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81章 如梦惊醒

第1181章 如梦惊醒

  明日,共有八场对决,分别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组第二轮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场和败者组第三轮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场。

  虽然早有准备,但看到对战榜上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炎神界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头一沉。

  剑君传人,东域四神子之一——君惜泪!!

  火破云脸色未变,但双手缓缓捏紧。

  炎绝海和火如烈对视一眼,他们都很清楚“剑君传人”和“东域四神子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。在到来宙天界之前,他们在吟雪界还近距离接触过剑君师徒,君惜泪小小年纪,但内蕴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道气息,却让他们这两大神君都暗暗心惊。

  火破云绝无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凝重后,火如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舒,重拍了一下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笑着道:“云儿,明日一战,竭尽全力即可,胜败已无关紧要。你能走到这一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千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,更为我们炎神界赢来了亘古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,所以,你无需再有任何压力。”

  火破云缓缓点头,没有说话。

  云澈侧目看了火破云一眼,他很清楚,对火破云来说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炎神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。

  封神组第二场对战,终于迎来了首场东域四神子之战——洛长生对战陆冷川。

  东域四神子之战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年轻一辈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决。

  而看到封神组第三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双方时,云澈愣了一下。

  水……媚……音!?

  她……居然没被淘汰,而且还在封神组!?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

  依然留在封神组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人,其实力都可想而知。八人之中,洛长生、君惜泪、水映月、陆冷川这“四神子”占据了半壁,梦断昔、晁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九级,在预选战中稳居前十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强者。

  相比之下,火破云神灵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在封神三十二子中都处于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游,却依然还在封神组,已经可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异类。而在大部分人看来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运气,毕竟他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对手,一个陆沉渊上来托大被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措手不及,连真正实力都来不及发挥,一个玄力垫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是【逆天邪神】躺着进了封神组,打败他实在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而水媚音……她为什么还在封神组?

  第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他弃战后直接离场,昨日之战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至赛场,所以完全不知道战况。今日之战,他在败者组对战榜上没有看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她已被淘汰……毕竟,她虽然用了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入封神三十二子,但她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只有神灵境一级,会被第一时间淘汰可谓再正常不过。

  完全无法理解,她非但没有被淘汰,居然还在明日封神组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榜上。

  “冰云宫主,水媚音……她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胜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向沐冰云问道。

  封神组八人中,四个神灵境十级,两个神灵境九级,火破云已经算个异类,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……

  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猫腻吧?

  沐冰云道:“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留在封神组,虽然她玄力只在神灵境初期,但实力却不可以常理度之……和你一样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能远超玄力阶层,主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上拥有独一无二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有着堪称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玄脉。那水媚音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凭借什么?

  “至于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战场对手……明日之战,你便可以亲眼看到。”

  云澈再次一愣,沐冰云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说,明日之战,她说不定还会胜?

  胜过神灵境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梦断昔?

  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多注意一下自己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沐冰云音调凝重道。

  败者组第三轮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榜上,云澈一眼看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

  第一场:神武界【武归克】(神灵境八级)——对战——吟雪界【云澈】(神劫境八级)

  武归克!?

  云澈抬头,刚好对了上一道凶狠射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武归克就坐在神武界王武三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目光中有惊讶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狠辣,毕竟,因帮助云澈“作弊”,他险些身败名裂。

  而惊讶与狠辣之余,还有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捏着两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把柄!

  云澈撇开目光,低语道:“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缘啊。”

  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沐冰云没有寻到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低语道:“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有几分胜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。”

  “十分。”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云澈直接道。

  沐冰云目光微讶,随之提醒道:“千万不要小看武归克。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极其刚猛霸道,也因而难以驾驭。而武归克年纪轻轻,不但驾轻就熟,还修炼到了很高境界,战力之上,要大大超过同级。”

  “他之所以落入败者组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洛长生打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随着今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束,已有十六人被淘汰,封神三十二子,便只剩下十六子。

  而谁也没有想到,这场战后,引发最大轰动和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以神劫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完胜神灵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,还无视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神威,将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羞辱在封神台之上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施其身,无论前者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,都让所有人为之动容,甚至惊骇。

  就连观战席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星界强者,包括各大王界在内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这个结果,云澈自然料到,但他毫无理会,任由东神域玄界因他而掀起滔天巨浪和无数猜测,他回到住处,坐在那个他曾安静一夜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池旁,沉默精心。

