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5章 封神三十二子(下)

第1165章 封神三十二子(下)

  水媚音最初排在众玄者之末,但随着塔层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高,镇守玄兽玄影越来越强大,其他玄者举步维艰之时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却比之先前没有太过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缩缓,将一片又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反超。

  最终,她第二十七个走出宙天塔。

  东神域四大神帝无不动容,封神台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喧嚣一片。水媚音以十五岁之龄进入封神之战,创造了一个几乎不可能打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。

  要不有云澈这个“毒瘤”,她还打破了以最低玄力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。

  水媚音从光幕中走出,丝毫没有其他人惊险恶战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未定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巧笑倩兮,蝶儿般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姐姐身边,看到云澈,她一点都不惊讶,反而冲着他甜甜一笑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剩余名额越来越少。宙天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竞争变得愈加激烈。

  “喝哈!”一阵大吼声中,第三十一个人走出光幕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兄长——洛长安。

  洛长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六级,这个修为,本几无可能进入封神之战。但,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底蕴实力极强雄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出身,再加上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玄功,硬是【逆天邪神】甩下一众神灵境七级甚至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跨入封神之战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时,宙天塔中响起了封神之战还剩最后一个名额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。

  这个宙天之音毫无疑问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着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让战况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激烈数倍,他们不再小心翼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步步搏命。

  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数顿时倍增,但亦有实力强者一路浴血,搏命而上。

  终于,又有人登上了第二百九十九层,而且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六个人同时登上。

  第二百九十九层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艰难凶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层,镇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玄影太多,最好,或者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对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逐个击破,一旦引触所有玄兽玄影的【逆天邪神】警觉群起攻之,可以说除非拥有东域四神子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否则必死无疑。

  进入第二百九十九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名玄者虽都心中焦急,但不得不极为小心谨慎,过去许久,六人之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人毙命,其他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堪堪不到一半,而且各种险象环生。

  而就在这时,另一个影像,又一个人接近第二百九十九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他一身染血,就连整张面孔都被鲜血糊上,无法看清长相,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。

  踏进第二百九十九层后,他没有经过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调整调息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一扑而上,如疯了一般冲向前去。

  这个动作,无疑让众人为之皱眉。

  “这家伙……找死!”

  “虽说只能拼命一博……但他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白送吗!”

  “唉,年轻人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容易失智鲁莽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毫无疑问直接惊动所有玄兽玄影,顿时咆哮四起,玄影疾掠,数十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同时将他锁定,在任何人看来,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判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局。

  “呃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  这一声嘶吼之凄厉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了所有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让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者都悚然一惊,就连云澈也快速转头,看向嘶叫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

  一个头发、面孔、全身都被鲜血染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扑向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群,随之,一道血光炸开,整个影像都被赤血糊上……

  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让所有人面浮惊容。

  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动,竟完全不留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,手中一把七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短刃,精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切断着一只又只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亦连受重创……却如钉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磐石一般,不肯倒下。

  噗!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胸和右腿被两根冰刺同时贯穿。

  左臂,被两道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狠狠锁住……他却没有去挣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迎着前方玄兽一刃刺去。

  一声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裂帛声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被生生撕下,洒下一片血雨,同一个刹那,一道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刃光凶狠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贯穿三只玄兽……

  没有发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甚至没有去看一眼缺少了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他洒着血,像一个从地狱血池中爬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,冲向了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和玄影。

  封神台上,纵然那些经历过无数风雨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也无不深深动容。

  “这小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我怎么毫无印象?”

  “不知道,嘶……小小年纪,居然能狠到这种程度,着实骇人。”

  “可以肯定,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在众人持续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注目之下,他身边最后一个玄兽也在哀声中倒下。

  噗通……

  他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了下去,然后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趴倒在地上。

  他没有了左臂,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那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让人无法不怀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把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流干。

  向着宙天塔第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他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挪动着,每一次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艰难,并带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云澈紧皱眉头,脸上动容……上一刻还强杀神灵玄兽,下一刻,便连站立都无法做到。无法想象,他刚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什么在战斗……

  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隐约找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。

  终于,他挪到了通往第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又艰难爬到了玄阵之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长血痕。

  铮!!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之中,一个人影走了出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引来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齐齐注目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材中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能入玄神大会,年纪自然不大,但脸上却刻满着沧桑。最为醒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头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……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白色,如命若残烛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。

  玄力气息……神灵境六级。

  胜过一众玄力在自己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夺得了最后一个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,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淡漠,别说欣喜,根本连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波动都没有。

  走出光幕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一言不发,也没有去看任何人,尤其一双眼睛,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没有人类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孤狼。

  “这个人好可怕,简直像疯子一样,看样子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历过什么……额?云兄弟?”火破云说完,却发现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呆愣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毫无反应。

  这个人……云澈心中波澜骤起。这个白发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。因为他看到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——在沧云大陆,失去了师父,又失去了苓儿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他。

  对世间一切再无眷恋,唯有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恨。

  这个人必然经历过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……但他为什么会来参加玄神大会?而且如此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进入封神之战?

