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3章 无人之境

第1163章 无人之境

  宙天塔一百层以上,难度暴增,玄兽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提升,而且更加狂暴,各类玄影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奇招百出,稍有不慎,便会遭受重创。

  而由于这些玄影、玄兽对地形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远胜初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所以想要摆脱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行摆脱,闯至下一层,它们也会直追而上,至死方休。

  终于,第一百四十二层,随着一声惨叫,一个玄者葬身于三道玄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偷袭之下。

  复生时,落回至一百三十二层,而且这十层中先前被解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玄影全部复生。

  封神台上不少人动容……这才不到一百五十层,就已经开始有人死亡,两百层之后……或许已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最先到达第三百层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几人能够到达!

  一百五十层后,登上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慢,就连那些排位前百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也已开始步步谨慎,速度大减。而那些排位较末的【逆天邪神】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始频频手忙脚乱,险象环生。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进入下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之前,都要缓好一阵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。

  但,却也有着几个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

  洛长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临近两百层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却依然如初,面对成群玄兽玄影,只见白光轻掠,未见他有什么动作,玄兽玄影纷纷倒地,再无声息。

  而最后一只玄兽倒下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刚好飞落至下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。整个人如信步闲庭,行云流水,那带起无数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“长生公子……才堪堪三十岁,在神灵境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撑死也没那么几年,却将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驾驭到如此程度,论及本王当年,与他……断然不可比啊。”

  这声叹息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一个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。

  洛长生外貌柔弱,气息轻和似水,目光不见锋芒,也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善言语,一群人站在那里,若不知其名,会让人很容易忽视其存在。

  但,他每次展露实力,都会让人发出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叹……让世人见识何为名震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长生公子”。

  “君惜泪……小小年纪,不但玄道修为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奇,剑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神入化,老夫一生浸淫剑道,自诩剑道大成,居然在这小辈面前渐生惭愧。”

  “呵呵,她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普通小辈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君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传人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君啊。”

  “琉光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一路基本和君惜泪并驾齐驱。这两人各有所长,修为难分高下,封神之战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碰上,必有一场恶战。”

  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……虽同为东域四神子,但与其他三神子比,越来越可以看出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劣势啊,年纪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其他三神子二十多年,看来这一代,覆天界要劣于圣宇界和琉光界了。”

  “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儿,排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末……不过,才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能到如此地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叹为观止。”

  “不不,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。这女娃娃虽然一直排位最末,登塔速度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慢,但……她却未有一次死亡。而她前方,已有不下两百人死亡过至少一次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让人称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宙天塔之战在继续,而且越来越紧张,登上两百层之后,一直遥遥领先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,这一千天选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硬战力孰强孰弱,到了此刻,已有了一个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。

  封神台上议论纷纷,终于,随着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天欢呼,洛长生成功踏入第二百五十层。

  距离终点,还有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层!

  迈进第二百五十层后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片冷峻,身上玄力始终处于外放状态,脚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缓慢谨慎,再不复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步闲庭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之上,明显有着两道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。

  只剩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层……但毫无疑问,其难度,要比先前两百五十层加起来还要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对他们东域四神子而言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挑战和磨难,现在才正式开始。

  “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,完全超乎想象。”一个上位界王道:“宙天珠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据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实力而设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度,很显然,宙天珠根本就没想过要让所有人登顶。所谓登顶时间最短大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幌子……估计能有实力登顶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一千人中,也就那么三十几人,和时间基本没有关系。”

  周围之人也都点头认同。

  而就在洛长生于无数惊叹中踏足第两百五十层时,自始至终一动未动,被所有人无视加快要遗忘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这时忽然动了起来,向着通往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去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耻笑。

  “他要干嘛?不会想要登塔吧?”

  “哈哈哈哈,他肯定还不知道第一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只要敢进去,一息都撑不过。”

  “躺那睡个觉多好,非要强行送死,丢人现眼。”

  随着嘲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,转眼间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集中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因为俯视弱者,带给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优越感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来自下位星界,位于封神台众强者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能从云澈身上找到一种舒心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愉悦。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行,速度越来越快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在前行中快速淡化,踏进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整个人已完全消失,无影无踪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声在一瞬间全部休止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陡然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和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愕。

  “消……消失了!?”

  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主动放弃资格,被传送出来了?不……不对啊!”

  “你们快看……投影……一直在动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完全消失,但所在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却一直在动,影像掠过第一层,来到第二层,又很快掠过第三层,来到第四层……而这个过程之中,唯有影像,完全不见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宙天神帝目露异色,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,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就算一直对宙天塔之战毫无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释天神帝也一下子坐起身来,双目释放着奇光,直直盯着那空无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。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匿影!”龙皇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自来到宙天界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、目光还有声音,第一次如此肃然。

  五大神帝全部侧目:“龙皇,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这种匿影之术,有着很多记载,绝非虚妄。”龙皇徐徐道:“这一点,你们自该清楚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层面,最终境界,哪怕得到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技,要真正修成,也难如登天,不仅需要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,传闻还必须对某种或多种自然元素极度亲和,对玄力驾驭登峰造极,对天地之气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,另外,还需要莫大机缘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明悟……可谓严苛到极致。”

  “虽然看过诸多记载,但龙某在世三十五万载,今日,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亲眼所见!”

