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5章 终入宙天

第1155章 终入宙天

  东域梵帝神女——梵天神帝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——千叶影儿!

  她直接穿过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制,来到了封神台之外,目光穿过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落在了封神台之上,显然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场玄神大会而来,却并没有要入封神台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避人远观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看上去格外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他身长不足六尺,上身佝偻,全身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在荒漠暴晒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尸,套着一身明显过于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,破旧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只能勉强蔽体。

  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头深深垂下,无法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气息呈现着一片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浑浊,全身如僵化一般,一动不动。就连他那身破烂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袍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静止,丝毫不因风而动。

  身后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立着两个妙龄少女。她们穿着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软甲,右侧少女身材纤巧,曲线玲珑,左侧少女则要丰腴许多,胸前银甲高高鼓起,随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上下颤动。

  两个少女螓首低垂,毕恭毕敬,似乎连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都不敢擅自直视,如畏神明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两个看上去小心翼翼,明显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从侍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她们身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气息,却绝对足以让封神台上无数界王都悚然心惊。

  “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不请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客人到了。”千叶影子开口,那如抹了花汁的【逆天邪神】娇美.唇瓣,却发出着极为冷漠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一为龙皇,一为南域苍释天。”佝偻老者回答,声音无比晦涩难听,让人都难以相信那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眉稍稍而动:“连龙皇都来了?看来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那所谓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”

  “小姐可要前去拜见?”佝偻老者道。他说话之时,全身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……似乎连嘴唇都没动过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千叶影儿没有刹那犹豫:“这世上配让我下拜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父王一人。”

  “古伯,你觉得这一趟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会有收获?”

  “小姐自有天佑。”被称作“古伯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沙哑回答。

  “时间算来,也差不多该开始了。”千叶影儿一声低念,目光定格在封神台上:“九玄玲珑体……就算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好,也绝对不可能逃过古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”

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宙天珠内,玄神大会第二轮预选终于到了尾声,宙天之音也准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:

  “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们,第二轮预选战即将结束,谁会成为那一千天选之子,你们已经给出了答案。”

  战场在这一刻定格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在一瞬间全部消失,包括那些正在恶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如被一瞬间抽空了玄脉,再也无法释放半点力量。

  第二轮预选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就此完全注定。

  战场清静了下来,人人都望着天空,等待着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冷漠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啕大哭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歇斯底里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距离前一千位只有一线之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线之隔,但命运却将天差地别。

  第一千名和第一千零一名……前者,将进入宙天神境,后者,将被甩开三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境修炼,天壤之别都不足以形容其距。

  “未能在这个战场进入千名者,你们将被送离战场,真身移送至宙天界外。希望这场玄神大会,可有幸助于你们有着无限未来和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玄之道。”

  白光从天而降,宙天之音落下之时,所有名次未入千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投影亦全部消失。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战场顿时只余千人,千人之中,包括云澈。

  “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们,你们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用实力和意志证明了自己,成为这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选之子’。”宙天之音高了数分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耳荡魂:“你们将有资格进入宙天神境,在那里,你们将重塑人生,亦有可能彻底更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”

  “但在那之前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依然没有结束。”

  “接下来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将被送入宙天神界封神台,那里,将会有更加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轮淘汰战,以及……”

  “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!”

  “一千天选之子,有资格参与封神之战者,唯有三十二人!”

  “而最终可获封神者,唯有四人!”

  所有人都认认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唯恐错过一个字。唯有云澈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着气……

  “终于……终于……”

  什么第三轮淘汰战,什么封神之战,他半点都不关心。“将被送入宙天神界”,这一句话,对他而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足够。

  这一路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起伏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不容易……虽然,有武归克这个无比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,好像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难?

  被送往宙天界,那个叫什么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后,可能会面对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他心中很有数,但他却非但没有担心,反而早已迫不及待。

  “主宰东神域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去封神台继续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斗吧!”

