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9章 星神月神

第1149章 星神月神

  宙天神帝到来,众守护者、裁决者随后,封神台气氛也彻底凝结,无人再发出一丝声音,所有目光牢牢聚焦在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作为东神域四大神帝之一,立于混沌最顶尖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威凌寰宇,气势如神天降。但,宙天神帝无论怎么看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已近年迈,面相和善,无论气质、长相都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任何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大街上看到他,都绝不会多看第二眼,长相也会过目就忘。

  何为洗尽铅华,返璞归真。或许,在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诠释。

  而东神域四大神帝中,宙天神帝虽非最强,但最为受人敬重。宙天先祖被宙天珠认主,仙去后宙天珠依然世代守护宙天神界,宙天神界始终秉承正道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。

  宙天界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年间,裁决者制裁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恶徒,拯救了无数星界,不知为多少生灵世世代代感恩朝拜。如果在众生灵眼中,东神域只有一个圣地,那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无疑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三王界——梵帝神界、星神界、月神界为人所敌,东神域众生基本都只会看热闹,尽量避而远之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敢敌对宙天神界,那必定引发众怒,其性质,不啻于违逆天道。

  因而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肃然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对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畏,而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敬。

  宙天神帝抬起头来,微笑道:“贵客既至,还请现身相见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宙天神帝声音刚落,一声大笑震空传来,大笑声中,空中风云激荡,一道灼目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灿世而耀,如星辰降世。

  “哼!”

  而另一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响起了一声冷哼,苍穹分开,一轮并不耀目,但茭白圣洁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当空洒下,如皓月当空。

  一星一月,瞬间吞噬所有光辉,让世间一切都在这星月交错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下一片黯淡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星神界和月神界到了!!”

  星月之芒中,分别有一个人影缓慢走出。星芒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身材颀长,中年之态,脸上微微带笑,却目若寒星,让人不敢有刹那直视。

  星神界主宰,东神域四大神帝之一——星神帝!

  月芒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上去要年轻得多,相貌英俊非常,那似与天道平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姿让人无尽敬畏,却又不失些许温和。

  月神界主宰,东神域四大神帝之一——月神帝!

  两大神帝在同一个刹那出现,显然有着针锋相对之意。

  而星神界与月神界素来不和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无人不知。

  尤其三十几年前月神界那场天大丑闻,以及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陨落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两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激化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此次有着“关系东神域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”,事关重大再加上宙天界从中调和,两界都定不愿出现在同一场合,更不要说还要居于同席。

  在场之人见到月神帝,敬畏之余,自然不免会想起那场“丑闻”。当年,他与拥有“无垢神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声势极大,连东神域之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举界皆知,但这场面越大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丑闻”便也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惨烈。

  月无垢消失,再到她失去元阴归来,堂堂月神帝,却蒙受了再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都无法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羞辱,成为了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……

  如今才过去短短三十几年,自然无人淡忘。而也才过去短短三十几年,各大星界却居然又收到他即将大婚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,而且他邀请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范围之大,还要远胜当年,一时间引发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疑猜测。

  而请柬上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婚之期。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玄神大会之后。

  距离现在,只剩短短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却至今无人知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“新婚”妻子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。

  星神帝与月神帝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大神帝降临。封神台气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凝,人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  历年玄神大会虽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盛事,但由于四大王界不被允许参加,因而除了主办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,其他三王界都顶多由一些长老、宫主级人物带一众年轻弟子到来,如星神、月神这等存在都很少出现,更不要说三神帝。

  而今日,四神帝已连至其三,四神帝之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也极有可能到来——今天之事,必定重大无比。这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意义,也毫无疑问远非他们预想。

  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都开始凝重加兴奋起来。能参与这等大事,能亲见四神帝齐聚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!

