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51章 绯红裂痕(上)

第1151章 绯红裂痕(上)

  “恭--迎--龙--皇!”

  封神台上,众人全部躬身而礼。四神帝齐聚之后,竟又亲见龙皇,他们震骇、激动之余,几乎有了一种死而无憾之感。

  “不必多礼。”龙皇微笑,袖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轻轻往下一压。

  顿时,所有人感觉到一道轻风拂身,而在这道轻风之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被缓缓按下,重回坐席之中。

  众强者心中再生无尽骇然……这比用绝对力量强行压下,要难上何止千百倍。

  龙皇入席,居于东席正中,宙天神帝之侧。而这在任何人看来,自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。

  “龙皇莅临,我们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惊喜。不知龙后娘娘可安好?”宙天神帝道。

  “安好如初,谢宙天神帝挂怀。”提及“龙后”,那张仿佛敛尽了世间所有威凌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发自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柔软。

  “距上次得见龙后娘娘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载有余。若此番能得龙皇龙后双至,毕生余愿可了其一。”宙天神帝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龙皇微笑:“宙天老弟若有闲暇,欢迎随时来我龙神界为客,龙某与内子定全心礼待。”

  宙天神帝欣然道:“能得龙皇此言,宙天不胜荣幸。”

  “看来,龙皇也对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事’颇有兴趣。主动赴我东神域,若没有记错,尚是【逆天邪神】首次。”梵天神帝一边说着,淡淡侧了释天神帝一眼。

  龙皇面色微肃,徐徐道:“龙某虽早听传闻,但一直未曾尽信。直至乍闻这届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将择出一千个年轻强者送入宙天珠,逆世修炼三千年。”

  龙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宙天神帝一眼:“宙天珠之力,固然庞大无垠。但将三年流转为三千年,同时还要保持‘宙天神境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力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如宙天珠,也会力量枯竭……甚至透支。想要恢复,不知要何年何月。”

  宙天神帝没有否认,缓缓点头:“龙皇果然见闻广博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

  “宙天神界不惜以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孤注一掷,且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族之人,若非有天大缘由,绝不至此,因而龙某又岂可淡视。想来,释天神帝会来此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因。”

  苍释天颔首,瞳眸闪过苍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: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宙天神帝,还请解惑。”

  “二位能来,自然再好不过。”宙天神帝忽然一声轻叹:“毕竟,此事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东神域之难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控,亦有可能祸及西神域和南神域。”

  “哦?”龙皇和释天神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异色。

  封神台众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凝神注目。

  宙天神帝侧目,向坐于坐席边缘,一直安静如三颗老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三老道:“莫语大师,莫问大师,莫知大师,便有劳你们三位了。”

  天机三老这才睁开眼睛,目光如一片混沌。

  他们同时颔首,飞身而起,一直来到了封神台中心,呈三角之势,浮立于封神台上空。

  “老朽莫语,感谢众位能远道而来,共议大事。”

  莫语大师白发飘飘,眼神浑浊,虽仙风道骨,但声音中分明透着干枯与无力,生命气息亦如将熄之火。让人动容。

  天机三老因近些年过度窥视天机,寿元将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已成为人人看在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而他们之所以不惜忤逆天道,寿元大减也要强窥天机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与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事”有关。

  玄神大会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闭界,也很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一天。

  “若无天大之事,又岂敢惊动诸界,劳师动众,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莫语一阵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咳。

  “大师,究竟为何事?”圣宇界王起身,沉眉问道。到了此刻,他们都已越发感觉到了事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寻常。

  莫语大师转身,微微点头。

  莫问和莫知也同时点头,两人身体一转,手臂挥舞,一个玄阵快速形成,然后在空中铺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。

  “玄影阵?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?”不少人低念道。

  光幕之中,影像乍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黑暗。而这种黑暗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凡人而言,在场强者无数,都从这股黑暗之中,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聚焦在光幕上,纵然只有一片黑暗,目光也不敢瞬离。

  虚无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一直持续了很久,忽然,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出现了一抹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星。

  这抹光星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居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了一下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极其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,比鲜血还要浓郁,比耀日还要刺目,而盯视着这唯有渺小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光星,他们竟有了一种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心感。

  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什么东西在狠狠扎刺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龙皇明显沉了沉眉头。

  “如诸位所见,”莫语立于光幕之前,声沉如钟:“此处,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亦可称之为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”

  “什么!?混……混沌边缘?”

