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135章 宙天神界

第1135章 宙天神界

  君无名在前,君惜泪在后,君无名始终沉默,君惜泪一直低着头,亦一言不发。

  这种氛围,在师徒二人之间,从未有过。

  两人速度并不快,不知不觉间,已离开了吟雪界域。

  君无名也在这时停了下来,白须飞舞,目视前方,一动不动。

  君惜泪停在他身后,什么都没有问,什么都没有说,只有唇瓣一直紧紧咬住,自始至终没有松开。

  如此耻辱,如此落差,她这一生都未必能释怀,何况近在咫尺。

  “剑心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磨练?她不相信……

  “唉。”君无名一声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吟雪界外,最近拥有传送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曾经到访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炎界,虽然偏远,但时间上足够。”

  君惜泪:“……”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君无名声音落下,忽然身体一颤,发出一声轻咳,随之竟忽然变得剧烈起来,一声重过一声。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  到了后来,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带上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君惜泪心中一惊,连忙来到君无名身侧:“师尊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“咳……”

  随着最后一阵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声,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总算安静下来,他捂在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也缓缓放下……

  君惜泪一眼看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之中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道道血丝。

  君惜泪惊骇得花容失色,一时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方才,为师准备以剑气震慑沐玄音,但……剑气未发,便被她瞬间封死在体内,任为师如何驱力,都无法挣脱,从而被剑气反伤。”

  君无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平淡,但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对于君惜泪而言都不啻晴空霹雳。

  剑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?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达到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境,整个混沌空间都无出其右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道剑气,竟被……封死在体内,无法释出?

 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君惜泪失声道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君无名闭目道。

  “那……那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根本未动全力,从而被她刹那压制而已。区区一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和师尊相提并论?”君惜泪急声道。

  “若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为师又岂会退步至此。”君无名叹声道,如果此时他转过身来,君惜泪便会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上,赫然闪过一抹惊悸:“吟雪界王沐玄音,她给了为师一种…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战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感觉。”

  能让君无名说出“可怕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整个东神域,都屈指可数。

  “……”君惜泪彻底愣在那里,过了许久,才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应该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用某种方法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假象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君无名笑了笑:“为师活了五万载,见过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障眼之法,伪诈之面,虚假之像。但唯有这种感觉,是【逆天邪神】断然不可能作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这些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君无名亲口说出,君惜泪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终于明白会忍退到如此地步……虽然,她先前想到过这个可能,但刚一闪过,便被她否决。哪怕此时君无名亲口所言,她依然无法相信和接受。

  “师尊,你曾说过,整个东神域,包括王界之内,你绝对无法战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会超过十个,难道她……已经达到了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?她……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!?”

  “……”君无名没有说话,而沉默,自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默认。

  “就算……就算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厉害,论在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辈分声望,她也远远不能和师尊相比。当年弟子随师尊拜访宙天神界,连宙天神帝都对师尊礼数有加,她一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竟敢……如此冒犯折辱师尊!”

  君惜泪声音恨恨,君无名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摇头:“泪儿,你要明白一件事,这个世上,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实力为尊。什么出身、辈分,在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面前,皆为虚妄。世人对为师如此敬崇,你当真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辈分吗?为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这一身玄道修为和剑道造诣,纵然辈分再高上十倍,也不会有人会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正眼而视。”

  “今日之事,你没有错,亦没有人有错。”君无名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,你莫说冒犯,纵然踏而行之,他们也不会有丝毫怨怒,还会惶恐之至,恭而相送。但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却在为师之上,这番冒犯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错。”

  “道无先后,达者为尊。轻视弱者,并不为过,但冒犯尊者,当受此果……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,世间无数生灵毕生都在追求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。”

  这些话,君惜泪都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到,但这一次,却比以往都要震心百倍。但她依旧无法接受,低声道:“弟子无法达到师尊这般境界,依旧……难以甘心。”

  她真正不甘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屈身下跪于一个弱者身前。后者对她而言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折辱。

  “呵呵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异类。如她这般到了至高境界,性情却依旧如此极端者,或者天下唯她一人。”

  “到了如今,为师已足以看到寿尽之期,而她还如此年轻,寿元尚不及为师两成,还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为师所剩无几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生,注定要居于她之下。”说到这里,君无名却没有叹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起来:“但有一点,她永远比不上为师。”

  “泪儿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看着自己耗费半生精力所寻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传人,君无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带着宠溺和满足:“为师比不过她,但血脉、功法、命数所限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永远不可能比得上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所以,为师又有何不甘心呢?”

