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9章 惊变
  哗——

  “我弃战”三个字一出,无论封神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各处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哗然一片。

  封神之战,东神域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之战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视觉盛宴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真正天才检验和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因而,能入封神之战者,哪怕碰上自己绝不可能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也定会全力以赴。

  从未有人不战自败。

  云澈直接弃战,在封神之战历史上从未有过,哗然之后,想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他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方式”,他们又开始觉得并不那么奇怪,甚至不少人暗笑了起来。

  “呵,原来这小子也知道丢人,我还以为他根本没有脸皮。”

  “毕竟封神之战和之前可不一样,之前只有我们能看到,而封神之战,整个东神域都能看到,与其上去丢人现眼,还不如直接弃战了当。”

  “封神之战直接弃战……东神域玄道之耻啊!让西神域和南神域知道了,岂不要笑疯!”

  “关键还有西神域龙皇和南神域释天神帝在场……已经丢人丢到外神域去了。”

  “云澈!”祛秽尊者眉头大皱,声音沉下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非同儿戏,岂能轻易弃战!你就算必败,全力一战,至少也可留得尊严!”

  “我说了,我弃战!”云澈神色不变,重复道。

  “云兄弟……”火破云想说什么,但又不知该如何说。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尊严而言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绝对做不出直接弃战这种事。

  “废物!!”封神台上,洛长安目光半眯,昨日他因云澈而被祛秽尊者当众训斥,本就对云澈极为不爽,云澈直接弃战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找到了发泄之机:“老子千辛万苦才进入封神之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历练自己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陪你这种垃圾浪费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!呵,你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呢?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搞那什么……匿影吗!来让老子见识见识啊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只有最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才会投降,你要还算个男人,就上来和老子堂堂正正一战,老子会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育你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”

  “够了!”祛秽尊者低喝一声:“封神之战,不得无故羞辱对手。”

  虽然呵斥,但语气并不重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无故”两字刻意加重。他目瞪云澈:“本尊再问你最后一次……”

  “我弃战。”不等祛秽尊者问出口,云澈第三次说道。三次语气完全相同,丝毫没有因众人哗然而有何触动。

  祛秽尊者脸色微阴,似已动怒,随之冷哼一声:“既如此,那也省的【逆天邪神】浪费时间。”

  “云澈弃战,落入败者组!”

  “洛长安不战而胜,入封神组!”

  随着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,结果既定,纵然云澈即刻后悔,也已不可更改。

  这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历史上第一次不战而败。

  洛长安撇了撇嘴,跃出封神台,但在半空之中,他忽然向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伸手,小指向下,嘴角咧着如窥蚍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蔑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举动,引得半场哄笑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双手抱胸,脸色毫无变化。但眸光深处,却陡然闪过一丝寒光。

  沐冰云神君境修为,又在云澈之侧,又岂会察觉不到云澈身上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,月眉一侧:“云澈!?”

  “放心,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冲动。”云澈反而微笑起来。

  “……看来,你要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依然未到。”沐冰云低语道。王界之间都有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连接,玄神大会期间,没有理由不开启。而且以星神那个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可轻易遁空,若要到来……早该到了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向星神界坐席快速一扫,又瞬间收回,心中暗叹一声,低声道:“星神帝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人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吗?”

  “不错。”沐冰云微微颔首:“往届玄神大会,星神界最多只会有一个星神亲至。这次因为‘大事’,包括星神帝在内,一次来了五个星神。”

  “星神帝右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师,天元星神荼蘼……传闻,天杀星神幼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他为师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后方,粉衣为天妖星神蔷薇,黑衣为天罡星神神虎,绿衣为天毒星神……”

  “狱萝。”云澈低语。

  “哦?你听说过?”

  “……她在四年前,见过我。”云澈低声道。

  “什么?”沐冰云面露惊色。四年前……那个时候云澈根本还没有到达神界。

  “放心好了,”云澈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担心:“虽然名字一样,相貌相似,但她不会把我当成四年前被他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‘云澈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因为我气息和当年已完全不同,而且,一个星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杀不死一个下界凡人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眉头大皱,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她已隐约猜到曾经发生过什么。

  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……”

  “封神之战第一轮第三场,唯恨,惊雷界厉剑鸣!”

  云澈没有再说下去,快速抬头,看向封神台。

  唯恨……这个人……他到底会在这里做什么?

