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5章 乾坤五琼

第1175章 乾坤五琼

  云澈极速向上,很快破水而出。他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一眼看到高空之上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漂浮在那里,一双冰眸透射着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煞。

  虽早有准备,但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慌:“师……尊。”

  “跪下!”

  一声冷喝,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。云澈全身一僵,瞬间就跪了下去,愧然道:“师尊,弟子……知错。”

  “知错?”沐玄音冷哼一声,一股威压带着怒意,如冰海倾覆,让整个天池世界陷入沉寂:“一次次知错,又一次次犯错,那你知错又有何用!你何曾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放在心上!”

  “师尊,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狡辩!”沐玄音明显动了真怒:“你在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作所为,冰云已全部传音告知于我!你离开吟雪之时,我反复告诫,绝不可擅做决定,尽最大可能压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而你……非但不听,还完全背道而驰,将自己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露人前。现在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,都无人不知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名……你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!”

  “早知如此,我还不如……将你强行囚于冰凰殿,也好过你去送死!”

  云澈想要说话,但在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威压之下,他无法呼吸,连头也无法抬起。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和目光如无数冰寒针刺,直穿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:“一个当初离你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对你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那么重要么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咬了咬嘴唇,轻声说道:“她……曾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她指引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,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改变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……我最痛苦、最孤独、最迷茫、最无助、最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一直陪伴着我……”

  “她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就如师尊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我永生永世……都不可辜负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怔了一怔。

  世界,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云澈重跪在地,深深低头,不敢抬起。沐玄音虽然威冷严苛,吟雪界无人不敬,无人不惧,但对于他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云澈又岂会不自知。

  他犯下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原谅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她明明盛怒,但最终,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原谅了他。尤其这两年,她甚至完全不顾宗门之事,日夜在他耳边指引他修炼……他无比确信,这在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可思议,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而他,从未能有半点报答,还一再引她动怒,让她失望。

  此时面对沐玄音,他心中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愧意……他感觉自己都已不配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不配她所有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

  池面之上,被封结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灵忽然开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动起来。冰寒,似乎散开了些许。

  “可惜,她却连见都不愿见你!”沐玄音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既然回来了,那就老老实实留在圣殿,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允许,不得踏出半步!待几年后东神域淡忘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再滚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蓝极星!”

  “……师尊,”云澈低着头:“弟子这次回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找寻能短时间内变得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然后,弟子还要回到……封神之战。”

  云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轻很慢,每一个字都带着愧疚,但却又格外坚决。

  “哦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沐玄音冰眉稍沉:“你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死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见她么。”

  “不……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不仅仅要见到她,我还有些话,必须要当面告诉她。我想要让她知道……她无论遇到什么,我都会和她一起面对。”

  “就……凭……你!?”沐玄音声音冷而不屑。

  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当然不能,连资格都没有,如果强行到她身边,也只配成为累赘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想让她知道,我会为了她变得强大。她想借封神之战来将我赶走,而我……会借封神之战,向她证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意!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“师尊……”云澈继续轻声道:“我昨夜才发现,原来,我一直都错了,从一开始就错了。”

  “从到来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我来到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找到到她。我努力变得强大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找到她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我又一直在告诉自己,找到她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来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从来都不属于这里,蓝极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处……或许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,我在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面前,始终存在着一种卑微感,只想着完成心愿后,再不会踏足。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种自我暗示之下,我从未真正想过要在神界立足,更不曾想过要和在蓝极星一样,达到让众生仰视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”

  “但我却一直忘了,她不得不离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渺小。”

  “如果,我可以变得足够强大,可以强大到有资格守护她,与她并肩而战,为她遮风挡雨……至少,可以让她不为我担心,又怎么会让人生生把她从我身边夺走,又怎么会……连相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艰难。”

  “阻碍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阻碍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下界与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渺小。”云澈闭上眼睛,声音如雾一般飘渺。

  沐玄音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这些话,字字都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述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变动:“所以呢?你就准备借这场玄神大会证明给她看?让她知道你对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执着,让她感激涕零吗!?”

