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8章 宙天神帝

第1148章 宙天神帝

  随着第二轮预选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,宙天界也终于不再平静。

  所有受邀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强者也都离开住处,飞向了同一处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——宙天城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和“守护者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之地,世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地。

  那座直彻苍穹三万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塔,便位于宙天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中心,其下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神圣之物——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  宙天塔之侧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径长三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台”,因为能在其上夺魁者,绝对有“封神”之资格。

  而这“封神台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历届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战场。此次玄神大会,同样会在三轮预选之后,决出“封神三十二子”,然后在这封神台上进行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之战”。

  封神台周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圈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席。观战席虽然庞大,却向来空旷。因为能有荣幸在其中观战者,整个东神域亿中无一。

  这一天,已安静了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台,迎来了几百年来最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不同方向飞来,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一个比一个惊人,但在这宙天城之中,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收敛玄气,连飞行都格外缓慢。

  来到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观战席,这些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入座坐席之中。当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座绝非随意,反而分外严苛。每一片坐席,都映着醒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,玄光之中刻印着不同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同一星界来客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集中一处,绝无混杂。

  而上位星界、中位星界、下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各自分离,泾渭分明。

  玄神大会接受邀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,上位星界最多可携三千人,中位星界最多可携五百人,而下位星界则最多只能带百人。

  至于王界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带多少便可带多少。

  北为上位星界之席,南为中位星界之席,西为下位星界之席。

  而正东之席,则为四大王界独属。

  众玄者到来之时,全都小心翼翼绕过东席,别说从其上空掠过,连靠近都不敢。

  这无疑彰显着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强大和绝对威慑。

  越来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飞至,三处坐席也都不再完全空旷。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,向来都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小气”,此次受邀观战者,所有上位星界加起来最多只能一百四十万人。

  中位星界数量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倍,但人数却堪堪不足百万。

  下位星界最多,但受邀人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少,只有几十万而已。

  但有一点毫无疑问,能到来此处者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所在星界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或界王,或霸者,或身份尊崇,或地位极高。

  不过,这些在自己星界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到了宙天界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谨言慎行,气势尽敛。封神台强者云集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一片,王界还未到来,依旧无人聒噪。

  半晌而过,所有刻印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坐满,各大星界按时皆至,才终于开始有些热闹起来,彼此互相招呼,或互相试探,互相吹捧,有嫌隙者虽绝不敢在这里发难,也免不了冷眼以对或互相嘲讽。

  王界未至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称尊。位于北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目光投向南席和西席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傲然之姿,而位于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位星界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小心翼翼,但他们不会有任何怨恨不满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强者为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面对上位星界和中位星界,他们下位星界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谦卑。

  “妃雪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回吟雪界了。”吟雪界坐席,沐涣之随口道。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并不坏,沐妃雪预选赛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排名依旧在五十万附近,这已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期,自然欣喜非常。

  “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或许会留下来。”沐冰云忧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嗯?为何?”沐涣之皱眉。

  “他一直希望能入宙天神界一观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要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没想到淘汰后会被直接斥出,他应该不会甘心。”沐冰云道,懊悔未选择将他做为受邀观战者带入宙天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晚了。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又有谁敢忤逆。”沐涣之道,然后面露疑色:“你一直焦躁不安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件事?”

  沐冰云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  她确信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绝对不会轻易甘心,担心他会在冲动之下作出什么不智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。

  希望他能暂且接受,总会有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沐冰云心中叹道。

  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最后时刻杀了武归克,名次飙升,而之前一个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零,明显连战场都不入,所以沐冰云等人当然不会再去查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绩,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他已被淘汰。

  “第二轮预选战已进行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,为了那一千个‘天选之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名额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会惨烈非常啊。”沐涣之道:“可惜这里没有星辰之碑,也看不到什么战况。”

  “呵呵,反正和我们已经无关了。”沐坦之稍带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。

  “火宗主,宙天界传音说事关东神域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要议,你可有听到什么动静。”沐涣之向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如烈问道。

