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36章 圣宇、琉光、覆天

第1136章 圣宇、琉光、覆天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无比广阔,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处似乎蒙着一层烟雾,灰蒙蒙一片。云澈等人跟着沐涣之和沐冰云走了许久,依旧不见尽头。

  “看来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晚了,大多数人都已入宙天界中。犹记得上届玄神大会,到来之时可谓天地喧嚣,人如星河。”沐涣之叹道。

  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之一,将参战限制在神劫境,极大幅度压缩规模是【逆天邪神】更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沐冰云道。

  随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行,云澈忽然看到,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前方,模模糊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一道黑影。这道黑影冲天而起,直穿天际,不见尽头。

  “冰云宫主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塔。”沐冰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塔,直入苍穹三万里。”

  “三……万里??”听到此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无不惊得倒吸冷气。

  哪怕对神道玄者,三万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而这个数字用在高度上,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。

  “哈哈哈,”火如烈一声大笑,大步走过来道:“宙天塔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‘真实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特殊投影,据说其真身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宙天珠内部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宙天神境’中。你们所能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宙天塔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正下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”

  说完,火如烈侧目大声道:“破云,此次玄神大会,你若能获得进入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最有可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宙天塔中修炼三年……哦不不,尘世三年,宙天三千年。而能在这宙天神塔中修炼三千年,绝对要远胜在外修炼万年,明白了吗?”

  火破云脸色一肃:“师尊放心,破云定不负师愿,不负已身。”

  “那就好,哈哈哈哈。”火如烈大笑一声,继续大步向前。

  后方一众冰凰弟子听得又羡又妒,沐涣之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,一脸郁闷,他瞥了一眼火破云,心中顿然生出一种若能得此传人,此生万死无憾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触,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唯有叹息和怅然。

  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面现窘促,他偷偷看了众人脸色一眼,凑到云澈身侧道:“云兄弟,我师尊他绝对没有要炫耀示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口……”

  “哈哈,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笑一声:“破云兄不必如此,你到了任何星界,都有着被炫耀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资本。”

  他侧过脸来,忽然压低声音:“破云兄,你们金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灵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些年才消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……”火破云脚步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顿,脸色也明显一僵,怔然看着云澈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已经告诉了云澈答案……果然,火破云如此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凤雪児一样,得到了金乌神灵以彻底消散为代价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赋予。

  初至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沐冰云就说过,神界早已没有了神之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炎神界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但很显然,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当初在幻妖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亲口告诉他若五年之内见不到茉莉,今生将再无可能见到。而相同魂灵之间可以互通魂音,它会知道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通过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……也就意味着至少在那不久前,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魂灵依然在世。

  在第一次见到火破云时,他展露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就给了云澈一种类似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如今看来,一切皆如他所想。火破云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能力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赐”。

  “云兄弟……何出此言?”火破云表情有些僵硬。

  “哦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前段时间从宗门前辈那里听了一些关于炎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所以随口一问。”云澈一脸随意道,心中却一阵沉思:以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绝不会陨灭自己而成全人类。但太古苍龙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、龙髓、龙魂都给了自己,然后是【逆天邪神】凤雪児,现在还有一个火破云……

  很显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某个重大原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孤注一掷。

  它们所感应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还有天机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预言”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嗡!!

  火破云支支吾吾,不知作何回应时,天空忽然没来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暗,一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也从上空倾覆而下。

  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遥远天空之上,一个巨大玄舟……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宫殿正在缓慢飞过,一眼望去,足有百里之巨。临近宙天神界,这个巨大宫殿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慢,但其威压却如浩日临空,让人心悸魂惊。

  “神武天宫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同时响起沐涣之和火如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呼声。

  “神武天宫?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曾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武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玄舰?”火破云低喊道。

  神武界?云澈心中一动。

  “不错。”火如烈缓缓点头:“神武界会在这个时间到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毫不意外。能被允许将玄舰落入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并不多,神武界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听闻神武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子女中,出了一个名为武归克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才,这场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之战,必有神武界一席之地。”沐冰云缓声道。

  云澈动了动眉头……神武界武归克,这个名字他在两年前不仅听过,还差点碰面。

  而且嘛……

  神武天宫缓缓驶过,飞向宙天神界,但其神威犹在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威压忽然从天而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覆过了神武天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惊得所有人驻步。

  “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几乎所有冰凰弟子都惊吼出声。

  无际苍穹之上,一个巨大黑影在徐徐遨动,定眼看去,那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通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鲸!鲸身足有四五百里之巨,如一头随时可能吞噬大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世巨兽,俯视着下方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与生灵。

  “覆天鲨!覆天界也来了……等等那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巨鲸之后,一个小上几分,却迅疾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从巨鲸之侧横掠而过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足有三四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黑巨鹰。

  巨鹰刚刚掠过,又一个巨影缓缓临近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艘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,横空千里,遮天蔽日,徐徐而动,每行进一分,都会引得风云变动。

  “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鹰!”

  “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摧星舰!”

