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6章 天降噩耗2.0

第1146章 天降噩耗2.0

  武归克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禁锢,就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他。他狠喘一口气,总算平静了那么一点,拼命压制着将云澈碎尸万段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字字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答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……你怎么保证那枚玄影石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世上!”

  事到如今,纵然怒到极限,万分憋屈,他也只能认栽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云澈所言,被他杀一次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但毫不影响他进第二轮预选,也不会影响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,结果上毫无损失。

  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玄影石泄露出去,后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绝对承受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为什么又出现一枚和当年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难道我当年用九星佛神玉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颗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天狼星神在某一个瞬间掉包?不对!我在拿到玄影石后,还特意探查了一下。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……

  当年天狼星神同时刻印了两枚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!

  至于它为什么会落在云澈手上,武归克心思大乱之下,已根本无暇去想。

  “我不能保证。”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武大公子,”云澈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我说交易完成之后,我会马上毁掉那枚玄影石,你会相信吗?我更不会蠢到将它交到你手里,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送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相反,我还要将它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保存好,以免哪一天不小心落在别人,或者你武大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”

  “不过你大可放心。”云澈慢条斯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云澈与你武大公子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更没什么深仇大恨。今日无奈才会出此下策,只要武大公子以后不找我麻烦,我再怎么也不至于拿命来和你拼个鱼死网破。说不定,我比你武大公子还要怕它泄露出去,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

  咔嚓。

  一声脆响,武归克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自己右手指骨给攥断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换种说法就是【逆天邪神】:你信也得信,不信也得信!你这边要办事,我却不会交出筹码。不但让你没办法秋后算账,以后说不定还能再拿出来胁迫一波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卧槽!

  时间不会有停歇之时,第一轮预选战随时都有可能宣告结束。内心之焦急焦躁,云澈甚至还要超过武归克,但他面色、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,言语时刚时缓,时软时硬,步步紧逼,又适时淡然示弱……

  为促成和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场交易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了心力。

  “武大公子,你最好快点做决定。”云澈慢吞吞,似乎满不在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预选战说不定下一息就会结束,到时候,可就没机会了!”

  最后一句话,字音陡然加重,直撞武归克心魂。

  “好……好!”武归克一张脸猩红如血,头皮狂乱鼓动,他这辈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憋屈加起来,估计都比不上这一刻:“老子认栽!”

  “不过,云澈……你给我记住,你最好把那枚玄影石当成亲爹一样看好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它泄露出去……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逃到混沌边缘,我也必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”

  “恭喜武大公子做了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云澈淡淡而笑: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  咔嚓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根手指被武归克硬生生捏断,但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。他再次大喘几口气,用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,生生吞下了那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和屈辱。

  砰!

  随着一声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,封锁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顿时溃散,随之,武归克虽一言不发,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也开始快速收敛,直至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气也完全收回。

  但整个身体却在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每一根青筋都高高鼓起。

  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认栽和他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也点燃着云澈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喜,手掌亦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发颤,他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武归克身后,玄气凝聚,猛然出手,狠狠轰在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处。

  轰!!

  正常状态,云澈根本不可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武归克。但敛下所有玄力防御,仅凭肉身,又岂能撑得住云澈全力一击。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中,武归克从后心到前胸直接炸穿,血肉内脏横飞,整个身体在半空断成两截,飞出极远,才滚落在地。

  “不要……再让我……看到……你……”

  武归克前半截身体发出怨恨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然后在白光中消散无踪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道白光忽然从天而降,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飞速增长,一直增长到一百九十五万,才终于停住。

  而云澈在第九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次,也从全战场最末位置如坐火箭飙升,一步登至第四名……比之第三名也只差了不到十万魂珠。

  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则暴跌一百九十五万,但依旧位列第九战场第一。

  用意念具现出第九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榜单,看着榜单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云澈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先前灌满胸腔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沉重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命运和他开了一个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笑,他却又找到了另一扇门。

  “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无绝人之路。”云澈微笑着轻念。

  武归克虽然身份高贵,天赋极高,修为惊人,但傲慢无度,品行恶劣,还和自己亲舅母乱搞,云澈对他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鄙夷。

  但现在,云澈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派来拯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使!

  彩脂公主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想过,自己当年出于恶作剧心理扔给云澈玩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枚玄影石,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将他从绝地拯救出来。

  甚至在蝴蝶效应下,改变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轨迹,以及……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珠内,神武宗所在。

  “宗主,发生了怪事。”

  一个老者佝下身子,拜在一个中年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向他汇报道:“方才归克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忽然大跌,魂珠数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损三成。”

  “哦?”中年男子转过身来,他一身耀金长袍,眉若星月,气势斐然,极易让人心生敬崇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揭出,足以惊得无数神界玄者魂飞魄散。

  神武界大界王,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——武三尊!

