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2章 星神之泪

第1162章 星神之泪

  茉莉伸手一指,情绪失控之下,声音带着嘶哑:“他在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他,他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他可以一世无灾无忧!”

  “但……在这里,他算什么!你知道,他在这里有多危险吗!”

  茉莉越说越激动:“你可知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!?其中任何一个一旦暴露,都会吸引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!到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……他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他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将万劫不复!”

  “能入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什么人物!?对他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危险,最不能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其中有任何一人,察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秘密,他就…………你明白吗!!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彩脂身儿紧缩。

  “不知有多少人在追查我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身在何处,更没有人忘记我曾经得到过邪神不灭之血……而如果我与他相见,被人稍稍察觉到端倪,你可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后果!”

  “而我不能与他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又何止于此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粗重,心魂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卷入了惊涛骇浪。

  “姐姐……我……我知道错了……”彩脂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泪眼朦朦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想为姐姐做一件事,想给姐姐一个惊喜……我不知道会那么危险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错了……”

  “彩脂,你闯了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后,明明答应过我,再也不会隐瞒我什么事,再也不会擅自做决定,为什么又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在见到他后,能马上告诉我,有那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可以让他回到他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再不踏足神界,至少不会发生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,你让我怎么办……”

  茉莉全身发颤。对她而言,如今生命中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,一为彩脂,一为云澈。彩脂接受了天狼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感觉天塌了一半,现在云澈又……

  “姐姐,”彩脂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泪朦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知道错了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又不听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……不要生气了好不好。也许……也许姐姐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并不会发生,而且……我相信姐姐一定好想再见到他,姐姐那么厉害,一定有很多办法……和他相见又不被人发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你……不……懂。”茉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你不了解他……你还个小孩子,这个世上有很多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你都不懂,很多人,和你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一样,很多事,要比你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千万倍!”

  茉莉转过身去,不让彩脂看到眸中逐渐难以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湿痕:“彩脂,你现在马上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殿,闭门反省……没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允许,不许离开半步!”

  彩脂唇瓣张了张,黯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低下头去,小声道:“知道了……我……我会好好反省的【逆天邪神】,姐姐不要生气了,好吗……”

  离开少许,彩脂又忽然转过身来,咬了咬唇瓣,轻轻说道:“姐姐,他……和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像很像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我故意戏弄他好几次,而他,却反而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救我……”

  “只因为……我用了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他一定知道。他来到神界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姐姐。为了能见到姐姐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以连命都不顾,他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在轻颤:“马上回去……反省!”

  彩脂不敢再说话,螓首低垂,嫩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绞着裙带,独自一人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回向星神界。

  彩脂刚一离开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之上,两道泪痕缓缓而落,随之,泪珠便如决堤之水,直漫双颊。

  “云澈……”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

  “云…………澈……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缓缓蜷下,一声声带着哭泣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……或许,没有人会相信,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竟会有如此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面,竟会如一柔弱少女般悲声哭泣……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一道目光一直停留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从未离开。

  “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居然混乱到这么久都没有发现我,哼……看来这一趟,非但没有白来,反而……有趣之极啊。”

  “云澈……”千叶影儿回眸,轻念了一声这个先前完全不配她记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“这可要比九玄玲珑体,都要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所有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身处第零层。

  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塔”,但塔层世界却出乎意料的【逆天邪神】广阔。第零层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荒芜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地,矮山起伏,有百里之宽,数里之高。

  在一座矮山顶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通往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扇石门紧闭。

  所有玄者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、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一样。包括之后每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以及镇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玄影,也都一模一样。

  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平。

  而这些影像,都被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在封神台上,无论想看哪一人,都可一清二楚。

  很快,每个参战玄者都来到了通往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之前,等待着石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,准备第一时间冲入第一层,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必争……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但有一个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例外。

  云澈!

  他站立在最初被传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一动不动,眼神似乎有些飘忽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而云澈此举,除了让不少人嗤之以鼻,反而并不让人觉得惊讶。因为在这个只能依靠自身硬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他无论做什么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

  “东神域玄神大会第三轮预选战,”宙天之音在宙天塔,还有封神台响起:“开始!!”