  火如烈、沐涣之等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停住了脚步,仰望上空,满脸震撼之色。那些冰凰弟子自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,一个个瞠目结舌,如临幻镜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玄兽?”云澈惊疑道。数百里之巨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天巨鲨和巨鹰,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过未见,闻所未闻。

  “那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。”沐冰云轻语道:“那只巨鲸名为覆天鲨,是【逆天邪神】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神兽和主玄舰,那只巨鹰名为‘混沌鹰’,为琉光界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专属坐骑。它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却和你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有所不同,准确来说,它们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太初玄兽’。”

  “太初……玄兽?”云澈一脸茫然。

  “因为它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一个叫‘太初神境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带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以才有‘太初玄兽’之名。”火如烈大咧咧的【逆天邪神】插口道,然后一晃手:“不过你也不用知道太多,太初神境那种地方,连我都不怎么敢进去,你小子还远没必要了解。”

  “不过说起这混沌鹰,我在大概一个月前好像听到消息,”火如烈有些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琉光界王已经把它送给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儿,作为十五岁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也不知道真假。”

  火如烈很平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,让云澈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沐冰云和沐涣之竟同时转身,眼神也出现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沐冰云道:“混沌鹰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王亲自从太初神境带回,从不让任何人染指。但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小女儿’……却也并不让人惊讶。”

  沐涣之也缓缓点头。

  “琉光界……东域四神子之一‘映月仙子’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?”火破云想到什么,低呼一声:“师尊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?”

  “不……”火如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,他眼神复杂,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玄神大会在前,不要徒增杂念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师尊。”火破云马上不再询问。

  与其说火如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让火破云徒增杂念,倒不如说不想让他徒增压力……因为那个女孩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足以让神界所有天纵奇才自卑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种存在。

  “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摧星舰,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鹰,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天鲨,这三大界居然同时到来,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商量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。”沐涣之道。

  “三大界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非我等所能触及,走吧。”沐冰云收回目光,淡然道。

  “这三个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很强吗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呵呵,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。”沐涣之笑道:“圣宇界、琉光界、覆天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众上位星界中,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星界。换言之,东神域王界之下,以这三大星界为尊。”

  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云澈点头,终于明白他们刚才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“我先前和你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东域四神子’,除了剑君传人君惜泪,其他三神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别来自这三大界。”沐冰云道:“圣宇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,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映月,覆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陆冷川……这届玄神大陆,核心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大界。其他纵然同为上位星界,也只能屈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之下。”

  “依旧”两个字,无疑说明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很多年,很多代,这三大星界如东神域三座大山,巍然不可撼动。

  足足行进了一个多时辰,最初能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宙天塔”依旧只有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似乎没有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。但前方终于不再空旷,无数道光幕冲天而起,遮蔽着视线,却也铺成了一个梦幻迷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世界。

  每道光幕之下,都站着一个人影,或为少年,或为少女。沐冰云和沐涣之带着众冰凰弟子来到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光幕前,沐冰云向前施礼道:“吟雪界冰凰神宗,受邀前来拜会宙天神界,并携门下弟子参加玄神大会。”

  光幕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接过请柬,盈盈而礼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贵客。贵客暂候,马上会来人将几位引入。参加玄神大会预选者请将手臂碰触光幕,满足资格者即可入内。”

  沐冰云颔首回礼,沐涣之则已开始安排冰凰弟子。

  “云澈,接下来我们暂且分开。”沐冰云专程向云澈道:“我与大长老等人先入宙天界,你与其他宗门弟子将被送入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预选赛场之中,至于赛场如何,唯有你进入之后才能知晓。”

  “将手触在光幕上,资格足够,就可进入。”

  云澈点头,然后伸出手,碰触在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之上。

  一抹微不可察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顿时覆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然后直蔓全身,一闪而逝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,顿时出现了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:

  寿元:二十七。

  修为:神劫境一级。

  与此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响起一个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音:请印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和出身。

  “云澈,吟雪界。”云澈直接回应。

  须臾,云澈睁开眼睛,向沐冰云道:“冰云宫主,我已经可以进入了。”

  “在参加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众多玄者中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毕竟处于底层,因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比赛应该很快就会结束。”沐冰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直白,她也知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也根本不在玄神大会,玄神大会对他而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进入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媒介:“结束之后,记得第一时间向我传音,之后你在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,必须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下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冰云宫主放心。”云澈遵命。

  “破云,你也去吧。”火如烈将火破云推到了光幕前,微微泛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一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。

  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破云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决定炎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道道蓝光缠绕在云澈、火破云和一众冰凰弟子身上。光幕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轻语道:“进入会场之后,预选赛结束之前将无法脱出。玄神大会开始之前,任何人不得私斗,否则直接取消资格,并隔离至预选结束,请务必牢记。”

  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很柔和,但字字皆携着不容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。

  终于站在了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之前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浮动着紧张和激动,相比之下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平静,因而他根本无所谓于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绩。

  意念轻动,身体顿时被蓝光包裹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也急剧变幻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