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6章 地狱天堂

第1176章 地狱天堂

  云澈身处时轮结界之中,却并没有什么异样感。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

  “乾坤五琼丹内蕴极强力量,可让低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力暴增,但亦有着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之所以要融合‘木灵珠’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平和药力。”

  沐玄音双手拂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顿起一层层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:“你所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罕见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了所有灵气,但,古龙之心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只神主虬龙,皇仙草气息完整,麒麟角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内蕴奇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,因而,虽有完美木灵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药力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烈到极点,你断然无法自行炼化。”

  “即使有我在侧相助,亦有可能失控,所以,你必须万分谨慎,明白了么!”

  “弟子知道。”云澈点头,捧起乾坤五琼丹,在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下,将其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服下。

  一股清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进入身体,又缓缓消失,再无感觉。云澈闭上眼睛,调动气息,准备开始炼化药力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尚未触及乾坤五琼丹,便忽然全身一震。

  那一瞬间,仿佛有无数座火山、无数个冰川在他体内同时爆发和炸裂,带起无数狂暴洪流爆窜而起,这些洪流一半冰寒,一半灼热,而其中哪怕最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,其所蕴力量之可怕,都远超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。

  云澈为了强行提升玄力,曾很多次仗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体质而吞服药力极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如在下界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金鳞化龙丹,初来吟雪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落冰魂丹,但,如果说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如怒江般猛烈……

  这枚乾坤五琼丹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便如欲吞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际沧海。

  云澈根本来不及进行引导控制,整个人便已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卷入了冲天怒涛之中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将他全身完全淹没,全身每一根骨头,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战栗,似乎随时都会爆裂……

  云澈心中涌起无尽惊骇之时,一股冰寒而又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忽然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涌来,顿时,在这股寒气之下,原本暴躁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洪流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和下来,最终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格外温顺,在他全身、经脉中缓慢流淌。

 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感快速消弭。云澈重新感知到了身体和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瞬间明白这股压下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来自何方,连忙收敛心神,全力释放玄气,同时运转大道浮屠诀。

  刚才那股远超预料无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让云澈真切知道了这枚“乾坤五琼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又岂敢有半点懈怠。他完全封闭感知,缓慢引导玄气和天地灵气,小心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炼化着温顺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。

  时轮结界之内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云澈先前剧烈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平缓了下来,全身上下汗珠遍布。如果他此时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定会大吃一惊……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彩辉映,赤、蓝、青、碧、白混乱流转,光芒时而强烈,时而微弱。

  沐玄音正坐在云澈身前,单指点出,一团冰雾始终笼罩着云澈。修为已位于神界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眸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凝重。

  强行提升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升一个小境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难得,并伴有很大风险。而乾坤五琼丹……沐玄音当初亲口说过,可以让当时只有神元境修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直入神劫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!

  所对应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和风险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想而知。

  而,由于“古龙之心”来自一只数十万年寿元,神主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虬龙,“麒麟之角”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只远古麒麟,“木灵珠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颗几乎不可能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木灵珠,“皇仙草”在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下,没有一丝灵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失。

  结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显而易见,这枚“乾坤五琼丹”,其药力之强大,还要远胜沐玄音已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关于“乾坤五琼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。

  药力和风险……就连沐玄音都无法预料。

  她必须助云澈压制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对云澈而言又太过庞大,稍有不慎,或者药力失控,将云澈重创,或者云澈直接被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伤……比之此刻可以安心炼化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她更不轻松。

  如果没有沐玄音在侧相助,云澈自行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哪怕他有荒神之力和龙神之躯,也必死无疑……绝无第二个结果。

  所以当初云澈从炎神界逃走,从黑琊界开始努力自行找寻炼制“乾坤五琼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材料,且不说他能不能炼成。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,强行吞服……结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找死。

  时轮结界之内,时间缓慢流转着。

  一天……两天……五天……七天……

  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持续释放,又被逐渐炼化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,始终五色流转。

  沐玄音所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帮他压制药力,而不能助他炼化。这些天,基本每隔几个时辰,药力便会暴走一次,云澈会全身战栗,痛苦不堪,但又很快被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压下,也算无惊无险。

  云澈虽然封闭外识,所有感知都集中于炼化药力,但亦能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着,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炼化也因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而越发顺利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也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定下来,再无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和担心。

  但,随着乾坤五琼丹表层药力被逐渐炼化,终于……开始碰触到了核心。

  平静已久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泛起波澜的【逆天邪神】海面,忽然毫无预兆的【逆天邪神】掀起了覆天巨浪。

  “啊!!!!”

