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2章 灵魂触动

第1172章 灵魂触动

  你不配……

  这三个字,一次次从茉莉口中说出,一次比一次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蔑和不耐。

  当初在蓝极星时,茉莉就蔑视一切,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,在她眼中皆为蝼蚁……除了他。

  但如今……

  他预想过无数次、无数种和茉莉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其中很多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对他怒骂,甚至气急之下出手揍他……却从未想过,她到了,却连见都不肯见他,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鄙夷、冷笑和不耐。

  “茉莉……”云澈不知道自己平静了多久,才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出声音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而我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……不配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、修为、地位,本连与星神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不可能有。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我能站在这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给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对你以命相报也远远不够,又哪来资格要求你什么……”

  “以命相报?呵,那倒不用了。”茉莉冷笑一声:“当年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虽然污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魂体,但至少还有利用价值。现在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贱命对我一文不值,哪怕靠近一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污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之躯!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它留给你那群乱七八糟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吧!赶……紧……滚!不要逼我出手把你轰走,那样,可就不太好看了!”

  茉莉之语,字字刺心。云澈试图向从其中找到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忍或迟疑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一毫都没有。

  “……茉莉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……不该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认为你会像我想念你一样想要见我,但至少……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年,我为了找到你,每一天都在拼命努力,最后不惜闯入封神之战来让你听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哪怕你现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有万般不屑,至少……让我看你一眼,让我当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告诉你所有我想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……”

  “你耳朵聋了吗!”茉莉没有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容,反而忽然怒下:“闭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嘴!我不想听你这些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。你现在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我惹来麻烦之前赶紧滚,你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向我提要求!”

  云澈眼角颤荡,双手也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捏起了起来,全身泛起一种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酥麻感,而很快,这种酥麻感又带着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知觉一起消失……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……没有资格。但我……好不容易才找到你,至少我不甘……至少……至少你告诉我,我怎样才算有资格见到你!”

  “哦?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调变得玩味:“你这不见棺材不掉泪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改啊。呵……那好吧,看在你当年好歹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又在神界拼死拼活这么久才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份上……我就给你个机会。”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。

  “不过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机会,你若能做到,我可以见你,包括你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也可以考虑全部告诉你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不到,那就赶紧滚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!再不许踏足神界半步!”

  云澈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重重点头:“好!无论什么……我都一定做到!”

  “很好。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缓了下来,却明显变得悠然散漫:“虽然在我们星神眼中,王界之下皆为蝼蚁。但有那么几个人,倒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点资格让星神一见。比如……哦?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在参加这玄神大会么?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位,别说星神,就连神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资格面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,多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它已经摆在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你只要能取得这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位,我马上会出来见你,你想要知道什么,我也会全部告诉你。如何呀?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缓缓转白……茉莉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全不可能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机会”。这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机会”,而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嘲笑和戏弄。

  茉莉在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戏谑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在参加玄神大会,还进入了封神之战。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什么“手段”进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他首轮已败,下一轮,无论遇到什么对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败无疑……连下一轮都绝无可能胜,又怎么可能拿到首位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?机会我已经赏给你了,不然直接让你滚,也未免太可怜了点,先祝你成功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连这最底线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做不到……呵,那就记得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赶紧滚回去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已越来越不耐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极力驱赶一个她不想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蝇。

  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越来越重,他无法接受,无法相信,整整三年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结果。云澈怔立了很久,终于缓缓点头:“好……我会滚……今天就滚……”

  “但……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怜我也好,让我在走之前,再见你一次……哪怕只有一眼也好……然后我马上就走,再不会烦扰你。”

  云澈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有一天说出如此卑微如尘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但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……

  她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……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随之,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,竟和你这等蠢货浪费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口舌!”茉莉怒极而笑:“居然到现在还在做梦,呵,好吧,那就继续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春秋大梦吧!”

  轻蔑无情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声中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快速远去,显然已懒得再和他说半个字。

  “茉莉!”云澈目光一凝,大喊出声,伸手在天毒珠中快速一抓,一朵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花现于手中。

  紫花孤然开放,每一片花瓣都如流光紫玉,释放着亮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光,虽被轻笼在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之下,但依旧妖艳无双。

  他在绝云崖之下,向那个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彩瞳少女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婆罗花。

  当年在弑月魔窟,他拼尽全部意志,为茉莉采到了只有四枚花瓣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婆罗花。

  而这,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株。

  这些年,他心心念念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着将它交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“哦?幽冥婆罗花?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音从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重新传来,却毫无激动之色。云澈刚要说话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婆罗花忽然被巨力带起,卷到空中。

  “哼!当年在那个低等贫瘠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别无选择之下,才只能用这种东西来重塑躯体。如今身在星神界,哪还会用得到这种东西……可笑!”

  嘶啦!!