  “你们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,全部小看了这个年轻人。”

  龙皇说这话时,明显在动容。

  五大神帝全部默然,久久不发一言……他们或许从未想过,自己有一天,竟会被这样一个年轻人打破认知。

  “梵天神帝,龙某记得,你们梵帝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鸿光梵影’,极限境界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匿影无踪’。”龙皇忽然问道。

  梵天神帝微微点头:“不错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等境界,唯有九十万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曾修成过,此后再无人修成,梵天曾有尝试,但万年毫无所得。”

  “如果龙某没有猜错,此子所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冰凰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技——断月拂影!”龙皇微呼一口气:“怪不得,他会成为吟雪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!”

  “这可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匿影那么简单啊。”释天神帝手捏下巴,眼睛依然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:“不仅身影完全消失,就连气息都跟着消失了。他冲了这么多层,那些玄兽玄影全都毫无反应……妙啊!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等身法,太妙了!”

  “……”梵天神帝久久没有再说话,目中闪动着诡光:这世上除了影儿,居然还有第二人可以做到如此。

  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悟性整个神界都无人可及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突破神主境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明悟,终得匿影之境……而这个人,才神劫境……

  连龙皇与五大神帝都心中惊骇,可想而知他人。整个封神台喧嚣一片,就连那些一界之王,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妖法?或者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?”

  “身法玄技?不可能!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!”

  “这算……作弊吗?靠……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啊!”

  炎绝海目瞪口呆,火如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然后忽然一个激灵,叫道:“喂……涣之长老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玩意?云澈小子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而沐冰云与沐涣之都已激动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沐涣之两眼瞪大,他想到了什么,却依然无法相信。

  “断月拂影!宗主和历代先祖都从未修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境!”沐冰云喃喃轻语道。

  身为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宫之主,冰凰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看到这属于冰凰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至境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深撼心魂,甚至虽死无憾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。

  匿影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之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命底牌。真正知道他可以匿影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直以来,除了他自己,就只有沐玄音。

  直到今日,才多了水媚音这个完全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

  而其他人,哪怕沐冰云都不知晓。在黑琊界,黑魂神宗被他暗杀了那么多人,戏弄了那么长时间,都自始至终,没有人知道他可以匿影……因为打死他们都不可能想到,居然有人可以从身影到气息都完全消失。

  有这个底牌在,很多时候,他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死都难。

  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索和权衡,终于,为了能与茉莉相见,他当着无数人之面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张底牌示于人前。

  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方法,也因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匿影能力已被水媚音发现,她只要说出,也就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

  在完全变得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、喊叫、议论声中,失去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快速向前。最初领悟匿影之境时,他连走路都需要小心翼翼,稍有不慎便会暴露。

  而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经历了黑琊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锤炼,经历了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苦修,对匿影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驾轻就熟,匿影状态下完全不需小心翼翼,速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快……

  十层……二十层……三十层……五十层……

  一百层!

  一百二十层!

  一百五十层!

  两百层!

  封神台上,喧嚣之声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了下去,先前集中在东域四神子和其他玄者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全部盯在了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,目瞪口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投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快速移动……

  两百二十层……

  两百三十层……

  两百四十层……

  两百五十层……

  然后……超过了洛长生所在塔层……玄影依然在继续向上……

  没有停歇,没有恶战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、玄影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完全剥夺了意识,没有任何一个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对其他玄者而言,每一层都要小心翼翼,尤其到了后面,每一层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能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。

  而云澈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就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登塔!

  两百七十层……

  两百八十层……

  两百九十层……

  两百九十九层……这一层,有着三十个玄兽,三十个玄影共同镇守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缓了下来。从它们之间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过,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距离一只巨型玄兽只有不到二十步之遥。

  但,那只玄兽依然趴伏在地,如先前那般四处张望,虽明显处在警觉状态,却对云澈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就这样,云澈在最凶险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百九十九层却如入无人之境,直直走进了通往第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踏入其中之时,匿影状态解除,在无数道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显出真身。

  第三百层没有任何玄兽镇守,只有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传送玄阵。

  云澈表情淡然,无喜无悲,径自走入玄阵之中。

  铮!!

  光芒一闪,那道属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投影完全崩塌,消散无踪。

  而封神台中心,那道笼罩所有“天选之子”真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白光之中,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来。

  迎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。

  “按照规则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,没错吧?”云澈完全无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停住脚步,面向站在他正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……”祛秽尊者目视云澈,这个制裁了无数星界和神道强者,天塌于前都不会变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者之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翻了一下作者后台,主站昨天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就有十六页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条,是【逆天邪神】页。地球首富算什么,银河系首富在向我招手╭(╯^╰)╮在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包养下成为有钱人后,我现在卷个煎饼要加三个蛋。三个蛋,三个蛋啊,你们知道三个蛋的【逆天邪神】煎饼果子有多好吃吗!!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