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4章 封神三十二子(上)

第1164章 封神三十二子(上)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轻描淡写,但足够所有人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但整个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忽然施了魔咒,依然鸦雀无声——除了不断有下巴砸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清脆响声。

  “好!好!好!!”

  释天神帝双手重拍,口中连吼三个“好”字,眼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放着异光:“好小子!这等匿影神技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大开眼界!单凭刚才这精彩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匿影神技,本王就没白来东神域这一遭!”

  “可惜你小子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在南神域,本王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抢,也要抢你当个弟子,哈哈哈哈!”

  释天神帝放声大笑,字字惊雷。

  “大开眼界”、“抢为弟子”四个字,从南神域排行第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口中喊出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?

  而先前祛秽尊者曾厉言辱及云澈之师,这话此时从释天神帝口中喊出,对祛秽尊者而言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打脸。

  他们也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不止各大界王,东席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大神帝、星神、月神、守护者也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容。

  “匿影……神技?”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身法么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人能练成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……才神劫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?”

  “记载中有,但从未听说有人修成。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障眼之法吧?”

  “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释天神帝亲口所说,还会有假?”

  “这小子……好像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简单?”

  “他这样……算不算作弊?难道他就这样……第一?不……不可能吧?”

  云澈以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通过两轮预选,站在了封神台上,众人虽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但之后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而这一次,云澈走的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邪道”,至少完全背离了这个考核的【逆天邪神】初衷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程在他们注目之下完成。

  但给予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可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法平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。

  “怎么,又想说我作弊?”看着祛秽尊者那发僵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云澈低笑一声,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先登上三百层,其他没有任何规则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亲口喊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难不成,号称东神域最公正严苛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,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都要打?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抽搐了一下,目光微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没有言语。

  身为宙天裁决者之首,他又岂会不知传说中身法极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匿影”,活了数万载,今日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亲眼所见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被他无比轻视蔑视甚至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身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亲口……还为了讽刺云澈,着重喊出着“不限任何手段”、“没有任何规则”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因为他确信在互相独立,步步危机,连逃都无处可逃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,想作弊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。

  他做梦都不可能想到,还可以用这种手段。

  而这种“手段”,别说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大神帝,都用不出来。

  祛秽尊者转身,看向宙天神帝,两人对视之后,宙天神帝向他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“……”祛秽尊者回身,胸口微伏,肃声道:“吟雪界云澈,你已通过第三轮预选,有资格入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神之战’!暂留于此处,预选结束后方可离开!”

  哗——

  封神台上顿时一片哄然。

  匿影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让人深为震骇。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修为,毕竟只有神劫境一级,他第一个通过宙天塔之战,依仗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匿影”,而要入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硬实力。

  神劫境一级入“天选之子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引得宙天神帝都为之动怒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入了“封神之战”……毫无疑问,会引发东神域惊涛骇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哗然,以及外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肆嘲笑。

  但,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做下决定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不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云澈充耳不闻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心中波澜起伏。

  封神之战,历届玄神大会最终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重头的【逆天邪神】环节。听说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场,还将通过星辰之碑,传达至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处。

  这一下,我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出名了吧……他心中自嘲着。

  茉莉,看到我,听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你一定会来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一定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这一路,我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艰辛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此刻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只有兴奋,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悔……哪怕还要再付出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哪怕会引发更严重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我也不会。

  偶尔,我自己也会忽然迷茫,为什么我会决绝抛下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只身来到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什么都不顾,只为再见你一面……甚至有可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面。

  而现在,心中疯狂泛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感告诉了我答案……

  因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我新生,更改我命运,让我甘愿付出我所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哪怕十生十世都万劫不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时间快速流逝,宙天塔之战在继续着,而且越来越激烈。

  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也终于重回宙天塔,唯有云澈,静立闭目,对宙天塔看也不看,这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观察“封神之战”强大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时机,他却毫无兴趣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达成,“封神之战”,与他毫无关系。

  且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面对那些能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碰到谁,都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必败无疑。

  他接下来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待茉莉找到他。今日之后,只要茉莉身在东神域,应该就没有理由听不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沸腾了起来:“洛长生!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!他马上登顶了!”

