  为什么沐冰云会说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近乎“神话”!?

  先前,他对东域四神子实力有多强大毫无兴趣。但,随着他目标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东域四神子便成为横亘在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座大山……必须翻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大山!而直到现在,他都并未真正知道这“四神子”究竟多么强大,

  “开战!”

  祛秽尊者一声冷下,封神台顿时收起了所有声音。

  嘶啦!!

  一声雷电嘶鸣,洛长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兵刃在手,一把宽体长剑,剑身紫雷环绕。

  “圣雷剑!”沐冰云低语。

  “洛长生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系玄功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沐冰云有些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一愣。

  “冷川兄,请!”洛长生未执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前伸。相比于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猖狂跋扈,洛长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彬彬有礼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让陆冷川先出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傲态,言语神态间,反而透着对兄长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。

  “好!!”

  陆冷川也不客气,一声低吼,身上一道黄光爆开,待黄光定格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形成一道环绕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屏障。

  “呵!!”

  陆冷川再吼,道道黄色玄气如游龙般飞舞缠绕,数息之后,又结起了第二层防御屏障。

  但这个过程,洛长安却没有攻击打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或者说等待着,唇角是【逆天邪神】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。

  “呵!!!!!”

  吼————

  随着陆冷川最后一次大吼,一声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忽然响彻上空。

  陆冷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第三层防御结界形成。但这一层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淡色屏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亮黄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龙之影环绕他盘旋飞舞。

  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陡然增加数倍,所有人,甚至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龙气息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浮现惊容。

  “覆天界陆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煌龙圣界’。”沐冰云低语道:“他们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血来自上古真龙,修炼土系玄功,有着极其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能力,身躯强如玄钢,而陆冷川此刻所加持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煌龙圣界’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之力,一旦被结成三层,哪怕面对两个同级对手,也可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敢让陆冷川当面结成三层‘煌龙圣界’……所有封神之子中,也只有洛长生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魄力!”

  “不错。”东席之上,龙皇微微颔首,身为龙皇,自然会对继承者上古真龙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产生兴致。

  三层“煌龙圣界”完成,陆冷川整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完全变了,他周身上下都被耀得亮黄一片,尤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赫然反射着青铜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光泽。

  陆冷川双手伸出,从虚空中抓起一把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银枪——此枪名为“裂穹”,封囚着真龙之魂,为覆天界久负盛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之一。

  “洛兄弟,我自认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三层“煌龙圣界”在身,陆冷川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前那般必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坦然:“但我很想知道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长生公子’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真如传说……五十息,若洛兄弟能在五十息之内击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三重‘煌龙圣界’,那我唯有心悦诚服的【逆天邪神】认输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从今天开始到月底,应该不会断更,应该……尽可能双更,尽可能……】

  【另外,给大家推荐一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书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本都市文——嗯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《暖月寒星》。没错,我又要作死捡起这个坑了!明天开始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稍微期待一下,毕竟都催了我一个世纪了,我早已知罪┭┮﹏┭┮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