  “这么说,克儿居然栽了一次?呵呵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趣。”武三尊不惊不怒,反而饶有兴趣。

  “归克公子所在战场,应该无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连勉强匹敌者都并不存在。老奴想来,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公子不慎落入致命天灾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遭遇了极其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。”老者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析道。

  “这样也好。”武三尊淡淡而语:“克儿虽然天赋有余,但一生太顺,傲气过盛,受个挫对他而言百利而无一害。区区预选排位,第一与第一万毫无区别,不必介意。”

  “老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想。”老者佝身再拜:“既如此,宗主请安歇,老奴告退。”

  武归克排位和魂珠骤降,自然引发了极多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,毕竟,武归克之前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位列前二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名字忽然消失,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。

  但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到而已,任谁都想得到他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栽了一次,至于如何载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连神武宗都不去关心,何况他人。

  毕竟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轮预选而已。如武三尊所言,第一名和第一万名本质上毫无区别。

  但,第九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者,却都可以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忽如天降般落在了第四位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总数,无比巧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与武归克减少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完全相等。

  第九战场主城,萧墨目瞪口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榜单上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云澈”,还未等他回过神来,身前不远处,一道白光骤落,很快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被甩了出来,意念一扫,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出“武归克”之名。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武归克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念着,一张脸时而猩红,时而阴暗,体内气息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沸腾了一般。

  萧墨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一会儿武归克,听到了他喊出“云澈”两个字,又盯了一会榜单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以及两人同时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……

  许久,他抬起头来,呐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来,一定发生了某种肮脏的【逆天邪神】PY交易。”

  轰隆——

  空间震荡,云浪翻滚,宣告第一轮预选终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终于响起:“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们,属于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将暂告一段落。第一轮预选至此刻终结,各战场排位前十者将继续留于战场,其他人将就此离开战场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将出现在宙天界外各大传送阵前,望这场倾注你们全部玄力与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激战,可以成为利于你们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财富。”

  铮!!

  随着磅礴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,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从苍穹落下,罩在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白光之中,分布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都如被溶解一般快速消失,持续了一个整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战,在这一刻终于落下帷幕……但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所有人。

  因为,依然有一万个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没有消失,完整存在于战场之上,等待着下一场恶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整整五千多万东神域顶尖玄者中脱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都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天下瞩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旷世奇才。而陪衬这一万个人胜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千多万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惨遭淘汰。

  投影消失,他们苏醒时,已身在宙天界之外,脚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接近宙天界时所踩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,不远处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返回他们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玄阵。

  而淘汰者自然不会得到世人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关注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牢牢聚焦在接下来注定会更加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战场。

  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声消失,就连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也完全消逝,整个战场一片安静。确认自己依然身在战场之中,云澈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安下心来,他刚才还有过些许担忧,这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投影,说不定有着极其严密公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或许会有被判定作弊,而取消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

  看来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杞人忧天了。

  “总算可以进宙天界了。整个东神域前一万名啊……”云澈有些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笑,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用堪称卑鄙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法得来:“再怎么也有资格进入宙天神界了吧。”

  他刚自语完,上空便再次响起宙天之音:

  “依然留在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强者们,你们用实力和意志证明了自己。毫无疑问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但,能进入宙天珠,获得宙天神境历练三千年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千人。”

  “而接下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决定这一千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!”

  在这个宙天之音下,依然留在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热血沸腾。战场之外,那些被淘汰,以及无资格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也都在心底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羡慕、嫉妒、渴望着。

  在宙天珠内修炼三千年,整个东神域历史首次,能让一个玄者从“幼年期”一步登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之地!是【逆天邪神】但凡对玄道有丁点追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断然不可能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

  为能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破血流、不惜代价,哪怕寿元折半都在所不惜!

  “接下来,你们将被送入同一个战场。这个战场没有天灾,没有玄兽,没有任何其他干扰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只有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主城和只属于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。规则会重置,但和与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完全一样,你们所持魂珠,也会完整带入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。”

  云澈在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但绝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精神紧绷,相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许久都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。

  但,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脸色骤僵,差点没骂出声来。

  “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只有一千人可以胜出。这一千个天选之子将被送入宙天神界,进行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战,决战之后,便可进入在接下来三年改变你们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境。而其他九千人则将被淘汰出战场,真身亦将斥出宙天神界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