  吟雪界和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席相邻,但与吟雪界坐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瓶颈不同,炎神界上至两大宗主和长老,下至随行弟子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面色红润,目绽异光,就连性情最为沉稳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绝海也始终笑态可掬。

  至于火如烈,那张嘴大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咧开着,自始至终就没合上过。此时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路人看到,打死也不会相信这居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主——不把他当成精神病就不错了。

  沐涣之问话,他也完全没听到耳中,依然在那傻笑着。目光触及到对面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非但不会退让避开,反而昂然以对——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徒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预选战进了全东神域前一百名啊!吊打你们起码八成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!老子还会怵你们!?

  炎绝海看了火如烈一眼,笑着替他回答道:“我们也并无消息,不过应该马上就会知晓了。”

  沐涣之点头,向炎绝海拱手道:“再次恭喜了。”

  这场不同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种种异动,再加上很久之前就开始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传闻,宙天神界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事”,在场之人都隐隐有所猜测。

  过了许久,天边忽然出现了三个人影向封神台飞来。随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顿时响起数个低呼声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机三老!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年纪颇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白发白须,一身完全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色长袍。

  而这三名老者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东神域名声赫赫,在天机界最位高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三老。

  莫语、莫问、莫知。

  “天机界终于来了,而且好像……就来了三人?”沐坦之道。

  “呵呵,天机三老齐至,这还不够么。”沐涣之笑道。

  天机三老来到封神台上空,向众人微微颔首示意,然后在所有人惊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下,落座东席之中。

  “东席?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席?这……”众界强者皆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震惊不解。

  天机界虽然在上位星界中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尤其天机三老,四大王界界王也都颇为敬重,但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席历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专属,从无破例,这次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允许天机界入座。

  “看来,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大事’,必定和天机界有关啊。”炎绝海道。想到多年前那个似虚似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他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火如烈在这时忽然道:“前段时间偶然听闻,天机三老因这些年违背祖训,过度窥视天机,在天谴之下寿元重损,三人所剩寿元都已不足短短百年了。”

  “之前还觉得是【逆天邪神】谬传,现在看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”远远感受着天机三老明显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,火如烈缓缓点头道:“似乎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啊。”

  天机三老到来后,全部闭目静坐,不发一语,如三尊枯树。

  半个时辰过去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风,忽然停了。

  天空原本随风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彩也全部静止,随之竟如水纹一般缓缓波动,而一股平淡温和,如柔风拂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徐徐传来,由远而近。

  霎时,整个封神台变得安静一片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吞没于空间夹缝,而下一个瞬间,四方坐席,八方星界,所有人都齐刷刷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而那些发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也被长辈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带起。

  “呵呵,老朽来迟,众位久候。”

  卷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雾之中,幻出一个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他一身再简单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色素衣,面目慈和,淡笑如风,从空中缓缓而落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看上去格外普通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却让东神域众界霸主目映仰慕,腰身躬下,齐齐而礼。

  “拜见宙天神帝!”

  呼声齐整无比,未带玄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震苍穹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震得那些随同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心骇魂颤。

  宙…天…神…帝!?

  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大王界界王之一,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主宰,如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!?

  他们期待这一日已久,但当这个神话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视野之中,他们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太过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不敢相信,自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眼见到了这个只存在于神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宙天神帝身后千人相随,而这千人气场之盛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都不敢直视。

  因为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守护者”和“裁决者”。

  裁决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用来制裁那些犯下大恶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或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存在。

  而守护者,虽数量远少于裁决者,但其在宙天界和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等同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和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,其中任何一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都要俯首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强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除宙天珠外,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石。

  “众位远道而来,又久等一月,甚是【逆天邪神】辛苦,还请入座,不必如此客套。”宙天神帝轻轻落于东席主座,微笑抬手,姿态言语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人之气,一双开始显现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也如一汪净水,深邃而清澈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