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4章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

第1144章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

  “云兄弟……你怎么了?”察觉到了不对劲,萧墨连忙转到云澈身前,却看到他脸色泛白,嘴唇哆嗦,如忽患重病。

  淘汰之后……真身斥出宙天神界……不得踏入……

  宙天之音中那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字,对云澈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  到来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年,他每时每刻,都在以进入宙天神界为目标而拼命,他在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奇迹般成就了神劫境,顺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玄神大会,本以为与茉莉已近在咫尺,想好了无数种可能寻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又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憧憬着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逢……

  命运却忽然和他开了一个残酷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笑。

  被斥出宙天界,意味着他这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执著和努力,将彻底化作泡影。今后,或许将再无踏足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也将再无见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

  以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再怎么拼命,也断然不可能闯入战场前十而不被淘汰,更不要说,整整一个月,他连战场都没踏入过。排名整个东神域倒数第一……

  “怎么……会……这样……”云澈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叨念着,从身到魂,一片冰冷,如堕深渊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宙天界内,冰凰神宗住处,听到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,沐冰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冰颜剧变:“淘汰者全部斥出宙天界……糟了!”

  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沐涣之不明所以,还以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冰凰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担心,道:“放心吧,无人敢在宙天界域造次,含玉妃雪云澈他们在战后可以通过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玄阵直接回到吟雪界,完全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件事。”沐冰云身上冰息紊乱,来回踱步,忽然道:“大长老,受邀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共可进入五百人,只要玄力不下于神劫境便可,我们名额未满,可否再引他人进入。比如云澈妃雪他们?”

  “当然不能!”沐涣之没有任何犹豫:“宙天神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啊,傲然于万界之尊,规则亦极为严苛,又岂会允许‘迟到者’。自预选开始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宙天神界便已相当于闭界。”

  “而且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淘汰者全部斥出,不得踏入。宙天之言,如天道圣旨,岂会收回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静立许久,叹然道:“难道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没有通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?”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王界,当然没有问题。上位星界或许也有可能,但我们中位星界……位微言轻,再怎么也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沐涣之摇了摇头,皱眉道:“冰云,你一向心若冰雪,为何忽然如此焦躁?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酥胸起伏,无法言明。她闭上眼睛,无奈轻语道:“这或许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数吧。”

  沐冰云心中哀叹,而住处相邻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界,却持续爆发着阵阵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呼,与她此时心境呈现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差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喂?喂喂!云兄弟,不就去不了宙天界嘛,大不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白来一趟,又没有亏什么,不至于……这样吧?”

  宙天之音之后,云澈整个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遭了雷劈掉了魂魄,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怪异,让萧墨不解之余,都开始有些胆战心惊。

  “你……不懂……”云澈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呃,我可能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懂。”萧墨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想到云澈之前一直心事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再加上此刻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他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两者联系起来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有什么特别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要去宙天界?这个这个,先别灰心,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想想我想想……”

  萧墨狂抓头发……想个屁啊!那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阿猫阿狗之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啊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到了都要规规矩矩,绝对不敢,也不能违逆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。

  而他们在宙天神界这等立于混沌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面前,连只小蚂蚁都算不上,能有个屁办法。

  “其他办法……”云澈胸口如同压了一座山岳,他牙齿紧咬,心跳狂乱,内心却一片冷醒:不行……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定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我离开父母,离开彩衣她们,三年没有半刻松懈,无数次差点命丧神界……而且,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能见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机会……

  我不能让这一切成为泡影……

  绝不能……

  嚓!!

  一道白光在这时如霹雳般从上空射下,白光之中,一个人影滚落出来,位置距离云澈和萧墨不足五十步之遥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和人影他们早已见惯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玄兽或其他玄者击杀后传送回主城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那个人落地之后,一声嘶吼,重拳砸地,恨声道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倒霉,居然遇到了武归克……这下起码要掉上百万个名次,可恶!”

  云澈全身一震,如遭电击,忽然转身,向萧墨吼道:“萧墨!让我看看战区榜单,快!!”

