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60章 跌宕起伏

第1160章 跌宕起伏

  “苍释天,你……”宙天神帝面浮怒容,他想要怒斥,但一张口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如何反驳。

  因为,苍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嘲讽,但……却又偏偏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“我怎样?”面对明显震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释天神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一耸:“莫非本王有哪句话说错?”

  “这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预选战场可用任何手段,只认最终结果,这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亲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?”

  “而将遵从这个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小子视为犯了‘重罪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宙天界!?”

  “认定这个小子排位千名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,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!?”

  “将这小子传送至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,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!?”

  “而强行否认这个结果,还将之称为‘玄道耻辱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宙天界!?”

  释天神帝摊开手臂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有哪句话说错,还望宙天神帝不吝指教。”

  随着释天神帝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封神台忽然一下子鸦雀无声,随之,无比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出现……宙天神帝怒视苍释天,但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不发一言。

  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无语反驳!

  因为释天神帝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偏偏每一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显而易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玄神大会预选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宙天珠内进行,规则由宙天珠制定执行,一直到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皆由宙天珠,宙天之音宣读过不限制任何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云澈会被传送到这里来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定。

  但,云澈玄力才神劫境一级,不可能凭实力通过两轮预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作弊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藐视,对其他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公。

  但偏偏硬扣宙天珠设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还真就不算违规,云澈自己方才也以此辩解过……却非但被无视,还因提及宙天珠而“罪上加罪”。

  云澈不过一个出身下界,还坐实作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物,又岂会有人会愚蠢到直面宙天界用这个理由为一个人人鄙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小人”辩护。

  而沐冰云拼死维护云澈,却也断然不敢提“宙天珠”三个字。

  但偏偏,这些话来自释天神帝之口,且句句不离宙天珠,硬是【逆天邪神】怼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哑口无言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呵,”宙天神帝难出一言,释天神帝眯眼笑了起来:“宙天神帝既然无语指教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认本王所说无错咯?啧啧,你们宙天界自己都压根不把宙天珠当回事,本王才不过说了一句‘不过如此’而已,论到辱蔑宙天珠,本王可比你们差得远了。”

  “再说,宙天珠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多好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本就应该不择手段,胜者为尊。这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一身微末玄力,却能逼得一个神灵境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之子乖乖就范,这能耐可比区区玄力强得多了,入你们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选之子’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合情合理。若必须依照玄道修为来评定,那直接按照玄力等级一二三四排出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还开什么玄神大会!”

  “苍释天……”宙天神帝极力忍耐:“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还轮不到你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管。”

  “哦!”释天神帝长嘘一声:“本王本以为,以你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涵养胸襟,经本王提醒,会知错纠错,好歹证明一下自己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脑抽,并没有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宙天珠当个屁,结果却搬出个‘东神域’来吓唬本王,那本王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吓得不轻啊。”

  释天神帝眯了眯眼,幽幽一叹:“宙天神帝,本王一向敬你,可别让本王从此之后……小视你啊。”

  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、长老、制裁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站起大半,个个脸色阴沉,宙天神界在东神域有着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在整个神界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却从未如现在这般愤怒,这般憋屈。

  宙天界不惧任何人,自然也不会惧苍释天——无论他何种手段,都绝不会惧。

  但偏偏……苍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宙天珠来嘲讽他们!且字字为实。

  驳他之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驳宙天珠……他们如何能驳!

  封神台上,众东神域强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浮惊容,看向释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剧变……释天神帝,在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神帝中排行第二,地位等同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在传闻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今日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目睹领教了这释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害。

  “呵呵,两位不要吵了。”

  一声淡笑,如天阙神音,瞬间将压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驱散无踪,龙皇转过身来,面对两人:“两位神帝且听龙某一言如何?”

