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2章 绯红裂痕(下)

第1152章 绯红裂痕(下)

  梵天神帝之言,无疑石破天惊。

  “混沌之外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  “混沌之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死世界吗?连远古魔神被放逐到混沌之外都必死无疑,又怎么会有东西在破坏混沌之壁?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啊!”

  “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自己要瓦解了?这……更不可能吧?”

  “这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匪夷所思,非我辈所能理解啊。”沐涣之瞠目道。

  “……怎么听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扯淡啊。”火如烈大皱眉头道,但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显然言不由衷……四神帝齐聚,龙皇到来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与梵天两大神帝亲口所说,再怎么匪夷所思,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戏言。

  连神界长者都如闻天书,更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些年轻玄者。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释天神帝肆声大笑起来:“混沌之外?怎么可能会有这等事发生,如此这般说出来,你们自己相信吗?”

  龙皇却没有笑,他垂目沉思,忽然道:“梵天神帝,此言于常理,绝无可能。不过你既然当众说出,莫非还有其他缘由?”

  “这便由我来说吧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诸位可曾记得,在关于上古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古书玉简中,有着四大创世神之首末厄曾以诛天始祖剑之力破开混沌之壁,将一众魔神放逐至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。”

  封神台下很多人无声点头,这个远古传说,在很多星界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有很多人知晓。

  “这些年,我重新查阅了大量来自诸神遗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古籍,终于确信了一件事。当年创世神末厄以诛天始祖剑破开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……就在混沌极东!”

  气氛陡然一凝,龙皇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”

  “这或许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巧合。会不会有可能……这道红痕所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远古时代,创世神末厄以诛天始祖剑破开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!”

  “诛天始祖剑为混沌空间最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亦有着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真神真魔,亦可轻易屠之,连混沌之壁,都可以一剑轰开,其力量之恐怖,绝非我们所能理解。”

  “那么,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被诛天始祖剑轰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愈合后,依然残余着始祖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神力?无数年间,残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一直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噬着那一处混沌之壁。时至今日,混沌之壁终于难以支撑,现出裂痕。”

  众人屏息,面面相觑,无一言语。

  混沌之壁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他们很多人知晓,但几乎未曾有人见过,更不要说理解其存在。谁也不可能预料到,今日之事,竟会涉及到混沌之壁!

  龙皇久思,道:“龙某直言,虽非绝无可能,但……着实牵强。”

  “唉,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但,除此之外,实在不得其他。”宙天神帝叹息摇头。这种事,神界亘古未有。哪怕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混沌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亦远超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平认知。

  封神台中,一个老者缓缓站出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白发苍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君君无名,在这东神域强者云集之地,他亦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权:“各位神帝,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蔓延,会引发何等后果?”

  这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众人心中最为关注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宙天神帝道:“虽不能完全断言,但若就此下去,混沌之壁说不定会有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这等方式异常崩裂,很可能不会自我修复,那么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声音稍顿,变得格外沉重:“远古记载,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混沌世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世界。若混沌之壁崩裂,出现缺口,这些灾难力量便会涌入,距离较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星界必会受灾,长久如此,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候和元素平衡都有可能被打破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毕竟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真神都能湮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力量。”

  东神域众强者脸上皆浮现深深惊容。

  琉光界界王道:“若当真如此……这等灾难大概会在何时爆发?”

  “无人知晓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三位天机大师亦无法窥知。或者,我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杞人忧天,那道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自行出现后,又会在某个时间自行消失。也或者要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几百万年,几十万年后才会真正崩裂。但,亦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几千年、几百年……”

  “甚至几年……甚至明天!”