  很快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白光一闪,一个俊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中缓步走出。

  圣宇界顿时欢呼震天……而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这个异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欢呼声必定还能更加高昂。

  洛长生向前数步,忽然看到云澈,目光稍愕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,便将目光转开,再不看他一眼。

  很显然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或者说在任何脑子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来,云澈会先于他出现在这里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行放弃了比赛。

  而他会直接放弃,简直再正常不过。

  “做得好。”祛秽尊者向洛长生微微点头,神色间多了一抹极为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。

  云澈也并未看洛长生一眼。这两个最先回到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宛如处在两个世界般毫无交流……也或者在他们心里,自己和对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继洛长生后,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……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登上宙天塔三百层,返回到封神台上。而这些最早完成宙天塔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最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每一个人,在东神域都早就负有盛名。

  他们到来之后,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和洛长生基本一模一样。

  尤其君惜泪,转过目光之时,脸上带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鄙夷和厌恶,心中深埋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辱和恨意,也会在每次看到云澈时被狠狠激起。

  不知不觉间,返回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已有二十多人,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剩余名额也越来越少,这时,云澈忽然听到了一个他颇为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“那个小子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”

  “中位星界出身,怎么会有这种程度!?”

  云澈抬头,目光很快锁定了一个投影。整个投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都已被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充斥,他可以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到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,以及大量玄兽在金乌炎中痛苦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。

  金炎冲天,似要将宙天塔灼穿。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沉寂了下去,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之中,火破云带着满身鲜血走出,步履缓慢,却坚定如铁,一双燃烧着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看不到重伤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唯有比火焰还要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毅。

  拖着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他踏进了宙天塔第三百层。

  成为第二十五个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了不起。”云澈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叹道。

  从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百名之内,到后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百名之内……现在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中第二十五个通过宙天塔,进入封神之战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中位星界出身,却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。

  他一次又一次给予云澈震撼,也一次又一次给予炎神界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

  “封神之战,封神之战啊……”火如烈反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叨念着,如沉梦中,不愿醒来。

  “破云竟能到如此地步,我们完完全全低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造诣,毕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”炎绝海话说一半,脸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和期盼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火破云身上停留许久,然后转向炎神界,微笑道:“恭喜炎神两位宗主,看来,再过不久,炎神便足以晋升为上位星界了。”

  炎绝海和火如烈受宠若惊,慌忙回礼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万千。

  火破云从光幕中走出,脸上依旧带着难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他刚向火如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示意,一眼看到云澈,愣了一下:“云兄弟,你……”

  云澈走过去,微笑道:“破云兄,这下你想不名动天下都不行了。”

  “啊哈哈,你……”战斗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凶狠异常,但平日里却又格外平和,他有些不好意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笑,刚要问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行退出,忽然想到这必然伤及云澈自尊,连忙止口,压低声音,转而道:“云兄弟,你之前差点没吓死我……你居然敢和祛秽尊者顶撞……呼!你可能不知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千万千万不要再这么做了。”

  “放心好了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淡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我比你们每一个人都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那祛秽尊者就算脑子崩了想直接出手杀我,我也有办法让他下不了手。”

  “呃?”火破云愕然。虽然他很信任云澈,但云澈这话,着实让他不知该怎么相信。

  “快看……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女娃娃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追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?”

  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集中在了同一个投影上。一个娇俏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如黑蝴蝶般在其中飞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大群玄兽在追赶着,但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些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竟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慢了下来,最终停留在原地,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女孩远去,再不追赶。

  水媚音!

  “啊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火破云一脸惊讶不解:“宙天塔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疯狗一样穷追不舍,为什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竟然会不追赶?”

  “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干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种!”云澈皱着眉头,缓慢说道。

  这个小女孩,好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,竟能一次干涉这么多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。

  难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匿影会被她轻易察觉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?

  云澈自身就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,但他从未刻意修炼过精神力,因而强大之处完全集中在简单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攻击和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防御。

  比如龙魂震慑,红蝶焚魂。

  而水媚音所表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攻击要艰难和高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干涉。

  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涉,则可以达到“控制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那啥……我上午出于感激之情,提了一下昨天有多达16页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。然后……我刚才翻了一下,今天到现在为止,已经整整73页…………】

  【不敢说话了……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