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9章 罪无可赦

第1159章 罪无可赦

  “云澈!!”沐冰云大惊失色,沐涣之等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欲绝。

  “完……完了,这次真……彻底完了。”火如烈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哦?这小子……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释天神帝捏着下巴,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。

  “有趣?哼,出身低贱,手段卑劣,还如此无知狂妄,他要庆幸自己身在宙天界,否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其他星界,早已横死万次。”星神帝冷哼道。

  “呵。”祛秽尊者一声淡笑,却让所有人感觉到一种直渗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栗:“行径卑劣,重罪在身,却非但不引以为耻,俯首忏悔,还敢如此狂妄……”

  “重罪?”既已出口,云澈反而再无顾忌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手段卑劣,遭人嗤笑鄙夷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咎由自取。但……我想请教一下,我何来重罪!”

  “呵!卑劣舞弊,在任何位面皆为重罪!在玄神大会如此,藐我宙天界,藐我东神域所有玄者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罪大恶极,罪不可恕!你居然还有脸狡辩何来重罪?”

  “狡辩?我何须狡辩!”云澈沉声厉吼:“预选战场规则宣读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每人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会完整投影,战场不限制任何武器、玄器、手段,只以最终魂珠数量决定排名!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让人不齿,但未有丝毫违背战场规则!你可以嘲讽斥责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但有何理由说我作弊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凭什么理由说我重罪在身。”

  “……”祛秽尊者明显愣了一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无言以对。

  宙天之音不仅响起在宙天珠内投影世界,外界亦可听得一清二楚。此时回想,宙天之音所宣读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过:不限任何武器、玄器……手段!

  而云澈能站在这里,靠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手段”!

  虽然让人不齿,但……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依照宙天之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违反规则!

  不仅祛秽尊者一时愕然,就连宙天神帝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一愣,封神台上众人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。

  “若我当真违背战场规则,自会被宙天珠剥夺资格,直接驱逐。但,我安然通过两轮预选,现在又立于此处,说明连宙天珠都承认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名,你又有何理由说我重罪!”

  云澈此言,让沐冰云瞬间心落深渊,脸色惨白……因为,云澈此言无论多么占理,无论多么义正言辞,他却偏偏触及了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禁忌。

  宙天珠!!

  “放肆!”宙天界众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阴,祛秽尊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勃然大怒:“卑劣小辈,你藐视玄神大会在先,非但不知认罪悔改,竟还胆敢妄论宙天珠,简直胆大至极,罪无可赦!”

  “岂有此理!”宙天神帝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沉。

  “这混账东西!竟胆敢试图以宙天珠之名蔽其丑行,何止胆大包天!”一个宙天界长老怒声道:“祛秽尊者,不必循规蹈矩,和这等卑劣小辈浪费唇舌,立刻废其玄力,轰出宙天界!”

  “自作虐,不可活。”

  “居然还有如此狂妄无知之徒,今日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了见识。”

  “天选之子”中,一个人大步走出,向祛秽尊者一礼,肃然道:“祛秽尊者,我等为有幸成为‘天选之子’,皆倾尽毕生所修,在战场步步惊心,不敢有刹那松懈,方得此殊荣。没想到,我们之中,竟混进这般低贱小人,不仅玷辱‘天选之子’之名,晚辈亦身感其辱,请祛秽尊者定要严惩此低贱小人,为我等做主。”

  说话之人一身白衣,装束与洛长生极为相似。而其身份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大界王之子,洛长生同父同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兄长——洛长安。

  洛长安天赋、修为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,在东神域负有盛名,但自从圣宇界有了洛长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便被完全压过,但他对此似乎并不在意,一如既往的【逆天邪神】骄狂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洛长生甚为恭敬,言听计从,还常以洛长生兄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为傲。

  “这等卑劣之人入这封神台,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‘天选之子’之辱,简直为我东神域玄道之耻!”

  “玄音界王亲传弟子又如何……务必严惩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竟因云澈而失控。彩脂公主唇瓣大张,手儿紧握,心中担忧惶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说话。

  “他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点都没变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茉莉如梦呓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够了!”

  祛秽尊者手臂一挥,止住所有声音,目光直刺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澈,他极少动怒,因为怒意会影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判断,扭曲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公正。但面对云澈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了真怒:“云澈!年少总会犯错,认错服罪,接受惩处,未必不可宽恕,你却偏要……”

  “我没有不认错,反而字字坦白!”云澈沉声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偏要辱我师尊!呵……我云澈岂能向你这等辱我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服罪!”