  急怒攻心却发泄不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顿时如见明光,颔首道:“请龙皇指教。”

  龙皇何等阅历心智,他又岂会看不出,释天神帝此举,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云澈“打抱不平”,纯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忽然抓到一个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柄之下,拿出来恶心宙天界……或者说东神域。

  不得不说,苍释天这一着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够阴毒。宙天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更改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坐实了藐视宙天珠,违逆宙天珠亲自所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与结果,自己亵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镇界圣物和无上信仰。

  但若就此取消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制裁,承认他“天选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那宙天界先前所言所为无疑成了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——不过这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关键,因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处理好了,反而可显得宙天界胸襟如天。

  但,一个才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居然能入浩大东神域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一千名,最终还要被送入每一个名额都珍贵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境……

  这传出去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。

  所以宙天界无论作何选择,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受无比。

  目光从释天神帝脸上扫过,龙皇微笑道:“云澈用异常手段,取得与他实力完全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名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违玄道尊严,当受鄙夷。但,释天神帝所言却也无错,虽违玄道尊严,却不违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。”

  “因而,以龙某之见,云澈当受轻视,却不该遭受惩处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留在玄神大会,直至结束。至于他最终能否入宙天神境,”龙皇淡淡笑了笑:“最终自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由宙天神帝和宙天珠共同决定,到时再重新问询宙天珠之意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宙天神帝稍稍思虑,心中顿时明亮,怒气尽消,拜服道:“龙皇所言甚是【逆天邪神】,方才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处置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大有不妥,如此,便依龙皇之言。”

  宙天界众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一亮,心中大松。

  龙皇之言,听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顺从释天神帝之意,承认云澈排名,不该施以惩处,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有玄机——其意让云澈留在玄神大会,继续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第三轮预选必定被淘汰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有他啥事。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压根不会有半点影响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。

  但,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“玄神大会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至于最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宙天神境”资格……一句“最终自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由宙天神帝和宙天珠共同决定,到时再重新问询宙天珠之意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”,何等巧妙。

  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三言两语便轻易化解了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困境。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殿下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信服。”释天神帝轻笑一声,往坐席上一歪,再不言语。

  “祛秽!”宙天神帝肃然道:“虽然云澈手段卑劣,但依然未违背宙天战场规则,谴斥已足够,无需重责,亦不必取消玄神大会资格,武归克亦同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祛秽尊者领命,冷斥道:“云澈,武归克,退下!”

  “谢……祛秽尊者宽恕。”武归克快步退后,脸上惶恐,但实则内心早已大定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站了一会儿,深深看了祛秽尊者一眼,也退回到人群之中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回,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选之子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移开,脸上俱都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鄙夷。

  不要说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劣手段,单单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、修为,就不配与他们同伍。

  事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,同样远超云澈预料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灵觉一直在寻找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却始终一无所获。这让他不得不想到那个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茉莉……并没有来宙天界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沐冰云也曾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过他……玄神大会,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见到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参加玄神大会,皆要看运气,或者说天命。

  茉莉……她没有来吗……

  我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努力,就这样……全部沦为一场空幻了吗……

  “祛秽,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便就此揭过,玄神大会结束前无须再提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眼下群雄齐聚,当以玄神大会为重。”

  他身体转过,看向直穿云霄三万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:“开始第三轮预选吧。”

  祛秽尊者微微颔首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缓缓沉下,须臾,便只余玄铁  般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,目光也再不看云澈一眼。

  “你们连续通过两轮预选,荣为‘天选之子’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证明了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与手段,但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现在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始!”

  “你们虽都年轻,但相信亦都听说过,每一届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头戏,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神之战’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属于年轻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,是【逆天邪神】象征我们东神域年轻一辈最强玄力、最高荣誉之战。”

  “而有资格参与‘封神之战’者,唯有三十二人!”

  随着祛秽尊者威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被逐渐重新牵引回玄神大会,尤其那些“天选之子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个热血沸腾。

  “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轮预选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决定有资格参加‘封神之战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你们一千人中,只有三十二人可以胜出!其他九百余人,就就此告别玄神大会!”

  “咕嘟”……不少年轻玄者全身紧绷,喉咙攒动。

  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……因为能入“天选之子”,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除了云澈。

  要从一千“天选之子”中闯入前三十二位……难度之高可想而知。

  “第三场预选战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……”祛秽尊者侧过身来,头颅抬起,仰视着将大地与苍穹连接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:“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宙天神塔!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