  云澈如被万刃穿魂,一声痛吟。那一瞬间,似有千万只深渊巨兽在他体内咆哮,全身每一滴血液,每一道经脉,每一个细胞都被狂暴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充斥,云澈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用玄气去引导忽然爆窜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却如蚍蜉撼树。

  云澈体内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让沐玄音眸中蓝芒一闪,冰雾罩下……但,不过才堪堪压制了数个瞬间,太过凶戾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却层层挣脱,疯狂肆虐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这枚乾坤五琼丹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必定极其之强,这一点沐玄音早有准备,但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也完全没有想到,居然会强横到如此地步。

  沐玄音眉头沉下,玉腕翻转,变指为掌,一抹更加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笼罩而下……顿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开始缓和,但这种缓和只持续了不到半刻钟,便又开始转为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很快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惨白如纸,全身汗如暴雨。

  “……”一双冰眉越蹙越紧,沐玄音玉腕再翻,根根雪指在逐渐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映照下如冰玉一般晶莹,但,这抹凝聚在她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却停滞在半空,始终没有罩下。

  乾坤五琼丹核心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猛烈,完全超乎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。早知如此,她定不会选择让云澈这个时候将它服下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云澈绝对不可能承受。

  虽然,哪怕再猛烈百倍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可以瞬间压下……但,她无比清楚,足以将这股药力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亦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无法承受,在压制药力之前,便已将云澈重创。

  但若不压制……

  如无数摆脱牢笼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恶兽在体内乱窜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越来越痛苦,身体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全身上下,几乎每一道肌肤纹理都在急剧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。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停留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时间快速流过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开始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,但凝聚在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芒,却依然无法罩下。

  “呃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封闭知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口中依然在发出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。原本沿着他身体表面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色异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郁到近乎刺眼,随着这些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闪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时而鼓胀,时而骤缩……并开始伴随起阵阵骨节碰撞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咔咔”声。

  若非他有龙神之髓,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被摧断了至少一半。

  纵然如坠绝望深渊,但云澈那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亦在证明着他不甘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逐渐急促,高耸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看着云澈痛苦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和随时会被摧毁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混乱……然后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化为挣扎。

  “呃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一道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,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流下。

  这道猩红血痕,如一根刺及沐玄音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针,击溃了她瞳眸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。

  停留在他胸口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终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垂落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卷入沧海怒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叶扁舟,挣扎越来越苍白不堪。他拼尽一切意志死死支撑,等待着那股压制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没有等来。

  “师……尊……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喊着,他感觉自己离深渊越来越近,但他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力量,却始终没有到来。

  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、意志、躯体都濒临彻底崩溃之际,一股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忽然涌至……

  这股寒气和先前压制药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完全不同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身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内部忽然出现……他自封感知,无法准确察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身体何处,但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身体内部涌至无疑。

  这股寒气并不强烈,但精纯到了极致,并带着一种层面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气息……朦胧之中,还带给着云澈一种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。

  这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精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很快蔓至云澈全身,让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摇摇欲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为之一明,而那些如野兽般暴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寒气之下,短短数息之间便缓和下来。

  不仅如此,这股寒气竟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融合,开始一起炼化药力。仿佛,那股冰寒气息在涌入云澈体内之时,便已开始化为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随着冰寒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涌入,云澈灌满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感全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舒爽感,整个人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泡在了清凉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池水之中,被轻柔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池水抚触着全身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都在惬意舒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着。

  到了最后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如被冰封一般一动不动,任由云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炼化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