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38章 神秘少女

第1138章 神秘少女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心中迅速警觉,心神一凝,顿时,那种如暗夜忽然沉降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快速消失,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起都变得清晰,但他并未转过目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直直看着那个黑裙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想离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探究着什么。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发出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咦”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裙少女眸光转过,疑惑道。

  “姐姐,我们下去。”

  在云澈和火破云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两个女孩从天而降,如忽从云端临尘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来到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蓝衣少女一眼注意到了火破云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明白为什么女孩会忽然拉她下来。这个全身泛动着强烈火焰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玄力高得惊人,本该在神界有着盛名。自己却对他毫无印象,也难怪黑裙女孩会好奇。

  至于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……神劫境一级,不堪看第二眼。

  但让她万分差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女孩仰起脸儿,一双如星夜般璀璨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着那个只有神劫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而且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他好一会儿。

  “???”蓝衣女子秀眉蹙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。

  “这位大哥哥,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女孩忽然发问,因身材过于娇小,她需要翘着脸儿才能直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女孩浅笑盈盈,极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爱,但云澈却从中莫名感觉到一种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感,他亦从女孩身边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捕捉到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讶色,显然,她在惊诧于女孩会主动向自己说话。

  “云澈。”云澈直接回答,言简意赅。

  对方忽然来到他们身前,身份、意图未名,还让他有一种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感,他完全可以随口编造一个假名。但……在这个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之下,他心中陡生一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: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说谎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极为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云澈……好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女孩将这个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记在心中,黑漆漆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依旧在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似乎想要看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:“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云澈回答,依旧无比简单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。

  “那你要加油哦!”

  女孩说完,甜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然后拉起身边蓝衣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:“姐姐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蓝衣女子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不发一言,拉起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便要飞身离开。

  “等等!”这时,方才一直莫名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却忽然出声:“那个……你……小妹妹,在下炎神界火破云,可否告知,你现在……多少岁?”

  火破云声音急躁,而且竟明显带着一些惶恐不安,让云澈心中惊讶不解。

  黑裙女孩回首,嫣然而笑:“虽然我看起来很小,但上个月,我就满十五岁了,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孩子了。这位破云大哥哥,玄神大会,你也要加油哦。”

  “……”火破云一下子呆在了那里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遭电击,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  两姐妹离开,云澈站在原地,眉头紧起,默默思索着什么,过了好一会儿,他发现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,只有脸色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着。

  “破云兄,刚才那两姐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认识她们……或是【逆天邪神】猜到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?”云澈问道。火破云对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要比他多得多,可能会知道她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尤其他如此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说明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必定非同小可。

  火破云甩了甩头,忽然道:“刚才那个蓝衣女子,她带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完全不下于之前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君传人君惜泪。”

  “不下于君惜泪?”云澈诧然道:“难道,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子之一?”

  “东域四神子**有两名女性,一为剑君传人君惜泪,另一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之女‘映月仙子’,而她身上穿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很像师尊和我描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特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仙衣。她应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位列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!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云澈微微点头,然后笑笑道:“一天之中居然连续见到东域四神子之二,看来我们运气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好兆头。”

  云澈心中疑惑:火破云先前见到君惜泪时,绝对没有这么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为什么见到同为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会如此?

  “但……比起水映月,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”火破云大喘了一口气,语调变得激动起来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女孩,她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愣,随之脸色肃起,心中震惊莫名。

  “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……这简直……这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从来没有听说过,就连师尊和我讲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神界历史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人物,也从来没有过能在二十岁前达到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!但刚才……我却亲眼看到了,而且才十五岁,十五岁啊!”

  火破云嘴角有些抽搐,随之苦笑了起来:“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才,从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人差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,我……根本连她相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!”

  “怎么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如果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十五岁,那根本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物!”

  作为一个尊严极重,内心孤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一个十五岁就修成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怪物”,对他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和打击可想而知。而且这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自他人口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他面前。

  云澈心中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泛起惊涛骇浪,那个黑发黑裙。有着甜美容颜,妖异黑瞳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,居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那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十五岁……神灵境……

  遥想自己十五岁那年,还要小心处在爷爷和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之下。而她,已足以惊动整个神界。

  “破云兄,既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‘怪物’了,自然也就没必要和她相比。而且她修为这么不正常,很可能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比如,像王界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之类。”

  云澈这番话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安慰火破云,也有些安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……他拼死拼活,由一个至境神主亲身调教,常年浸在冥寒天池,享受着吟雪界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还冒死犯下大错取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元阴,才勉勉强强到了神劫境,而且这还大大依赖于他远超常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和悟性。

  而一个才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孩居然特喵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……这还有没有天理?

  “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火破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断然摇头:“那种‘传承’之法只有王界才有,而且特别严苛,琉光界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也有,早就成为王界了。而且王界不被允许参加玄神大会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特殊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如果那个小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传承’而来,肯定不会被允许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呼……十五岁神灵境,十年之后,二十年之后……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会超越东域四神子?神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物,而且师尊好像也从来没有提到过。”火破云晃着头道,直到现在,他都没有从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之下缓和过来。

  “琉光界……”云澈低吟道:“我好像记得,初到这里,偶然看到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混沌鹰’时,你师尊说过‘混沌鹰’被琉光界王于一个月前,送给‘小女儿’作为生辰礼物,你当时还问过‘小女儿’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映月仙子’,你师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否认。”

  火破云一愣。

  “刚才那个小女孩称呼水映月为姐姐,而她也亲口说自己上个月刚满十五岁,好像很吻合啊。这么说来,她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公主,而且琉光界王将最为珍视,堪称琉光界标志物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混沌鹰’送给了她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送给位列东域四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,也可见她在琉光界和琉光界王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要在她姐姐之上。”

  “云兄弟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完全吻合。”火破云轻轻点头:“琉光界不但出了一个水映月,还出了这么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怪物。三大界一直以圣宇界最强,看来下一代,圣宇界很可能要被琉光界压过了。”

  “看来,我该好好准备准备了。”火破云道:“东神域如此庞大,必定还有很多很多我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纵奇才,这场玄神大会,看来一定会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呼!”

  火破云在这时忽然想到,火如烈显然知道琉光界有这样一个怪胎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却从未和他提及,先前在谈及混沌鹰时也欲言又止,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怕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和傲气造成冲击。因为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……足以让任何自诩天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自惭形秽。

  火破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有了不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寻到一个安静之处,遍身浴火,开始进入修炼状态……哪怕距离预选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幕,只有不到三天。

  而对玄神大会毫无追求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自然不会做同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过他并没有在古城探索走动,大部分时间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待在一处,但绝非修炼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索着……

  思索着预选结束,进入宙天界后,该用什么方式找到茉莉,或是【逆天邪神】引起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,在见到茉莉之后,该说些什么,问些什么,做些什么……

  如果成功……如果未能如愿……如果她不愿相见……如果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