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1章 宙天神塔

第1161章 宙天神塔

  宙天塔位于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,它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具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。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

  在玄神大会前,便早已传闻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战场可能会在宙天塔中,不过听到祛秽尊者之言,众“天选之子”依然心中激动难抑。

  那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幻影之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最高等,最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“……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,逃过一劫了?”吟雪界坐席,沐涣之等人哪还有心思关注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本以为绝路无生,忽然就风平浪静了,沐涣之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  沐冰云摇了摇头,幽幽叹息道:“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果然没有错……他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天煞附身,当年第一次面对姐姐时如此,如今在宙天神界依然如此……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生都不会真正收敛。”

  “不必担心,被释天神帝抓了话柄,又有龙皇之言,至少宙天界不会再对云澈怎么样了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炎绝海摇了摇头:“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以后在东神域要难混了,玄神大会结果后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带他速回吟雪界吧。在玄道大成之前,也最好不要再离开吟雪界。”

  沐涣之想了想,叹息着点头。

  “第三轮预选,被送入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投影。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任何人都毫无意外。宙天塔真身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宙天神境中,具现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巨大投影,因而能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自然也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投影。

  “你们将被送入宙天神塔的【逆天邪神】底层,而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百层!”

  “每一层,都会有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和玄影镇守,每向上一层,镇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和玄影或者数量大增,或者更为强大,将让你们举步维艰。”

  “而胜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很简单,最先到达宙天塔第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二名玄者,便可进入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神之战’!”

  以先到三百层而决胜败,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简单明了。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塔,而进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千“天选之子”,想都不用想,这听上去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三百层”,必定艰难绝伦。

  “等等,”祛秽尊者声音刚落,一个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很不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响了起来,释天神帝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关于这第三轮预选,本王有个提醒,你最好把所有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都一一详细列举出来,要不然,万一有人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按照规则取胜,却反而被某些不知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要打要杀,那可多难看啊。”

  宙天神帝脸色一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发作。

  祛秽尊者眉头微沉,没有回应释天神帝,但音调却陡然加重:“宙天神塔之战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投影!在宙天塔中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先到达第三百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二人为胜,除此之外……”

  “没——有——任——何——规——则!!”

  最后六个字,祛秽尊者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重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给释天神帝。

  “你们身上所带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东西,任何武器、玄甲、玄器、玄阵都可随意使用,绝无限制。或者,你们想用什么见不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也完全随便!”

  “但,有几件事,本尊必须提醒你们!”

  祛秽尊者沉着眉头,徐徐道:“其一,宙天塔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极其特殊,哪怕再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器,也别想刺穿空间。凭你们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更无可能!劝你们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尽早放弃用空间玄器直跨数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!”

  “其二,奉劝你们最好不要试着避开玄兽玄影强行登塔!因为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一旦被玄兽玄影察觉,它们会一直追杀你们到死为止!强行避开玄兽,只会让你们腹背受敌,自掘坟墓!”

  “而一旦死亡,虽会复生,但复生之处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倒退十层之后!且这十层之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玄影也会全部复生!”

  “至于避开玄兽玄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,哼!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好主意……可惜,宙天塔每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形都各不相同,极为复杂。想要在找到去往下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前不被察觉,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!”

  “其三……”祛秽尊者那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分明刺了云澈一眼:“不要梦想着能借助他人之力,你们每个人被传送至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,都会处在完全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!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!谁也干涉不到谁!能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自己!”

  封神台上顿起喧嚣,议论纷纷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不已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暗点头。

  第一轮、第二轮预选战,因战场和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,存在着诸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运气成分和随机性——甚至连云澈那种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作弊到头来都不算真正违规。

  但这第三轮预选战,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已表明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真真正正考核硬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拼!

  登上宙天塔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中,面对玄兽必须全部击杀,强行跑路基本等于找死,无法使用任何空间道具,且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战场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,谁也干扰不到谁,谁也帮助不到谁。

  显而易见,想要到达第三百层,最稳妥,或者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杀光每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兽玄影……而且要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。

 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硬实力。

  完全没有任何作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祛秽尊者会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吼出“没有任何规则”。

  任凭你可以动用任何手段,你又能如何?