  封神台上,对战双方已经站定。唯恨有着一张在所有人眼里都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而他一头苍白头发分外惹人注目。他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面孔僵硬,一双眼睛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剑鸣。

  厉剑鸣一直在皱眉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不知为何频频发冷。

  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渗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幽冷。

  眼前名为“唯恨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玄力弱他两个小境界,他没有任何理由会输,但不知为何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轻松不起来,心脏不断狂跳,尤其那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那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睛,让他莫名有一种心悸感……而且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。

  这个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

  为什么一副深仇大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?

  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,因为他从不记得谁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惨白色。但隐约之间,他又模模糊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似乎有那一丁点,但完全无法忆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。

  “……开战!!”

  祛秽尊者一声令下,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兵刃已瞬间抓起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把刃若蛇吻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短刃。

  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小境界,常理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弥补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差距。但有了上一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车之鉴,厉剑鸣自然不会轻敌托大,一把湛蓝长剑横于身前,剑身雷光嘶鸣:“请赐教!”

  唯恨猝然出手,不动则已,一动迅若雷电,蛇刃寒光掠影,直刺厉剑鸣喉咙。

  厉剑鸣眉头一沉,剑身前指,一个奔雷阵转瞬成型,数十道雷光横劈而下,轰鸣声中,将唯恨强行逼开。

  两人刚一交手,唯恨便凶狠异常,每一次刃刺,每一道寒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取要害,完全一副欲将厉剑鸣直接毙命之势,在颇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优势下,厉剑鸣沉稳以对,剑舞雷鸣,玄气如涛,将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悉数化解,然后轻易便将他反压制。

  东席之上,龙皇忽然皱了皱眉头:“奇怪,这个人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已不足十年!”

  “看来,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一人所觉。”宙天神帝也颔首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折损极其怪异,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忽然想到了什么,声音一顿,眉头忽然沉下。与此同时,一丝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一闪而过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刹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龙皇和各大神帝全部脸色一变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!?”

  当!!

  唯恨被重重轰翻在地,手中蛇刃脱手飞出,他瘫跪在地,头部深垂,大口喘息,抓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着。

  厉剑鸣缓步向前,剑身收起,彬彬有礼道:“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既失兵刃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认输吧。”

  “嘿……嘿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唯恨在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低沉,他全身都忽然开始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起来,尤其胸口,起伏之剧烈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东西随时会爆开。终于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,一双眼睛竟放射着幽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仿佛忽然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之瞳。

  这一瞬间,封神台上所有强者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随之脸色骤变。

  沐冰云、沐涣之、火如烈、炎绝海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遭电击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: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这双漆黑眼瞳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,厉剑鸣全身骤冷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堕入了冰寒地狱,一双瞳孔似被针扎,瞬间收缩到极致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在模糊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下……耳边,传来了父亲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:“剑鸣……快退!!!”

  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让他意识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明,但一个黑影已扑至身前,用四肢,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将他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住,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黑光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为媒介快速蔓延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……呜哇哇哇哇!!”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被千万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刺扎入身体和灵魂,厉剑鸣发出了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喊。

  “厉剑鸣……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了仿佛来自恶魔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低吟:“你可还记得……十三年前……被你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奎氏一族吗!!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呃啊啊啊啊……”厉剑鸣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一声比一声惨烈。黑气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从内到外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腐蚀……他奋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被片片撞裂,胸口被击穿,却没有松开一丝一毫。

  “黑……黑暗玄气!!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!!!”

  “祛秽!!”

  封神台骤起惊雷,离得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脸色大变,如大鹰般穿过屏障,直取而下。

  “灭族之仇……辱妻杀子之恨……我纵然损尽寿元,化身魔人……也要把你拖下地狱!!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  声声凄厉如鬼,字字无尽之恨。

  “我在地狱……等着你!!”

  轰!!!!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刚要罩下,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爆开,洒下漫天黑血。恐惧惨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剑鸣被直接炸成两段,惨叫声也变成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咽……随之完全消逝。

  “剑鸣!!”

  惊雷界界王冲到封神台,却只能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厉剑鸣身体被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两段残尸飞出很远,落地之时,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焦黑一片,而且在“滋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中快速腐化着。

  这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让在场无数强者都胆战心惊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洛长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洛长安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安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渣渣,不要搞混!】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