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3章 决意
  夜幕沉下,宙天界一片静寂。

  封神之战第一轮落下帷幕,明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组第一战和败者组第一战。这一战,封神三十一子中,败者组将有七人被淘汰,封神组则将有八人落入败者组。

  相比于今日没有淘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,注定更加紧张激烈。而哪八个人将继续留于封神组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聚焦所在。

  这一夜,其他封神之子或者养精蓄锐,或者在“时轮珠”中恢复玄力和伤势。唯有云澈,在水塘边静坐了一夜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中,无时无刻不在回放着茉莉每一句锥魂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以及……沐冰云那轻渺如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。

  就算如愿见到她,就算和她有了一个再完整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告别……

  我会就此心满意足,不再遗憾吗……

  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吗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我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来到这里……

  我那么渴望想要见到茉莉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一直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必须弥补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缺与遗憾……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我自始至终……从那一天开始到现在……都根本无法接受她离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曙光微洒,黎明到来,天空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大亮。

  门扉推开,沐冰云脚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来。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依然坐在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几乎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。

  沐冰云冰眸轻敛,没有说话。但这时,她看到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目光转过,双眸清澈似水,再无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迷乱浑浊。

  “看来,你已经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。”沐冰云唇角轻动,一抹浅笑似有似无,却漾起让人心为之窒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“虽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但至少,我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了。”云澈微笑了起来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霾,都似乎在这一笑之中烟消云散,一双眼瞳,似比昨日还要清明,他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冰云宫主,一直以来,我不但依赖摹灸嫣煨吧瘛裤的【逆天邪神】各种帮助,还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你担心,昨天,肯定又让你失望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轻摇螓首:“不,你终究,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二十几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,如果这个年纪,你就已经完全不再迷茫、心乱、失智、冲动、那反而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。”

  “而且,能有一个让你甘愿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幸事。”沐冰云雪颜仰起,轻轻说道:“当年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姐姐,我或许千年之前,就已无法支撑下去。”

  云澈站直身体,长长呼出了胸腔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股浊气,闭目少许,然后问道:“冰云宫主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她不可能会对我那么绝情。就算我与她身份悬殊,天壤之别,但我们在一起那八年,每一刻,每一个瞬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真实不过……她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但年纪明明比我还要小……八年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分之一,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从自己灵魂中抹去。”

  沐冰云:“……”

  “而且,我总感觉,她一定即将面对什么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经过昨天,这种感觉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……冰云宫主,这些年,你有没有听说星神界有什么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要做?”云澈请教道。

  沐冰云摇头:“星神界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非吟雪界所能碰触。”

  须臾,她又想到了什么,接着说道:“不过,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大概不到二十年前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过一个关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怪传闻,而且颇为轰动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传闻?”云澈马上凝耳。

  “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‘真神计划’。”

  “真神计划……”云澈马上想起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:“两年前,我在黑琊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好像也有听说过。”

  “不过,那显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虚假传闻。”

  “虚假?为什么?”

  “很简单。”沐冰云缓声道:“各神域诸多王界,都在试图寻找真神之道,若星神界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了这种事关‘真神之道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必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星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绝不会泄露半分。但这个传闻,当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肆传开,不仅王界、上位星界,就连我们中位星界,甚至下界星界都有很多人知晓。但凭这一点,它就几乎不可能为真。”

  “而这些年过去,其他王界对星神界也都没有任何异动,那个传闻也已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。”

  “除了这个,事关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事’,就只有当年天狼星神和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后‘陨落’了。而这件事,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沉默了很久很久,才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现在试图知道什么又有什么用。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错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若那对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我知道了,又有什么用,又能做什么?”

  再次重呼一口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变得更加冷醒了几分,他忽然道:“冰云宫主,昨日火破云到来时好像说过,我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……轮空?”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沐冰云颔首:“今天败者组第一轮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叫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。但他昨日灰飞烟灭,连名字也被从封神之战抹除,因而,昨日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榜上,你变得没有对手,直接轮空,等于直接进入了败者组第二轮。”

  “这或许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天意吧。”云澈稍稍仰头,在这一刻,真正做下了决定。

  “冰云宫主,我想……回吟雪界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好。”沐冰云毫无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我陪你回去。”

  “不,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目绽异光:“我准备一个人回去,而且……很快会重新回来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随着天空大亮,来自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都已开始赶往封神台。

  云澈孤身一人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动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和其他人大相径庭。

  脚步如此缓慢,似乎在默然思索着什么,但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清明,内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一汪不被清风吹拂的【逆天邪神】湖泊,丝毫没有了初来宙天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紧张彷徨,唯有一片安静。

  安静到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奇。

  “嗯?唷唷唷!我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呢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昨天那个被我吓得连封神台都不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么!”

 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无比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斜眼盯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脸上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鄙夷和戏谑。

  云澈没有理会,连脚步都没有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后方,传来洛长安肆无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声:“昨天连封神台都不上,现在居然吓得连头不敢回,果然废物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啧啧,让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进封神之战,简直连累我们这些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子都跟着一起丢脸。”洛长安似乎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享受这种凌虐弱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感,见云澈连一个字都不敢反驳,他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快意,半眯起眼,以一个极为轻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指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:“嘿,废物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也要战到底。只有最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,才会像没骨头的【逆天邪神】狗一样投降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云澈脚步忽然停止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目光终于转向洛长安,但依旧一片平淡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……洛长安吧?”

  “哦?怎么?”看到云澈居然有胆子面向自己说话,洛长安眼睛一眯,露出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“呵,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没有露出洛长安想要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表情,反而微微笑了起来:“好好记住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一个字都别忘!”

  “……”洛长安愣了愣,随之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捅到了笑穴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,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仰后合:“噗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云澈再不看他一眼,也再不理会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径自走向离开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如沐冰云、火如烈这般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受邀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客人,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刻出了宙天界,却不一定还能再进来。但封神之子却有着在玄神大会期间随时出入宙天界禁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。

  时间上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已经开始,而身为封神之子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踏出了宙天界禁制,循着记忆,找到了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特殊空间玄阵。

  很幸运,通往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刚好处在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。

  出了玄阵,眼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飘雪世界。云澈唤出沐冰云交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玄舟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向冰凰界。

  “唉,师尊现在一定对我又生气又失望透顶……免不了会被她暴打一顿吧。”脚踏玄舟之上,云澈郁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着。他想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,却完全没想好该怎么面对沐玄音。

  违抗师命,强行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,还各种连累她一起被人耻笑……

  呼……云澈长吁一口气。

  此时回想,在距离茉莉只剩一步之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在心切之下,做了太多不该做,甚至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做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重新选择一次,他或许依然会如此。

  回到冰凰界,进入宗门,云澈直赴冰凰圣域,一入圣域,他便重跪在地,愧声道:“师尊,弟子回来了。弟子自知犯下大错……请师尊降罚。”

  回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飞雪之音。

  云澈一动不动,一直跪在那里近一个时辰,却始终没有得到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回应。

  “师尊?”云澈试探着再喊一声,依然无人回答。

  难道,师尊不在这里?

  以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他一回来,根本无需发出声音,她第一时间便会知晓。

  “师尊!”

  云澈起身,来到圣殿之中。圣殿空荡荡一片,毫无声息。中心永恒不凝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池之中,飘荡着一朵似乎从未凋谢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羽灵花,闪动着分外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跟大家讲个鬼故事:月……底……了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