  轰隆隆……

  一千个完全相同,又完全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通往第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石门同时开启。

  顿时,一众蓄势待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如离弦之箭,直冲宙天塔第一层!

  唯有云澈依旧置若罔闻,无动于衷……不过,却也没什么人再屑于看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自己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些注定封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强者。

  进入宙天塔第一层,犹如踏入了另一个世界。这里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荒芜之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翠绿丛林,鸟语花香,万木参天。但众玄者还未来得及欣赏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,一道玄影带着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从翠木中爆射而出。

  这道玄影手持双刃,一身几与周围环境融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翠绿,其出手狠辣无比,直取要害,势要一击毙命。

  更为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其玄力气息竟高达神灵境一级!

  这着实让所有人吃了一惊。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层,居然上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……后面有多可怕,简直不可想象!

  之前还有人暗笑着猜测云澈用卑劣手段混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渣渣顶多也就能过前面白送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层……这么看来,他根本第一层都过不了!

  进入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个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绝顶高手,且进入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紧绷,因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虽惊不乱,巧妙避过,瞬时反击。

  这些年轻玄者在同一瞬间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采,让东神域一众强者都颇感惊艳,不约而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赞许。

  第一层只有一个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,很好解决。众玄者循着气息,纷纷以自己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冲向通往第二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。

  第二层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荒漠,镇守着一只神灵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土系玄兽,因环境特殊,难度高上了些许,但对他们而言,依旧轻而易举。随后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层……第四层……第五层……

  第十层……第十五层……第二十层……

  封神台互相议论,互相吹捧,氛围颇为和谐,前面几层,乃至几十层都难以拉开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。

  但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五十层之后,差距,终于开始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拉开。众玄者登塔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越来越慢……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,也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起来。

  终于,第一个登上第一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诞生……拉开了倒数第二名整整十七层!

  而这个人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洛长生!

  一百层,看似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高。但谁都清楚,这依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开始。

  而云澈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数第一名,他依旧停留在原处,自始至终,一动不动。自从出现在宙天塔,他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失去了意识一般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静止,面孔毫无动荡,但内心无时不刻不再泛动着波澜,默然想了很多很多。

  对神界,他有了与以往大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尤其对宙天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大改。

  以往,他对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他人之言,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东神域最为正道,最具威信,亦最受人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宙天界所引领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者,专门裁决天下恶,绝对公正严苛。

  所以,面对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质问,他毫无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出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,虽主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龙皇在场,但同时也源自对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好感与信任。

  很快他就发现,自己果然太天真了。

  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他说出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冒犯宙天珠,非但被无视,还要罪上加罪。

  而由释天神帝说出,却可以让宙天界哑口无言。

  就如当年沐玄音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件事:这世上没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,只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

  只有拥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才会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!否则,你能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有他人认为、他人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!

  祛秽尊者被认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严苛、最公正无私之人,为了将生命献于裁决,他甚至不惜舍弃名字,更为“祛秽”。

  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张口直辱沐玄音……或许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正严苛,但云澈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为裁决者之首,将其他星界、其他界王、其他玄者都不放在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傲。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成就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也可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言辱之。

  这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实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。

  还有……茉莉。

  心中已经没有了侥幸,云澈不得不明白,茉莉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到来宙天界。

  所有一切,皆成空幻。

  这个结果,他如何甘心。

  他真正不甘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换来一场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整整三年了,已接近他答应彩衣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期,却依旧没能找到茉莉。

  “还没有结束。”云澈仰起头,闭上眼睛,在内心自语着:“茉莉没有来宙天界,看不到我……但……如果……我可以让东神域都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”

  “眼下……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么……”

  “神劫境一级进入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……呵呵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一定会轰动吧……”

  “师尊知道了,一定会很生气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已经很少,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其他办法了……如果无法见到茉莉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……”

  睁开眼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缓缓变得冷毅,瞳眸深处,闪过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光。

  之前给师尊丢的【逆天邪神】脸……我要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回来!

  辱我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老头!瞪大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好好看着……谁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瞎了眼!!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