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41章 东域第一

第1141章 东域第一

  “这位兄弟,看来,你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同道中人啊。”萧墨转过身来,目光灼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似乎因遇到一个“同道中人”而颇为兴奋:“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摸鱼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摸……鱼?

  云澈眉头大皱……这人什么意思?

  “咳咳,”察觉到自己说了对方应该听不懂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萧墨连忙更正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该不会……也没打算入战场吧?”

  “没兴趣。”云澈很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理解理解,非常理解!”探知了一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萧墨两眼放光,深为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像咱俩修为这么渣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进了战场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挨虐的【逆天邪神】份,而修玄之道本就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强身延寿,修魂炼心,打个拼死拼活就太没意思了。还不如在这里看看风景吟吟诗,甚是【逆天邪神】美哉!”

  云澈:“……??”..

  “啊哈哈哈!”萧墨一声大笑:“我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玄力比我还渣渣……呃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说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到同道中人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有缘了。对了,在下姓萧名墨,不知兄弟如何称呼。”

  “云澈。”隐隐感觉这人心智似乎有点不太正常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透着些许冷淡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!”萧墨却反而主动凑上来,上下打量:“云澈……嗯,好名字啊!云——悠然淡泊,澈——清莹透心,单单念起这两个字,都感觉心灵有一种被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让我不禁想起了一首美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诗词……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云澈头皮一麻,没等他念出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妙诗词,冷冷道:“你既然说修玄只为强身延寿,修魂炼心,不该用来拼个你死我活,那为什么还要来参加这场玄神大会?”

  显然,云澈对他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完全不信。

  “唉,说起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。”萧墨轻轻一叹,一脸幽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三年前听闻这届玄神大会将在宙天珠内举行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生向往,想着能沾沾传说中玄天至宝的【逆天邪神】仙气,才费了好大力气才来到这里,谁想到居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投影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哔了我媳妇她二大爷家的【逆天邪神】牧羊犬!”

  “……”这个理由,倒还勉强让人相信。

  “云兄弟莫非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想法?”看云澈一时没说话,萧墨连忙问道。

  云澈摇头:“我对宙天珠没兴趣,我来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去一趟宙天界。”

  “啊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对的【逆天邪神】!还有宙天界!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墨马上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宙天珠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戏了,但还能进宙天界逛一逛,这一行也完全不亏啊。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什么玄神大会,什么排名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浮云,让我跟这帮家伙没日没夜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一个月,我还不如去睡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觉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深深看了萧墨一眼,他开始感觉到,这个人虽然有些轻浮,但似乎并没有在信口胡诌……好像他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但……都修炼到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劫境了,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强身延寿?

  常理而言,若无对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,单单只凭天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几乎不可能在不到一甲子之龄便修成神劫境。

  “既然我们俩是【逆天邪神】同道中人,连目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不如这场劳什子预选战结束后,咱俩结伴在宙天界转转?哦对了!”

  忽然想到了什么,萧墨眼中开始放光:“据说宙天界里有达到至境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!神主啊!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,听说一个神主可以随随便便毁掉一片大陆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啊!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见到这种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,简直死而无憾了,你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澈动了动嘴角:神主……我不但见过,我还上过!

  算了,反正说出来他也不信。

  “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很令人期待。”云澈回答道。

  口中说着“期待”,但言语间毫无感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萧墨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人,讪笑一声道:“噢,我差点忘了,云兄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出身,肯定对神主之名不陌生,说不定还曾经见到过。”

  云澈能看到萧墨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,萧墨自然也能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在进入战场前,刻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。

  “不,”云澈摇头:“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出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,一个无人知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星球。”

  听到这话,萧墨两眼一闪,忽然激动了起来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啊!我来自一个叫地球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小很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神界绝对没有一个人听说过。”

  神界为巅,之下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星界和星域,再往下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位于混沌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数量庞大无比,以万亿计。

  “……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连修成神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为什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会这么高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说起来你可能不信。”萧墨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隐瞒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所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根本就没有‘玄道’一说,更没有什么玄者,就连平均寿元都很低,还不到百岁。”

  “不过在我七岁那年,我遇到了一个怪人。”萧墨抬起头,脸色有些复杂:“他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三十五代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,说我骨骼清奇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千年难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才,强行在我脑子里灌入了很多玄道修炼之法,然后就走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“我本来以为遇到个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,但我试着按照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修炼,就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强大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不觉就修炼了三十多年,然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这个样子了。”

  云澈剧烈动容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留下了修炼之法,短短三十年,你就修炼到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……看来当年你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奇人。”

  “现在想来,那肯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奇人无疑,连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‘三十五代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’都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惜我当初年少无知。”萧墨唏嘘道:“他当年说自己姓萧,还自称‘追星剑圣’,但我后来到了神界打听了很久,也没听过这个名号。”

  萧墨似乎并没有足够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防人之心,对云澈这个初见之人都絮絮叨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很多。

  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玄道,我也不知道原来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竟然如此庞大,而且玄道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庞大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基调,尤其在神界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高低直接决定地位。”萧墨摇了摇头:“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。所以这次玄神大会结束,逛完宙天界后,我应该就会回我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球,大概也不会再离开了。”

  “哪怕再低微,也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,无可取代。”云澈颇有感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离开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他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日夜挂念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。而且我所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球虽然不修玄道,但却有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科技,绝对远超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。”

  “科技?”

  萧墨一脸骄傲,洋洋洒洒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比如说,在这里想要刻印影像,需要用到很贵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但在我们地球,一枚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针孔摄像机就能做到,而且绝对不需要担心玄气外溢而被发现。”

  “据说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一种叫‘星辰之碑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来向各大星界传达讯息,但在我们地球,可以很容易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行全球直播,方便百倍。还有传音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需要传音玉,一个手机……呃,好吧,手机有信号限制还要随时充电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传音玉好用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心中却在暗摹灸嫣煨吧瘛款:这货特喵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说啥?不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不正常吧?

  看云澈那毫无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萧墨翻了半个白眼,无奈道:“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。要不,你跟我说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所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”

  “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,至少远没有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‘科技’,不提也罢。”云澈回绝道。有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点醒,他会坦然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下界,但绝不会再提“蓝极星”这个名字。

  两人一冷一热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间,主城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愈发激烈,各种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、惨吼声遥遥传来,此起彼伏,直震得空间持续震荡,没有半刻休止。

  主城之中,开始有道道白光从天而降,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横死在战场,被传送会主城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这些人复生之后大都一阵发泄狂吼,却不敢稍作停留,咬着牙再次狂冲战场之中。

  因为留在主城区域,身上魂珠会快速损失。

  而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传送白光越来越多,不到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至少闪烁了万次。

  而这,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毫无疑问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“平和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便已如此惨烈,后面会如何,可谓难以想象。

  而云澈和萧墨,显然成为了这个残酷世界不该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闲人。

  萧墨手掌一拂,意念一动,一个光幕便具现在身前,光幕之上呈现着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榜单。

  榜单之上,第一个名字自然最为醒目。

  洛长生:出身:圣宇界,魂珠:200,战区排名:,总排名:。

  “我靠!两万多魂珠!”萧墨一声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:“这才不到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啊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……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啊!”

  “洛长生……”云澈目光盯了一会儿这个名字,这个目前位列总排位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记得沐冰云当初说起“东域四神子”时,曾有提到过这个名字:“我记得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。”

  “不不不!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之一,是【逆天邪神】之首!”萧墨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正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