  铮——

  光芒耀下,所有投影全部如溶解一般缓缓消失。

  宙天界封神台,宙天神帝也在这时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看来,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已出,让我们来迎接这一千位由宙天珠亲自择选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选之子’吧。”

  “祛秽,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轮预选,和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,便由你主持,务必公正严苛!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一个一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男子站起,他有着一张让人看一眼都会骤然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眉似寒剑,直入双鬓,嘴唇薄而紧抿,似乎从未笑过。五官菱角分明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道肌肤纹路,都如刀剑雕刻,一双眼睛如翔空饿鹰,锐利冰寒。

  “主上放心。”短短四个字,字字如刀。

  而他起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一下子小了很多,无数界王级人物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缄口,心悸之余,许久都不敢言语。

  “祛秽尊者……这次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主持!”炎绝海低声讶然道。

  “祛秽……尊者?”一个凤凰弟子低念一声,随之忽然想起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字,一声惊叫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……裁决者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祛秽尊者!”

  “宙天界裁决者总首领,若论公正严苛,不论情面,东神域他称第二,无人敢称第一。”火如烈低声道:“他居然会被委命主持封神之战,看来,宙天界对这场玄神大会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,毕竟关系着未来可能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啊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闹着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炎绝海道。

  祛秽尊者之名,在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之大绝不亚于四大神帝。

  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裁决者总首领,他引领裁决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间,制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强者和星界不计其数,一旦被其确凿恶行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无论何等出身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星界,都会给予极其严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制裁,绝不会手软姑息。

  其名“祛秽”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祛除东域污秽之意。

  祛秽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其本名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成为裁决者统领后决意更改,可见其志之坚。

  他为东神域无数玄者星界所敬畏,那些身负恶行者,无论何等地位,单单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都会瑟瑟发抖。

  宙天神界在东神域有着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与裁决者,与引领裁决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祛秽尊者有着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。

  为何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颗玄影石能让武归克纵忍屈辱也要乖乖就范……不得残杀木灵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规之一,那枚玄影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公开后被裁决者获知,神武界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——搞不好还要在木灵依旧被各种暗中猎杀的【逆天邪神】现状下被拿来杀鸡儆猴。

  白光耀起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玄阵忽然出现在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随着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,一千道属于年轻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同时出现。

  随着白光离散,这经过两轮惨烈厮杀而决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个“天选之子”全部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封神台顿时一阵骚动,一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有些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。自第二轮预选开始,他们就在封神台共议大事,而无法通过星辰之碑知晓战场状况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他们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晚知道结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女、弟子等关注之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成为了这一千个“天选之子”,这一刻才真正知晓。

  顿时,封神台上大笑与哀声并起,大量长者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出现在封神台上,都难抑激动,放声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火如烈在第一时间就牢牢锁定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虽然心中早已笃定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千名之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板上钉钉,但双目亲见,依旧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脸通红,热血沸腾,已根本顾不上场合,放声大吼:“好云儿,干得好!干得好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金乌宗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大笑声中,火如烈都没注意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两行热泪滚落。因为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名次,一个荣耀,更将改写金乌宗在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以及整个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

  而这个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

  得徒如此,虽死无憾。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,都万分值得。

  “火宗主,炎宗主,恭喜啊。看来,你们炎神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眷顾了。”

  沐涣之向火如烈和炎绝海道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恭贺,但心中也颇感吃味。而他刚说完,忽然目光一定,随之一双老眼如被针扎,剧烈放大,仿佛忽然看到了世界上最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一千个天选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那个最不容易被注意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他看到了一个绝不该出现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云……呃……这这这这……”沐涣之张了张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喊不出那个名字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眨了数次眼睛,却依旧不敢相信。

  “云澈!?”而沐冰云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站了起来,雪颜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愕,和丝毫不下于沐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相信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【复习一下神道境界:神元境(十级)-→神魂境(十级)-→神劫境(九级)-→神灵境(十级)-→神王境(十级)-→神君境(十级)-→神主境(十级)。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