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4章 茉莉彩脂

第1154章 茉莉彩脂

  浩瀚东神域,星神界。逆天邪神 更新最快

  茉莉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。

  继承了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也似乎因之而定格,这么多年过去,一如云澈初见时那般,外表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三四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孩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双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之中,折射着与表象年龄全然不符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与冰寒。

  瞳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,还有如被鲜血染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,都似乎变得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。

  任何人接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都会全身冰冷,如被一把沾满着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利刃抵住喉咙。

  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完美精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几近梦幻,十三四岁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却毫无稚嫩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比危险,却更加勾魂摄魄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异。

  她安静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对着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已经很久很久,无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咚咚!”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殿,忽然响起了敲门声。敲门声只响了两次,而且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微,显然对方是【逆天邪神】颇为小心翼翼,随之,一个优雅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声音传来:“王妹,我可以进……”

  “滚!”

  冰冷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。

  “……王妹,我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兄长,有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本公主只有一个兄长,他已经死了。”声音陡寒,杀气凛然:“你也想死吗!”

  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殿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似乎被惊得一个踉跄,声音再次响起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带上了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:“王妹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爱开玩笑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去。

  星神殿再次恢复平静,但很快,便被一个有些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声音打破。

  “姐姐……姐姐!”

  殿门直接被推开,一个穿着七彩霞裙,眸若星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跑了进来,一直来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整个星神界,敢在星神界如此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有一个人……

  彩脂公主!

  除她之外,连星神界王都绝对不能。

  比之两年前,彩脂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茉莉稍稍皱眉,她很少见过她这么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彩脂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彩脂拉过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奶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微微泛红,声音急急:“姐姐,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轮预选马上就要结束了,然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战,我想去看,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!”

  “……就为这个?”茉莉并不相信,盯视着彩脂明显藏着异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:“你不可能会对玄神大会感兴趣,你要做什么?”

  以她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玄神大会对她们而言就如婴儿打架,岂会有半点兴趣。

  “人家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想看玄神大会嘛!毕竟,以前从来都没有看过,姐姐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据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厉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人哦,一定很精彩的【逆天邪神】,陪我去好不好?”彩脂撅着唇瓣,甩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撒着娇央求道。

  “你若想看,自己去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茉莉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拒绝。

  “不,我就要姐姐陪我一起去,姐姐……”

  “彩脂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忽然一凝,脸儿也肃下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看着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可能骗得了我……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”彩脂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咬嘴唇,声音也弱了下去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想看玄神大会嘛。”

  “不说实话,那就别想我陪你一起去。”茉莉毫无妥协余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开目光。

  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其实彩脂一开始就知道,自己再怎么也不可能骗过姐姐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她又一定不能说出来。因为她太了解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就像姐姐最为了解她一样。

  “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啦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可以说。姐姐,你就陪我去嘛,好不好,好不好!”彩脂眸光朦朦,如一只猫儿般可怜兮兮的【逆天邪神】央求着。

  这些天对她而言,心情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各种跌宕起伏。

  玄神大会第一轮预选开启之时,她就通过星辰之碑,找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吟雪界,云澈,神劫境一级。

  那时,她虽然欣喜,但并不着急,因为第一轮预选还要持续一个月。

  但随后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知晓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并不会全部在赛后留在宙天神界,被淘汰者将被全部斥出。她就知道情形有变,不得不改变“计划”,没有拉着茉莉去往宙天神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第一轮预选后,偷偷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宙天界外,想要试着找到被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然后再想其他方法。

  结果却没有找到,反而意外在参加第二轮预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,找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第二轮预选淘汰者,同样会被斥出,情况依旧毫无变化。但,就在方才,距离第二轮预选结束还剩不到一个时辰,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星辰之碑随意瞄了一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……

  却发现他居然身在前三百名之内!

