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6章 时轮珠
  在一众瞠然注视下,云澈洒然走入玄阵之中。

  云澈;出身:吟雪界,寿元:27,修为:神劫境一级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判定,毫无异状。

  一个下界出身,修为才神劫境一级,连续两轮预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作弊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无耻小人”、“玄道之耻”,排名居然超过了洛长生,超过了他们所有人……他们怎么可能相信?怎么可能信服?

  而实际上,云澈登上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压根连一个时辰都不到……前面二十多个时辰,他都呆在那里思考人生,根本动都没动。

  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场合,面对这个比扯淡还要扯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这一众实力与傲气并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选之子”必定早已炸了锅。但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这个结果,是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亲口宣读,他们一个个眉头大皱,心中不解不忿,但都理智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当面质疑……但,并非所有人。

  洛长安忽然踏出,先行礼,然后伸手直指云澈:“祛秽尊者,晚辈洛长安有一事不解,云澈这等修为和品行低下,简直为玄道之耻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贱小人,他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“退下!”祛秽尊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一声厉喝:“他为第一,虽别有手段,但按照规则,胜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胜了,不仅本尊,在场人人亲见,岂容你质疑!想知道原因,大可回去问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,退下!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鲁莽。”洛长安再不敢多言,悻悻退下。

  但,祛秽尊者那句“别有手段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让不少人脸色稍变,尤其那些距离成功只差一线之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通红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全身发抖,直盯云澈,却不敢发作。

  神劫境一级拿到第一……除了用了特殊手段,还会有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吗!?

  “先恭喜你们,从一千宙天珠亲自择选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选之子’中脱颖而出,成为‘封神三十二子’,入玄神大会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,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。”

  “但你们这‘封神三十二子’中,最终可以封神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四人!”

  “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或许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有生以来最为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拼,因为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同辈中最顶尖,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!同时,也会最能证明你们实力,给予你们荣耀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!”

  “封神之战,便在明日!”

  “不过,你们也无需担心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调整状态。”祛秽尊者字字如钟,他手掌一抓,顿时,三十二个光星出现,带着三十二枚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珠飞向每个人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宙天界特有的【逆天邪神】【时轮珠】,”祛秽尊者道:“内蕴宙天珠之力,灌输玄力,可张开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轮结界,时轮结界最多可张开一个月,但,这一个月,外界却只会过去短短一个时辰!”

  对于这枚时轮珠,其他玄者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宙天界能以宙天珠之力制作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,这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常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种时轮珠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珍贵无比,虽然只有“一个月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金都无法求得。

  云澈捏起时轮珠,心中惊奇,张开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结界,在里面一个月,外面才过去一个时辰,能生成如此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普天之下应该也唯有宙天珠可以做到。

  封神之战,每一个对手都极为强大。很可能每一战都要倾尽全力,受伤也在所难免,甚至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,从而造成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玄力和伤势,严重影响下一战。但,有“时轮珠”在,赛程再密集,这一切也将毫无问题。

  “每经过两轮比赛,便会重发一颗时轮珠,被淘汰者不在此列!”

  “另外,作为特别奖赏,到玄神大会结束之前,你们在宙天界拥有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行动权,可进入宙天界禁地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地方,可直接与裁决者对话,亦可无限制自由出入宙天界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铮!

  祛秽尊者说话间,裁决玄阵微一闪动,一道蓝光便进入了三十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同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也多了一小块淡蓝色铭牌。

  象征他们“封神三十二子”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铭牌。

  “接下来,你们将被安排至专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,或者,你们想回宗门住处,也完全自由。换言之,你们接下来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皆可通融,明白了么!”

  无人回应,但这些实力与高傲并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三十二子”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里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熊熊战意。

  封神之战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之地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配得上,最足以证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台!