  星神帝和月神帝同时向宙天神帝打过招呼,飘然落座,但彼此之间却无言语,连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碰撞都没有,完全当对方不存在。

  但,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星月之芒却并未就此散去,大量身影从中而现,分别无声落座。而这些人就如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与裁决者,每一个人气场之恐怖,让他们哪怕刹那盯视,都会全身冰冷。

  那些从未真正见过王界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今天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知晓王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神帝,似乎但凡和“王界”二字相关之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怪物。

  “坐于星神帝身边和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人……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?”一个年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问道,他说话时带着哆嗦。因为他刚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便瞄了那边几眼,心中便陡生一种如堕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让他几乎全身血液倒流,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“不错。”沐涣之颔首,将声音压到极低:“十二星神和十二月神居然分别来了四人,前所未有啊。”

  “不,算星神帝之内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五大星神。”沐冰云道。

  星神帝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十二星神之一,承【天魁星神】之力,而他既为星神大帝,自然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中最强存在。

  星神界十二星神,在东神域绝对等同于“真神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存在,东神域各个角落都有着关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而每一段传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。

  而这等存在真正在前,这些各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级玄者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颤栗惊惧,没有几人敢长久直视。但,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目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定定看了许久,才收回眸光,一声轻叹:“天杀星神未至。”

  不过,已经不重要了。毕竟云澈已经……

  “哦?莫非冰云想见见那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公主?”沐涣之不疑有他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天杀星神未至,但天毒星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。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大星神之一,远远一眼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中生惧。”

  沐冰云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沐涣之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星神一眼,却又马上移开目光。

  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坐席,傲立着一个身段高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一身碧绿罗裙,却近乎半透,娇媚玉体若隐若现。手臂与双肩的【逆天邪神】丝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透明,肤光致致,藕臂如玉。

  胸前双乳硕然高耸,只有下缘一层薄纱稍裹,一大半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露出,白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夹着一道深深沟壑,让人垂涎欲滴。

  下身是【逆天邪神】浮动幽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罗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,裙摆直堪堪到大腿上缘,两条修长美腿几乎完全裸露在外,修长滑腻,肤光如雪,让人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抱住舐舔。

  不知有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时,都如被磁石吸引,无法移开,全身血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瞬点燃,在沸腾中疯狂冲顶,在目光呆滞间甚至口中流涎,几乎忘却了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疯狂滋生着不顾一切冲上去,将她压在身上狠狠蹂躏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。

  那女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异色,任由自己大肆裸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被一双双怔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注视,微抿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唇似笑非笑,宛若沐水芙蓉,一张花容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娇媚。

  吟雪界、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随行弟子但凡目光碰触到她,全部痴在那里,脸色泛红,如失心魂。但马上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陡然响起一声爆喝:“不要看她!”

  封神台上,无数年轻玄者如遭雷击,猛然转开目光,心中骇然,再不敢多看那个绿裙女子一眼。

  “师……师尊,她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一个凤凰宗弟子满头大汗淋淋,心有余悸道。

  “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星神。”一个凤凰长老低声道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?她……她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炎神众弟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惊颤,狠吸凉气。

  这个衣着比风尘女子还要暴露,比魔鬼还要妖媚勾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姬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中最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大星神之一。

  那个传说摹灸嫣煨吧瘛寇在一颦一笑间毒杀一个星界,被称作“地狱曼陀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恶魔——狱萝!

  “那……天毒星神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……仙女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?”那个凤凰弟子又小声问道。

  狱萝螓首低垂,悠然把玩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指,似乎对一切都毫不关心,但她并没有夺去身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就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右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如天上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绝色女子,她没有狱萝那般妩媚勾心,但容颜绝美无暇,远胜狱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张精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上却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清冷,一双美眸毫无感情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材如狱萝般高挑修长,一头黑发及腰,静若处子。尤其她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粉色长裙,更添灵气之余又多了一分……可爱?和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狱萝可谓一仙一妖,让不少玄者如见仙女下凡,惊艳之余,心中又不免自惭形秽,遐思非非。

  “能与天毒星神临席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。”那凤凰长老忽然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不过,他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妖星神!”

  “啊……”众凤凰弟子目瞪口呆,喉咙鼓动,久久无声。

  天妖星神……

  而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过十二星神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都知道,天妖星神“蔷薇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……男人!

  “天妖星神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中精神力最强者,只要他愿意,一眼便可将你们变成白痴,不要乱看触霉头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众凤凰弟子都深深低头,连其他星神都不敢再看一眼。他们已经越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根本不可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“天毒星神左侧,那个看上去瘦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中躯体力量最为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【天罡星神】神虎。”

  “而,坐于星神帝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老者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【天元星神】荼蘼,在十二星神中年纪最长,已四万载。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智者,当年星神帝未承载星神之力时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之师,因而星神帝也一直对他极为敬重。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能资格与星神帝平坐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。”

  封神台中,众长辈或传音、或低声向后辈介绍着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