  “无人可以预料,就如无人可以知晓那道混沌红痕究竟出自何因,一切,都只能猜测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这场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迎接可能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?”龙皇说道,事到如今,事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委,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诸多异动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明了。

  “不错。”宙天神帝无比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一切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臆想,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。但一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若无足够准备,东神域必遭大难。”

  “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位天机大师以大量寿元拼死换来,岂可等闲视之。而且三位天机大师自窥得天机后,二十年来一直日夜不安,绝非善兆,不得不备。”

  “这些年,梵帝、星神、月神,还有我宙天四界,都早已开始准备,筹备了越来越多带有空间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晶玄石,以期可以在混沌之壁崩裂后进行修补……但,连真神都无法破坏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,若要将其修补,所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力量必定庞大无比,绝非一年两年可以筹备完成,或许需要几百年,甚至几千年……”

  “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期间,灾难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就只能由大量强者轮番以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其封锁,直至储备好足以修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力量或找到其他解决之法。这场玄神大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而生。”

  “让一众玄道成熟者进入宙天神境修炼,三千年后,纵有进境,也不会太大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赋极高,有着无限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,宙天神境三千年,必将成长为参天巨树。”

  “这场玄神大会后,那一千将送入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,若灾难当真爆发,无论早晚,他们都会成为一股极其巨大,很可能拯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至此,宙天神帝等人要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已全部说完。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这一众主宰当代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将其消化,接受。

  “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终一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杞人忧天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东神域平添一千绝世强者,万利而无一害。”宙天神帝微笑起来。

  封神台鸦雀无声,众人或惊愕、或呆滞、或茫然、或心跳难安,或不以为然。

  早在很多年前,就有传闻这场忽然举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天机界窥知到某个可能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有关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些传闻不但零碎,而且不知源头,极少有人会当回事,没想到,那个传闻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事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超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和想象。

  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裂痕,绯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光,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…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梦魇,忽然闯入了原本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沉静许久,四大神帝再未言语。这时,君无名长长一叹,当先发声:“虽一切暂无定数,但若东神域当真有难,我等自然会全力赴之。”

  “如此异象当前,我等却浑然不知,让宙天神帝为东神域殚精竭虑,不但筹划长远,此番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惜耗尽宙天珠之力……无名唯有无尽敬佩拜服。”君无名说完,由衷拜下。

  君无名此言,引发东神域众人共鸣,满座皆起,向宙天神帝深深而拜。

  宙天神帝起身,抬手叹道:“我宙天为东神域之王界,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应当为之。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那一天,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还要全仗诸位。”

  “呵呵,那还用说,若东神域有难,我圣宇界纵然倾尽所有,也不会退却半步。”

  宙天神帝话音刚落,一个黑须及腹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男子肃然而语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宇界界王,洛长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。

  “琉光界到时会任由宙天神帝调遣。”与圣宇界坐席相邻,一个面如冠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淡然说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盛名,同样无人不晓——琉光界界王。

  “覆天界定会全力以赴。”覆天界界王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吼声道。

  “我等定会全力以赴!”

  三大最强上位星界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态,其他星界自然也紧随其后。

  “好……”宙天神帝声音激动,身为王界之主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拜下:“宙天在此,先谢过诸位。”

  沉默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在这时站起,肃容道:“此事蹊跷颇多,龙某也会多加关注,也许过段时间会亲赴混沌边缘一趟。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,当真发生所担忧之事,我龙神界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  龙皇此话很明显有另一层意思……当真发生所担忧之事,龙神界才不会袖手旁观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发生之前,不会给予任何帮助,比如赠予空间玄晶。毕竟,一切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——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龙皇看来,极为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

  不过,能得龙皇此言,对宙天神帝而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之喜。他拜谢道:“能得龙皇此诺,宙天心安百倍。”

  “释天神帝,你意如何?”梵天神帝道。

  释天神帝似笑非笑:“此事如此重大,我一人岂敢擅做决定。另外嘛……这些话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他人口中说出,我一个字都不会信。但宙天神帝亲口所言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信也得信。但,我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所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而完全不认同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猜测。混沌之壁会自行裂开?呵呵,我从未听过如此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”

  宙天神帝淡笑一声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一切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根据,全凭猜测的【逆天邪神】臆断。我亦希望一切皆如释天神帝所言。但,事关东神域安危,纵然灾难只有亿万分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发生,也不得不防。”

  宙天神帝说着,一双神目投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,眼瞳深处,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。

  有一个事实,他没有说出来,持续感觉到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只有天机三老,还有……宙天珠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