  “放肆!”祛秽尊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怒,倒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眉化作两道利剑,身为宙天裁决者统领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界之王,都要在他面前小心翼翼,唯唯诺诺,从未想过,一个年龄尚不到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竟敢直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裁决如此大胆:“你卑劣舞弊,扰乱藐视玄神大会在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罪,又妄想以宙天珠遮丑在后,罪上加罪,岂可饶你!”

  “今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音界王在此,也保不了你!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何等可怕,让封神台一众界王都无人再敢言语。 他目光忽然一横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:“还有一人,自己滚出来!”

  祛秽尊者所指之人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帮云澈作弊之人。

  他话音刚落,武归克顿时如被雷电劈中,身体剧震,双腿一软,直接重重跪倒在地,颤声道:“晚辈……知……知错……我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逼无奈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瘫跪在地,让众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。武归克之名,谁人不识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在祛秽尊者那声厉呵之下,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界王之子!

  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悠然坐在那里看戏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王武三尊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人一泡屎拍在了脸上,刹那惊愕之后,面孔瞬间扭曲,他站起身来,颤抖着伸手指向武归克:“克儿……你……你!!”

  “父王!孩儿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……孩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他逼迫,否则就算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武三尊五脏六腑心肝脾肺都快要被气炸,他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屁股也能想到武归克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抓到了什么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柄,他胸口起伏,当众怒骂:“你这个逆子,蠢货!”

  纵然气愤到极点,武归克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些年最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而眼下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即将进入“宙天神境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键时刻……武三尊深吸一口气,向祛秽尊者愧然道:“祛秽尊者,三尊教子无方,犯下大错。但他毕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小人胁迫,而且……”

  “不必多言!”祛秽尊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甩手,打断武三尊之言,冷冷道:“武归克,身为玄者,纵然不精玄道,也绝不可失了良知廉耻!你身为堂堂界王之子,竟在玄神大会犯下如此大错,你可还有半点界王之子、神道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廉耻与尊严!”

  虽被当众喝骂,但武归克当然不会像云澈那么“蠢”,双膝再次重重跪下,上身也完全伏下,泣声道:“归克自知犯下大错,愧对父王和众位前辈,亦无颜再为‘天选之子’。请祛秽尊者给予惩处,无论何等重罚,归克都绝无怨言。”

  “哼!你虽大错在身,但终非主错,虽免不了惩处,但还不至于逐出‘天选之子’。”

  这话让上身伏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暗露喜色,武三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舒一口气。

  “该如何惩戒你,容后再说。”祛秽尊者目光陡然落回至云澈身上,手臂缓缓抬起,声音冷然数倍:“云澈!本尊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~~服~~不~~服~~罪!!”

  “嘿嘿嘿……哈哈哈哈哈!!”

  尚未等云澈回答,一个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忽然不合时宜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。

  东席之上,释天神帝斜躺坐席,大笑不止。身为南神域神帝之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何等恐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带着强横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穿透力,直震得所有人耳膜灵魂一起狂颤,祛秽尊者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停滞,全身一僵。

  “呵哈哈哈哈……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彩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”在所有人惊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释天神帝旁若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高抬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和话语,都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:“亏本王以前一直以为宙天珠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圣物,原来却也不过如此,啧啧啧。”

  封神台瞬间死寂,宙天界所有人先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愕,随之全部大怒。

  云澈之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提及宙天珠来为自己“开脱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犯了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忌讳。而释天神帝,已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**裸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蔑。

  祛秽尊者猛然转身,脸色骤沉,但释天神帝何等身份,还轮不到他呵斥。

  “苍释天!”

  宙天神帝哪怕涵养再好,面对释天神帝此言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勃然大怒:“我宙天敬你为客,未有半点不周,你竟敢如此辱蔑宙天珠……你真当我宙天界好欺吗!”

  “本王辱蔑宙天珠?这本王可就听不懂了。”他笑意止下,狭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眯起,一脸讥讽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道:“轻蔑侮辱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自己么!!”

  他忽然伸手,直指云澈,声震苍穹:“这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他在宙天珠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之下,通过了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两轮预选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之下,跻身总榜前一千名。”

  “他会被送到这里,也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认可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”

  “而你们却口口声声,义正言辞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定他卑劣作弊,犯了大罪,不但要把他逐出‘天选之子’,看架势连把这小子废了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啊……”

  “啧啧啧,你们宙天界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一个威风霸气啊,完完全全就没把宙天珠制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和认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放在眼里,还要把遵从规则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扭曲成了重罪,这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蔑侮辱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当个屁啊,居然还要说本王辱蔑宙天珠……嘿嘿,啧啧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大开眼界,笑掉大牙,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释天牌搅屎棍,只要998!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