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7章 审判
  “云……云兄弟?”

  出现在封神台上,火破云全身血液沸腾,那些宛若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都在眼前,而且审视着自己,激动之强烈前所未有,哪还有心思注意到其他。熟悉云澈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到现在才发现云澈竟就在自己右手边不远处,与自己只有不到十人之隔。

  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反应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“他?”认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不仅仅只有火破云一人,还有一个对他深生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——君惜泪,她看到云澈,足足怔了三息:“不可能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混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一个才神劫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等等,这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水映月美眸一凝,忽然想起自己在哪里见到这个人。

  “嘻嘻嘻。”如果说有人完全不惊讶,那除了武归克之外,就只有一个水媚音。和其他人不一样,她从一开始,就在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而现在,他忽然成为了整个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水媚音星眸之中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光彩流转,幼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笑意盈盈:“玄神大会原来可以这么好玩。”

  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总会来,武归克开始不安起来。

  “那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“神劫境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!?这再怎么也不可能入‘天选之子’吧?”

  “何止天选之子,连第一轮预选都不可能过!”

  “难道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?”

  “这还用问?居然有人敢在玄神大会作弊!而且还强行闯入前一千名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吗!”

  “他到底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管他什么手段,反正死定了!”

  封神台议论纷纷,面面相觑,他们发现云澈这个异类存在后,目光从惊诧,难以置信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都转为鄙视和怜悯。

  玄神大会前一千名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高度。神劫境一级进前一千名,三岁小孩都不可能信。作弊就作弊吧,毕竟无论什么手段,能作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能耐,但作弊刷个排名也就罢了,居然敢刷到总榜前一千名,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露在东神域四大神帝和无数星界界王眼前。

  说他找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,简直蠢不可及。

  封神台东席,四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都沉了下来,就连最为平和沉稳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大皱。他刚要开口,耳朵便传来一声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释天神帝上身后仰,一边大笑,还一边拍手:“有趣有趣,太有趣了!区区神劫境一级,居然都能杀进东神域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一千名,简直让本王大开眼界,哈哈哈哈。”

  释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让四大神帝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沉下。

  连神劫境一级都能进前一千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活生生把东神域前一千名的【逆天邪神】门槛拉到了神劫境一级,岂能不被嘲讽。

  传出来,也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宙天神帝虽然依旧面色平静,但声音明显带上了几分低沉:“祛秽!”

  淡淡两个字,全场皆静。

  祛秽尊者从封神台上空落下,站在了一众“天选之子”身前,未发一语,那似能镇压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便让所有玄者全身骤凛,噤若寒蝉。

  他双目稍转,两道似比神道之剑还要锐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直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股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,让云澈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惊悸,快速而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远离,人群以云澈为中心,忽然多出了一大块空缺。

  “你,出来吧。”

  祛秽开口,声音极其冷淡。他身上未释放半点玄力,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如万钧铁板压身,让这些东神域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强者无不屏息。

  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可笑,让人心灾乐祸,甚至有些解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却因这威名过于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,而变得紧张无比,对云澈从鄙夷可恨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怜悯。

  因为面对祛秽尊者,管你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王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私生子都要完蛋。

  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迟疑,云澈抬步走了出来,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到了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没有问为什么。

  也站在了龙皇、五大神帝,还有东神域几乎所有顶尖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。

  整个封神台,在这一刻,变成了以云澈为中心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都未能有如此“殊荣”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,出身何地?”祛秽尊者问道,声音不带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。

  “云澈,出身下界。”云澈平静问道。

  “出身下界”四个字,顿时让封神台一阵轻微骚动,所有目光因之而变。在神界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最低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位星界,也会鄙夷下界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视为“低等存在”。

  云澈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上位界王之子,在这等情形下犯下如此弥天大祸,也必遭不容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制裁。而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区区下界出身……那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都不会有。

  “云……兄弟……”火破云脚下晃动,全身不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妄动,也不敢言语。

  “这……这这……这可怎么办?”沐涣之全身毛发都已竖了起来,惶恐不安到极点。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,他若出事,他们回去后将无法和沐玄音交代。而且,这件事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……还极有可能牵扯到吟雪界。

  毕竟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帝皆至,还有龙皇与释天神帝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啊!

  “这小子……平日里那么精明,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脑子里灌了屎吗!”火如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焦躁,暴跳大骂。

  “哦?”星神界坐席,一直在把玩手指,对一切都毫无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星神狱萝眯起了眼睛,性感勾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唇间一声轻吟。

  “怎么?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旁,天罡星神神虎目光一斜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。”狱萝声音娇软慵懒,如妩媚妖姬在耳边低语。

  “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人这么倒霉短命,居然被你这个女魔鬼惦记上。”天罡星神神虎道。

  “一个死人而已。”狱萝抚摸着自己溢动着浓醇花香的【逆天邪神】修长手指,娇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作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弟弟不但和他长得像,连名字都一样,好生有趣呢。”

  祛秽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比精铁还有僵硬,似乎从来不会有表情,但直视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瞳孔深处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过一丝异芒。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,龙皇、梵天神帝、宙天神帝、星神帝、月神帝目光都出现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狂笑了大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释天神帝,也露出了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因为云澈实在太平静了。

  如此境地,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众神帝界王,前方五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,别说常人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犯下大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界界王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要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站都站不稳。

  而云澈…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面色没有动荡,就连身上气息也如静水一般毫无波澜,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旁观者……不,简直要比旁观者还要平静。

  而他目光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飘忽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惧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颤荡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处游移,竟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不在焉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半点恐惧,相反,他巴不得如此,但他内心也并非表面那么平静,至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一直都处在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即将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制裁。

  好……太好了……这样,茉莉就一定会看到我了……

  茉莉……你在哪里……你一定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、灵觉都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搜寻着。他和茉莉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八年,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朝夕相处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同体共生”,他相信如果茉莉就在附近,他一定可以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

  这场玄神大会,四大王界都来了……东方那四股宛若天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其中有星神界……

  但……他却感知不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已经寻找了好一会儿,却依然没有找到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没有来吗……不!这里这么多人,这么多杂乱和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一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暂时没有找到她。而她如果在,现在一定已经看到了我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渴盼和悸动着。

  另一边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梵帝神女收回目光,平淡冷语:“无谓的【逆天邪神】闹剧。古伯,可有发现?”

  灰衣老者微微摇头:“在场之人,以及这一千‘天选之子’,皆无。”

  “天选之子?哼!”一声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哼。对于这个结果,她并无什么反应,因为本来也未抱有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。

  “小姐,”灰衣老者忽然开口:“东方有危险人物靠近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和天狼星神。”古伯缓缓道:“天杀星神对你恨意极重,加之性情极端,纵然此处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,也定会出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暂避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梵帝神女默然少许:“也罢。留在此处也已无用。”

  但她身影未动,忽然又疑惑低语:“奇怪,天狼星神稚气尚在,会来此地勉强可说通,天杀星神为何会到此?”

  “古伯,你与芙仙她们先离开吧,我忽然想去看看,天杀星神这几年有没有什么像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进。”

  千叶影儿转目看向东方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缓缓消逝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在飘动间,闪烁着无比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。

  “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极其敏锐,小姐切要小心。”

  古伯没有劝阻,因为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无人可阻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叮嘱落下,他苍老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一晃,已和两个银甲侍女快速远去。

  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在这时缓缓淡化,直至完全消失。

  同时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一如云澈断月拂影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匿影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最近收到很多土豪的【逆天邪神】打赏,感激万分!不仅下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奶粉钱,感觉距离世界首富也不远了!】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