  由于有着封神之战期间,不经允许,不得打扰封神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定,吟雪界和炎神界住处都格外安静,否则,以云澈今日之表现,定然会有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拜访者。

  “云澈。”沐冰云雪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,在云澈身前摊开掌心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昨日赛后发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轮珠。”

  每经过两轮对战,若未被淘汰,便会得到一颗用来修养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轮珠。昨日云澈虽是【逆天邪神】轮空,但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了两场而未被淘汰。

  云澈拿过:“谢冰云宫主。”

  沐冰云收回雪手:“你不准备用这枚时轮珠调整状态吗?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绝非洛长安可比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云澈微笑道:“和洛长安交手,基本没耗什么力气。”

  而且以他远异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能力,就算消耗大半,一夜之间也足以完全恢复。

  沐冰云目光微讶,短暂犹豫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大致在什么程度?”

  云澈微微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明日目睹封神组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场交战后,我大概就会知道了。不过,战胜武归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”

  从云澈身上,沐冰云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暴增,又完胜洛长安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大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内心毫无波澜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。而这种坦然与笃定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得格外复杂起来,她移开目光,忽然幽幽问道:“云澈,看来,你并不清楚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一愣,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……我在时轮结界中,炼化了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从而玄力大增。冰云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……那你身上,为何会有你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?”沐冰云美眸缓缓闭起,心潮难平。

  “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太过猛烈,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根本无法炼化,所以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在侧辅助。”云澈回答道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疑惑……这一点,沐冰云没理由不知道。

  “……这么说来,你炼化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封闭外识?”

  云澈点头:“那枚乾坤五琼丹药力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猛烈数倍,我不敢有丝毫分心。而且即使如此,也依然险象环生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后来将力量引入我体内助我炼化,我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危。”

  “将力量……引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?”

  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重重起伏,她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转过身躯:“乾坤五琼丹对神劫境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大,而你已入神劫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,就凭一枚乾坤五琼丹,可以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从神劫境初期提升到神劫境后期?何况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还远异寻常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却只看到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:“虽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但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不同寻常。冰云宫主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……难道师尊在帮我炼化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还给我施加了什么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秘法?”

  沐冰云没有回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说道:“她没有告诉你,说明她不想让你知道……也不会想让任何人知道,所以,你无需再问,包括你师尊,也不要再问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?”

  “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。”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变得幽冷:“你对我,有救命大恩,我给予你任何报答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。但……你师尊,她从不亏欠你什么,她对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想对你好,你……永远不可以……做对不起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沐冰云一向心若静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如云,轻缓似雾,但,她此时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云澈竟然从中,听到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意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愣在那里,满脸茫然,而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已缓缓远去,然后消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安静之中,云澈一直怔了许久。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对隐着什么深意……而他依稀记得,两年前,自己被沐玄音从幻海岛抓回吟雪界,醒来后见到沐冰云时,她似乎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调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

  云澈又坐回池边,眉头蹙起,很快,他闭上眼睛,开始努力回忆起在时轮结界中炼化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。

  炼化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颇为漫长,炼化完成,他终于睁开眼睛时,时轮结界依然存在,但只剩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,显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他不敢耽搁,又马上凝心融合冰凰少女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魂。

  以他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和灵魂,冰凰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自然极快,不到三天便已完成。但他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醒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沐玄音喊醒……醒来之时,时轮结界已经消失,时间,已临近今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。

  他被沐玄音带至传送玄阵,火速奔赴封神台,还险些迟到。

  整个过程,他要么封闭六识,要么聚神凝心,要么心急火燎,又哪有时间去细想什么。

  而此时,在疑惑之下回忆起炼化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一想,他便察觉到了异样。

  在每次药力失控后便会涌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

  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外来气息,却可以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完美融合……之后每一次出现,都会比上一次弱上一分……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股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……

  熟悉感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忽然间回到了当年在葬神火狱,太古玄舟之中,他为了不让重伤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被虬龙之血所害,无奈逆道而行,将她奸污了十几次……而每次自发逆流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让他玄力在一夜之间从神元境突破至神魂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

  云澈忽如触电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双目久久发直,大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混乱。

  不可能……

  怎么会……师尊她怎么会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