  等等……这个气息是【逆天邪神】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忽然一变,沉眉默然许久……难道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?

  随着白发男子走出光幕,封神台上其他投影也在同一时间全部溃散。笼罩“天选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缓缓散去,未通过宙天塔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选之子”意识复苏,各个脸色黯然。

  “很好。”面对一众天选之子,祛秽尊者缓缓点头:“有资格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二人已经决出,而败者,亦已证明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无需气馁。离开封神台后,你们可入专属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席,亦可选择至出身星界所在席位观战。”

  祛秽尊者目扫众人,徐徐道:“结果既出,封神之战,明日便会正式开启。现在,由本尊来宣读通过宙天塔考核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资格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,你们也可借此,好好认识一番你们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对手!”

  祛秽尊者手臂一挥,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便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光幕下方,一个淡蓝色玄阵缓缓映出,释放着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玄阵,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赛程安排,以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判定,皆由其完成,本尊喊到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请站于玄阵之上,作为有资格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强者,你们将被赋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。”

  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?

  这几个字顿时让通过宙天塔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眼睛一亮,心中期待。

  祛秽尊者目光一扫,开始宣读:“第三十二位,唯恨,用时六十九个时辰。”

  声音落下,那个最后登上三百层,有着苍白色头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缓步走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,每一步都似乎踏着心跳,面孔和眼神呈现着似乎永不融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冷漠。

  他站立于裁决玄阵之上,顿时,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显现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唯恨:出身:未刻印。寿元:52,修为:神灵境六级。

  唯恨……云澈记下了这个名字。这个人没有刻印出身,而且明显连名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,全身上下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谜团。

  等等,这个感觉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忽然微微一缩。

  不对!刚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这个人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……

  祛秽尊者看了唯恨一眼,裁决玄阵并无异常反应,他也就没有追问什么。继续宣读:

  “第三十一位,洛长安,用时六十九个时辰。”

  唯恨和洛长安,唯二修为神灵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踩下一众神灵境七级,和数个神灵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进入封神之战。

  “第三十位……”

  “第二十九位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第二十七位,水媚音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第二十五位,火破云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第十六位,武归克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第五位,陆冷川,用时四十一个时辰。”

  随着祛秽尊者对排位名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,在场一众“天选之子”都开始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,而当宣读到陆冷川时,所有人都终于明白不对劲在哪里……

  这名次好像不对啊!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排位靠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数人,就连洛长生,眉头也微微动了一下,然后若有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斜了云澈一眼。

  “第四位,水映月,用时三十九个时辰。”

  “第三位,君惜泪,用时三十九个时辰。”

  “第二位……洛长生,用时三十六个时辰。”

  观战者都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,但这些“天选之子”又岂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而且再给他们一万个脑子,也绝对想象不到竟能有人视那如炼狱般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三百层如无人之境。

  当他们听到陆冷川居然第五,水映月和君惜泪名列三四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而骤闻洛长生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,他们彻底傻眼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什么人竟能排在洛长生之前?而那些在东神域久负盛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,也明明都已经宣读过了。

  “第一位……”祛秽尊者声音微顿,似乎并不想提及这个名字:“云澈,用时二十七个时辰。”

  咣当。

  那一瞬间,起码有九百个下巴同时砸在地上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昨天共计180多页……好了好了,知道你们家里都有矿了,赶紧消停,这样我压力太大了。直白说,我这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新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勉强到了其他作者常规更新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而已,完全称不上爆发,也实在不值得你们如此热情,压力实在太大太大了┮﹏┭,毕竟下个月……】

  【等哪一天,我能像其他作者一样日常爆三更,时不时抽风来个四更五更……那时候我会理直气壮主动求票求赏的【逆天邪神】,现在就别惯着了!呼……】

  【另外,疫苗事件,山东重灾区,我家就在山东,我闺女才不到两岁,先前基本一个月一针疫苗,这破事一来,闹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命,一万个MMP不知道对谁讲。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