  “不……还有我自己。”云澈道:“如果,到来神界才短短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就能在这封神之战上傲视他人。那么……我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强大下去!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“邪神玄脉、荒神之力、龙神之躯、天毒珠……这些,在神界,我一直都把它们当成埋在我身体里,不能被他人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隐患,但……它们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赐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优势!”

  沐玄音丝毫不为所动,冷哼一声:“那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伟大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。可惜……我记得,你在停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不会超过五年,如今已过去三年,还剩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就算再有大上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,又能有什么作为!”

  “两年之内,我一定会回去。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意味着,我不会回来。”云澈在这时抬起头,就这么直视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眸:“因为,蓝极星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乡和归处,因为师尊,我已成为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至少,我已经属于吟雪界。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“师尊和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要留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没有察觉而已。所以……我会从神界回蓝极星,也会从蓝极星回神界。我不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想常伴师尊左右,享受师尊羽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。如果哪一天,我可以如愿变得足够强大,我想一生一世守护师尊,守护吟雪,谁敢伤害师尊,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忽然侧眸,然后直接转过身去,冷声道:“修为才区区神劫,还蠢行不断,就只知道大话连篇。”

  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多想想怎么护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我还不至于沦落到需要你来守护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沐玄音螓首仰起,忽然一声轻叹:“我沐玄音……为何会有你这样一个弟子。”

  话音刚落,她忽然玉臂抬起,雪袖后甩:“吃下这个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忽然耀起五道各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光。

  发出这些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圆珠。圆珠晶莹剔透,近似琉璃,却又释放着与琉璃全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与气息。

  赤、青、白、蓝、碧……五种光华时而重叠,时而离散,交相闪耀。气息亦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着,时而浑浊,时而清新,时而灼热,时而冰寒……但都并不强烈,却又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没有被冥寒天池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所覆没。

  云澈眼睛缓缓睁开:“这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乾坤五琼丹!”沐玄音在这时转过身来,美若仙幻,寒如恒雪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一片冷漠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虽然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之力,可轻易炼成无数丹药,但乾坤五琼丹需要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引导五种力量所融成,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可以做到!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方才将它融成。”

  云澈此次回来,所寻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之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乾坤五琼丹。

  当年他已经找齐了炼制乾坤五琼丹的【逆天邪神】五种材料,但被沐玄音全部收走,要他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自然成就神劫境。此番他回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着从沐玄音手中将这些材料要回,再得到炼制方法,从而以天毒珠淬炼出乾坤五琼丹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刻,他才知晓,乾坤五琼丹,根本不能像常规丹药那样淬炼而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引导融合……

  而且强如沐玄音,居然也用了整整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方才融成。

  或许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当初将所有材料收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原因。

  她消耗大量玄力精力将其融成,又在此刻直接拿出,分明意味着……这原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他而备。

  内心被一种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轻轻碰触,云澈眉宇间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起一抹酸涩感:“师尊……”

  “别说废话,坐好!”沐玄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给他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冷斥一声,雪影一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:“把你在宙天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时轮珠’拿出来!”

  “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连忙调整为坐姿,平静心绪和气息,然后将那枚“时轮珠”取出,放在了沐玄音玉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中。

  沐玄音掌心玄力微吐,时轮珠直接破碎,一个无形结界顿时张开,将两人罩于其中,亦分割开了两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时轮结界将持续一个月。

  而这一个月,时轮结界之外,只会经过短短一个时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这章写了一整天,删改了三十四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?一次次根据人物性格和环境模拟心态与言语,想写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明悟和心态变化……但依然相当不尽人意。唉,不知不觉就下午了,好难……凑合看吧!!】

  【要不……你们试试?o(* ̄︶ ̄*)o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