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71章 你不配
  “回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”相比于云澈听到她声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点激荡,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一个毫无所谓之人:“你为什么要来神界?又为什么要参加这玄神大会?难不成,你在蓝极星已经走投无路了吗?”

  “为了见你!”云澈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他不死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环视四方,奢望着想要看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想要碰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细胞,都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沐浴在烈火之中。

  “就这一个原因?”

  “对!我……”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可笑!”茉莉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:“为了见我而来到这里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脑子被挖空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活得不耐烦了!!”

  面对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斥责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……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四年,但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已过去了很久很久,茉莉大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曾经让他双耳都快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了老茧,但这几天,却只有在梦境中出现。

  而今天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境。

  “愚蠢也好,找死也罢,见到你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”云澈微笑着道:“你赶紧出来,我……”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茉莉似乎不想听他说话,又一次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把他打断:“你可知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?你可知自己现在已经身在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中!”

  “当年我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不过凡道王玄境中期,而这才短短四年,你居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!这等提升速度,足以将这神界都惊动。而知道你四年前玄力只有王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不止我一人,还有一个人,而且就在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场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云澈点头,眼皮闪过一丝深隐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你从我身边带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狱萝!”

  “哦?”似乎讶异于云澈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茉莉声音冷下:“她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向我承诺,不会向任何人说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你竟出现在这里,你以为那个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会当没有看见吗!若她万一起了恶兴,告知了他人我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与你相近,你猜,你会有什么后果!”

  “你放心,不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语气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四年从王玄到神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下界,她本就几乎不可能想到同一个人。更何况……她当年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,早已经‘死’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”

  “……”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连空气都似乎冷了几分:“死在她手里?什么意思?”

  他迫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见到茉莉,有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想要对她说。或许也只有面对茉莉,他从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瞒,他没有迟疑,直接道:“当年你被狱萝带走之后,我被她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重伤,换做他人,必死无疑,但好在,最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捡回了一条命。”

  “……不可能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缓了下来,音调也发生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:“狱萝若真要杀你,就算你有龙神之体,荒神之力……一万条命也必死无疑!”

  “当年,我被她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击中,五脏尽毁,而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残留体内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道浮屠诀也无法恢复伤势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……最终,是【逆天邪神】雪児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元阴和一生只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涅槃’之力将狱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全部净化,我才活了下来。”

  那段时间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距离死亡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

  所以,在封神台时,他发现了狱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却从不会用目光去碰触到她……怕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恨意被她察觉。

  所以,他很笃定,狱萝不会“认出”他,就如茉莉,刚才也绝不相信他能在狱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下活命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太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和茉莉同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,都根本不可能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仇。

  “……”世界变得安静下来,茉莉许久都没有回音。

  “茉莉,你到底在哪里?你快出来,我还有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想和你说。”云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他想不明白,茉莉既然已经找到了他,为什么却不现身相见。

  “你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源珠呢?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再次传来,依旧毫无感情:“不但毫无黑暗玄气外溢,居然连我都感觉不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看来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能完全压制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了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点头,快速道:“当年你离开后没多久,魔源珠便剧烈发作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把我救回,后来……我在巧合之下,找到了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种子,才将它完全控制下来。”

  “邪神……黑暗种子?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只有水、火、风、雷、土五颗,怎么可能会有……”

  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想到了什么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“你在哪里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种子?”她忽然问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绝云崖下。”云澈道。当年,茉莉让他立誓,无论发生什么,都绝不可靠近绝云崖,更不可探查崖底。而为了苏苓儿,他违背了这个誓言。

  “果……然……如……此……”茉莉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当年我之所以会到绝云崖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云澈想要解释,却被茉莉重声打断:“你不用解释什么,我也不想听。狱萝没有杀死你,魔源珠也已经能完全控制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隐患?”

  “对!”云澈重重点头:“所以……”

  “所以你来找我做什么!?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然厉下,一声冷笑:“我刚才还在想,你费这么大力气跑神界来找我,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我救命?难不成,你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找我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胸口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上,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。

  茉莉和他说话,大多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他从来不会觉得什么,早就完全习惯,反而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会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……但,此刻,面对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却感觉自己被她远距千里,分立于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“如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呵……那你就赶紧滚吧!滚回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去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起伏,轻声道:“茉莉……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你不配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带上了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:“看来这几年过去,你虽然修为长进了,但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天真可笑!你既然到了神界,那也总该知道,星神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存在!你以为你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被迫共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么!”

  “我这次来找你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在你当年好歹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再加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徒情分,否则,就算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跪在星神界外万年,我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。我堂堂星神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知道竟和你一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卑贱凡人共处八年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一生之耻!而你身上那些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还有可能给我带来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!”

  “这个回答,你可满意?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赶紧滚!滚得越远越好!”

  茉莉声音不但绝情,而且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嫌恶。似乎对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于排斥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紊乱,然后却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下来:“你在骗我。”

  “骗你?呵,好啊,那你就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当我骗你好了。”茉莉冷冷一笑,似乎都根本懒得解释。

  “茉莉……你骗不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见我吗?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这么急着赶我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怕我在神界会有危险,或者……你有什么苦衷?”

  “呵!”茉莉冷冷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认为你很了解我?就凭那八年?我们星神寿元长达数万年,八年,不过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有可无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。偏偏这个世界上最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了解一个人,两人哪怕朝夕相处万载,也断然不可能完全了解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你就凭短短八年,却自以为能知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可救药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!”

  “……茉莉,你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云澈不再盲目寻找,抬起头,看着空洞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:“当年,金乌魂灵曾告诉我一句话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年之内见不到你,今生今世或许就再也不可能与你相见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金乌魂灵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能和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互通魂音。它一定不会无谓妄言……我想知道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为什么五年之内见不到你,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?”

  “呵,呵呵……”茉莉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蔑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嘴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灵!不过它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为了让星神传承变得更加完整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要去一个地方历练一段时间……但,和你又有何关系?”

  “不对!”云澈摇头:“金乌魂灵虽然没有和我说什么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……一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历练那么简单!”

  “哦?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奇怪,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?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向你解释!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我天杀星神要做什么,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向你一个下界凡人解释?我堂堂星神,今天却主动来找你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你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!你非但不感恩戴德,居然还蹬鼻子上脸!?”

  “当年在蓝极星,我不得不依附你。”

  “但现在,你在我面前算什么东西?你有什么资格要求见我?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向你解释什么!?”

  云澈怔在那里,胸口窒息,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……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心话……”

  “呵!那你就继续装着你那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,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滚出神界!不然,万一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狱萝给察觉了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给我添大麻烦!”

  “赶……紧……滚!!”

  “……茉莉,你敢当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看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说这些话吗!”云澈抬起头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可笑。”茉莉不屑冷哼:“我再说最后一次……你不配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