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8章 我弃战!

第1168章 我弃战!

  唯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状态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并不长,只有短短数息,便强行恢复正常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移开,眉头皱起,他已经可以预见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发生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了。

  祛秽尊者腾空而起,与此同时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结界凭空出现,笼罩于封神台之上。这个结界可隔绝力量,防止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波及观战席,但不会隔绝生灵,人体可以自由出入。

  “第一场,炎神界火破云,覆天界陆沉渊,速入封神台!”

  祛秽尊者声音一落,两个人已同时从天而降,落于封神台上。

  左侧火破云,中位星界出身,修为神劫境七级。

  右侧陆沉渊。上位星界出身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星界之一覆天界,修为神劫境八级。

  两者孰优孰劣,一目了然。覆天界那边,众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轻松之色。

  “封神之战第一轮第一场……开战!”

  随着祛秽尊者一声重吼,火破云身上炎光一闪,一把短剑闪现手中。长约三尺,剑身略宽,通体赤红如烙铁,未注玄力,却释放着让人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热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一次看到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。

  “炎神破魔剑,本为朱雀、凤凰、金乌三宗所共有,给了火破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意料之中。”沐冰云低声道。

  但陆沉渊却并未亮出兵刃,身上亦毫无玄气动荡,脸上没有大战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慎重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淡然微笑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道:“你先出手吧。”

  上位星界面对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本就会有一种上人之态,或者说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俯视蔑视。事实上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,纵然同一修为,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,也断然不能和上位星界相比。

  更不要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还有着一个小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出手,他都会觉得自己丢了面子。

  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  火破云毫无废话,如飞箭般爆射而出,直取陆沉渊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一刹那,云澈一声低语:“破云兄赢了。”

  砰轰!!!

  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兆,没有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凝聚,熊熊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金烈焰忽然爆发,如一个太阳直接在封神台上炸开,瞬间吞没了大半个封神台——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,或许足以将整个北席都吞没其中。

  “啊!?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

  封神台上一片惊呼,那瞬间爆发,没有任何正常前奏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让他们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。

  而连这些星界大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何况陆沉渊。他上一瞬还面带微笑,面对冲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依旧一脸悠然,下一瞬便心脏一跳,还未反应过来,就已被卷入漫天火海。

  覆天一脉皆修炼土系玄功,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能力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如此从容不迫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只要火破云玄气一动,他就可瞬间护身,心中甚至还在盘算为了赢得更加光彩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对方三招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五招呢……

  但随着火破云身上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闪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设想就全部成为了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。

  他大骇之下,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撑起覆土屏障,但尚未成型,便已被金乌炎瞬息焚灭,而火破云也已欺至身前,双目燃火,随着炎神破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金乌烈焰疯狂炸裂。

  炎阳爆裂!

  炼狱红莲!

  灾厄炎舞!

  灿火焚星……

  轰轰轰轰轰!!

  火焰玄力威力巨大,但玄气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也一般最长,而金乌炎作为焚灭能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但在火破云手中,威力极大,却也最难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却如狂风骤雨,疯狂炸裂,让人一时都不敢相信这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人,而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几个人在共同出手。

  “啊……呜啊啊……”

  陆沉渊被快速轰退,从他落入被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瞬间,他便连防护自身都极为勉强,更不要说反击,烈焰灼身,火海中不断传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而身体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意志和信念也在被快速瓦解。但,他一直在等待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之机却始终没有出现,轰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反而愈加暴烈。

  终于……

  轰隆!!

  陆沉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完全崩溃,化作一个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人从火海中飞出。火破云手臂抬起,烈焰凝剑,剑身直窜数百丈,向陆沉渊横扫而去。

  陆沉渊终非弱者,在半空竟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过气来,黄光一闪,身上金乌炎灭掉大半,一把九尺长枪抓于手中……

  当……砰!!