  “今日之辱,为师无法为你讨回,但将来,在那个属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,哪怕沐玄音有千千万万个传人,也唯有屈膝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……你,又何需有不甘呢?”

  想到冰凰神宗那一众都只有神劫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顶尖弟子”,尤其那个名为“云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才只有神劫境一级,君惜泪心中重重一舒,似乎忽然找到了某种平衡,她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师尊放心,弟子这一生,绝不会辱没‘剑君传人’之名。今日之辱,弟子有朝一日,也会万万倍讨回!”

  “呵呵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到了那个时候,你代替为师成为‘剑君’之时,今日之事,今日之人,都已如微小尘埃,不入眼中。”君无名微笑道。

  “七百年前,沐玄音虽然修为惊艳,但远逊为师。短短几百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境界,绝非寻常之法可以做到。她之所以不前往宙天神界,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引人注意。”君无名思索着道。

  “泪儿,今日之事,不要与任何人说起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沐玄音。她刚才给为师留了颜面,没有让为师当众出丑,却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警告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弟子谨记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进入传送玄阵,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穿梭,随着眼前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亮,一个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逐渐呈现在视线之中。

  空间切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快着。三年,他终于……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茉莉更近了一步。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大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。

  那个永远出现在他梦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身影,从未有一刻在他记忆和灵魂中淡去。

  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却让他,还有所有冰凰弟子怔住。

  与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都全然不同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唯有一片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,看不到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雄伟和威凌,甚至都看不到大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眼前一片空茫茫的【逆天邪神】白,就连脚下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踩在一片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上。

  光幕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还在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着。

  但沐冰云、沐涣之等人却并无异样之色。沐涣之回身道:“此处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为了此届玄神大会临时辟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围世界,虽非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但已距离很近。”

  “紧随身后,这里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。”沐涣之肃然道。

  后方,火如烈也带着火破云从玄阵中飞出,与冰凰众人并行。

  宙天神界,单单这个名字,就会给人一种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到来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弟子在整个吟雪界年轻一辈,都会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到哪里都可以横着走,但到了此地,纵未踏入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一种卑微感便在所有弟子心中滋生而出,几乎每踏前一步,这种感觉就会强烈一分。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各大长老、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都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着。

  不见尽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大地上,除了他们,远处也隐约可见其他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群结队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零散几人,甚至孤身一人。

  “宙天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四大王界中位列王界最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。”沐冰云向云澈低语道:“其原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上位星界,而在大约六十万年前,宙天神界出现了一个拥有极特殊体质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在远古传说中受天道庇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体质,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在证明,那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。”

  “那个拥有天赐之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寻到了宙天珠,还成为其主,此后,那个星界便受宙天珠所庇佑,更名‘宙天界’,从此一飞冲天,不但位列王界,在综合实力上还超越了星神界和月神界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为万界所敬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”

  “在那位宙天先祖仙去之后,宙天珠依旧日夜庇护着宙天神界。甚至,经常会有一些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——六十万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先祖其实并未仙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借助宙天珠之力存活至今,隐于宙天珠中,所以宙天珠才会一直庇护宙天神界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听着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沐涣之笑了起来:“一些闲人随意杜撰的【逆天邪神】妄语而已。能达到数十万年寿元的【逆天邪神】,世间唯有龙族。人类再怎么也不可能活上那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大长老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应答道,但沐冰云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一种在远古传说中受天道庇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体质”让他蓦然想到一个人……

  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晃而过,并未多想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