  空间忽然炸裂,释放着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妖花顿时被空间风暴卷入,转瞬化为虚无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再未响起……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去。

  云澈怔在那里,双目浑浊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抽离了所有魂魄,一动不动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界外,星辰之间,一个玲珑红影从虚空中闪现。

  她抱着一朵比她身躯还要大上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湛紫妖花,身体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蜷缩而下,如一只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猫,全身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着。

  “我在……做什么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到底……在做什么……”

  滴……

  滴……

  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从她唇角缓缓滴落,落在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花瓣之上,折射着妖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没有人陪伴她,没有人可以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没有人可以倾听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更没有人可以帮助她……孤独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唯有这一朵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妖花。如果可以,她宁愿被这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光摄走灵魂,坠入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……

  一刻……

  两刻……

  一个时辰……

  两个时辰……

  许久……

  她终于抬起头来,依然挂着痛苦泪雾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却释放出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异光……

  “狱…………萝…………!!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砰!!

  庭院大门被一推而开,火破云快步冲了进来,脸上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:“云兄弟!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榜出来了,你知道吗,你居然……没有对手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其实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唯恨。他被取消资格,抹去名字,而你下一场比赛正好对上他,直接轮空,等于直接进入下下一轮比赛,简直太好了!还有,我明天在封神组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,我有十足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战胜他,也正好为你出气……呃?”

  云澈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水塘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石上,一动不动,对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毫无反应。

  “云兄弟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  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,几乎毫无色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将火破云惊的【逆天邪神】险些退了一步。

  “我没事,还没祝贺你首轮获胜。”云澈强笑一声。

  “云兄弟,你……我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让火破云一时手足无措。

  “抱歉,让你看到我不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态了。”云澈淡笑一声:“放心好了,让我独自安静一会儿……明天就没事了。”

  “啊……好。”不太懂怎么安慰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连忙点头,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该说什么,只好带着担心,一边回头一边离开:“那我……明天再来喊你。”

  火破云刚刚离开,一个仙姿若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来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

  “云澈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”沐冰云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,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看到云澈如此颓废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……她来过了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这里,沐冰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唯一可以倾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刚一开口,一种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感就蔓延全身,让他再无法言语。

  沐冰云月眉蹙起,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她已隐约猜到了什么,轻声道: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让你回去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头,又摇头,嘶哑着道:“她……可以赶我走……但为什么……连见……都不愿见我……”

  “不应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沐冰云又岂会想象不出天杀星神在他面前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或许,已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情那么简单……

  “所以,接下来,你准备怎么做?”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后,沐冰云问了一个似乎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其实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……我又有什么资格……”云澈深深吸了一口气,但胸口却更加压抑:“我已经……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无法甘心……她为什么……连让我看一眼都不肯……难道以前所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么……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一厢情愿……”

  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渴盼和深印心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,他跟着沐冰云来到神界。这三年,他舍弃了多少,付出了多少,甚至以命相搏,只求能再见到茉莉……他本以为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找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从未想过……他明明已找到了茉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

  沐冰云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内心深处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

  “云澈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沐冰云抬起头来,天色,已开始暗下:“如果,她现身与你相见,你在见到她之后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觉得就此如愿,然后心满意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去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急着回答。”沐冰云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带回吟雪界,神界之中,除了她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早见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如何,在冰云仙宫时,我就一直看在眼中。”

  “很多下界玄者努力想要来到神界,无外乎两个原因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追求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,或者想见识更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而大多数更乐意在下界为王。而你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一个人,便抛下一切,义无反顾的【逆天邪神】跟着我来到你一无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。”

  “从那个时候,我就知道,她在你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一定重到极点。之后,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作为,都在证明着这一点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初至宗门,你为了一个交情不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弟子,不惜直对身为冰凰宫首席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沐一舟;天池之战,你因为‘不公’,不惜顶撞你师尊;在宗门大典,你败了火破云,却怕他因你而生出心障,主动上去安抚;在葬神火狱,即使炎神三宗不义,你依然主动将远古虬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尸身分给他们一半。”

  “这些都证明着一件事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着很强个人尊严,重情义,又极重原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但,自从到了宙天界,”沐冰云话音一转,叹息一声:“你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之时,你心切了,也乱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两轮预选战,硬扣宙天珠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违规……但,作弊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而这,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绝对做不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你不但违背了师命,也完全不顾了玄道尊严和原则。”

  “你身上有多少不能被人发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。而进入封神之战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将自己暴露在整个东神域眼下……对你而言,整个神界,都再没有比这更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地,而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做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一个让你不惜追寻到神界,让你能够阵脚大乱,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顾尊严,不顾原则,不顾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我无法理解她曾经为你做过什么能让你如此,但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……你见到她之后,或者像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和她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告别之后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会心满意足,再无遗憾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吗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无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忽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  “这个问题,你不用回答我,回答自己就好。”沐冰云道:“如果,你找到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或许,你就会明白她为什么如此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见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发直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心跳从剧烈,变得一片紊乱。

  “还有……我有句话说出来,你心里或许会好受些。”沐冰云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垂下,不经意间拂动着云澈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:“一个能让你甘愿为她做到如此地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必定早已经刻入了你灵魂最深处。”

  “能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如此深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也只有源自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和触动……所以,我不相信她曾经对你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