  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黄金断灭”威力极强,同级之下几乎不可能硬撼。陆沉渊刚擎起长枪,便被金乌炎剑一剑横扫,火焰爆裂中,枪身燃火飞出,陆沉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惨叫,如流星般横飞出去,直穿过封神台结界,远远砸落入观战席中。

  “陆沉渊脱离封神台,落败,入败者组。火破云胜,入封神组!”

  随着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之音,封神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瞬间全部熄灭,火破云立于封神台中心,呈碾压之势战胜出身、玄力都在自己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却毫无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雀跃狂喜之态,一如战前般平静,他向着陆沉渊被轰飞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微一抬手:“承让。”

  封神台上雅雀无声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火破云身上……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各大下位、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纵然那些名震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目光中也都带上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。

  “火破云”这个名字,从这一刻开始,被他们真正牢记。

  虽然炎神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,但金乌炎之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不知。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火焰至尊之一,代表着最强之火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难驾驭。

  而刚才一战,火破云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超出他们认知,甚至可以说超出“人”之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驾驭能力,一瞬爆炎……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!

  “好!干得好!好!!!唔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火如烈一跃百丈,如神经病般旁若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起来。

  观战席之外,陆沉渊狼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爬了起来,他全身焦黑,刚一站起,便又闷哼一声,重重跪了下去,身上所有衣物也直接飞散。但他毫无所觉,双目喷火,嘶声怒吼道:“不公平……这不公平!我根本就没用出全力……我要和他重战!”

  陆沉渊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上来就毫不轻敌,严阵以待,以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功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优势,火破云要胜他都绝不容易,更不说摹灸嫣煨吧瘛侩压获胜。

  但可惜……

  “够了!”祛秽尊者还未说话,覆天界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怒吼:“堂堂封神之战,你却一上来就妄自托大,将本王,将你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诫抛诸脑后,你该输!就算能赢也不配赢……还不滚下去反省!”

  丢人现眼,又被自己父王当众狠斥,陆沉渊脸色泛白,他狠狠盯了火破云一眼,再不敢多说什么,狼狈而去。

  “此子,未来不可限量。”龙皇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低,但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第一人(龙)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。曾经默默无闻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,从今日开始,将成为整个东神域不得不关注牢记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由于第一天,第一轮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场决定对手,来不及开设赌局。否则,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势获胜,必定会让一众赌徒赔出血。

  但从下一轮开始,次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将会在前一日结束后决定,东神域各处必定会大兴赌局。这也早就成了每一届玄神大会必不可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传统。

  火破云回炎神坐席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注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,也开始被全场频频侧视。炎神界众人也各个都挺直了腰杆,他们这一生,从未如此刻般荣耀。

  “姐姐,我没有说错吧。”琉光界坐席,水媚音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水映月微点螓首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值得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“不过他肯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再过很多年就不一定了哦。所以,姐姐也要加油。”水媚音轻语道。

  水映月:“……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在这时响起:

  “封神大战第一轮第二场,圣宇界洛长安,炎神界云澈!”

  轰隆!!

  如惊雷劈下,洛长安带着一阵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落入封神台,然后一个转身,目光直射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目光挑衅之余,嘴角分明带着一丝让人不太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……看得出来,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很满意。

  “这洛长安,真特么好运!第一场就碰到这个混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等于白送!”一个封神之子撇嘴道。

  “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在我们之间基本垫底,但对上这个垃圾货色,却能直接入封神组第一轮,而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弟洛长生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哔了狗!”另一个封神之子愤愤不平道。

  “我猜那小子不一定敢上台啊。毕竟预选还能玩些不要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手段,封神之战……啧啧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,连续作弊三轮,他怎么可能还会要脸!上去丢个人,说不定还能更加名声大噪呢。”

  “呸!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碰上这家伙,绝对不会庆幸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!赢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也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”

  众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一副看好戏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洛长安入封禅台半天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端坐在原处,毫无动作。

  祛秽尊者眉头微沉,厉声道:“云澈!速入封神台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头也不抬,直接道:“不用了,我弃战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