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9章 万倍反辱

第1179章 万倍反辱

  也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同一个刹那,封神台上忽然变得一片死寂,也让那声惨叫显得尤为凄厉。

  所有人眼球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外凸,如见鬼神。

  因为被轰飞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!

  洛长安横飞数里,才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栽了下来,双脚勉强站稳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,云澈别说被震开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!

  洛长安刚刚落地,便一下子跪了下去,左手抓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一张脸在惊骇与痛苦中扭曲着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已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耷拉了下来,几滴血珠从垂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尖滴落,须臾之后便成股流下,整个右臂都被染得猩红一片。

  刚才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炸开,右臂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物全部炸散,皮肉外翻,臂骨硬生生断成了三截。

  圣宇界一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缓缓站了起来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和难以置信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无异于亲眼看到一只蚍蜉竟震翻了一头巨象。

  封神台观战席上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目瞪口呆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刚才那是【逆天邪神】!?”就连众神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容,一直歪在那里,昏昏欲睡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释天也一下子坐起身来,目光灼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盯云澈。

  这几个神帝都清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,在洛长安即将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刹那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忽然夸张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增,暴增到远超洛长安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将其震开之后,这股力量又忽然消失,回归于平常,让这几个神帝,都有些怀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出现了问题。

  “这……这这……”

  “怎么回事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洛长安居然……被震开?还受了伤?”

  “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伤,右臂明显断了!”

  “云澈连动都没动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反震……这这这……这到底……”

  能坐于观战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阅历,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却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洛长安更不相信,他瞪大眼眸,足足五六息才回过神来,忽然嘶声道:“他……他作弊!!他一定用了什么护身玄器!他作弊!!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,唯一理由,而云澈也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作弊的【逆天邪神】惯犯。

  但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之下,祛秽尊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却没有说话。

  云澈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使用了某种护身玄器,又岂能瞒过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洛长安在惊骇莫名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笑了起来,在确信洛长安已对他毫无威胁后,他顺便拿洛长安测试了一下自己极限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所以在洛长安攻来时直接开启“轰天”境关,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自己极限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不但将洛长安直接震伤,自己还未退半步,就连一丝痛感都没有。

  虽然云澈玄力大增,但依旧无法长久维持“轰天”状态,所以在将洛长安震飞之后又马上关闭,回归常态。但毫无疑问,他目前可维持“轰天”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将数倍于前日,或许足以超过百息。

  也不知何时才能像“邪魄”、“焚心”、“炼狱”一样常态维持。

  他伸手弹了弹刚才被洛长安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动作充满了轻蔑,然后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洛长安,脸上亦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嘲讽:“口气比天还大,我还当你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云澈向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尊重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尊重他。而对于洛长安这种,他从来不会介意痛打落水狗。

  “你……”右臂骨头寸断,痛蔓全身,而他直到现在,都不敢相信眼前之事。

  而他话未出口,云澈身影一晃,骤然拉近。

  洛长安瞳孔一缩,瞬间反应,闪电般暴退半里,但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影随形,在他瞳孔中依然快速拉近,速度快到了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反应都来不及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一把抓在了洛长安碎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巨力涌上,将洛长安仓促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之力瞬间瓦解,抓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臂将他直接抡起,狠狠砸地。

  砰!!!!!!!!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块玉石都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加持,绝非“封神之子”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能毁坏,但依然带起了震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。而洛长安一声惨叫比之刚才还好凄厉数倍,被狠狠抡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弹起了数里之高,在半空中如一个漏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袋,洒血而落。

  “公……公子!”

  “长安!!”

  圣宇界全部骇然失色,圣宇界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面色骤沉。

  刚才那一下……震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、高弹数里、漫空洒血……下手之重,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了一下。

  洛长安攻击云澈,反被震伤,他们不敢相信。但,刚才云澈将洛长安抡地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们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……论阶层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但其强横,竟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了洛长安,更完全超脱了他们对神劫境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云澈向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睚眦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对于洛长安,他心中早有积恨,将他震伤那一下充其量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我试探,而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,他下手亦没有丝毫留情。

  “呃……啊啊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”

  洛长安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中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纵然被云澈一击断了不知多少根骨头,但依旧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弱了至少三成,而且混乱无比,头发散乱,一张面孔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,瞳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放大到极致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  如果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其他封神之子打败,哪怕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惨,他也会安然接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明明在他眼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垃圾废物,明明第一次交手时连封神台都不上,直接弃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将对方尽情蹂躏,但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非但没有伤到他,反被震伤,而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击……他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番样子。

  看着视线中缓步走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这个十息之前还被他肆意嘲讽羞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垃圾”,竟让他心中滋生起一股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心魂大乱之下,他怪叫一声,手中青光一闪,一把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宽柄短剑抓于手中,向云澈直扑而去。

  但,他身势刚动,忽然目光一阴,左臂陡然甩出,奇形短剑如流星般直射云澈喉咙。

  云澈脚步停止,右掌伸出,身体前方瞬间卷起一个寒气涡流,奇形短剑刚要近身,便忽然结起道道冰层,速度骤减,然后竟直接定格在云澈身前,被云澈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捏在了手中。

  “……”洛长安整个人定在了那里,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似已魂飞魄散。

  “原来你就这么点能耐?”云澈冷笑一声,手腕一翻:“还给你吧。”

  嚓!!