  祛秽尊者转身,面向宙天神帝微微点头。

  宙天神帝缓缓站起,如被某种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机牵引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都在同一时间集中在了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再次感谢众位远道而来,共议大事。”宙天神帝面带微笑,声音浩渺荡空:“眼下封神之战在即,各位不妨放下‘大事’之负,举目共赏必定精彩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”

  “因为他们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三年之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或将不在你们之下……甚至远远凌驾于你们之上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随着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声陈词,玄神大会三轮预选结束,封神台众星界、强者各自飞离,准备或期待明日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

  若说这三轮预选最为瞩目之人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

  甚至各大界王飞离之时,都会有意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瞥一眼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心于他那堪称惊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匿影”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不能接受他居然进了封神之战。

  而其他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更不必多说,毫无疑问,云澈这等神劫境一级,在他们眼里只能沦为垃圾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却和他们一样名列封神三十二子,这对他们而言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奇耻大辱。

  他们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冷视之后,彻底无视、遗忘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当只有封神三十一子。

  云澈来到吟雪众人面前,还未开口,沐涣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,你……你这……这该怎么说……总之你实在太乱来了,而且这封神之战,这这这……”

  作弊……天选之子……顶撞宙天界……断月拂影……封神之战……沐涣之大脑着实一片混乱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语无伦次了半天。

  “大长老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要多问了,回去再说吧。”沐冰云道,她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问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我们一起回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跟随诸位宫主和诸位长老。”云澈回答道。

  向正乐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疯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如烈等人告别,云澈随沐冰云等人离开。

  吟雪界所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庭殿并不大,但格外安静,且与他们星界互有隔音。云澈等待着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斥责,但许久之后,却只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叹息:“云澈,你可知……从你强行通过第一轮预选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件事,你师尊知道后都定会动怒。”

  “……我知道。”云澈低下头。

  “你做这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到她吗?”沐冰云目光转过。

  云澈点头,轻声道:“我本以为,我不择手段进入宙天界,就可以见到她,但她却没有来,所以我不得不,想了一个可以让她听到我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,”沐冰云道:“她知道你来到了神界,却不愿见你。”

  云澈一愣,随之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会,一定不会。我有多想见到她,她就有多想见到我!”

  “……看来,我始终都小看了你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执着。”沐冰云轻叹道:“事已至此,斥责你也已无益,你好不容易走到这个地步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劝诫,相信你也不会遵从。如今,也只能盼你能够如愿吧。但切记……一定要小心,做任何事前,先想到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千万不可再鲁莽。”

  “对不起,冰云宫主,一直让你为我担心。”云澈歉然道:“完成心愿,回到宗门后,我会向师尊请罪,任由师尊责罚。”

  “明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你会参加吗?”沐冰云忽然问道。

  云澈想也没想,直接摇头:“当然不会。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无论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败无疑,何必自取其辱。不过,我会去观战。”

  “等她来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扬名,封神之战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。而就算他有兴趣……那也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台。

  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达到了,而且貌似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封神之战,作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之战,毫无疑问会引发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注目。而一个才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居然闯入了封神之战,成为“封神三十二子”,这个消息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爆炸,直接就把八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给炸懵了。

  而“云澈”这个名字,也像瘟疫一样疯狂传开。

  毕竟,“异类”这种东西,最能刺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心和八卦欲。

  静谧一夜。

  第二日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开启之日,宙天界一片安静,东神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八方喧嚣,各大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围绕在星辰之碑,等待着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。

  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场对决,都将由星辰之碑实时投影,纵然不在宙天界现场,也可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完整战况。

  云澈沉静一夜,睁开眼睛时,天已大亮,时间上,距离封神之战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而这个时间,其他无论参战者、观战者都必定都已进入封神台。

  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只有沐冰云一直在默然等着他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冰雾轻浮,一道玄气将云澈带起,飞向中心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云澈不会参加封神之战……他在心中早已决定,到了现场之后,他会直接弃战,反正无论弃战或是【逆天邪神】惨败,都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引人耻笑。他会前往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理由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待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……毕竟茉莉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必定会至封神台。

  然而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马上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封神之战采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双败淘汰制。双败淘汰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还算常用的【逆天邪神】赛制,比苍风排位战那种单败淘汰要大幅降低偶然性,更为公平,但战局也会增多。简单而言,单败淘汰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旦失败,直接淘汰,而双败淘汰制,第一次败还可以苟活(落入败者组),第二次败淘汰。不太熟悉这个赛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先百度一下……另外,我会手绘一张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详细赛程图在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