  “啊……好!”萧墨被他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吓了一跳,连忙以意念具现出他们明明刚刚才看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区榜单。

  榜单第一名,是【逆天邪神】六百多万魂珠。

  而从第二名开始,虽只差一个名次,但魂珠数量便呈断崖式下落。

  第二名魂珠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百多万。

  第三名则只剩两百万。

  第四名……第五名……第六名……

  第十名,魂珠数量为九十万。

  云澈原本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陡放奇光,随之又转为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凝重,忽然向一个方向狂奔而去。

  “喂,你去哪……嗯?”萧墨呆愣,不明所以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冲向那个刚刚被传回主城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云澈冲到那人身边,双手一把抓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领,吼叫道:“武归克在哪!说!”

  那人明显没反应过来,愣在哪里。

  “武归克在哪!快说!快说!!”

  虽然在主城之内,无法释放玄力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缠绕着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,简直如一头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就连一双眼瞳也呈现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,将那人直接惊住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指向一个方向:“就……就在那里……”

  一把将他放开,云澈向着他所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狂奔而去。

  一踏出主城区域,云澈玄力全开,脚踏幻光雷极,如雷霆闪电,直射北方,那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直惊得萧墨目瞪口呆。

  “我滴个乖乖……”萧墨呆立当场,嘴巴大张。

  云澈根本顾不得那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假,预选马上就要结束,他就连思考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已没有。

  只知大致方向,而不知真正方位和距离,能否找到武归克,基本全靠运气。

  进入了第一轮预选的【逆天邪神】尾声,云澈才第一次真正踏入战场。

  一眼望去,四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和塌陷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岳,力量碰撞引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从各个方向传至。进入倒计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非但没有让人们懈怠,反而彻底引燃了他们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热血和疯狂。

  云澈一路狂奔,不可避免的【逆天邪神】遇到其他玄者,但一道道气息扫过他后,却又全部移开,没有一个人上来将他当成猎物攻击他……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数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零!在刹那必争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时刻,杀他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浪费感情!

  云澈一路躲避着随处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激烈厮杀,一边全速飞行,一边全力释放灵觉扫动四周,一路基本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畅通无阻。

  武归克!在哪里……到底在哪里……

  必须要找到他!

  精神集中,双目如鹰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息都无比珍贵,心神完全紧绷之下,云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飞出多远,又过了多久。

  这时,在他灵觉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一股远超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一闪而逝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内心一动,目光大盛,方向稍转,直冲而去,很快,在一个大地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之中,三个人影出现在视野内,其中一人,那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和一身光芒熠熠,几乎闪瞎狗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衣清晰显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武归克!

  武归克站在大坑中心,单手背在身后,面无表情,如一个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者,傲然俯视着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。

  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玄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双膝跪地,但这绝非他们自行如此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股他们根本无法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玄力强压在身,这两个玄者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后期,另一个赫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,却在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压制下一动不能动,脸色扭曲,全身大汗淋淋。

  “武……武公子。”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玄者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下紫灵界寒乾岛谢九坤,久仰武公子之名……我寒乾岛与贵宗也素有交情……还请放过……日后……定有报答!”

  “武公子,你先前已杀过我们……再杀……对你也毫无好处,还请……放过我们……我们二人定不会忘记公子恩情。”另一玄者也近乎哀求道。

  两人都曾被武归克杀过一次,再杀一次他也无法再掠夺其魂珠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毫无好处。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魂珠却依然会损失三成,必然导致排名大跌,他们岂能接受,唯有哀求。

  “呵呵呵,”武归克漠然淡笑,目光倾斜,他很享受这种可以掌控他人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从小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:“垃圾也配有求饶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?死吧!”

  “等等!武公子……啊!!”

  武归克手掌一抓,一道玄光当空爆开,将两人远远震飞,当空洒血,直接横死。尸体尚未来得及落下,便已在白光中消失。

  神武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以刚猛霸道为主调,每一次出手都可摧山裂地。刚才那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释放,周围百里空间都为之震荡,正全力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陡生警觉,迅速撑起邪神屏障,但依然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翻回去,竭尽全力才堪堪稳住,心中一片惊骇。

  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随手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,便已如此可怕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。

  “哼,一群废物。”武归克甩了下手,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。然后忽而眼睛一眯,目光转向云澈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悠然自语道:“哦?这里怎么会有蚊子飞进来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