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5章 胁迫
  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整个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下限,魂珠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零,武归克简直都有些想笑,手上却完全没有要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,因为杀了这个人都没有魂珠可掉,毫无损失,而且简直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价。

 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他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蚊子”居然直冲他飞了过来,看到他后非但不逃,反而在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从天而落,还未落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低喝:“武归克!”

  武归克眼睛一眯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玩味起来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钻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耗子,居然敢直呼本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耐烦了吗!”

  在黑琊界,他只知道“凌云”,完全不知云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凌云”,更没有见到……因为在那之前就被“小茉莉”给吓走了,还赔了一块千辛万苦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星佛神玉,以及他父王亲赐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。

  之前有过两次照面,云澈注意到他,但他对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印象。毕竟,这个骄傲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武界王之子,注定在这场玄神大会扬名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岂会正眼看一个玄气气息才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垃圾”。

  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含阴森,换做他人必定骇得胆战心惊。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却似乎比他还要阴沉,时间紧迫无比,他又岂会和武归克多半句废话,直接吼道:“武归克,我来跟你做一笔交易!”

  “交易?就凭你?”武归克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了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“别废话!自己看这个!”

  云澈手臂一抓一甩,一枚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块状东西横飞向武归克。

  “哦?”武归克颇感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一捏,心中一阵呵呵哒:这家伙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傻子吧?不但垃圾成堆,连傻子都能参加,这玄神大会果然也不过如此。

  手指一抬,武归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变了脸色,内心剧烈一咯噔……因为夹在他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玄影石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惊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两年前在黑琊界,他被“小茉莉”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彩脂公主用两枚玄影石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坑了一道,不仅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连番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吓。

  从那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就对玄影石产生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,每次看到都会心惊肉跳,直到现在都没完全摆脱。

  “你好好看看里面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”云澈沉声道,纵然面对武归克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落气势。

  武归克眉头稍沉,对玄影石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和云澈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和不对劲,他没有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玄影石直接捏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将玄气注入,灵觉一扫。

  数息沉寂,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陡然大变,身体猛地一晃,骤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直盯云澈:“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东西!”

  这枚玄影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云澈从黑琊界王雷千峰尸身上捡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枚玄影石之一,里面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涉及神武宗猎杀木灵,图谋王族木灵,搜罗下界女子为练功炉鼎……而且大部分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自己说出,影像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、身形、声音、神态……要多清晰有多清晰。

  武归克叫吼间,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也被他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崩成粉末,但他变得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没有半点松弛,因为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预选战场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投影!

  只有真实存在才会投影进来,而投影就算毁得渣都不剩,也绝不会对真身和实物有半点影响。

  自当年被彩脂吓掉半条命,他足足做了好几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……而现在,比那些噩梦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摆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这个方才还如裁决者般控制他人生死玩弄他人尊严,尽显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脸色一片煞白,嘴唇都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。

 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枚玄影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泄露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

  “这我可没义务向你解释。”云澈沉声道,他估计自己直接说出是【逆天邪神】偶然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也不会相信:“这枚玄影石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相信你武大公子一定不想它泄露出去。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很简单,你轻易就能做到。”

  压低声音,云澈直盯脸色变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:“让我杀你一次!我要进第二轮预选!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听到那个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后,忽然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希望。

  想要不被斥出宙天神界,就必须闯入战区前十。

  以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做梦都不可能做到。

  但,如果能杀一次武归克……

  武归克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量是【逆天邪神】六百五十万,位列他们所在战区第一,而杀他一次,可直接掠夺其三成魂珠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两百万魂珠!

  将一步跨到前十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前五!

  单就实力而言,哪怕底牌全开,一百个他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偏偏握着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把柄——那两枚在雷千峰尸身捡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。

  当初偶然捡到这两枚玄影石时,云澈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奇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想过会有用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却在忽然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绝境”之下,成为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稻草。

  神劫境一级……想进第二轮预选!?

  武归克想笑,但却又完全笑不出来,他嘴角抽搐:“就凭你这种废物……也配!?”

  “呵,我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配,就不劳你关心了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关心关心自己吧。”云澈丝毫不怒,反而笑了起来:“武归克,神武界大界王之子,何等高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玄道修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必说,在这集聚了东神域所有顶尖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都能排位进前二十名,多么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战绩,你武归克马上就会名震天下,无人不知,风光无限啊,更有可能成为神武界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受尽全界仰慕,父王恩宠,万载之后,继承大界王之位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可能。”

  “但,如果这玄影石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忽然泄漏出去,天下皆知,你猜,会发生什么呢?”

  一番言语,前面细致描绘着他已触手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光和无限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然后又忽然一脚将他踹入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——云澈嘴角倾斜,勾起着只有在最狡诈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脸上才会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“你……你敢!!”武归克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。上次被“小茉莉”威胁,他只能认了,因为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,他父王都要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。

  但眼前,不过一个平时他都不会正眼多看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垃圾”,居然也在威胁着他……比之当年,无疑更愤怒屈辱千万倍。

  “那你大可以试试我敢不敢!”云澈气势、眼神丝毫不弱。

  “你……”武归克胸口起伏,怒极反笑:“呵……呵呵呵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,居然连一个废物也敢威胁我……云澈,嘿!你信不信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杀你全家,灭你全族,将你碎尸万段,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信!当然信,你武大公子当然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”云澈同样在笑:“但在那之前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神武界要受千夫所指,被王界制裁,而作为将神武界陷入这一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罪魁祸首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要自顾不暇,被你全界唾骂,被你父王扒层皮、打断腿、废掉玄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你!!闭嘴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就像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让武归克全身冰冷……因为他无比清楚,如果玄影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露,这些“恶毒诅咒”绝对有可能成真!

  他双手紧攥,玄气缠绕,恨不能将云澈碎尸万段……但,这里却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是【逆天邪神】投影!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把云澈杀个一千次一万次也屁用没有。

  连魂珠都不会有损失!

  “唉。”云澈一声叹,摇了摇头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:“看来武大公子对这个交易很不爽利啊。这可就奇怪了,不就被我杀一次而已嘛,你六百五十多万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,就算损失三成,也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,顶多掉个总排名而已,又不会耽误你进第二轮预选。而这一轮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名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预选排名,和后面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排位毫无关系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压根就没有任何损失,还能拯救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多么划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易!这由我主动提出来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白送你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宜,你居然还不愿答应?”

  云澈目光倾斜,一脸怜悯:“堂堂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之子,我还以为就算不怎么聪明,也起码不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蠢货,没想到……啧啧啧。”

  “放……屁!”武归克从肝到肺都快要被气炸,全身血液

  直窜头顶:“你……你这等垃圾……废物……也配……”

  “呵!”云澈冷笑一声,懒得再听他说话,忽然转身:“很好,既然如此,那就如你武大公子所愿。嘿……我保证三天……哦不,三个时辰之内,你武大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会再上一层楼,哈哈哈哈。”

  大笑一声,云澈再不理会武归克,腾空而起,飞速远去。

  “站住!!”

  一声厉吼,一股强横气浪猛然从天而降,瞬间如万丈山岳压身,将云澈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在空中,而武归克身影一晃,骤闪至云澈前方,双眼阴戾如恶鬼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惧,施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双臂,满脸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武大公子你随便杀,我绝~~对~~不反抗,嘿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