  道道目光都有意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掠过云澈,想着他才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发笑……整整三百层,难度一层比一层高,而前几层应该最为简单,基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白送。

  但以云澈这才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能不能通过这白送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层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。结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显而易见,他在这第三场预选中,将完全成为吊车尾,而且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远……

  别人哪怕未能进入封神之战,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淋漓酣战和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历练,而云澈,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毕竟,唯有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实力,才有资格进入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。

  宙天塔之战,云澈注定彻底沦为笑柄,但这些,吟雪等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心在意。尤其沐冰云,只求能尽快结束,然后她会马上带云澈离开宙天界,返回吟雪……至于后面最受瞩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她已无心关注。

  她已经可以预想到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怒。

  怒云澈强行通过两轮预选,暴露一众东神域顶尖强者眼下,怒她没有看好云澈。

  在离开吟雪前,沐玄音一再叮嘱,要她在云澈淘汰后全程看着云澈,不得让他离开视线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尽量让云澈不被人注意……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绝对不能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

  但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不可能想到,云澈竟在“败者斥出宙天界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之下,连过两轮预选,成为“天选之子”,还闹出大动静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暴露人前,还几乎成为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。

  沐冰云只能深深祈祷,千万不要发生那个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“你们可还有疑问?”祛秽尊者目视众人,待无人回应,手掌一挥,一道白光忽然从天而降,将所有“天选之子”罩入其中。

  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会留于此处,意识与身上所具一切将被投影至宙天塔中,胜者进入封神之战,败者,亦将留于封神台观战。”

  “而你们在宙天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也将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至此处!”

  “去吧!天选之子,尽情展示你们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证明你们有被封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!”

  铮!!

  笼罩“天选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忽然变得数倍浓郁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都被完全吞没,无法看清。同时,有千道光星冲天而起,带着一众“天选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飞入宙天塔中。

  宙天塔光芒微闪,霎时间,忽有千道残光从天而降,如流星急坠,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点落在了封神台上,化作一个个影像。

  这些影像的【逆天邪神】背景完全一致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,是【逆天邪神】站立于影像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……而这些人影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千天选之子。他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塔之中。

  宙天塔起点,第零层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塔之战开启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在这一刻移开,然后竟幽幽背过身去。

  “彩脂,跟我过来。”

  冷冷撇下一句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去,彩脂咬了咬嘴唇,惴惴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在后面。

  茉莉在前,彩脂在后,她们离开宙天界区域,又飞出了很远,茉莉才终于停了下来,背对彩脂,一动不动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彩脂站在茉莉身后,双手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捏着裙角。

  哧啦!!

  一声铮鸣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隔音结界罩下。茉莉这才转过身来,直面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……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在微微发颤,释放着彩脂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。

  “姐……姐姐……”彩脂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退了一步,鼻尖一皱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她一点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姐姐会这么生气。

  “彩脂……”茉莉胸口起伏,她在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但声音依旧带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:“你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我……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时候见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两年多以前……上次姐姐忽然闭关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我一个人无聊……出去玩……就……不小心……就遇到他了……”

  彩脂向来天不怕地不怕,但唯有姐姐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心里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她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。

  上次闭关……两年前……

  心中有无数道激流在窜动,茉莉一时间竟都无法言语。过了好久,她才重声道:“把你如何遇到他……把你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,全部告诉我……一个字都不许隐瞒!”

  彩脂小鸡啄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连连点头:“我都说……我都告诉姐姐。”

  面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彩脂哪还敢有半点欺瞒,从她偶至黑琊界,被云澈多管闲事“搭救”,然后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狼斩”与能同时驾驭冰和火注意到他,到逐渐确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到一点点知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目睹云澈和黑魂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……敲诈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星佛神玉……跟随他欲取皇仙草……

  等等等等……

  她都一五一十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给了茉莉。

  茉莉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不发一言,直到彩脂在惴惴中把自己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关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全部说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终于彻底爆发:“彩脂,你……你明知道……你……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!!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带上哭腔:“因为……因为姐姐说过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见他,就算他有一天到来神界,也一定不会见到,所以我才……才一直……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见他,又为什么要帮他来到宙天界,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!”

  “因为……因为我一直都知道,姐姐其实很想他,很想很想再见到他。”彩脂抬起头,泪光盈盈:“姐姐在睡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永远都会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”

  茉莉双眸顿时迷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那你知道,我为什么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见他……你知道,你已经闯下了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吗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