  完全想不出来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彩脂唯有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跑来茉莉这里。

  “不可以说?”茉莉皱了皱眉:“为什么不可以说?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已经反复说过,以后再有什么大事,绝对不能私自做决定,你现在又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  彩脂被吓得心儿一跳,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:“我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过姐姐一定会听话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次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,姐姐到了那边,就会知道,现在不可以说。”

  “不行!一定要说!”茉莉依旧毫无余地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彩脂仰起脸儿:“就这一次,好不好?姐姐回来之后,我就一直很听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从来没有让姐姐生气。但这一次……姐姐就听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不好,就这一次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一次……很重要很重要。只要姐姐答应我,以后我什么都听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
  她一边说着,星眸中已聚起可怜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泪花。

  “你……到底……”很少见到彩脂如此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茉莉心中大为疑惑,话刚出口,但看着茉莉那近乎哀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软了下来:“好吧……但,我只容许你任性这一次,你要保证,以后什么事都不许再瞒着我!”

  “嗯!”彩脂眸绽星芒,无比欣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声。

  茉莉会对彩脂如此严厉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原因……因为在她不在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彩脂竟接受了天狼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这对他人而言,能有资格继承星神之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。

  但这对茉莉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绝对不可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弥天大祸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不得不马上回到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原因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神界,讨论了近三天有关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封神台上依然笼罩着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风云。

  “时间算来,第二轮预选,也快要结束了。”

  宙天神帝目光投向宙天塔:“通过预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个年轻人将会被送至此处,而他们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次玄神大会挑选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千个‘天选之子’,若将来当真爆发灾难,他们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。”

  “不过,在玄神大会完全结束之前,最好不要告诉他们此事。他们当下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尽情展示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,享受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也让我们亲眼见识一番当下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采,而不需忽然背负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。”

  封神台众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“嘿,天选之子。”释天神帝怪笑一声:“那本王可以好好见识见识,可千万不要让我太失望才好。”

  “呵,坐井观天久了,可别吓尿了裤子。”星神帝忽然冷笑一声。

  王界之下,东神域当今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才辈出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其他神帝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颇有信心。

  “呵,那本王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不及待了。”释天神帝皮笑肉不笑。

  这时,宙天神帝忽然神色一动,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梵天神帝一眼。

  梵天神帝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侧,随之微微苦笑道:“小女不懂礼数,擅自闯入,千叶汗颜,还望轻加责怪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宙天神帝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爽朗而笑:“令嫒亲至,老朽高兴还来不及,哪还会舍得责怪。”

  “唉,都擅闯进来了,却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看着,也不过来拜见几位前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梵天神帝苦笑着摇头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声,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瞬间无数人翘首以盼……

  梵天神帝之女……

  那个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女”来了!?

  但马上,他们又听到了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苦笑,话中之意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女虽至,却并未来到封神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……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?

  “这样也好。”月神帝微笑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这东域神女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到场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众男儿再无心思赏玄神大会了,呵呵呵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众神帝皆笑了起来……除了星神帝。

  奇怪,影儿为什么会对这区区玄神大会感兴趣——梵天神帝心中泛起疑惑。以他对自己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她没有理由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宙天神界上空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端之上。

  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静立云端,她一身金衣,流光若梦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贴身,却勾勒着妖娆到足以让任何男人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撩人线条,长发呈现着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直垂落至挺翘的【逆天邪神】臀部。

  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看一眼背影或侧影,任谁也不会怀疑,这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因为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于那里,却连日芒、星光都在羞怯,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黯淡,仿佛唯恐遮掩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但无比遗憾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无人有幸能欣赏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

  一片状如凤凰之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眼罩遮住了她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,但眼罩之下,唇瓣玉粉娇嫩,如樱红花瓣,潋滟生光,脖颈更似胭脂覆雪,莹白如幻,让人不敢相信这世上竟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这如无暇美玉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。

  在神界,曾见过她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极其之少,但却几乎无人不知其名。

  东域梵帝神女——梵天神帝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——千叶影儿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