  此言一出,封神台尽皆惊骇。龙皇与苍释天也剧烈动容。

  在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之中,混沌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边际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纵然再给他们万生万世,也断然不可能碰触到混沌边缘。

  但在神界这个层次,混沌有尽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常识……因为很多来自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古书记载,都提到过混沌边缘。

  亦提到过混沌边缘,是【逆天邪神】名为“混沌之壁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混沌太过庞大,无以计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星界,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若真要碰触到混沌边缘,纵然在神界,至少也要上位星界才能才能做到……或者说,负担得起。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边缘,那道红光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苍释天道。

  光幕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静止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。黑暗在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但那点红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幅度却微乎其微,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人隐约察觉到,那似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点。

  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极细极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线状红光。

  莫语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二十年前,我们三人便莫名常感不安,且与日俱增,其强烈前所未有。我们三人便深感不同寻常,便合力共窥天机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幕。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当时我们对此幕浑然无解,但不安之感依旧与日俱增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三人不惜违背祖训,透支寿元和天道之力,连续强窥天机,终于获知,幕中所示,为混沌之边缘。”

  “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极东,临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”

  “而这道红光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混沌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上。”莫语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:“而且看上去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道……裂痕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释天神帝断然道:“混沌之壁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存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……不,莫说龙皇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真神倾尽神力。也不可能伤及一分一毫,又怎么可能会出现所谓裂痕。”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”龙皇也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颔首:“混沌之壁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古真神都无法破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壁障。若一定要说有什么可以伤及混沌之壁……那唯有那三件玄天至宝。”

  “诛天始祖剑,邪婴万劫轮,以及乾坤刺。”

  释天神帝接口道:“但这三玄天至宝在诸神覆灭后便销声匿迹,很可能已不复存在。总不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三至宝现世了吧?那可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呀。”

  “只不过,如今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神时代,混沌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鸿蒙之气早就所剩无几,即使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始祖剑这等玄天至宝现世,力量也断然不能和当年相比,还能不能伤及混沌之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未知。就如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,存在于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神力也不过……”苍释天声音一顿,似觉不妥,迅速向宙天神帝道:“释天绝无冒犯宙天珠之意。”

  “无妨,释天神帝所言不过事实而已。而若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三至宝之一现世,那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幸事,我们又会有何忧?”宙天神帝轻叹一声:“你们难道忘了一件事,混沌之壁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壁障,纵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始祖剑、万劫轮这等存在击破,也会和被撕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空间一样,快速愈合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话未说完,众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齐齐眉头沉下。

  “然而这道红痕,却始终刻印于混沌之壁,无法理解。也正因如此,让人极度不安。”

  释天神帝脸上笑容消失,龙皇面色肃起,许久道:“你们当真确信,那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?”

  “若非确信,岂会如此兴师动众。”梵天神帝道:“当年三位天机大师告知此事后,十数年前,我与宙天神帝二人花费极大代价,亲身前往了混沌边缘。”

  龙皇终于再次动容:“这么说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所见?”

  亲眼所见,与天机三老“所窥天机”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因为后者,完全可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臆想。但前者……两大神帝亲眼所见,绝无可能虚假。

  “不错!”宙天神帝缓缓点头,声音沉重:“天机三位大师之言太过匪夷所思,若不能亲见,我们也绝难相信。我与梵天神帝到达混沌极东,远隔百万里,便感红芒刺心。一直临近混沌之壁前,一切所见,皆如天机三大师所言。”

  “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安。”梵天神帝道:“那道印在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裂痕,其光芒之诡异,吾平生未见。短短一线,竟可远射千万里。”

  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吾与宙天神帝在混沌之壁前刻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。”

  说话间,焚天神帝忽然手臂一推,顿时,封神台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影像变幻,一道一人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陡然印在了光幕之中。

  霎时间,整个封神台变得绯红一片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了一场极浓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雨。众人怔然看着那道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玄影之中,却仿佛印在苍穹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,一种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在心底疯狂滋生,灵魂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掐住七寸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蛇,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痉挛。

  “这这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沐涣之失声叫道。

  “这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混沌之壁上?”

  “两大神帝之言,岂会有假。”炎绝海瞳孔瑟缩着道。

  而这,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刻印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!

  梵天神帝手臂收回,玄影消失,世界终于褪去了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每个人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神一松,恍然间竟有一种从血海炼狱边缘脱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感觉,心中久久骇然。

  “既然你们已亲赴混沌边缘,临近这道奇异红痕,那可有发现这道红痕究竟如何而来?”龙皇眉头大皱。

  宙天神帝摇头:“并无发现。不过……为查明缘由,我与梵天神帝二人在混沌之壁前停留了一年之久,除了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,从未有任何外力靠近,但,那道红痕,却在逐渐扩大。”

  龙皇:“……”

  “我与宙天神帝初至时,红痕不过七尺多长。”梵天神帝道:“一年之后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至一丈。因而,我与宙天神帝不得不想到了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……”

  “这道红痕,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力量而生。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混沌之壁自身,或……混沌之外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