  一声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空声,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岩石被撕裂,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剑以数倍于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倒射回去,洛长安只来得及瞳孔一缩,短剑便已刺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,直贯而出,留下一个足有半尺宽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窟窿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在这时闪现而至,速度竟比飞剑还要快上一分,在飞剑贯穿他肩膀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臂肘也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落在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上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如有一座万仞山岳在体内爆开,洛长安全身一动未动,但脸色却一下子煞白无比,随之数道血箭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口、鼻以及肩膀被贯穿的【逆天邪神】窟窿中狂射而出。

  封神台再次陷入一片死寂,所有人死死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目睹着可谓他们这一生所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云澈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直身体,斜起手臂,吹了吹臂肘上并不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。而他身前仅有一步之距,洛长安全身鲜血狂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一双瞪大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裂开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。

  噗通!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他双膝软下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了下去。

  “呵……我本以为一只狂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总该多少有点狂吠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,没想到,居然这么不堪一击。”云澈低下眼眉,低语着只有洛长安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但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便陡然提高:“洛长安,你只有这么点能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赶紧投降吧。”

  “哦不不!”云澈忽然话音一转,眼睛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眯了下来:“我差点忘了,你洛长安刚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言辞凿凿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只会战到死,绝对不会投降,只有最卑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才会像狗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乞降……啧!让你投降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打你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不应该了!”

  话音一落,云澈手臂猛然甩出,手背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在洛长安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脸上……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抽击,但却奇重无比,洛长安右侧颊骨完全粉碎,整个人瞬间像个陀螺般旋转着横飞出去,又在封神台上滚出许久,才堪堪停下。

  而他那张原本还算得上英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崩坏,整张右脸完全塌陷了下去,下巴完全歪向了左侧。他瘫趴在地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,每一次都会咳出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和好几颗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。

  不少人狠狠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所谓打人不打脸,云澈却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打脸,还直接给毁得丑态百出……而他打的【逆天邪神】,毁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王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!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王,乃至整个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脸!

  “长安!!”

  圣宇界王何等身份地位,浩大东神域,王界之下,公认以他圣宇界为尊,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!圣宇界王哪怕涵养忍耐再强十倍,也必定勃然大怒,他大吼一声,直接飞身而去,直冲封神台:“云澈小儿,你找死!!”

  但他还未临近封神台上空,一个身影便带着一股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封堵在他身前。祛秽尊者目光冷淡:“圣宇界王,马上回观战席,封神之战任何人不得出手干涉,这个规矩,想必你不会不懂。”

  “祛秽尊者,”圣宇界王强压怒气:“这个小子……他分明在恶意下重手,他分明在羞辱我圣宇界!”

  “哼,封神之战只有‘恶意下杀手’,从无恶意下重手之说!洛长安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不住,他大可发声投降,云澈便不能再继续出手,他既然不降,说明他有意再战……谁都不可以干涉!!”

  被祛秽尊者迎面冷斥,圣宇界王也已冷静了数分,他点头道:“好,那这一场,我们认输!本王代长安认输!”

  “能认输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他自己,谁都无权代降!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再次冷了几分,缓缓抬头,指向观战席:“圣宇界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尊最后一次警告,马上离开封神台,否则,便只能将你逐出宙天界——无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”

  “……”圣宇界王嘴角抽搐,却再也无法多说什么。

  圣宇界王重吸一口气,愤然转身,而他刚要回到观战席,封神台上陡然传来一声惨叫。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!!”

  圣宇界王瞬间回身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睚眦欲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一道冰刺拔地而起,刺过洛长安左肩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将他串起向高空……

  十丈……百丈……千丈!

  转眼之间,洛长安被冰刺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在了千丈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。堂堂圣宇界王之子,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古罪人,被串在了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刺之上,昭示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每一个生灵。

  “洛长安,我赏你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让我好好看看,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人’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乞降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呢!”

  观战席,圣宇界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暴怒而出,上空,洛长安绝望惨叫。而冰刺之下,云澈却仿佛对这些毫无所觉,脸上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副平淡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笑……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圣宇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去看一眼。

  这一刻,所有人心中都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寒意。

  在神界时时低调,步步谨慎,一直都只抱着“见到茉莉”这个唯一目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忽然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  不,应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忽然卸下了所有自己套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。

  在这封神台,在这宙天界之上,他在向整个东神域宣告着触怒他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……就如在天玄大陆那般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